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仙师难求在线阅读

2017/11/25 6:17: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仙师难求

第一章 琉璃心忘情草

琉璃的真身是一棵草,因长了一颗琉璃心,加上吸收了三万年的日月精华,便飞升成仙了。阅读881234567.cc

  那日,琉璃初登天界,一身白衣翻飞,足尖轻点,似灵碟扑花,轻灵落地。一头柔顺细腻的青丝,由一根白色发带随意地束在脑后,浑然天成的倾城之貌,艳丽却不落俗套。落落大方,不矫不饰的仪态,似一株天山上的雪莲,高洁又孤傲。一双清澈的明眸里闪烁的流光,那是冰封掩盖下的冰骨柔情,唯有那不冻之水才能化解的开。

  周身萦绕的清冷气息,将一切混浊之气全都吹散,好一颗玲珑剔透的琉璃心,如此美人,唯有令人赞之赏之,梦犹念之。

  广无边界的九天圣空,祥云戏游万千楼宇。

  浩瀚的蓝天白云中,落下一白袍长身的老者,面对琉璃而立“吾乃司命,奉旨迎接仙子。雷霆军事网

  星君白袍一挥,尽显上仙风范“仙子请。”

  “劳烦星君领路。”琉璃紧随其后。

  面见了玉帝跟其他众仙后,琉璃回到玉帝赏赐的仙宫,琉璃宫,碧空澄澈,波光流转,宫宇似一座璀璨无比的水晶宫,清明透彻的外形,深得琉璃欢喜。琉璃宫名副其实,以后这里便是由琉璃仙子管辖。

  天界很是广阔,一望无垠。仙宇楼阁之间全是白茫茫的流云。来自http://www.881234567.cc/人们常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在这里除了感叹万物的浩渺,便是时间的无涯。琉璃不知过了多久,但能明显感觉到时光的瞬息万变,貌似她在广寒宫小坐一会儿,不过天界半盏茶的功夫,人间却已不知越过了好几个年头。

  琉璃的事务很是清闲,除去每日的日常,她有很多时间无处打发,于是藏书阁便沦为一个好去处。琉璃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翻阅阁楼里的藏书。有时一待便是一整天。本以为自己的时间就用来徜徉在书涯里,且会一直这样下去,从长远看也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却不知,凌霄殿内此时正在议论着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事。仙师难求在线阅读

  “司命,你怎么看?”大殿宝座上的玉帝一脸威严的扫视着殿内的众位仙卿。金碧辉煌的凌霄殿,最高处的游龙宝座,俯仰天地万物的王者,万物生灵的存亡决断,只在其一息之间。

  “琉璃仙子的命盘,老夫这里无法参透,无言可谏。”老者如实作答。

  玉帝遂望向另一人,“太白,可有法子化解?”

  “既然前世镜都无法看透仙子的记忆,臣建议不防请教西天佛祖。”太白金星大胆进言。众所周知,玉帝与西天佛祖之间的关系,从时间的起源算起,一直是不松不紧,极为微妙,无人敢妄加揣摩。雷霆军事网

  是以金星话毕,殿内顿时一片寂静。

  其它众仙,不约而同的望了一眼金殿上的那位,便低头静默,片刻,见大殿上并未传来盛怒,遂小声试探道

  “嗯,此法不错。”

  “可行。”

  “甚好,值得一试。”

  ······

  于是,一日琉璃宫内现身一人

  司命星君,对于这个只与琉璃仙子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的突然到来,琉璃委实震惊了一番,但更令人震惊的却在后头。

  冥界一条青石街道的两旁,开设有大小不一的商铺,货物种类齐全,供应吃穿住行,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身形缥缈,黑气环绕,整条街道在烈日的笼罩下,反而呈现一股阴冷之气,街道一处的阴暗角落,黑湿的土壤里,开出一朵朵极为妖冶的红花,那花不见枝叶,通红的花瓣,艳的滴血,好似在哭诉,地上那红艳艳的一片,似是铺满了泣血的眼泪,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殇情。

