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帝少的冷情妻 大结局

2017/12/3 10:05: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帝少的冷情妻
第1章 代罪羔羊

  顾天娇窝在沙发上,颤抖的双手紧紧抱着毛绒抱枕。说明881234567.cc这是孤注一掷的决定,如果真的换不回夜绍辰的妥协,她想她真的要以死相逼了!

  “踢踏踢踏——”熟悉的脚步声响彻在楼道上,顾天娇浑身哆嗦了一下,就听到脚步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传来,门开,夜绍辰拧着眉,烦躁地松开了领带。

  “你——回来啦?”顾天娇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如往常那般温柔,站起身说:“吃过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夜绍辰冷声打断,一步步向着白依依逼近,近乎残忍地勾唇狞笑:“依依,你确定不去拿掉这个孽子?”

  依依,对,白依依……为了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特意换了身份、取了化名来接近他……

  顾天娇浑身一颤,屈辱地咬紧下唇。

  听听,孽子,呵呵,这可是他的骨肉啊!夜绍辰你有多绝情,竟然连扼杀亲骨肉都这么漠然!

  “我不会打搅你和你的青梅,我会躲得远远的,再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顾天娇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着说:“绍辰,看在我这三年来乖巧听话的份上,你就放我和孩子一条生路吧!”

  “辰哥哥,接电话——”嗡嗡的震动声响起,伴随着一个甜腻腻的女声铃声,白依依握紧双拳,这是夜绍辰的来电铃声,是舒静好对于夜绍辰独占的宣示!

  “静好。”夜绍辰径直拿出手机,面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声音也不自觉温柔了些许。

  “呜呜,辰哥哥怎么办啊?我只是看不惯那个肥女人说你的坏话,轻轻推了她一把,想不到她撞在桌角上擦破了头皮!现在警察来了,那肥女人非说我是蓄意伤害她,要告我!”电话那一端,舒静好嘤嘤啜泣,语气里充满了惶恐不安。

  “乖,别怕,我一会就到,有我呢,不会有事!”夜绍辰迅速挂断了电话,抿唇瞥了一眼顾天娇,顿了顿,说:“换件衣服,跟我出去一趟。帝少的冷情妻 大结局

  顾天娇有点疑惑,往素夜绍辰从不会带着她去见舒静好,难不成,他要把她交给舒静好处置?不可能呀,他怎么会让舒静好知晓她怀了他的孩子?

  “愣着做什么?”夜绍辰整理好松散的领带,看到白依依似乎在发呆,没好气地说:“你不是想要我放你和那个孽子一条生路吗?可以,或许待会儿就有一个机会,单看你能不能把握。”

  “哦,我马上就好!”顾天娇心底一喜,事情有了转机,紧绷的神经缓解了些许,迅速地踢着拖鞋向二楼跑去。

  夜绍辰眸光一闪,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律师打了过去。

  顾天娇很快换好了一袭淑女及膝裙,微笑着下了楼。

  夜绍辰正蹙眉深思,听到声音,他的面色变幻了一下,随即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当先向着门外走去。“跟我去一趟警局。”

  “哦。帝少的冷情妻 大结局”顾天娇没有多想,出了门,坐进了车子。

  夜绍辰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静好误伤了一位白人贵妇,对方除了索偿六十万欧元,还提出让静好接受半个月劳教。”

  顾天娇面色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

  夜绍辰抿唇,半晌冷哼一声说:“没错,如果你想要带着肚子里的孽子离开,就代替静好接受那半个月的劳教吧!”

  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里一般的寒冷,顾天娇从来就知道夜绍辰冷库绝情,但是当他开始对她如此残酷的时候,她还是被深深地伤害了!

  心痛如绞,悲愤欲绝,最后只化为一个字:“好!”

