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吻暖冬季】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20: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吻暖冬季
第一章梦镜

阿温觉得大概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因为即使她努力的撑开眼眶,入目的也仍旧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吻暖冬季】小说在线阅读

  “姓名?”

  没多久,一个带着几分机械味道的男声响起来,阿温下意识的想了想自己的名字,嘴唇动了两下,却没发出声音,她现在并不能弄清楚自己处于什么状态里。不过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是在问她,停顿了没多久,便继续开口道:“职业?”

  编辑……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下一刻,男人的声音接着便传了过来:“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号你在哪里?”

  阿温有些迷糊,一时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男人又一次问道:“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号你在哪里?”

  一些纷杂的画面闪过脑海,滂沱的大雨和挤压变形的车辆,以及看不清的有些虚化的脸,然而,没多久,那张脸便出现在眼前,那是一张十二寸的黑白照片,上面的男人看不清脸,只有一双眸子冷漠的看着她。

  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那天你见过他吗?”

  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一阵晃动,阿温的身体摇摆了片刻突然面朝下悬浮了起来,于是便和被举在半空中的照片脸对脸看了个正着,然而,刚才那张脸却只剩下了左边的半张,那断口就像是照片被硬生生的撕裂而留下的一般,只是奇怪的是照片却是完整的。

  就像是拍照的人只剩了半张脸。而她,却能在这残留的照片里看见他的伤口,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

  阿温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些猛烈,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不舒服,细腻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甚至肩膀也在小幅度的抖动,然而,当那双眼睛睁开的时候,除却淡淡的烦躁和茫然外,却没有一丝的恐惧和不安。

  这是一个做了不知道多久的梦。

  但是梦里的人她却始终看不清出,或许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将让她那个人遗忘。原文881234567.cc

  她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出租屋,地方并不大,两室一厅,主卧她在住,客房被改成了书房,客厅里只有一个两人沙发,即使客厅面积不大,也显得有些空旷。

  阿温对房子的态度一直是可有可无,总觉得她这样的人,或者被车撞了,或者掉到河里了,或者睡着睡着就醒不过来了……总之,会有一天静悄悄的消失。这样的人买了房子纯属浪费。

  给手机充上电,阿温揉着有些乱的头发去了洗手间,昨天是娱乐圈的大日子,她虽然用不着自己去跑新闻,但是有些场合却是非她不可的,虽然那些人里面没几个是真的看得上她,不过是拿她当瘟神避着,却又不能太明显,免得第二天报纸上就出现了什么丑闻。

  各式各样的寒暄酒会,阿温忙到凌晨才回来,杂志社里的人也一样,但是可怜的是他们今天还要早起赶新闻发稿,她这半个老板却可以给自己偷个闲,放个假,也不用太久,半天,就足够让人羡慕了。

  阿温揉着隐隐作痛的头进了卫生间。

  阿温刚刚擦完脸,门铃就响了,她透过洗手间的门缝盯着自家安静的门扉看了一会,才慢慢的收好毛巾,不疾不徐的去开门。阅读881234567.cc外面的是快递小哥,一个月里他总要来给阿温送两次快递,这阵子送的越发频繁起来。

  快递小哥一见阿温就露出了笑容,挠着头说道:“温小姐的人缘还是这么好,这么多人都给您送东西。”

  阿温敷衍的点了下头,垂着眼睛看着拿在快递小哥手里的纸箱子。箱子不大,一立方分米左右,贴着快递单,却没有寄件人信息。

  阿温接过笔,迅速的签了名,然后一眨不眨的看着快递小哥,轻声道谢。

  快递小哥有些尴尬的收回了笔,倒退着走了两步,然后就看见阿温将门合上了,只是没有关严实,还露着一条缝,能看见阿温有些单薄的肩膀。

  “温……”

  阿温突然走开了,在空旷的客厅里慢慢的走了两步,从快递小哥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她的动作。【吻暖冬季】小说在线阅读这个漂亮又清冷的女人沉默的看着手里的盒子,片刻之后,忽的一扬手,快递盒子被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一声凄厉的猫叫忽然从阿温的屋子里传出来,快递小哥被吓得一哆嗦,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一抬眼,却见阿温动也没动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被摔在地上的盒子。