  像这样的角落,这样的红花,随处可见,它们的存在,好似在挽留离去的故人,好似在低诉婉转的情话,好似在哀鸣逝去的昨天。原文881234567.cc

  这是冥界往生镇内的一条街道,这个街上没有一个活物,而这个镇子也是一座死镇。

  往生镇,顾名思义,鬼魂转世必经之路。因很多魂魄留有太深的执念,沉溺于所追逐的奢望,而久久弥留于此。越来越多的鬼魂聚集于此镇,他们如同生前一样生活在此处,有的开酒楼,有的经营茶馆,有的卖吃,有的供穿。这里的一切同人间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他们都已经死了,维持着他们像人一样活着的是他们不愿离去的魂魄。

  往生镇,弃而不舍,生而不得。

  往生镇茶馆二楼,看台周围聚集着很多人,其实称他们为鬼,更为合适。大厅一片热闹的景象,三五成桌,围坐一团,纷纷议论着今天的说书内容。

  二楼靠窗那位置的视角很好,琉璃不仅能欣赏窗外的街景,还可以将整个楼厅尽收眼底。一身形高大但略显消瘦的青衫男子,摇晃着很不协调的步子,在离琉璃不远的一桌落座。

  琉璃识得他,自从她下到这里,就在这茶馆中见到过好几次。对了,琉璃出现在此,究其原由还要从司命星君突然造访琉璃宫的那天说起。

  天界琉璃宫内,“今日前来所为要事,请仙子务必将老朽接下来所说的话牢记。”白衣老者直接对琉璃仙子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身旁的琉璃仙子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仙子乃灵草化身,此草拥有三万年的灵力,以仙子目前的法力和修为难以掌控真身的强大灵力。然而,此灵力的控制稍有差池,可能会引发一场浩劫。”

  “说实话,我未曾察觉这灵力,这又是为何?”片刻后,琉璃抬起沉思的头问道。

  “仙子可还记得前世的记忆?”星君捋了捋白须,看向琉璃。

  琉璃朝星君摇了摇头,心下却寻思,我竟还有前世记忆,为何会不自知?一双澄澈的明眸里盈满不解。

  “琉璃心乃集天地之灵气,是天地间极纯极净之物,仙子之所以忘却,乃是琉璃心在你飞升时净化了你的所有记忆,之后便沉睡了。然而,就是无法预料灵力何时苏醒及强度大小,玉帝便下旨命仙子下到冥界,探讨如何用自身灵力来化解冥地深处的怨恨之气,借以激发灵力并化为己用。”星君在心里补充,这也是上次议论后所得出的最佳方案。

  停顿片刻,便又接着道“仙子此去,可谓历劫,其中变数无法预测,好在佛祖有话:尘里来,尘里去,顺其自然,不可强求。希望能帮到仙子。”

  话毕,便驾云离去。

第二章 清风不识桃花面

自星君离去后,仙子动了动僵立许久的身子,便飞身下了冥界。

  相传冥界深处,有一极其阴暗恐怖的地方,那地方深埋着一如同万丈深渊的天井,天井的岩壁由无数的牢笼镶嵌而成,凹凸不平。此牢由万年玄铁锻造而成,金符加印,关押着冥界最深处的厉鬼怨灵。囚禁在这里的厉魂冤鬼要承受永无天日的极刑,穿心之苦,噬骨之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当月光照进井内,似乎还可以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传来一些撕咬,分裂,吞噬的声音。

  这里便是冥界的厄罗井狱,比十八层地狱还要凶残恐怖的地方。

  在这口天井的底下,流动着万年不冻的黑水,水里面也压制一些永远都出不来的邪恶力量。

  每当月圆之夜,月光一照向水面,那深不见底的黑水便会翻滚起来,好似氺里深藏的东西在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禁锢,从而冲出水面,然月光一过,水面又恢复一派平静。