  吐出这个字,顾天娇用尽了周身仅存的力气和理智,随即无力地闭上了眼。两行清泪自脸颊簌簌滑落,垂着头,她的自尊不允许这么狼狈落魄的样子,出现在夜绍辰的视线。

  因为非但换不回他的怜惜,反而更加惹得他嫌恶和鄙夷,更甚者他会更加薄情寡恩的讥讽。

  车厢里陷入了窒息的安静,夜绍辰抿唇,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白依依垂着头,白皙纤细的脖子若隐若现。雷霆军事网

  赶走心底冒腾而出的不忍心,夜绍辰发动了引擎,迅速向着警局驶去。

  他不该对静好以外的女人心软,静好一向胆小,这会儿在警局应该被吓坏了吧?好在律师已经赶了过去,一会儿他就可以把静好接出来。

  顾天娇吸了吸鼻子,半个月而已,只要熬过了十五天,她就自由了!她可以回国,安心养胎,然后等待这个小生命的来临。

  相信一向宠爱她的爷爷、爸爸,还有玩世不恭的哥哥,也会期待这个小家伙。哪怕,他们也会追问孩子的爸爸。

  想到夜绍辰,她又忍不住出神。但一想到他残酷地,没有丝毫动摇地想要拿掉这个小家伙,她便又强忍住不去想他。帝少的冷情妻 大结局

  右手下意识地抚住了小腹,她勾勒出一抹慈爱的微笑。宝宝要坚强哦,妈妈会加倍疼你的!

  如以往无数次一样的场景,到了警局,夜绍辰丢下了顾天娇,向着舒静好大步奔过去,将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搂紧怀中,轻柔地安抚着,安慰着。

  最后将惊厥的舒静好公主抱,看也没看顾天娇一眼,扬长离去。

  “白小姐,请随我这边来。”早就等候多时的律师露出职业的笑容,指了指旁边的独立办公室对顾天娇说道。

  “好。”顾天娇屏住呼吸,点点头,向着那间办公室走去。推荐http://www.881234567.cc/

  夜绍辰搂着惊吓过度的舒静好,心不在焉的坐进了车里。

  阿恕打开车门,犹豫着问:“少爷,先送舒小姐回去吗?”

  舒静好闻言立刻从夜绍辰怀里探出头,梨花带雨的说:“不,不要!”随即紧紧地搂着夜绍辰,哽咽着说:“绍辰,我害怕,我不要独自一个人待着!”

  阿恕立刻识趣地避开眼神,看向窗外。

  “我会在那里守着你。”夜绍辰耐心的安抚着她,心底却禁不住担忧。

  静好害怕一个人待着,那,依依又有多少个日夜独自待着?

  眸光一闪,夜绍辰不着痕迹撇向阿恕。

  阿恕接收到夜绍辰询问的眼神,立刻轻微地颔首。

  夜绍辰见阿恕已经办妥了自己交代的事,总算舒了一口气。

  ……

  半个月后。

  “白小姐,您可以离开了。”顾天娇跟着狱警走出劳教所大门,眯着眼睛看了看艳阳。

  她深吸口气,过去半个月的日子简直是地狱般惨不忍睹,艰难而又漫长,是她以前从来不曾体会过的,而如今走出这个大门,却恍如隔世。

  也幸好,里面有一个好心的人一直在帮着自己,否则,她都不知道怎么熬过那些日子。

  她想这一生,自己都不愿意再去回忆。

  “希望以后,白小姐能够遵纪守法,做个良好市民!”狱警点点头,转身走回了劳教所。

  顾天娇苦涩一笑,她什么时候违法乱纪了?

  “滴——”对面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发出鸣笛声,顾天娇心下一喜,夜绍辰竟然来接她了吗?

第2章 言而无信

  车子缓缓地停下,车窗摇下来,司机微笑着说:“白小姐,先生让我接您回家,请上车吧!”