  猫叫声戛然而止,有些癫狂的笑声从箱子里传出来,快递小哥听得心里发毛,抬脚就往下面跑,连电梯都没有等。急促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楼道里很是刺耳,阿温侧头看了一眼还开着一条缝的门,慢慢的眨了两下眼睛,然后才像是明白过来有人被吓着了一般,在癫狂的笑声里不疾不徐的走过去关门。

  笑声被关在门内,阿温等了一会,发现盒子里不会再有其他的声音了,这才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下去。

  破碎的塑料和零件从踩坏的盒子里露出来,阿温摇了摇头,自嘲一笑。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雷霆军事网

  阿温打起精神,需要给她打电话的都不是小事,而敢给她打电话的也不过是那么几个人,但是这个早晨却注定不平静,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而且话语也并不是她能猜到的。

  “穆小姐在我们这里,庄小姐请过来一趟吧。”

第二章挟持

阿温有些弄不明白,穆珂是怎么惹到这样的大人物的,如果是圈子里的人,少有不买她的面子的,如果不是圈子里的人,穆珂一个小记者,没钱没貌,出去跑个新闻而已,难不成还撞破了什么秘密?

  但是,问题也来了。

  阿温在渔火做了三年半,连老板也只知道她叫阿温而已,普通的职员都以为她姓温,而对方张口便是庄小姐,说明自己已经被人查的成了一张白纸,这般厉害的人物,如果有什么秘密,那是一个小记者能撞到的吗?

  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什么信息都没留下,但越是这样,阿温越知道,对方不好惹。

  窗帘被扯开一角,阿温往下面瞄了一眼,果然有一辆黑漆漆的商务车停在下面,一个健壮的男人正倚在车门上抽烟,阿温往下看的时候,男人似是察觉到了一般,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男人的脸很是平常,如果不是右脸上有一片伤疤的话。那伤疤的位置有些蹊跷,而且看形状也不像是寻常物件造成的,那份狰狞,即使站在三楼,阿温也能感受的清楚。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阿温伸了个懒腰,跑去卧室慢吞吞的换衣服,然后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吃早餐,临出门的时候才决定拿着面包边走边吃。出门的时候顺手捞起手机,上面一串的未接电话,全是穆珂。

  楼下的男人看着阿温近乎悠闲的态度眉梢不自觉的挑了一下,似乎是觉得很诧异,但是并没有说些什么,这让阿温觉得有些可惜,这种一看就知道是木头的沉闷性子是最难套出消息来的人。

  “穆小姐联系不上庄小姐,所以先生只能让我过来一趟。”

  男人解释完之后,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直到车子停在一栋无比熟悉的建筑物前面,男人才开口:“先生在里面等你。”

  阿温心里微微一沉,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抓了人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老窝晾给人看……

  事情不太好办。

  阿温面无表情的跟着男人进了电梯,路过门口那巨大的标志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星影娱乐。

  看来穆珂这次是真的惹到了不能惹的人……

  大厅里人来人往,不少的明星都是认识阿温的,看见她进来都有些诧异,却没有一个人凑上来说话,只是远远的好奇有冷漠的看着。阿温垂眸,遮住眼里的自嘲,顺从的跟着男人进了电梯。二十五的数字亮了起来,阿温不由心里一跳,即使隐约猜到了,但是当这个人选真正确定下来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心惊胆颤。

  星影顶层只有一个人,寒凛。

  那个神秘的,连阿温这个掌握了大半个娱乐圈辛密的人都没见过的男人。

  阿温头疼起来——不知道自己现在反悔,能不能走出这里?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门外站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斯文的男人,这是人,阿温见过几次,圈子里出了名的铁嘴,星影的艺人总监——唐瑞。

  “温姐,这边请。”

