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前妻太惹人 最新章节

2017/12/3 17:13: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前妻太惹人
第一章、女人是场戏

第一章、女人是场戏

坐在妇科医生的办公室里,夏晴天的心情有些不安,手绞着衣角,五指分明。原文881234567.cc

坐在对面的妇科男医生,戴着金边眼镜,翻着病历单,抬眸看了眼夏晴天,抿着唇说道:“你出血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因为心情不好导致少量出血,不过对于胎儿来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

夏晴天的脑袋咯噔一下好像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脸色微微苍白,在泛着惨白墙壁的办公室里,显得透明无比。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本以为那个晚上,在疯狂的薄晋掠夺之下做好了防范措施会没事,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浑浑噩噩的出了办公室,夏晴天手里攥着B超,躲在厕所里,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离了一样沿着墙壁缓缓的滑落在地上,她的脸色好像白纸一样,衬着精致的脸庞,让人心里就生出一份想要怜惜她的冲动,如果薄晋知道了这个孩子,他会不会让她把他生下来,不会的,他肯定不允许她夏晴天生下他薄家的骨肉的,夏晴天掩着脸,低低的啜泣着。

神情落寞的出了医院大门,外头的阳光刺眼的可怕,夏晴天捂着眼睛抬起头,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动作轻柔。

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夏晴天拿起来一看,身子一僵,想了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晴天吗?我想问问,如果你要和一个男人参加慈善晚宴,你会给他系一条什么颜色的领带呢?”电话里的声音矫揉造作,隐隐带着示威的意味。雷霆军事网

夏晴天把B超扔到了垃圾桶里,深呼吸了一口气,夏雨雯身边低低说话的男人的声音,即使隔着这么远,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夏晴天觉得整颗心此刻都在火里煎烤一样,痛的连呼吸都生疼。

她调匀呼吸,缓缓的说道:“薄晋不喜欢红色,觉得太招摇,也不喜欢黑色,觉得太死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穿着黑色的西装,你给他一根蓝色的领带吧,他今天也该装一装忧郁风了。”

夏雨雯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夏晴天今天竟然会如此犀利,微微有些错愕,随即低低的笑了起来:“我只是觉得,对于薄晋的衣食住行,你应该会比较清楚一些,毕竟你也跟了他那么久,忙里忙外的和老妈子一样的伺候他。”

夏晴天浑身一颤,大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她强忍着抬起头,缓缓的说道:“所以呢?”

夏雨雯温柔的笑了起来,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字一句的扎进了夏晴天的心里:“妹妹啊,有时候女人不能太下贱,男人没有征服欲,也就懒得搭理你,这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

夏晴天不等夏雨雯的大道理继续说下去,干脆的挂掉了电话,看了眼不远处垃圾桶里黢黑的B超报告,眼睛微微眯起,是啊,她的确懦弱了太久了,今天,他一定要从薄晋那里找到答案,不为了她自己,也要为了她的孩子,她可不希望她自己那可笑的隐婚,而让他的孩子终生都不能生活在阳光下。

而此时此刻,某高定服装店里,夏雨雯正站在落地镜前面,笑的格外的明媚,只是眼神里,透漏出了一丝的阴森,和那小巧妩媚的脸颊有些格格不入。雷霆军事网

“和谁打电话呢?”正在整理西装的薄晋斜睨了夏雨雯一眼,状似无意的问道。

“没谁,家里的保姆,问我一些事情。”

她转头看向薄晋,眼底有一瞬的阴郁一闪而过,眼前的薄晋,穿着黑色的西装,挺拔的身影落入眼前,大长腿吸睛,往上,是深邃的五官,薄晋有三国混血的基因,瞳孔是蓝色的,拥有挺拔的鼻梁,薄厚适中的淡粉色嘴唇,两道剑眉更增添了一些英气,他的五官,拆开都显得平淡无奇,可是凑在一起,像是教堂的米迦勒大天使一样完美无瑕,薄晋浑身上下都透着魅惑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视线。