  “他——真的让你接我回去?”顾天娇承认自己犯贱,明明被他伤得遍体鳞伤,可他不经意的给出一个小惊喜,她就立刻放下了对他所有的怨恨,缴械投降,再次对他死心塌地。

  “是的,白小姐。先生很忙,不愿意等太久,您还是快快上车吧!”司机有点不耐烦,甚至于有点紧张和急迫。

  可惜内心充满激动和惊喜的顾天娇,没有注意到。或者说,她内心深处,对于夜绍辰总归抱有最后的幻想。

  “好。”顾天娇坐进了后车座,一路上幻想着见到夜绍辰应该做什么。

  只是一想到过去的半个月里,在那个充满痛苦回忆的劳教所,自己遭遇的种种折磨,她内心里对夜绍辰产生了一丝恨意。

  但是他竟然会派人接她出狱,偏偏又让她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惊喜。

  她痛恨自己对夜绍辰的在意!

  脑海中那挥之不去的片段,不断的浮现。

  一想到劳教所中被逼迫着冲洗马桶,洗所有人的臭袜子,吃饭的时候十顿饭要有八顿饭吃不饱。

  还有那肮脏的地板,蟑螂、老鼠到处爬。

  一个比一个变态、扭曲的狱友,她不但要学会在她们的拳打脚踢下,避开重要部位,还要不被她们发现以防止激怒她们,引来更重的虐打。

  在那样恶劣又煎熬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她只能竭尽所能保护好腹中的孩子。或许是母爱的伟大,竟让她坚持到十五天。

  而那个时候她除了靠着肚子的小生命坚持着,内心深处还是对夜绍辰抱有一点幻想。

  可惜她终于是绝望了!

  这个时候他竟派了人来接她,无疑让她死灰的心,有了一丝期望。

  不知不觉车子驶出了喧嚣的闹市区,回过神来,顾天娇感觉不对劲,蹙眉说:“是不是走错路了?我记得去别墅的路不是这条呀!”

  司机不慌不忙地说:“白小姐别担心,这是直接去机场的路。先生在候机室等您,届时您可以直接离开M国。”

  “哦,这样啊。”顾天娇稍微宽心,这也符合夜绍辰的做事风格,迫不及待送她离开,眼不见为净。

  苦涩一笑,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鼻而来。顾天娇头脑一阵晕眩,晃了晃头,下一秒,便无力地昏厥过去。

  司机收回目光,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说:“已经将目标迷晕,还有十分钟到达医院。”

  “手术人员已经准备就绪,务必将人给我带到!”电话那一端的声音男女不辨,声音里充满了狠辣恶毒。

  “是!”司机应了一声,挂断电话,转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白依依,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顾天娇是被冻醒的,睁开迷蒙的眼睛,发现眼前一片雪白。模糊中看到好几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女走来走去,鼻翼间充斥着强烈的消毒水味。

  心底一个激灵,顾天娇摇摇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却发现双手双脚都被固定住了!一瞬间,顾天娇有了不好的预感。

  “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白依依惊惶的吼叫,眼睁睁看着一名外国男子对着自己手臂注射了药剂,一大波晕眩再次席卷而来。

  在完全陷入昏迷中,有个女声说:“呀,真可怜!这孩子都三个月多了,成型了呢!不知道孩子的爸爸为什么不要,这女人看样子还被蒙在鼓里……”

  夜绍辰你果然把无毒不丈夫诠释的淋漓尽致!我恨你,恨死你了!滔天的怨恨汹涌而出,顾天娇在这一刻对那个深爱了六年的男人恨到了骨髓深处!

  想她一介顾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顾天娇,只为了那年樱花树下那抹寂寞却孤傲的背影,迷了心窍,竟放下所有的骄傲如此卑微只为守在他的身旁。

  当初她一出生,就由纵横商场数十载的爷爷亲自为她取名,顾天娇。寓意她就是顾家的天之娇女,她可以无所顾忌娇纵,娇蛮。

  而她为了夜绍辰,不但收敛一身的傲骨,还委屈求全扮作温柔如水的柔弱女,结果竟换来他如此残酷的对待!

  再次醒来,顾天娇是在M国一家公立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护士告诉她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她是在一家餐厅包厢被发现的。

  顾天娇摸着已经平坦的小腹,眸子里淬满了怨毒。

  走出医院的大门,顾天娇冷酷一笑:“夜绍辰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呲啦——”急促的刹车声响起,顾天娇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辆机动车呼啸着向自己驶来!