  唐瑞和善的笑了笑,阿温心下一松,敏锐的察觉到了唐瑞给她的暗示,看样子穆珂哪里的情况并不涉及私事,这样就好办了。

  “唐总监,好久不见。”阿温一笑,抿着的薄唇微微上翘,艳丽的脸上莫名露出几分淡淡的刻薄来,只是那神色太淡,往往会被她眼底的精明给掩饰下去。

  唐瑞目光闪了一下,脸上的笑容越加灿烂起来:“有笔合作,总裁是想和温姐亲自谈的,请。”

  阿温明白这大概就是自己出现在这里,对外给出的理由了。这样对细节讲究到近乎苛刻的地步……她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有种淡淡的紧张涌上来,面上却仍旧笑意盈盈,不露一丝痕迹的跟着唐瑞七拐八拐的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

  “先生说两位可以直接进去。”

  外面隔间里的秘书探出头来对着他们说,唐瑞应了一声,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自己转身走了,阿温神色不变的看着,接她来的男人自己拧开了门,然后一动不动的看着阿温。

  阿温走进去,身后响起脚步声,接着是关门声,男人立在门边像个门神一样,动也不动,显然没有继续往里面走的意思。

  阿温扫了一眼办公室,心里有些不安,这个办公室的格局有些奇特,一进门看见的并不是办公桌,而是一个小型的吧台,吧台后面是一个镂空的屏风,再后面才是办公区域。

  好一个纨绔子弟。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在脑海里划过,阿温还来不及将它压下去,视野里突兀的就闯进来一个人。

  下意识的露出来微笑。

  尽管还没看见脸——即使看见了,她也未必认得。但是这个人从出现的那一刹起,阿温就知道,这是寒凛。

  真是莫名其妙的直觉……

  阿温腹诽一句,嘴唇动了两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那个人影转过头来,极为冷淡的看了她一眼。

  “真丑。”

  阿温听见男人那薄薄的嘴唇力吐出这两个字来。

  换做其他任何人,听见这句话大概都不会是阿温这样的反应,笑容仍旧挂在脸上,咬肌也是自然的状态,只是一双眼睛像是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有些恐怖的凸出,上面还布满血丝。

  男人却没再看她,只是薄唇抿起一个看着便极为冷硬的弧度。阿温胸口有些发紧,几乎喘不上气来,她从来没想过,那个原本该死去的人,竟然还活着。

第3章丑鬼

“先生。”

  身后的男人弯腰鞠了个躬,这声音像是榔头,将阿温有些失控的思绪唤了回来。她看见寒凛随意的点了下头,姿态闲适的靠在吧台上,脸上神色淡淡,没什么表情。

  阿温急促的喘息了几下,有些心惊胆颤的稍稍后退了一步,却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脚跟,不得不停下来,。

  像是被阿温弄出来的动静吸引了一样,寒凛抬眼扫了一眼阿温,神色间仍旧满是冷漠,除却幽深的瞳孔,不见丝毫戾气,但是阿温却在他看过来的那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竟然栽在你这样的人手里,真是丢人呐……

  尽管寒凛没说话,但是阿温确信自己从那双幽深的眸子里看见了这句话。

  “那场车祸和我没有关系。”血肉模糊的场景在脑海里疏忽闪过,不用想也知道受害人从那样的惨景里死里逃生必然是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即使阿温向来对自己不上心,这一刻却仍是担心起自己的下场来。

  “这个不急,”寒凛侧倚在吧台上,听见阿温的话,上半身微微僵了一下,瞳孔的颜色瞬间深了许多。阿温看的心底一凉,寒凛这个样子,她几乎可以确定,他不是打算将那件事放下,而是打算好好的和她算一次账。

  就像是被猎物逃脱了许久,终于抓到它的野兽,它不急着享用成果,只想,让猎物感受绝望和痛苦。

  寒凛不疾不徐的挽了挽衬衫的袖子,像是没看见阿温变幻不定的神色一般,慢吞吞的将结实的小臂露出来,随意的有些不羁的动作,却因为他自始至终不变的神色,所以整个人仍旧是优雅的,“我们先看眼前。”

  这个时候,阿温才想起来,她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如果早知道会在这里遇见这个人,她一定不会来的,这简直像是自投罗网。