夏雨雯阴沉下脸,这么完美的男人,凭什么被那个大马路上捡来的野女人给霸着,想想都让她觉得恶心。

同一时间,夏晴天正坐着出租车往莎拉雅酒店而去,听师傅说那里已经封路了,据说是因为这次的慈善晚会有很多政界名要还有娱乐圈的大腕,商界的名人出席,所以附近的一些路全部都封起来,夏晴天看着外头倒退的风景,微微自嘲的笑了笑,和薄晋结婚了这么久,却始终没有和他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够傻的了。

收音机里沙拉拉的报道着慈善晚会的实地报道,显然……宴会已经开始了。

薄晋和夏雨雯好像一对璧人一样站在记者的镁光灯下,谈笑风生,薄晋的左手搂着夏雨雯的细腰,正在和记者周旋,面上仍旧是温润如玉的,只是眼底却漆黑冰冷一片,而夏雨雯,顺势倒在薄晋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原文881234567.cc

夏晴天卷卷的长发披散在两肩,汗水已经浸湿了身上的衣服,长跑着过来,此时早已经精疲力尽,她看到不远处红毯的尽头,薄晋搂着夏雨雯,温声细语,脸上是她从未在薄晋脸上看到的笑容,受伤的垂下眼眸,指甲掐进肉里,疼得夏晴天蹙起眉头,苍白的脸上浮现一面不自然的晕红。

红毯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还是夏雨雯的妹妹,薄晋的绯闻女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记者们顿时哄闹了起来,场面有些乱,可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薄晋,他立刻松开了夏雨雯,长腿一跨,朝着夏晴天快速的走去。

夏雨雯身子一僵,尴尬的对着镜头笑了笑,看向夏晴天的目光隐隐的带着一丝怨毒,紧跟着薄晋的脚步而去。

夏晴天喘着气,晶亮的眼睛紧盯着薄晋,这一刻,她不害怕,她只是希望,今天能够在薄晋身上得到答案,爱……还是不爱。

第二章、最后的伤心

第二章、最后的伤心

“你来这里干什么?”薄晋微微皱起眉头,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夏晴天低着头没有说话。

薄晋抬起左手捏住夏晴天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不悦的说道:“说话”

夏晴天眼神有些复杂,抬起袖子擦掉额头的汗水,抿着嘴唇,忽然间笑了起来,露出了嘴角的两个梨涡:“我只是有事情问你而已。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身后的夏雨雯提着裙摆,阴阳怪气的说道:“今天都是要紧的人物来参加晚会,整个A国都在关注着,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吗?偏偏要这时候来,让薄晋下不了台。”

远处的镁光灯嚓嚓嚓的闪个不停,那些记者都想往这边挤好拿到头条的新闻,可是薄晋可不是吃素的,早就叫保镖挡在那里不让人过来。

他和晴天之间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论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他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夏晴天的额头沁满汗水,她抿着唇没有搭理夏雨雯,只是看着薄晋,眼神晶亮。

“说话……”薄晋继续问道。

身后的夏雨雯嗤之以鼻,低低的说道:“没事情就走吧,现在人越来越多了,你挡在这里会让人指指点点的,你不要脸,薄晋还要脸呢。”

“你住嘴。来自http://www.881234567.cc/”薄晋朝着身后低低的呵斥一声,眼神却始终看着夏晴天。

夏雨雯被薄晋吓了一大跳,悻悻然提着裙摆往旁边走远了一些,这时候,可不是触怒薄晋的时候。

夏晴天眼见着夏雨雯离开,抬起头盯着薄晋:“薄晋我问你,如果我要摘掉隐妻的这个身份呢,你会不会答应我?”

有几个大腕女星和几个商界名人正从不远处的红毯下来,紧接着又是几个油头粉面的政界名人,引来了一群记者在外围拍照,他们摆姿势的时候,看到堵在红毯上的夏晴天和薄晋,连姿势也不摆了,诧异的堵在那里指指点点的。

其中一个女星似乎与夏雨雯交好,凑到身边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耳边说道:“这不是那个整天赖着缠着薄少的女人吗?那个夏家的养女。”

“薄少是什么人物,身边的野女人自然多,这个小丫头片子,苗子都没长开,还来这里自取其辱。”

夏晴天充耳不闻,这些话,平时听的已经不少了,现在也是不痛不痒的,可是薄晋,却狠狠的射过去一道冰冷的目光,吓得那些人噤声再也不敢说话,只在一边凑热闹。

“你说什么?”薄晋冷冷的盯着夏晴天,额头的青筋直冒。

夏晴天鼓起勇气,紧握着拳头:“我说,我不想再躲在黑暗里当你的透明老婆了,我要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边,你……会答应我吗?”

