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豪门蜜爱 大结局

2017/12/3 14:41:13 来源:网络 []

书名:豪门蜜爱

第一章 斗嘴,你想得美

今年的冬来的很急,人们还未准备好,大雪就已经纷纷扬扬洒了一地。说明http://www.881234567.cc/

苏简身为警官,快到年关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各种加班加点的小偷扒手是抓都抓都不完,这不,下班点早过了,她还在审讯室里。

口供录到一半,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将她从位置上捞起,秦雪彦豪爽地拍了拍她的肩,“妞儿,去休息吧,这种事情姐来就成。”

“嗯。”苏简揉了揉眉心,连续11个小时不吃不喝地耗着,她确实很累了。

秦雪彦大大咧咧的往位置上一坐,挑眉看向对面的犯人,“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老娘也有的是时间陪你耗。”

苏简放心地勾起嘴角,她还没见过有秦雪彦摆平不了的犯人。

带上审讯室的门,苏简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准备去补个眠,警局的休息室装修很简单,甚至有些杂乱,苏简心头一紧,根本没想到自己推开门的瞬间会看到那样一抹笔挺如高山的身影。雷霆军事网

压迫感迎面而来,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王者气质让她喘不过气,甚至有种窒息感。

“殷总裁,这种地方不适合高贵的你,下次有什么事打电话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亲自跑一趟。”苏简的语气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

三年了,她还是叫他殷总裁。

殷颢缓缓转过身,脚边的空气都凝固了,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我也没想来‘这种地方’。”深邃的眸子环顾四周最后还是落到那抹倔强上,“可是老婆下不了班,我做老公的除了来接还能有什么办法?”

“……”苏简轻咳两声,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走吧,回家。来自881234567.cc”殷颢直接牵起她的手塞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锐利的眼神刺破她的伪装,想要推开他,他偏不让。

苏简想缩却缩不回来,虽然抓过无数罪犯,身手也不错,可是在他面前她那些就是雕虫小技,他掌心的温度灼到了她的手,怎么会那么热?!

她清冷的面容上带着不悦,“说好不准干涉我的私生活,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鼎鼎大名的殷氏总裁连做人最起码的信用都不守吗?”

越是被靠近就越是想逃避,她的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破,只是逃了三年再让她逃,那岂不是太惯着她了?

殷颢停下脚步,性感的薄唇微微一翘,意味不明轻笑挂在嘴角,他一把从大衣中扯出苏简的手,转身顺势把她压在了墙上,坚硬如铁的胸膛抵着她的柔软,她发间的香气钻入他的鼻间,真恨不得一口吃了这个小东西。

他单手半撑着身体,呵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边,“我要是真的不想守信用呢?苏警官是不是要叫我怎么做人?那就先从最基本的繁衍后代教起吧,好吗?老婆……”

他就是故意的!痒痒的电流感传遍全身,苏简俏脸一红,“你……”

“我们可是合法夫妻,我有权行使丈夫的权利。”殷颢抽出一手轻弹她的腰间,顿时引起她的轻颤,真敏感,他喜欢,“你别忘了,三年之约已经过了。”

“是过了三年之约,你现在是想怎样,强迫我吗?”苏简昂起下巴,薄唇擦过他的,两人皆是一惊。

殷颢的意识一瞬间窜到小腹像是有团火在烧,他忍不住用鼻尖蹭了蹭她的敏感的耳垂,红红的让他想咬,“我倒是不介意来强的,可是,我这个人很喜欢挑战,如果能让你乖乖送上门来,那感觉一定会更好。”

苏简躲闪的眸子忽然一滞,“虽然你长得丑,想得倒是挺美。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殷颢一顿,说他丑?她是瞎了吗!

他一怒,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舌尖悄悄撩拨,苏简刚想出声,“唔……”好羞人,这是什么鬼声音。

“老婆你这么着急,在这里恐怕有点不好吧。”男人煞有其事地看看四周,“不过,这里虽然简陋,凑合一下还是可以的。”