  虽然,阿温的出现对寒凛来说也是个意外。渔火的总编他不是没听过,但是阿温的身份还远远不足以让他纡尊降贵亲自接见,谁能想到,他一直在找的人竟然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呢。

  寒凛在吧台前坐了下来,杵在阿温身后的黑衣男人上前伸手给寒凛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沉默的退了回去。

  “我们可以谈判,我手里的东西,你很有用。”

  阿温握了握拳头,勉强平静下来,这是她手里最有力的筹码,也是她的底牌,如果是其他时候,她大概不至于如此坦白。只是对手太过强大,开诚布公或许已经成了她唯一的活路。

  男人扫了阿温一眼,带着高高在上的睥睨味道,这一眼看的阿温觉得自己瞬间缩小了无数倍,连一只蚂蚁都不如了,但奇异的是她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她清了清嗓子:“寒总想必对当年的事仔仔细细的查过,我不过是一颗不小心入了局的棋子,罪魁祸首并不是我,就算是你要迁怒,也犯不着费太大心思,我罪不至死。”

  身后的黑衣男人轻嗤了一声,似乎是对阿温这样乞怜的低姿态极为看不起。但寒凛仍旧神色不变,冷漠的说了一句:“穆小姐。”

  阿温还来不及再为自己说些什么,低低的呻吟声忽然从身后传来,阿温一愣,这才发现穆珂就躺在她脚边,她刚才那一下正好踢在穆珂的肩膀上。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阿温蹲下来简单检查了一下穆珂的身体,没发现什么问题,脸上却还是带上了警惕。

  黑衣男人伸手将地上烂泥一样的女人直接提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的沙发上,阿温跟着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寒凛,黑衣男人嗤笑一声,讥讽道:“看什么看,先生还不屑对一个女人动手。”

  阿温目光沉了一下,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敲门声响起来,却不是来自身后,阿温透过镂空的隔断看了两眼这才发现,另一边的办公区域还有一扇门。尽管屋子里没人说话,门却还是被人推开了,然后门后出现了一张和寒凛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阿温瞳孔一缩,心脏跟着狠狠一颤,忽然明白过来那场车祸或许不是真的和自己没有关系。

  明明是时常出现在娱乐头条的脸,为什么就是联想不起来?或者……不敢想起来……

  “哥,”寒冽走进来,一张和寒凛相同的脸上挂着淡淡温和的笑意,和他的名字全不相符,“你这里好热闹。”

  寒凛抬眼瞥了一下,扬了扬下巴:“桌上的剧本你接了。”

  寒冽应了一声,看了看沙发上躺着的穆珂,又看了看阿温,招了招手:“赵兴你过来。”

  黑衣男人看了一眼寒凛,见他点了点头,这才跟着寒冽走了出去。两人在办公区窃窃私语,隔着一个屏风的吧台这里气氛却有些不太友好。

  阿温自认认人的能力她还是有的,毕竟圈子里长的相似的人不在少数,一个八卦记者连人家的脸都弄错了的话,未免太不敬业,但是寒氏兄弟,明明是双胞胎,长着同一张脸,她却从开始就没把两人联系在一起----气质实在是差太多了。

  如果不是他们同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话……

  “当年的事……”

  阿温动了动嘴唇,明知道解释已经变得苍白无力,却仍旧下意识的去做,她不习惯被动,即使是在这种完全不利的情况下,她也没办法让自己听天由命。只是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了前路无望的预感,现在她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垂死挣扎。

  寒凛自己调了一杯酒,摩挲着杯沿,阿温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不再说话,这个男人安静的时候给人的压力真的很大,让她连思路都不能正常的理顺,然后像往常一样化险为夷。

  阿温不自禁的握了握拳,手心全是冷汗。

  如果当年的车祸真的是因为自己而产生的,那么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活下来的男人,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报复他的仇人?