  又一个月圆之夜,井内传来支悠一声,一牢笼的铁门被打开,只见一个黑影自井口被推了下来,引得牢笼里的恶魔纷纷探头围观,空旷寂静的天井内,突然传来一阵阵桀桀的恐怖笑声,笑声里透着丝看戏的意味。

  只见那个黑影笔直落入水中,继而被邪恶力量瓜分吞噬,惨烈的挣扎声平白为牢笼里围观的恶魔们添加了一点笑料。

  厄罗井狱总会有一些厉鬼怨灵想要挑战黑水之刑,倘若挑战成功,便不必再受永无天日的极刑。这其中的诱惑多么强大,以致无数的厉鬼怨灵都想以此来逃脱刑罚,然而,黑水之刑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在黑水之刑下魂飞魄散的怨灵不计其数。

  相传五百年前,有一白衣男子,从这水里活着走了出去。自此之后便再也没有过,而那白衣男子也就变成了这里的唯一神话。

  神话的存在,总是无形的吸引着更多想要创造神话的万物。

  淡淡的月辉俯视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只见那身影正钻进一个篱笆小院里,身影远远的便看见了树下站立的背影,还未靠近便立刻禀明了来意,那声音里透着丝畏惧,

  “小的来汇报最近的动静。”

  “说。”那个背影并未转身,只吐出了一个字,清冽的声音以足够令那个等待中的男子胆寒。

  “往生镇新来了一位女子,长得极其漂亮,不知是不是您要找的人。”得到指令,男子小心翼翼的汇报,生怕触怒了眼前的那人。许久,不见树下人有其它指示,便恭恭敬敬的告退了。

  男影离去后,那个树下的背影转了过来,月辉下那是一张长得极其美艳的容颜,俊美的剑眉,不清不淡,浓密恰到好处。俊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吞吐着无声魅惑的红唇,妖冶的颜色,红的滴血。最让人痴缠入迷的,是那双深不见底的俊眸,星眸似漆,如梦如幻。

  月光下,男子长身而立,身披霞姿月韵,轻皱的眉宇间,倾泻出倾城风华,那一疏一展间抖落的魅惑,就像是一个少女编织的旖旎春梦,就连清冷的月光都贪婪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恨不能进入这场春梦。

  天就快亮了,梦中的人儿却不愿醒来。

  次日,往生镇茶馆依旧热闹非凡。二楼看台的下边,坐着黑压压的一片,他们都等着今天上演的故事,只闻闹哄哄的大厅升起一道抑扬顿挫的声音,那声音饱含情感,瞬间抓住了听众的神经。

  在坐的众人都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今天的故事。

  “话说这玥国大将,大家一定很耳熟,他在玥国的地位如同战神一样。这样一个人物对玥国周边国家有着极强的威慑力。所带领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传言军队所到之地,不费吹灰之力成为名下之城,其名声也足够令敌军闻风丧胆。”

  “在玥国与锦国的战役中有一场非常有名,以少胜多,史称虎口崖之战。”说书的停了下来,喝了口茶水,看着底下一片期待的目光,老神在在的接着道

  那说书先生所讲的是玥国的一风云人物,大将军司马流云或战神司马流云。其被传颂置神一样的地位,还得归功于他出神入化的用兵计谋。

  故事还得细说从头

  夜里,锦国营帐,几位主将在一起商讨对策。

  “将军,司马流云现手下兵马不足两千,为何不乘胜追击?”副将毫不掩饰内心的不满,在他看来,此时正是反击的大好时机,此战得胜便可一洗前耻。

  “哼,司马流云为人诡诈,变化多端,本将军怀疑他以退为进,诱我们上钩,但本将军已识破其奸计,明日战场上必取下那狗贼的头颅。”话毕同时,一把利刃直插案桌,刀刃在烛光下闪着嗜血的寒光。

  锦国主将生性多疑,且为人刚愎自负。深知这点的司马流云,早就想好了策略。

  于是一场瓮中捉鳖的戏码即将上演。

  虎口崖,谷地两旁危崖耸立,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埋伏在此的玥国将士如同蛰伏在草丛里的猛虎,等待着猎物的到来。从下往上看,虎口崖正如其名,喷张着血盆大口,仿佛是洞悉了这潜在的危机,林峰里的飞禽都早已离去,剩下的只是死神降临前的宁静。