苏简彻底怒了,她人生前二十一年都没被这样调戏过!大腿向上一抬,他警觉地按住她的腿,顺带揉了一下,手感真不错。

“虽然我也很想在这里满足你,可今天是星期五,妈还在等我们。”殷颢嘴上的调戏还在继续,但实质性的动作却是生生的收回了,他可不想把小女人给惹炸毛了。

“每次就会拿我妈说事,整天叫得亲亲热热,弄得好像我妈真的是你妈一样。网站http://www.881234567.cc/”苏简的脸握着拳头,狠狠在心中腹诽。

第二章 亏欠,让我弥补

苏简并不希望别人知道她和殷颢的关系,所以让殷颢先走,她回去交代了秦雪彦两句准备走人,这么一想要不是他突然跑来,搞不好她又得耗上一天。

殷颢开着一辆限量版的宾利,黑色的车身如同猎豹般迅捷,副驾驶上的苏简一想到工作就有些烦躁,她随手打开了车窗,冷风骤然灌进来,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最近有什么案子比较棘手?”殷颢问道,“听说你最近碰到的案子不少,每天的早报都是你的英勇事迹。”

“这种小事就不劳烦殷总挂念了。”苏简生硬地应着,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不过,那些报纸也正是她担心的,如果被那边的人知道了她的消息后指不定又会来找麻烦,要是只找她的麻烦也就算了,偏偏她们恬不知耻地一再为难她妈,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地方。来自881234567.cc

殷颢从后视镜了睇了她两眼,那点小想法还能逃过他的法眼?

他嘴角笑意加深,并不在乎她的漠然,“妈说让你去我那住,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苏简微微错愕,她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一想到她那个林黛玉似的老妈捶胸顿足的样子,她一个激灵猛地将车窗关上。

回想这三年,她和殷颢虽然是夫妻关系,但都是各自生活,谁也不干涉谁的,过得倒也相安无事,然而因为她经常往苏母那里跑,苏母见两人三年了还没有造人的动静,就不准苏简回家了。

当然,也不准她天天睡在警局。

换句话说,就是每天跟殷颢住。

“你知道警局现在的事情比较多,罪犯抓了很多,后期的审讯什么的很麻烦,我就是负责这方面的,根本走不掉……”苏简不自然地搪塞道。

殷颢一个漂亮的漂移,骤变的速度堵住了她那张算不上伶俐的小嘴,他还就不信了,那么大一个警局离了她苏简就转不动了?

“不去我那也行,我就告诉妈你天天在警局睡。”殷颢撂下一句话,猛打方向盘,突然一个掉头。

“你干什么?”苏简赶紧抓紧安全带,秀眉蹙起。

殷颢不以为然,“当然是带你回家了,反正每个星期都有星期五,什么时候去吃饭都行。”

苏简倒吸一口凉气,清冷的眉眼间多了丝担忧,“回家?我家不是这个方向。”

“你那间单身公寓我已经退了,顺带把你的押金也拿回来了,老公做的还算好吧?”殷颢勾起一抹茫然的笑,笑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辛辛苦苦赚来的大洋竟然那么轻易的就落到了他的口袋里?凭毛线啊?!

“你凭什么擅作主张?”她把头转向一边,懒得再看他,三十岁的男人还卖萌,真以为自己还是鲜肉啊。

“没有啊,是妈让我这么做的。”殷颢的护身符百试不爽。

短暂的沉默后,苏简咬着下唇不再出声,反正怎么说都是他对,反正她就是理亏,谁让她三年前上了这趟贼船,现在想下却如此的难?!

“我去雪彦那里睡。”她贝齿轻合,说白了就是不要去。

殷颢深邃眼眸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他把车停在一边,神情也有刚才的多变直降为落寞。

“小简,我知道这三年是我忽视了你,是我只忙着事业没有顾好家庭,可我现在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你看在我们三年夫妻的情分上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吧,好吗?”

苏简的身体复又绷紧,他的话如同一根根利刺,扎的她心口全是内疚,明明整件事都是她一手促成的,他现在的低声下气算什么?!

“当年仓促的领证,我欠了你一个婚礼,婚后我几乎都住在公司,我欠你一个家庭,妈盼着抱外孙盼了三年,我欠了你一个孩子,现在,我愿意给你当包身工,你就原谅我吧。”殷颢突然间的姿态放低,让苏简变得更加无措起来。

他们明明是各取所需才会结合,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样?难不成他对她真的有感情?

“殷颢,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说法,我也有错。”她绞着手指,舌头都打结了。

“那我原谅你的错,你也原谅我的好吗?”殷颢的眸中溢满深情,看得苏简不敢抬头。

苏简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却在抬眸瞬间被他嘴角的笑意给惊醒了,竟敢一本正经的骗了她?!