  想象当年那挤成一团废铁的跑车,洒满了半条公路的血液,以及梦里的那冷漠又锋利的眼神。

  事情好像真的很糟了……

  阿温听见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剧烈的几乎要把她的胸腔震裂。然而即使是这种时候,她仍旧没办法忽略那到打到自己身上的犹如实质的寒气般的目光,这让她觉得这里的空调温度似乎过于低了,汗毛都立了起来。

  寒凛看着阿温,薄唇微微掀开:“这幅心如死灰的样子,果然更顺眼些。”

  果然是很糟糕。

  阿温闭了闭眼,觉得大概到了自己还债的时候。

  其实她也不觉得委屈,毕竟因为自己而落到这样甚至是更糟糕地步的人实在不少。

  而那些人,其实还没有自己恶劣。

  阿温突然一笑,抬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白水,一扬手,全都浇在了穆珂的头上,沙发上的女人呻吟一声,狼狈的动了两下,这才抬起头来茫然的四处看了看。

  寒凛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两个女人。阿温从内衣里面拿出一个指甲大小的优盘,从吧台上丢给了寒凛。

  “让她走。”

  寒凛侧头看了一眼吧台上的优盘,眉宇间带上了淡淡的意外。

  阿温嗤笑一声:“顺水人情。如果你肯放我走,我不会管她。”

  真是自私自利的理直气壮。

吻暖冬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吻暖冬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热门随机

  • 没有一个人的童年容许错过安徒生│BYART X推荐

    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之初,一直以为安徒生是个中国人,以为他姓安。后来,才知道安徒生1805年出生于丹麦,相当于我们清朝嘉庆年间人士。比曹雪芹晚一个世纪左右。《红楼梦》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伟大启蒙读物。而前后相隔一个世纪的两代文学巨匠给予一个少年的价值,却大相径庭。塔吉娜·玛丽娜《神奇动物》每个孩子的成长都需要温暖的另一面安徒生童话相比于其他经典童话来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好与残酷的交织。不像格林童话,王子与公主最终幸福,邪恶的巫婆最后也一定会被打败……而安徒生童话里善良勇敢的美人鱼化成了

  • “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这回答绝了!

    弘扬传统文化拥有厚道人生朋友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讨饭吗?我摇头,想不出答案。“如果他能早起,不那么懒的话,也不至于出来讨饭啊。”这答案我服,而且真没毛病,很多人的不幸,都是因为「懒」造成的。懒,有时候真得能害死人。一个人的懒往往分为两部分:行动和思维。1你的迷茫因为你懒得行动经常有读者留言说,我现在好迷茫啊。什么叫迷茫?迷茫是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该如何发展,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扪心自问,你真得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其实,大多数人心里是很清楚的,很清楚自己需要干什么,也有着很清晰

  • 2018年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第13届

    2018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定于2018年10月25日至10月28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国展,北三环东路6号)倾情上演,再次为中外藏家献上阵容华丽的艺术盛宴。经过10多年的精心打造,北京文博会已成为国内综合性最高、体量最大、引领艺术发展潮流的艺术盛会,在画廊、艺术机构与收藏家之间搭建了最广泛、最高效的交流平台和信息平台;成为京城历史最悠久、规格最高、人气最旺、影响力最强的艺术品牌盛会。在建设北京全国文化中心的政策指引下,2018北京文博会以“艺领未来”为主题,特设当代国际画廊展区、名家推荐展区、

  • 2018年高考“学神班”——数学满分15人,摘得6科状元

    图为班主任吴胤财老师22日,吉林省高考成绩公布。在2018年高考中,吉林省省教附中高三(1)班数学单科平均成绩145.7分,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史上平均分的最高记录。除此以外,这个班的孩子们还摘得了全省6个学科的单科状元。还在算“及格率”和“优秀率”?人家高考数学“满分率”30%!记者第一时间电话联系到学校,进行了解情况。这个班的班主任——数学特级教师吴胤财老师介绍说:“今年,班级数学单科满分(150分)15人,占全班人数的30%,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满分率记录!”从去年9月,吴胤财开始担任该班的班