夏晴天等待着薄晋的答复,此时的心跳比以往都要快,简直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她很希望,薄晋能给她想要的答案。

只见薄晋紧抿着嘴唇,眼神阴戾,她捏着夏晴天的下巴简直都要捏碎,只见他冷冷一笑,忽然凑到夏晴天耳边,低低的说道:“夏晴天,我和你说过的,这是个惩罚,对你贪心不足的惩罚,不是你说想不玩就不玩的。”

夏晴天浑身都在颤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肚子往下一坠一坠的,疼得夏晴天脸色发白,她一手捂着肚子,苦涩的笑了起来,好了,既然得到了答案,再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为了孩子,她绝不会给这个男人伤害她的机会。

夏晴天抬起头,苦笑的说道,眼眶通红:“薄晋,说惩罚,这么久,什么也都还清了,现在我夏晴天,要和你离婚,以后各走各的路。”

薄晋瞳孔一缩,这瞬间,他周边的气息冰冷的好像大雪天一样,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夏晴天,我可以当你今天是发烧说了胡话,现在,给我滚回家里去。”

薄晋是真的动怒了,比以往都更加生气,以前他即使冰冷,性子再冷漠,也不会说出滚这么字眼,可是现在,他是真的被夏晴天气到了,一直以来,他可从来没觉得夏晴天会离开他,不管是心里,还是口头上,一瞬间,他有些恐慌了起来。

说完后,薄晋打算转身离开,陡然间,薄晋觉得手腕被人抓住,转头去看的时候,唇上却贴上来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是属于夏晴天身上温暖干净的味道,他微微有些诧异的推开夏晴天,舔了舔下唇:“这是什么意思。”

夏晴天擦掉眼角的眼泪,抬头看了眼那些要冲破人墙的记者,眼神深沉:“薄晋,外面都传言我是你的女人,今天……就把这个名声坐实了吧。”

周围的那些人,因为这个吻诧异的愣在原地,天哪,这是当街调戏名男啊,还是这个全A国都想要上的男人啊,整个酒店大门口简直是爆发了起来,哄闹的都没人再去理会红毯外来的到底还有谁,而夏晴天,已经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薄晋本来打算转身回酒店,可是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严重,他对着身边的靳柯吩咐道:“给我跟上去,送她回去,没我的准许,不许她出门。”

靳柯点点头,追着夏晴天的脚步而去,而薄晋,蓝色的瞳孔里蕴满了冰霜,看着夏晴天消失的方向默默无语。

此刻的夏晴天,正在大马路上走着,四周已经封路,看不见什么人影,她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晴天……”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如水,抚慰着夏晴天内心的躁动。

“学长,你上次说的事情,还算数吗?”夏晴天紧捏着手机,手心微微出汗,一手抚摸着肚子,这个时候,也只有顾言能够让她离开而不被薄晋发现了,所以她还是有些紧张的,生怕顾言会拒绝帮助她。

那头叹了口气:“晴天,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帮你的。”

“那好,你说的那个事情,我答应了。”

顾言低低的笑了起来:“晴天,从我认识你到现在,这是你做的最明智的决定了。”

第三章、以后是前夫

第三章、以后是前夫

夏晴天挂掉了电话,感觉身心都轻松了起来,那件事情,顾言曾经不止一次的提起过,可是她总是不舍得薄晋,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辞了,现在……一切都没有必要再留恋了。

身后传来喇叭嘀嘀的声音,晴天循着声音看去,一眼就看到薄晋那蓝色跑车,正紧跟在她的身后。

晴天一眼就看到了驾驶座上的靳柯,她沉吟了片刻,还是绕了一圈,打开了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未等靳柯开口说话,晴天已经先声夺人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做什么,所以你不用说话了,开车吧。”

晴天说完后就闭上眼睛,不再理会身边的靳柯。

靳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话,他看了眼晴天苍白的脸色,暗自叹了口气,她和薄少,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折腾啊,明明互相都在意对方的,不是吗?