  “嘭——”被高高抛起的那一刹那,顾天娇看到了机动车司机就是先前在监狱门口接走自己的司机。瞬间,绝望,悲愤,痛恨,悔恨涌进了心腔。

  夜绍辰你每一次都在刷新对我的薄凉,我发誓,这一生一世都要让你痛不欲生!

  “娇娇——”一声凄厉的呼喊声由远而近的传来,顾天娇唇角一勾,好像听到子言哥哥的声音了呢,难道是临死前的幻觉?

  白子言冲过去,颤抖着手抱起倒在血泊中的顾天娇,眼睛里满是惊惶和惧怕,身后跟着的保镖立刻追上了肇事司机。

  留下的人迅速冲进了医院,不多久救护车驶出来,白子言抱着顾天娇坐进去,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

  坐在急救室外面,盯着红得像血一样炫目的急救灯,白子言六神无主。若不是他碰巧在M国出任务,他不敢相信捧在手心里的娇娇竟会……

  这六年来他们很少见面,他从不知道高傲不可一世的娇娇,会有这么孱弱狼狈的一面。

  “少爷,司机连车一起坠下了山崖,已经吩咐魂组人员下去追击。”一名保镖附耳继续说:“据我们调查,顾小姐在西巷区劳教所待了半个月……”

  “医生!”就在这时急诊室灯灭,走出三位医生。

  白子言立刻迎上去,焦急地说:“她,怎么样了?”

  为首的医生摘下口罩,摇摇头说:“情况很不好,病人三天前做了引产手术,本就没有得到良好的休养。加上车祸造成的撞击,病人子宫受损,如果不好好疗养,以后恐怕难以孕育。”

第3章 未署名的快件

  “引产——手术?”白子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握紧右拳说:“谢谢医生,不知道病人什么时候醒来?”

  医生沉吟了一下说:“我们发现病人脑中有少量淤血,但是不危及生命健康,不赞同手术。有可能会造成病人短暂的失忆,大概三天后病人会清醒。”

  “短暂的失忆?”白子言喃喃自语。下一秒,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白子言掏出手机给国内的某人打了过去。

  “哟,我们家风流不羁的二少竟会主动联系我?”S市某驻地,一名上校军官拿下军帽,走进自己的专属办公室,难得调侃的说。

  “哥,我有重要的事情麻烦你。”白子言抿唇,郑重地说。

  ……

  另一边,西岗区劳教所外,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轿车缓缓地停下。

  夜绍辰端坐在后车座,俯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注视着劳教所门外的一举一动。

  时间飞速流逝,直到一个小时后。

  夜绍辰蹙眉,烦躁地说:“阿恕,去问一下白依依今天什么时候出狱?”

  “是!”阿恕应了一声,下了车,径直走向门卫处。

  夜绍辰就看到阿恕与门卫说了什么,门卫翻开登记薄,不一会儿说了几句话,阿恕面色骤然变了。

  “怎么回事?”夜绍辰眉心没来由地跳了跳,看着阿恕面色不好的回来。

  “少爷,白小姐在早些时候已经出狱了。”阿恕小心地看着他的反应。

  “已经出狱了?”夜绍辰寒声重复了一句,很好,白依依!原来在她心里,对他就这么不信任!她是担心哪怕出狱了,他也不会放过她和那个孩子吗?

  “查!”夜绍辰冷冷地丢下这个字,便阴沉着脸,陷入了静默。

  “是!”阿恕应了一声,顿了顿又问:“少爷,接下来还要去舒小姐那吗?”