她握着拳头恨不得打歪那张人畜无害的俊颜,“卑鄙。”

殷颢拿起她的手,掰开五指,放在唇边吻了吻,“我是认真的,给你当一辈子的包身工,我也愿意。”

苏简的小脸腾地一下爆红,不知是惊讶过度,还是惊吓过度,反正她忘了把手抽回来,直到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苏母过来催了。

第三章 催生,心里很酸

殷颢捏了捏她的脸,“妈做好饭了,我们走吧。”

一直到了苏母那里,苏简的状态还是没转过来,她是真该好好想想跟他的这段关系该怎么走下去了。

苏母对殷颢的态度与她可是天壤之别,每次到这个时候她总会各种准备好吃的,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小颢,来,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对了,厨房里还有鸡汤,我炖着呢。”

苏简低头吃饭,她有时候真是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一点不受待见。

“妈,你也吃。”殷颢笑了笑,随后又往苏简的碗里夹了快排骨,“多吃点肉,那么瘦怎么生孩子。”

噗,她一口饭直接喷到了碗里,殷颢皱了皱眉,拿起手帕替她擦拭,“老婆,我知道你压力大,但也不用那么大吧。”

苏简瞪了他一眼,八字没有一撇还生孩子,亏他想得出来。

“小简,你结婚了三年了,再不抓紧时间要孩子,妈妈可就老了。”苏母用筷子点了点苏简,女儿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可把她这个当娘的急坏了。

不过,若不是因为她这个当娘的,女儿也不会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嫁人,可她还是没争气,斗不过小三也打不了男人的脸,只好从苏家搬了出来,女儿倒是有骨气跟着她一起跟那边断绝了关系,也再也没要过那边的一分钱。

那个雨夜,那一顿鞭子,彻底打乱了她们的生活。

见苏简没反应,苏母叹了口气继续道:“楼下的马阿姨,她女儿才结婚一年就生了个双胞胎,你看马阿姨天天带孙子,乐得嘴都合不拢。”

苏简喝了两口水,瞪了殷颢一眼,转而看向苏母,“您要是想带孙子我就去福利院给您找份工作,想带多少都行。”

苏母没了脾气,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右手边的卧室,那是苏简的房间。

“妈,你别怪小简,她最近事多,我会努力的。”殷颢夹了块牛鞭放进碗里,还不忘分一半给苏简,苏简的脸顿时爆红,但苏母却满意地笑了。

饭后,苏简理所应当地打算留下来陪母亲睡,然而……

真不是亲妈,竟然把她撵走了。

“你的钱包在车里,走到警局还是秦雪彦那里估计都没戏,老婆,还等什么?上车。”殷颢非常绅士地打开了车门,苏简站在风中凌乱了。

是走是留,全凭她一念之间,很不巧的是,她的钱包真的落在了他的车上……

权衡再三,苏简决定上车,殷颢满意地笑了,但她总觉得那笑藏着某种阴谋,她往一边挪了挪,竟在不知不觉中呼呼睡了起来。

“妈,我再睡一会……”苏简两腿夹着被子,睡姿相当任性。

殷颢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再看看小女人一双修长的腿,他大手一捞将被子和苏简一起搂在了怀中。

苏简的额头重重地撞上他的胸膛,她吃痛地张开了眼睛,不对!再张。

“啊……”

殷颢及时堵住了耳朵,皱眉看向苏简,“大清早的,是叫我起床,还是谋杀亲夫?”

苏简的视线从他的小内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幸好还穿了衣服,她舒了口气……

不对!这不是她的衣服。

“别看了,昨晚你睡着了,是我帮你换的衣服,现在想遮也来不及了。”殷颢凑到她的面前,额前落了几缕碎发,他趴在她面前的这副样子担得起秀色可餐这一词,啪叽在她脸上印上一吻,“早安。”

苏简睁大了眼睛,紧接着咬牙看向他,活像个羞愤的小媳妇,“你再敢亲我,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我刚才亲你没有用舌头,这样才用……”话音未落,一个绵长到让某人喘不过气来的法式深吻就印上了她的唇。

在苏简红着脸各种腹诽的洗漱时,早餐已经被端上了桌子。

“家里缺个女人,没什么好吃的,你将就着吃一点,下班我去买点东西回来,再做给你吃。”说话间几道小菜和豆浆都被端上了桌。

苏简怎么都觉得这话是在指控她不负责任呢?!