薄晋的公寓,坐落在闹市中,可是仅有的一栋公寓周围都是绿化和公寓的范围,和一个小区没有任何区别,薄晋那时候就是看这里闹中有静,安保又好,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则贵,为了藏得住晴天,重金拿下了顶楼。

那时候,她还天真的以为薄晋是爱她的,所以才选了这么幽静的地方,可是后来,她才发现,薄晋所做的,只是为了藏住她,不让别人知道,她夏晴天是他薄晋的老婆。

晴天疲 惫的坐在顶楼阳台的沙发上,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捂着眼睛,身后的靳柯正在给他洗苹果,晴天看了眼沙发角落边上的一个蓝色行李箱还有袋子,瞳孔微微缩了缩。

“靳柯。”

“怎么了?”靳柯把苹果擦干放在盘子里,朝着晴天缓缓走来。

“你坐下来吧,陪我聊聊天。”

靳柯把盘子放在茶几上,抬眸看着晚清,漆黑的瞳孔里看不清楚有什么光芒在闪烁。

“我们认识也有十年了吧。”晴天说道、

靳柯点点头:“嗯……认识你之后第五年我才做了薄少的助理。”

晴天坐正身子,一脸严肃:“在你面前,我也不说谎了,我知道你看到了沙发边上的行李箱了,也知道我非走不可的。”

靳柯抿了抿嘴唇:“可是……薄少始终会找到你的,他不会允许你消失在他视线内的。”

晴天捏着手,一想到薄晋,心里就止不住的颤抖,她深呼吸一口气,红着眼眶说道:“你放心好了,既然已经决定走了,我就有把握薄晋绝对找不到我。”

靳柯叹了口气,随即站起来,晦暗的看了眼晴天:“我们认识十年了,你的事情我一定是要帮的,只是你要想好了,这个事情,没有回头路的。”

晴天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离婚申请协议,她的那边已经签字了,而条件,大大的四个字,净身出户。

靳柯瞳孔一缩,一句话也不说的转身出了公寓,临带门的时候,他叹息的说道:“其实你知道的,薄少未必……”

“我知道,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惩罚而已。”

晴天把离婚协议放在茶几上,拉着行礼打算离开,可是转头看了看身后玄关那白色的墙面,她净身出户已经很委屈了,既然决定走了,总得给薄晋送一份礼物吧。

她在自己的包里翻了翻,拿出了一瓶红色的喷漆,在白色的墙面上喷了几个大大的字,写着“BYEBYE了前夫。”

楼下的车子已经等在了那里,晴天躬身进去,没看到顾言,微微有些诧异,只见开车的递给了晴天护照和身份证,淡定的说道:“顾总说,你走你的,薄少那边还需要人拖着,他留下来给你善后。”

晴天紧捏着护罩,哑着声音:“替我谢谢学长,他的这个恩情,我夏晴天记下来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她转头看向窗外,眼神冰冷,今天在这里受到一切的屈辱,等到她回来,会一分一分的和她们算清楚的,包括夏家曾经给她的伤害。

三个小时后,慈善晚会落幕,薄晋一散会就打算回家去,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左眼皮一直在跳,他心里很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薄晋,等我一下。”身后传来温柔甜腻的声音,夏雨雯提着银色流苏的裙摆朝着薄晋徐徐的走来,姿态婀娜。

可是薄晋无心关心此时的夏雨雯,他冷漠的说道:“我今天还有事,就不送你回去了。”

说完后,转身坐到了黑色的商务车里,车子咻然的开了出去,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夏雨雯咬着下唇,尴尬的紧握着拳头,目光阴毒的看着那辆黑色商务车越行越远,她夏雨雯要的东西,从来没有被夏晴天那个贱人拿走过,包括男人,可是今天,薄晋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在晚会的散场时候撇下她一个人走,她转头看了眼四周,一些人对她指指点点的,笑的阴森,狼狈的不得了。

几乎是飞着回到公寓的,薄晋一到顶楼,就看到靳柯站在门外守着,背脊挺得笔直,薄晋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脸终于缓和了下来,有靳柯在,说明夏晴天还在家里。

靳柯一看到薄晋,脸色变得十分苍白:“薄少。”

薄晋看也不看靳柯,打开了房门,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点人气也没有,薄晋打开灯,跃入眼帘的就是墙上那几个鲜红的大字,他额头的青筋冒出来,眼神阴戾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薄晋阴森森的朝着身后说道。

靳柯咽了口唾沫:“晴天求我了,我没办法。”

薄晋暴怒的转身,一把掐住靳柯的脖子,把他按在墙上,帅气的脸狰狞一片,手上力气一点一点的加深。

靳柯满脸通红,不住的翻白眼,而薄晋,暴怒的说道:“我让你看着她,谁让你擅作主张了?”