  •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你梦想赚钱,我赚钱养梦。”半年前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颤。因为我知道,这是身边许多独立摄影师朋友的真实写照。我们都是普通人,大约一辈子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大家眼中最正常的轨道是——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升职、老老实实娶妻、老老实实生子、老老实实服老。而独立摄影师在逆道而行。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关联事件,大多数都没有公司权威、品牌背书、岗位溢价、大项目成就、经验积累。只有一个人,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积木游戏,大人们总觉得没有价值,可小孩子才知道,他在堆砌心中的那个城堡。最近

  •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上一次在日本新潟旅游的时候给老爸带回来一个茶壶,当时买的原因是因为是当地的纯手工手艺,觉得挺好看,就作为礼物送给了老爸。没想到回家后他爱不释手,谁来家里,他都会拿出来,请人喝茶。于是乎,好多人托人让我帮忙买这个茶壶,当时老爸和我说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只是去新潟旅游,而且那么重还易碎的东西,我怎么拿回国?于是乎,我就去网上订,可是依然解决不了怎么带回国的伤痛,再于是乎,我就想到,在这么发达的中国,我干嘛不去中国网站上找一找,不找不知道,真是一找吓一跳啊,还真的有,但是,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阻

  • 最近超级火的霸气句子: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

    愚笨的女人知道洗衣做饭,但不愿再梳妆打扮,聪明的女人也知道洗衣做饭,但不忘扮靓自己。愚笨的女人带给男人压抑和压力;聪明的女人带给男人激情和动力。烦恼像根葱,往里看全是空,少和别人攀比,过好自己的生活,烦恼自然消失不见,我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我们总是看见自己没有的,而忘记了我们所拥有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如果你看到我心软所以肆无忌惮,那么等到我心狠的时候,就算你把你的心掏出来跪着捧给我,我都不会原谅你……和好容易如初太难,与其互相猜忌,不如各奔东西,笑的大方走的坦荡。无论你活成什么样子,

  • 专访赵莉│身份与时间的母题思索,用影像构建的想像之境

    “我有一个学生……”赵莉在整个采访中,这几个字眼说了三十次有余。今年是赵莉在美院当老师第十一年。从老师到班主任,送走一届又一届,她接触到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听赵莉说话,她那带着感染力的话,仿佛让我也进入了她充满魅力的课堂。她说:“学生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影像中利用视觉材料编织并传达出相应的知觉感受,使观者产生共鸣。”她说:“学生时期一定要珍惜各个学科交叉的可能性,多跨界,多营养。”她说:“优秀的学生是应该从平时就慢慢积累,尤其是完善自己作品以达到极致的态度。”……每一句“她说

  • 乾陵边的土庄子

    此文发表于《延河》杂志2015年第三期乾陵边的土庄子文/韩文生在乾陵周边,有过去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土庄子。所谓土庄子,就是渭北旱塬上人们为了建窑洞而在平地上垂直挖一个正方形的院子,在院子的四周打上窑洞,再从地势较低的一方出个洞子,就形成了土庄子。小时候,我曾见过挖土庄子的过程。下面的人将挖土装进筐,上面的人用轱辘吊,上千立方土,都是一筐一筐吊运走的。土庄子建成的时候,主人都要邀请村里人去帮着踩院子,就是主人买些核桃和红枣站在庄子上面,往院子里扔,院子里的人便开始争抢,在争抢的过程,就将地面踩瓷实

  • 【脱贫攻坚】陕西紫阳:咬定青山不放松、就业脱贫打先锋

    文旅发布讯(记者梁纪委通讯员杨志贵)紫阳县坚持“脱贫攻坚、就业领先”的发展思路,充分发挥就业脱贫的核心主导及先锋带头作用,将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培训与就业紧密结合起来,咬定青山不放松,谱写了一曲曲打赢脱贫攻坚战,扣人心弦、令人鼓舞的惠民富民赞歌。“手脚”并用,紫阳抓住被评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劳动力转移就业“两个示范县”的重大机遇,针对大学生及农村劳动力两大就业群体的结构特点,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和修脚产业“手脚”并用组牢就业“经纬”线、领跑脱贫攻坚。2014年以来,先后投入3500万元分别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