  见敌军进入埋伏圈,源源不断的大石从崖坡上滚落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锦兵,一时间惨叫声响彻山谷,横尸遍野。紧随着一声呐喊,历经沙场的玥玥国将士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将残余锦兵降服在自己的利爪下。其实,司马流云四个字已足够令其丢盔卸甲,不战而降。

  “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虎口崖之战,以锦国的惨败而告终。”

  “好!”

  “司马流云好样的。”

  精彩的故事赢得满堂喝彩。琉璃对故事并不大感兴趣,可她注意了一个人很久,就是那个行动不便的青衫男子,他几乎每天都会来这个地方,但不为听书,来了后便找个僻静的位置坐下,一坐便是一整天。可是今天感觉他有些不一样,跟以往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漠不关心不同,这次的不在意中他似乎有在认真听。

  如此怪异的男子,自然引起了琉璃的注意。

  几个故事说完,夜色也跟着降临了。

  出了茶馆,男子一路穿过狭窄的巷子,来到一个破陋的房屋前,信手推门的动作,却有了片刻的迟疑,他已然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琉璃没想刻意隐藏,她预感他们还会见面。

  一片漆黑的夜色,月辉里隐隐勾勒出一座楼阁,那里远远地传来喧闹的声音,楼里泻出的昏暗灯火,给冰冷又阴沉的夜幕,增添了一抹亮色和一片温热。

  “三娘。”楼阁的门口,一袭白衣的女子,踏着月辉而来,耀眼的明眸如同璀璨的星辰,熠熠夺目。琉璃微笑着唤着那个忙碌的身影。

  “来了?”红妆女子闻声从店里迎了出来。一袭绿色荷叶边拖地长裙,不粗不细的腰身,恰恰扭出别样的风情,已为人妇,却风韵犹存,堪堪是徐娘不半老。这便是镇子东边一酒楼的老板娘,人唤三娘。两人熟络的相互打着招呼,显然是认识的。

  “怎么今个儿稍晚了些?”唤作三娘的女子,朝琉璃柔声问道,那声音似秋日的暖阳,不愠不躁,却恰好抚慰人心。琉璃心想,不仅人长的好看,就连这声音如同美酒一样使人微醺。

  “今天故事有点长。”琉璃边说着,边拿起酒壶为自己满上一杯。流畅的动作,透着股娴熟。

  “老是喝这个,不腻吗?”三娘见琉璃每次来都只点桃花酿,心下便认定她是个无趣的人。忍不住又开口问道,

  “你很希望客人对你的酒腻了?”琉璃秀眉一挑,明眸里溢出一道流光,充满玩味

  “死没良心的,我是想着让你换个口味尝尝。”三娘的丹凤眼里溢满风情,故意虎着一张脸,但声音却难掩笑意。心里嘀咕道,竟拿老娘寻开心,不识好人心。

  “如若入了眼,便是最好的。”三娘话音刚落,只见琉璃提杯的手,顿了一下,方才慢慢地回道,那漂亮的明眸里闪烁的流光,是他人读不懂的深意。

  琉璃是个比较清冷的人,三娘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在心里直呼,这娃子长得真好看,清冷出尘的气质,好似深谷幽兰,不沾人间烟火,不染七情六欲。孤高淡然的性子,应该不好相与,然两人熟识后,三娘又觉得琉璃笑起来是最美的,那姹紫嫣红的百花,都不及她的嫣然一笑。尽管如此琉璃也只在三娘这辈子所见的美人榜中排第二,因为第一是三娘自己。

  “哼,懒得理你。”丢下一句,三娘端着那扭出花儿的腰身摇曳地离开了。

  这家酒楼生意很不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老板娘,是个尤物。其次,便是这桃花酿确实不错。