她假装淡定地坐在桌边,端起豆浆喝了一大口,殷颢也跟着拉开椅子做了下来。

“这公寓都是你自己打扫?”苏简问道。

“不然呢?”殷颢偏了偏头看着她,一脸的委屈,“你不回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做饭,一个人打扫。”

酸,好酸,苏简自知理亏赶忙低头,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我去洗碗。”饭后,她主动拿起两人的碗筷,却在下一秒被殷颢夺走。

“老婆娶回家不是用来干活的,衣帽间右手边是你的衣服,换好我送你去上班。”殷颢端着碗筷走进厨房,苏简足足愣了三秒钟。

她的衣服?苏简推开衣帽间门,左手边一色全是男人的西装皮鞋,右边则是各式各样的女装,她随手翻了一件,刚好是她的L码。

“还没换好吗?”殷颢的声音传来,她快速拿了一套还算顺眼的休闲装套在身上。

换完衣服准备往外冲,却瞥见中间的柜子有一格是打开的,不看还好,一看她就傻眼了,难不成她身上这套内衣就是从这里拿的?该不会一个柜子的内衣都是他买的吧!

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豪门蜜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豪门蜜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

  • 孕婚二嫁 大结局

    原标题:孕婚二嫁大结局小说书名:孕婚二嫁目录预览: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第2章困住她的不是顾闵生第3章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林琅说得没错,在二十一世纪,嫁入豪门还能把日子过得如此狼狈惨淡的,世间只她苏夏一个了。苏夏看了眼窗外,摇摇头拖着行李箱继续往楼下走。箱子略有些重,只能拖着一步步往楼下退,眼见着只剩最后一步了,她一使劲提起来大转身,却不成想箱子将面前的人撞了个大跟头。“对不起……”苏夏焦急地想去扶她。那人却一把打掉她的手:“你走路不长眼睛吗,要是腿上的淤青影响了拍摄,你担得起这个

  • 恰好是你,将我救赎 大结局

    原标题:恰好是你,将我救赎大结局小说名称:恰好是你,将我救赎目录预览:第1章取消婚礼第2章恨吗第3章她终会回来第1章取消婚礼深城。五星级大酒店休息室里。顾若坐在凳子上,透过镜子里望着穿着白色婚纱的自己,她看到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出来。今天,是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宋城熙结婚的日子。今天过后,顾若想,再也没什么事情能拆散她跟宋城熙了吧?“咔擦——”就在这时,顾若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房门开了。一道俊逸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来人,顾若脸上明媚的笑容更甚,她站起来提着婚纱转身打招呼:“城熙,你来了?

  • 婚谋入骨深 大结局

    原标题:婚谋入骨深大结局小说名称:婚谋入骨深目录预览:第1章偏心第2章三个人更好第3章戏看的够爽吗第1章偏心“你这个黑心肠的赔钱货!曼婷可是你亲妹妹,当初要不是曼婷她好心牺牲自己,让你有机会上大学,你以为你现在有这样的好日子过?咱们做人可要讲良心啊,你这要当了白眼狼,小心老天爷开眼,让你遭雷劈!”张小凤指着苏曼欣一顿咒骂,眼角眉梢全是对她的责备与怨恨,言语间也带了几分恶毒。苏曼欣真的不明白。她和苏曼婷同样是妈妈的女儿,可为什么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妈妈都一味的要求她牺牲去成全苏曼婷。当初苏曼欣考

  • 帝妃 大结局

    原标题:帝妃大结局小说书名:帝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第二章逗羞小正太第三章富不过三代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永昌侯府内,今日新婚三日的太子殿下秦克峥携太子妃宋锦绣回门,这番举动无疑是给侯府及太子妃天大的脸面,亦展现出太子对太子妃的情深。为彰显对太子及太子妃的敬重,侯府扫庭相迎并举办了家宴。不过太子毕竟是外男,是以这家宴也要分为内外,且庶子没有资格与太子同席,女眷那边姨娘与庶女亦是与太子妃隔屏而坐以显尊卑。然而这场本该宾主尽欢的家宴却因太子中途离席之后的一段小插曲而变了味道。虽然家宴还是在正常情