几个保镖站在一边,不知道该不该插手,如果任由薄晋这么来的话,靳柯说不定会死的。

就在这时候,薄晋冰冷的视线扫向他们,吼道:“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找回来。”

第四章、远离你

第四章、远离你

他松开靳柯,薄晋往后退了几步,而靳柯,已经软软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于他,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了。

薄晋诡异的扯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痛苦蕴满冰霜:“靳柯,我和你说过,我和她的事情,不容许你插手,再有下次,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他回到公寓,砰的关上了房门,看到空无一人的公寓,薄晋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慌,刚刚掐着靳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这个游戏,他没说结束,她夏晴天没资格中途下船,没有……资格。

墙上那鲜红的几个字刺眼的不行,薄晋真恨不得把这面墙给拆掉,连带着前夫两个字也一起给拆了。

薄晋走到酒柜倒了杯白兰地,仰起头一口饮了下去,才缓解了那种躁动到想要杀人的冲动,坐在沙发上,薄晋才感觉到整间屋子透出的那股死气沉沉的气息,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平常这个时候,晴天早已经给他一杯热热的茶,然后递上来一些水果,可是现在,除了死寂还是死寂,没有别的东西了。

静下来,薄晋才注意到柜子上那张照片已经没了,那是大学时候和晴天一起拍的,被她放到这里来,今天,也被她一起带走了吧,想到这里,薄晋的眼神沉了沉。

静,房子静的可怕,他发现自己竟然因为看不到晴天而处在一种很暴怒的边缘,他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就在这时候,叮铃铃的响声在屋子里响了起来,打断了薄晋的思绪,薄晋抹了把脸,接起了电话,那边支支吾吾的说道:“薄少,我们查不到夏小姐的方位。”

紧接着,是世纪末的沉默,整个房子甚至可以听到薄晋那粗粗的呼吸声,让人心悸。

薄晋的眼神一冷:“我养着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那森冷的气息,隔着这么远都让人不能适应,吓得对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不是的,人好像被顾家,顾家的人给藏起来了。”

“顾家?”

“因为监控看到楼下的车子是顾公子的人,但是车子开走的方向的监控全部都瘫痪了,我们查不到顾公子的车子去了哪里。”

薄晋的手捏紧电话,手上的青筋直冒,他砰的一下子挂掉了电话,捞起了沙发上的尼大衣,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公寓,而此时,顾言正从他私人飞机的停机坪往家里赶,助理说,薄晋正到处找他,他知道,那家伙今晚如果逮不到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果不其然,一亮拉风的蓝色跑车横亘在他的车子前,发出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顾言身子往前一倾,差点飞了出去。

薄晋利落的开车下车,啪的一下子把车门给关上,靠着车头冷冷的盯着顾言。

顾言叹了口气,下车,抬眸看了眼大桥下汩汩的水流和悬崖,淡定的说道:“怎么?今天是想要和我一起死吗?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薄晋朝着顾言快速的走过去,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顾言的右脸上,顾言一阵的趔趄,差点跌倒,抬起头的时候,嘴角已经出血了。

薄晋一把勒住顾言的领带,冷酷的问道:“顾言,你把夏晴天藏到哪里去了?”

顾言擦掉嘴角的血,低低的笑了起来:“现在知道紧张了,薄晋,已经晚了。”

薄晋瞳孔一缩:“你特么的找死。”

薄晋抬起膝盖狠狠的在顾言的肚子顶了一脚,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旁边的人都不知道该不该劝架,毕竟这顾言和薄晋,可是A国著名的铁哥们,这为了一个女人打架还是头一次。

一番下来,两个人都挂了彩,顾言喘着粗气说道:“你不是不爱晴天吗?她都愿意净身出户了,你还想怎么样?”