  夜绍辰紧闭的眼睛倏然睁开,凌厉地扫视了阿恕一眼,阿恕头皮发麻立刻别开眼神不敢和他对视。

  “不了,直接去公司。”夜绍辰垂眸,淡漠地说。

  “是!”阿恕轻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似乎从鬼门关转悠了一趟。

  加长版的林肯轿车迅速地驶出,五分钟后,黑豹戴着一顶毡帽,出现在轿车适才停靠的位置。

  掏出手机拨通,那边只响了一秒钟,便接通。

  “事情办妥了吗?”电话那段的主人迫切地问。

  “按照你的吩咐,已经让人冒充少爷接走了。”黑豹机械地禀报:“另外,我也按照你说的,将她出狱时间推迟了再告诉少爷。”

  “哼,这半个月,你不会真的对她见死不救吧?”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继而冷飕飕地嘲讽。

  黑豹眼底有一抹憎恨一闪而逝,随即不悦地说:“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希望你答应我的尽快兑现!”语毕,狠狠地摁断了通话。

  三天后,夜绍辰坐在办公室内转椅上,看着手中的资料。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阴鸷,想不到白依依自那天后,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如果不是三年的朝夕相处,他甚至都怀疑她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此时此刻他才恍悟,原来他对于她了解甚少。

  他只知道她叫白依依,来自一个贫穷的山村之家。能够出国留学她是靠着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奖学金,生活费需要她半工半读赚取。

  所以他们一开始就签下协议,她是他见不得光的情人,而她从他那里赚取不菲的钱财。他不曾询问过她家在哪里,家中兄弟姊妹几人……

  直到她彻底从他面前消失,他才意识到他对她有多么残忍和忽视!

  “白依依,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夜绍辰攥紧拳头,从保险箱里取出一份检查报告,看着上面的结果以及医生建议的方案,眸子里闪烁着阴沉。

  “你最好活得好好的!”夜绍辰喃喃自语,微微地阖上了眼睛。

  而办公室外面,舒静好眸子里闪烁着怨毒和不甘。白依依你就算消失了还要霸占绍辰的心,我就不该让你那么轻易的离开!

  长长的指甲扣进掌心,舒静好却恍若未曾感觉到。漂亮的脸蛋因为狠戾和恶毒,显得很是狰狞。

  “舒小姐,总裁在办公室。”蓦地,一名秘书路过,好心地提醒。

  “哦,我这就进去。”舒静好面色骤变,迅速恢复成温柔可人的模样。

  办公室里夜绍辰听到外面的对话,眸光一闪,继而迅速地将报告锁进了保险箱。镇定自若拿起面前的文件,开始处理。

  舒静好几乎在夜绍辰拿下西装上面口袋里的金笔时候,推门而入。

  面上早已恢复了温柔,舒静好唇角勾笑:“绍辰,听说你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这两天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国了?”

  夜绍辰签字的手顿了顿,而后将最后一笔划上,装作不经意地说:“你似乎迫不及待想要离开M国?”

  舒静好心底一惊,面上却不显露丝毫。“绍辰你知道的,这一次的事情我真的被吓坏了。我希望快点回国,那些不好的事情和记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夜绍辰眸光一紧,是啊,他怎么忘记了呢?他还逼着怀孕的白依依,替舒静好坐了半个月的牢!她一定恨死了他吧?

  “过去的事情不要提起了,你趁着这段时间给舒伯伯和阿姨挑选礼物,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个月中旬回国。”夜绍辰抿唇道。

  “好,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舒静好强压抑住心底的不满,摆出一副体贴入微的姿态,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出了办公室,舒静好面色闪过一抹狰狞,随即快步走向电梯。

  出了公司大厦,舒静好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下午,夜绍辰正在处理文件,秘书敲门进来说:“总裁,有一份您的快件。”

  夜绍辰接过快件,看着没有署名,心底很是诧异。打开快件,一只玻璃瓶子出现在眼前。

  “啊——”秘书看清楚玻璃瓶中的东西后,尖叫一声。

  夜绍辰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阴森,里面赫然是人型的小婴!哆嗦着手,捏着玻璃瓶子,夜绍辰拿过里面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四个字,冷笑连连。

  “再也不见”仅仅四个字,道出了寄快件的人。

  白依依,好样的!