  • 妾上无妃 大结局

    原标题:妾上无妃大结局小说名字:妾上无妃目录预览:第001章初见第002章揭穿第003章交锋第001章初见暗夜中,一支井然有序的队伍沿着蜿蜒的山道前行,寂静的夜色只能闻见盔甲的摩擦声。叶绾跟在马车后头,身着一套甲衣,头戴沉重的兜鍪,连日来的奔波,让她面露疲色。队伍中间,一辆金漆雕饰的豪华马车由两匹通体无瑕的黑马拉着,缓缓走在山路上。车子里坐着的,是本朝最尊贵之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逸王爷,当今皇上的堂兄。这一路漫长崎岖,总算是到了城门口,王爷仪仗驾到,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大开,尽显威仪。天边映出

  • 路过婚姻路过你 大结局

    原标题:路过婚姻路过你大结局小说:路过婚姻路过你目录预览:第001章:来日方长第002章:我有一个条件第003章:基本职业操守第001章:来日方长夏季的雷雨天前,总是沉闷得厉害。顾成双穿上那条新买的性感小红裙,在暴雨来临前,驾车轻车熟路的来到恒安酒店,不紧不慢地敲响了8008的房门。片刻,房门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慵懒的倚在门边,刚洗过澡的他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浴巾松松垮垮的围在健硕的腰间,水珠从他额头碎发流到精壮结实的胸膛,顺着分明的肌理一路往下……流到那个引人遐想的小腹位置,消失不见。顾成

  • 我借春风嫁予你 大结局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大结局小说:我借春风嫁予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第2章他的庇护价值连城第3章完璧之身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闷雷划破阴郁暗沉的天空,这场大暴雨终于还是下了出来,淋湿墓园的所有人。这里正在进行顾嘉学的葬礼,来哀悼的人大多是顾老师生前曾经的学生,大名鼎鼎的陆庭安就是他的得意门生。三天前,顾嘉学老师死于意外车祸,留下一个独女顾沅,才19岁。“怪可怜的……”给陆庭安打伞的司机忍不住同情顾沅,年纪轻轻就死了爹,孤苦无依,只能寄养给亲戚。陆庭安抬起头,隔着眼前的滂沱大雨凝望一直站在

  • 乍见生欢 大结局

    原标题:乍见生欢大结局小说名称:乍见生欢目录预览: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第二章为什么是我?第三章短信提示音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奢华的窗帘縫直射进房间,苏文思抬起酸痛的手遮住迷蒙的双眼,望着这美仑美奂的房间,昨晚的一幕幕闪进脑海。昨晚,是苏文思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带着局促,紧张,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房内厚重的黑暗几乎可以把人吞噬。“有人么?”苏文思鼓足勇气,向着无边的黑暗低低喊了一声。但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恐惧充斥着苏文思每一个细胞。伸出手,正准备在墙上摸索开关的时候,“

  • 贵女风流 大结局

    原标题:贵女风流大结局小说书名:贵女风流目录预览:第一章剖腹取子第二章极致虐待第三章撕脸割肉第一章剖腹取子夜半子时,万家灯火尽数熄灭,唯有太子府灯火通明。府内下人个个神情紧张,步履匆忙。只因府上两位侧妃待产多日,今日竟同时发作,太子撂下话来,谁先产下皇长孙谁就母凭子贵,由侧扶正。太子妃,太子侧妃,仅仅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故而两位侧妃都牟足了力在生产。萧侧妃是最先破水的,孕期也比慕容侧妃提前几天,事先产婆就说过她胎位不太正,恐怕正式生的时候要费些时间,这会儿已经进去四五个时辰了!而慕容侧妃这边,才

  • 妃色 大结局

    原标题:妃色大结局书名:妃色目录预览:第一章时光逆转第二章心已成魔第三章可绣花可杀人第一章时光逆转“呼呼呼”狂风乱舞,空中乌云密闭,眼看着一场大雨将至。长安城中普通百姓,收衣服收被子,急匆匆往家赶,街道上早就没有了人影。谁会那么傻,一动不动的呆站着淋雨啊?呆站着淋雨的人还真有。皇城之内,锦绣宫外。当值的卫兵们一动不动,像是没感到剧烈的天气变化一般。他们站得笔直,鼻观眼,眼观心,对于宫内传出的惨叫声,他们早已经学会了如何视而不见。雨渐渐小了,锦绣宫内众人说话的声音也隐隐可闻。“贱婢夏雨,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