薄晋整了整衣服,蓝色的瞳孔冰冷的盯着顾言:“你以为你能藏得住她一辈子吗?顾言,我告诉过你,动了我的人,以后就不是兄弟了,日子还长着,咱们且玩吧。”

说完后,薄晋打开车门,往后驶了几步,转眼就消失在了长长的过道上。

而此刻的晴天,已经在顾言私人的飞机上了,这是顾家最神秘的停机坪,外人都不知道,包括薄晋,薄家和顾家是世交,实力相当,如果要薄晋找不到,只有顾家了,她赌了这一把,而事实证明,她赌赢了。

抚摸着肚子,夏晴天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为了这个孩子,离开薄晋是绝对明智的选择,薄晋不承认她的存在,她无所谓,可是孩子有所谓,她不能让这孩子一出生就被人骂是私生子,野种,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她手上拽着是一张照片,上面是晴天和薄晋,显然是上大学的时候,两个人还略显青涩,可是薄晋那帅气迷人的模样已经长开了,照片里晴天笑颜如花,溜圆的大眼睛泛着水色,嘴角两个梨涡,十分可爱,而薄晋,对着镜头一脸的不悦。

晴天眼里挂着泪,心痛的无法呼吸,她温柔的抚摸着照片,她和薄晋的牵绊,也只剩下这张照片了,如果当初,没有那件事情的话,和薄晋之间,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孽缘了呢?

晴天叹了口气,看着窗外那乌黑的天,只剩下一轮月亮挂在天上,透过飞机小窗透了进来,明亮又清冷。

晴天抚摸着照片,思绪渐渐飘远。

A国滨海城的新世大学,是整个A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很多学霸都削尖了脑袋要考进去,而晴天和夏雨雯,都在这里念大学。

星期四,是个大好的晴天,十二点的时候,本来已经放学了,可是大三设计专业的三班此时却人头攒动,只有一个人是站着的,她长长的黑发披在两肩,倔强的抬头和教授对视。

“班费不是我偷的。”

这个女人,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大眼睛泛着光芒,粉嫩的嘴唇下是精致的下巴,嘴角有两个小小的梨涡,抿着嘴唇的时候十分俏皮可爱。

第五章、不是我偷的

第五章、不是我偷的

女教授十分头疼:“五万的班费,是用来去B国做交流用的,这班费一直都是你保管的,现在没了,你总是要给个交代的。”

“是啊晴天,我们家又不是没钱,没必要为了区区五万块钱做个小偷,我们夏家丢不起这个脸面。”

身后的女人,画着精致的妆,眼角上挑,嘲讽的盯着晴天的背影,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可是班上的大姐大,一说话附和声一片,都是让晴天把钱吐出来的意思,显然下课被留堂,还被怀疑是小偷,已经让他们对晴天产生了极大的不满,夏雨雯一说话,简直就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晴天转身,脸色苍白,眼睛已经红了:“雨雯,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私吞过公款。”

女教授喊道:“行了行了,班上都已经找过了,也搜过了,这钱确确实实是不翼而飞了,晴天,我给你两天时间去找,如果找不到学校只能报警处理了,现在都散了吧。”

晴天坐下来收拾包包,一片阴影挡在跟前,晴天抬头,只见夏雨雯正挡在她面前,身后有几个来者不善的女人。

夏雨雯低下身子,红唇一勾,轻蔑的笑道:“两天的时间,我看你这个新世大学才女怎么把钱给找回来。”

身后的两个女生附和:“什么找到,就是偷了拿去花了呗,雨雯,你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妹妹呢?”