帝少的冷情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帝少的冷情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举行

    4月21日,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青浦区千年古刹青龙寺开幕。本次活动由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市青浦区青龙古寺主办,分院旨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文化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弘扬和传承中华文化,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搭建世界性文化艺术平台。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开幕式现场原中国侨联主席庄炎林,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稽查特派员刘吉,美中文化大使李凯文(KevinLee),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院长余涵宇,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

  • 翡翠原石里的“胶感”像极了可口的果冻

    俗话说行内人看种,行外人看色,翡翠最终还是看种水来定夺质地,在选购原石时,当切开以小窗时,会遇到一些种水好的料子,表面盈盈洒洒的有一层胶感,给人的感觉十分醉人心脾。那所谓的胶感又是何意呢?起胶,就是在看一块凝固胶水的视觉感外部还是晶莹透明,但在核心位置有半透明的区域半透明处却不像棉絮般厚重而是似水如烟般的朦胧又隐隐散发出光泽石头晶体结构细密,到达看不到微晶体而晶体排列较无序种质足够老的情况下则会起胶当轻轻转动的时候随着光面的折射会像流动的胶水似的又像一块可口的果冻带胶感的翡翠远远超胜荧光质翡翠因

  • 你买的翡翠难道是A货?不懂鉴别就只能买到B货或者C货了

    翡翠的分货定义分为A,B,C货三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A货指纯天然的,没有经过任何的填充加工和加色的处理。B货是指经过填充没有经过加色,C货就是经过填充和加色处理。那么怎么区分翡翠到底是什么等级的货呢?这还是需要一定的经验和眼力的,下面古玥18318743010就简单教大家区分翡翠等级的一些小技巧。A货翡翠最常见可靠的方法就是用分光镜。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都有一道较强的吸收线。天然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无荧光,而有的翡翠中的白棉会出现一些浅黄色的荧光。B货翡翠因为一般都是填充一些有机胶,所以在镜下大多

  • 翡翠造假技术升级,过年买翡翠要当心

    翡翠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最喜欢的传统玉石之一,造假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就是翡翠B货、C货或B+C货。翡翠B货是指经过酸洗去除了杂质的翡翠。翡翠C货是指染色翡翠。翡翠B+C货是指经过酸洗和染色的翡翠。这几种造假手段市场上多见,大部分人在学习了解之后,也已经初步具备了鉴别的能力。随着科技的发展,翡翠的造假手段也在不断与时俱进。最近有一种翡翠造假手段,不仅能逃得查尔斯滤镜的观察,甚至过得了检测机构的鉴定,直接出A货证书。这对普通消费者来说,简直是场灾难。这种逆天的造假翡翠叫“镀膜翡翠”,是指在天然无

  • 跟世界名画撞脸是什么感受!

    这位女孩再逛博物馆的时候,突然发现挂在墙壁上的历史人物画像长的跟自己一模一样。于是,在她惊讶之余,马上掏出了手机与画像拍一张合影与大家分享。韦登的画作《基督降架》,以耶稣为视觉中心,十个等身大的人物充满画面。但是里面有一个人物长得跟杨幂却是非常的相似。一位男子与画像合照,你可能一位这是他自己的画像,其实一张111年前的武士照片。因为在无意中男子看到了这张照片,惊讶的发现原来和自己长得非常相似,于是就把它收藏了起来。墙上的是意大利画家莫罗尼1572年创作的一幅肖像画,但是却不是这名男子。这名男子是

  • 兴玉英才|黄庆明:让玉溪画院成为玉溪美术对外交流与合作的平台(视频)

    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在年近半百的时候,走进一个新的领域,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在这一领域取得不俗的成绩。黄庆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玉溪师范学院客座教授……在与他交流前,记者断然是想不到,他走进美术的领域只有短短数年。几年时间里,他临池不辍,在积极创作个人作品的同时,更全程参与筹建了玉溪画院。黄庆明推动弥补了玉溪公共美术发展平台的空白,促进了玉溪美术事业的发展,因此他也被评为我市“兴玉文化名家”。一拿起画笔,黄庆明就像走进另一个世界,专注极了。短短数年成绩斐然黄庆明现任玉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