  “一壶桃花酿。”这声音及其魅惑人心,清冽中透着股慵懒。如同划破冰封的烈火,冽中带焰。艳而不丽,媚而不俗。光听声音便好奇这人长什么样。

  琉璃抬头望去,只见那人背影俊秀,身姿挺拔。似林下之风,旷然悠远。

  只远远的一眼,却令琉璃生出一股莫名的熟悉,那人好似一个昔日久别重逢的故友,似曾相识的感觉铺面而来。琉璃的心在这一刻,好似平静的湖面,晕开了一圈浅浅的涟漪,琉璃压下心里的波动,微敛的明眸里,一道流光飞快闪过。

  那男子一身白衣,不染纤尘,似是贬落人间的谪仙,却依旧不乏高洁之气。

  是个不太一样的鬼。

  “想什么呢?”三娘见琉璃望着某处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男子拎着一壶酒正走出了店门。那淡淡的月辉正好遗落在他挺拔的肩头,朦胧的夜色趁机剪下了他那迷人的身影。

  “怎么小妹开窍了?”三娘收回目光,冲琉璃打趣道,看着琉璃的眼里满是揶揄的意味。

仙师难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师难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热门随机

  • 没有一个人的童年容许错过安徒生│BYART X推荐

    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之初,一直以为安徒生是个中国人,以为他姓安。后来,才知道安徒生1805年出生于丹麦,相当于我们清朝嘉庆年间人士。比曹雪芹晚一个世纪左右。《红楼梦》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伟大启蒙读物。而前后相隔一个世纪的两代文学巨匠给予一个少年的价值,却大相径庭。塔吉娜·玛丽娜《神奇动物》每个孩子的成长都需要温暖的另一面安徒生童话相比于其他经典童话来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好与残酷的交织。不像格林童话,王子与公主最终幸福,邪恶的巫婆最后也一定会被打败……而安徒生童话里善良勇敢的美人鱼化成了

  • “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这回答绝了!

    弘扬传统文化拥有厚道人生朋友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讨饭吗?我摇头,想不出答案。“如果他能早起,不那么懒的话,也不至于出来讨饭啊。”这答案我服,而且真没毛病,很多人的不幸,都是因为「懒」造成的。懒,有时候真得能害死人。一个人的懒往往分为两部分:行动和思维。1你的迷茫因为你懒得行动经常有读者留言说,我现在好迷茫啊。什么叫迷茫?迷茫是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该如何发展,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扪心自问,你真得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其实,大多数人心里是很清楚的,很清楚自己需要干什么,也有着很清晰

  • 2018年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第13届

    2018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定于2018年10月25日至10月28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国展,北三环东路6号)倾情上演,再次为中外藏家献上阵容华丽的艺术盛宴。经过10多年的精心打造,北京文博会已成为国内综合性最高、体量最大、引领艺术发展潮流的艺术盛会,在画廊、艺术机构与收藏家之间搭建了最广泛、最高效的交流平台和信息平台;成为京城历史最悠久、规格最高、人气最旺、影响力最强的艺术品牌盛会。在建设北京全国文化中心的政策指引下,2018北京文博会以“艺领未来”为主题,特设当代国际画廊展区、名家推荐展区、

  • 2018年高考“学神班”——数学满分15人,摘得6科状元

    图为班主任吴胤财老师22日,吉林省高考成绩公布。在2018年高考中,吉林省省教附中高三(1)班数学单科平均成绩145.7分,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史上平均分的最高记录。除此以外,这个班的孩子们还摘得了全省6个学科的单科状元。还在算“及格率”和“优秀率”?人家高考数学“满分率”30%!记者第一时间电话联系到学校,进行了解情况。这个班的班主任——数学特级教师吴胤财老师介绍说:“今年,班级数学单科满分(150分)15人,占全班人数的30%,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满分率记录!”从去年9月,吴胤财开始担任该班的班