夏晴天站起来,倔强的抬起头,斜睨了夏雨雯一眼:“事实还没查清楚,说什么都太早,是吧……姐姐。”

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在气势上弱了去,否则更给她们看轻了。

晴天潇洒的背着包包走了,夏雨雯呆在教室里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对着身后说道:“芝湘,这个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长发卷曲的女人忙不迭的摇头:“我可没这破癖好,估计是这女人太傲,惹了人了自己都不知道。”

夏雨雯冷哼一声:“趁着这事情还火热,你去教导主任那里说一下这个事情,等以后冷了就没用了。”

晴天不知道身为她名义上的姐姐竟然这么讨厌她,此刻的她正走到花园边上,想到五万块钱的事情,心里就沉甸甸的像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她不像雨雯,是花钱买进来的,那三年魔鬼一样的高中生活是怎么熬过来的估计她自己都难以理解,所以她格外的珍惜现在的生活。

教授只给了她两天时间,可是她现在依然毫无头绪,晴天疲 惫的揉了揉额头,坐在了喷泉边上发呆。

不远处的走道,此时走来了两个人,前头那个染了一头黄发,痞痞的嚼着口香糖,嚣张的不行,而后面的那个人,一头棕色的短发,深邃的五官,衬得那湛蓝的瞳孔,十分迷人,路过的女生纷纷停下来花痴的看着她。

黄头发男人看到了喷泉边上长发飘飘的晴天,对着身后的男人挑挑眉:“薄晋你看,那不是我哥那宝贝到不行的学妹吗?”

男人停下脚步,双手插在兜里,桀骜的抬头去看,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顾海,顾言那小子的事情,你最好别多说。”

黄头发吐了个泡泡,轻描淡写的说道:“你可不知道,今天她班上是出了大事情了,这新世的才女,被人家说是偷了五万块钱了,啧啧啧,可怜了这校草级别的女人了,估计没多久,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薄晋心思一动,本来迈着的脚步顿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晴天,逆光,只看到了一个妙曼的模糊身影,他没什么兴趣,抬起脚直接走人了。

薄晋已经大四了,几乎是不来学校的,只是今天有一个讲座,他爸爸让他必须得来,只是对于他而言,那分数拿来也没什么用处,毕业后,还不是得去薄家自己的公司上班。

身后的晴天,兜里的电话嘟嘟的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脸色一变,随即捞起外套就起来,朝着薄晋的方向急奔而去,看样子,十分的焦急。

一个没看到,晴天一下子撞在了薄晋的后背上,鼻子顶在薄晋的后背,酸疼的感觉立刻袭来,晴天眼泪都要出来了。

而薄晋又忽然转身,微微俯下身子的薄晋几乎是和晴天脸贴着脸的,只见他戏虐的看着晴天,眼底蕴满冰霜。

晴天脸色一红,噔噔的打算往后退开,可是脚下一滑,眼见着要跌倒到地上,就在这时候,晴天感觉到腰上一紧,晴天看到薄晋那健壮有力的臂膀勾着她,往怀里一带,晴天的脸贴着薄晋结实的胸膛,耳边是他跳动有力的心跳声。

“你还要搂着我多久?”头顶冰冷的声音传来。

晴天羞赧的松开薄晋,往后退了几步:“对不起学长,我赶着去听教授的课,没看到你。”

她低着头,脸已经红透了,该死的,竟然会碰到薄晋,顾言学长说过,这个男人是恶魔,即使身为宣传部部长必须和薄晋有交流,可是私下,是见面也不会打招呼的关系。

薄晋低哼一声:“事情还没解决还有心情听课?”

“那是……”

“我没兴趣知道。”薄晋说完后,看也不看晴天,转身走了。

晴天紧咬着下唇,脸色苍白一片,都知道了,连薄晋也知道了,看来整个新世大学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事情了,她仰起头深呼吸一口气,追着薄晋的脚步而去。

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钱没了的事情,肯定不是巧合,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她只希望,这只是个玩笑而已。

一场课下来,晴天听的聚精会神的,她几乎感觉不到最后排一个湛蓝的瞳孔好奇的看着她。

对于薄晋而言,晴天是名流圈的异类,出身地产富商夏家,可是因为是养女,没少被排挤,听顾言说,她从十八岁之后就没要过夏家一分钱,读书吃饭都是打工来的,可见她日子维艰,活的却很潇洒的样子。

“怎么?看上这女人了?”顾海凑上去,腆着脸问道。

前妻太惹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太惹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最新最热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目录预览: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第2章他就爱这一口?第3章坐上来,自己动第1章老婆,你生了个死婴“老婆,恭喜你,生了一个漂亮的……死婴。”我一愣,看着沈寒。他嘴角噙笑,一身洁净的白大褂优雅帅气。见我恍惚,沈寒的手指一寸寸从孩子的脖子上松开,当着我的面将孩子扔到地上。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连滚带爬地翻下床抱起孩子,孩子黏腻的脐带一直在晃,晃得我心痛欲裂。是个女孩,手脚都长长的,像沈寒。“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