  •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你梦想赚钱,我赚钱养梦。”半年前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颤。因为我知道,这是身边许多独立摄影师朋友的真实写照。我们都是普通人,大约一辈子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大家眼中最正常的轨道是——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升职、老老实实娶妻、老老实实生子、老老实实服老。而独立摄影师在逆道而行。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关联事件,大多数都没有公司权威、品牌背书、岗位溢价、大项目成就、经验积累。只有一个人,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积木游戏,大人们总觉得没有价值,可小孩子才知道,他在堆砌心中的那个城堡。最近

  •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上一次在日本新潟旅游的时候给老爸带回来一个茶壶,当时买的原因是因为是当地的纯手工手艺,觉得挺好看,就作为礼物送给了老爸。没想到回家后他爱不释手,谁来家里,他都会拿出来,请人喝茶。于是乎,好多人托人让我帮忙买这个茶壶,当时老爸和我说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只是去新潟旅游,而且那么重还易碎的东西,我怎么拿回国?于是乎,我就去网上订,可是依然解决不了怎么带回国的伤痛,再于是乎,我就想到,在这么发达的中国,我干嘛不去中国网站上找一找,不找不知道,真是一找吓一跳啊,还真的有,但是,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阻

  • 最近超级火的霸气句子: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

    愚笨的女人知道洗衣做饭,但不愿再梳妆打扮,聪明的女人也知道洗衣做饭,但不忘扮靓自己。愚笨的女人带给男人压抑和压力;聪明的女人带给男人激情和动力。烦恼像根葱,往里看全是空,少和别人攀比,过好自己的生活,烦恼自然消失不见,我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我们总是看见自己没有的,而忘记了我们所拥有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如果你看到我心软所以肆无忌惮,那么等到我心狠的时候,就算你把你的心掏出来跪着捧给我,我都不会原谅你……和好容易如初太难,与其互相猜忌,不如各奔东西,笑的大方走的坦荡。无论你活成什么样子,

  • 专访赵莉│身份与时间的母题思索,用影像构建的想像之境

    “我有一个学生……”赵莉在整个采访中,这几个字眼说了三十次有余。今年是赵莉在美院当老师第十一年。从老师到班主任,送走一届又一届,她接触到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听赵莉说话,她那带着感染力的话,仿佛让我也进入了她充满魅力的课堂。她说:“学生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影像中利用视觉材料编织并传达出相应的知觉感受,使观者产生共鸣。”她说:“学生时期一定要珍惜各个学科交叉的可能性,多跨界,多营养。”她说:“优秀的学生是应该从平时就慢慢积累,尤其是完善自己作品以达到极致的态度。”……每一句“她说

  • 乾陵边的土庄子

    此文发表于《延河》杂志2015年第三期乾陵边的土庄子文/韩文生在乾陵周边,有过去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土庄子。所谓土庄子,就是渭北旱塬上人们为了建窑洞而在平地上垂直挖一个正方形的院子,在院子的四周打上窑洞,再从地势较低的一方出个洞子,就形成了土庄子。小时候,我曾见过挖土庄子的过程。下面的人将挖土装进筐,上面的人用轱辘吊,上千立方土,都是一筐一筐吊运走的。土庄子建成的时候,主人都要邀请村里人去帮着踩院子,就是主人买些核桃和红枣站在庄子上面,往院子里扔,院子里的人便开始争抢,在争抢的过程,就将地面踩瓷实

  • 【脱贫攻坚】陕西紫阳:咬定青山不放松、就业脱贫打先锋

    文旅发布讯(记者梁纪委通讯员杨志贵)紫阳县坚持“脱贫攻坚、就业领先”的发展思路,充分发挥就业脱贫的核心主导及先锋带头作用,将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培训与就业紧密结合起来,咬定青山不放松,谱写了一曲曲打赢脱贫攻坚战,扣人心弦、令人鼓舞的惠民富民赞歌。“手脚”并用,紫阳抓住被评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劳动力转移就业“两个示范县”的重大机遇,针对大学生及农村劳动力两大就业群体的结构特点,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和修脚产业“手脚”并用组牢就业“经纬”线、领跑脱贫攻坚。2014年以来,先后投入3500万元分别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