  • 最新最热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十年心事渡时光》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十年心事渡时光目录预览: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第2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第3章您太太大出血了!第1章冷继尘,我们离婚吧!夜,深宋依然紧紧抓着孕检报告贴在胸口,神情掩不住的欣喜激动。她终于怀了冷继尘的孩子,那个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如果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惊喜?脑中闪过男人向来冰冷讥嘲的神色,她眼中的笑意突然暗淡。还是抱着一丝期望拨了男人的电话。那头很快被接通,女人的声音响起:“喂,是谁?找继尘吗?他现在在忙。”“宋陶陶?怎么是

  • 最新最热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梦中旧识半零落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莫氏绝对可以

  • 最新最热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满心欢喜盼君来目录预览:第1章一个人的婚姻第2章要钱?那就拿命来换第3章这世上,再没人爱我了第1章一个人的婚姻深秋的夜晚,瓢泼雨下。纪晚跪在顾家别墅的大门外,雨水将她的衣服淋透了,她却只是不断地将头磕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咚咚“作响,不一会儿,那原本光洁的额头就破了皮,渗出鲜红的血来,被雨水一洗,鼻端满是血腥味儿!“以勋,求求你,借给我五十万,我爸在医院等着做手术,如果没有这个钱,他会死的!”“死?不过是他的报应!”站在台阶上的男

  • 最新最热小说《情深不及白首》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情深不及白首》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情深不及白首目录预览: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第2章出车祸第3章抽血第1章你本来就什么也不是“你今天去医院了?”男人半靠在沙发上面,手里夹着一支烟,目光冷冷的看着叶清歌。慕战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叶清歌打颤,她缩在衣袖里的手有些抖,只是竭力的控制住自己:“是。”“干什么?”男人吐出一个烟圈,深邃的眼神透过烟雾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就去找医生检查了一下。”叶清歌心跳得慌。她怀孕了,却不敢告诉慕战北。因为她

  • 最新最热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永远再见,慕先生目录预览: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第二章江城第一名媛第三章不过是件工具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第一章幸福不过一秒我穿着纯白如霞的婚纱,小心翼翼的走出试衣间。不敢相信,曾经那样不堪的我,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外面沙发上,沐欣宇抬起头来,温柔似水的目光里充满惊艳,“亦霏,你真是太美了!”“我看挺一般!”一道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明明如天籁,对我来说却像是地狱的雷霆。是他!这声音刻骨不会忘,怎么可能?!我猛地抬头,对上来人那极俊

  • 最新最热小说《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书名:此情未央此意难忘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我(1)第2章嫁给我(2)第3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第1章嫁给我(1)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高跟鞋。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

  • 最新最热小说《悬崖上的爱情》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最新最热小说《悬崖上的爱情》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悬崖上的爱情目录预览:第1章我要出轨第2章出轨俱乐部第3章复活的荆棘鸟第1章我要出轨“您贵姓?”“慕。”“结婚几年了?”“三年。”“慕小姐,这里是保密协议,在这一行签字,合同生效之后我们出轨俱乐部会严格保护客户的隐私,在有效期内,一切您出轨的意外,我们会尽力保障万无一失。”砰!白纸黑字上印了章,戴着面具的工作人员递过来了合同。出轨。——是的,我要出轨。————《我的出轨日记》我叫乔慕璃。结婚已经三年了,可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丈夫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抽动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深呼吸了好久,安洛璃才稍稍缓过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法院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村子里的后宫第一章玉米地的幻想立秋了,本该秋高气爽的时候,却是十分的闷热。天上那火轮子不停的宣泄着淫威,更要命的是一丝风都没有,整个天地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杨小宝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杨柳庄的乡间小路上。之所以心事重重,是因为刚刚过去的考试里,他有好几道题不是很有把握,很有可能就拉低了分数,能不能考上高中,那就听天由命吧……走过一片玉米地,看到这家的玉米穗子又粗又长,看着就沉甸甸的,目测一亩至少能收两千斤,杨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