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梦幻天使在线阅读

2017/12/21 6:43: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梦幻天使

第三章
考完试最让学生们头痛的就是发试卷,我们高二还没有文理分科,所以科目特别多,等待发试卷的时刻是煎熬的,那些纠结就展现在紧皱的眉头上。来自http://www.881234567.cc/其实我很奇怪,我和裴婓一直在学校里鬼混,但是我们俩的成绩却出奇的好,一直不会掉下前几名,这就造成了我们俩一直在成绩上较劲的的情况,好像彼此憋着气,都不想让对方比自己强,哪怕只是几分,我们两个也不会妥协。我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生病没参加最后的考试,他愣是交了白卷,裴阿姨气得问他为什么交白卷,他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一诺没考,我考有什么意思?”我们俩一直这样斗着法,当然,他比我厉害,除了有一次为了不让我因为赢不过他而哭鼻子少答了几道题之外,我从来也没赢过他,而他,除了那一次一直是第一名,而我就是千年老二。这次也不例外,我又失败了,转过头看着围在他课桌旁边的那群女生唧唧喳喳地讨论着数学、物理题目,莫名的觉得难受,怎么就考不过他呢?下次努力吧!
  放学时,我们三个去大百货,准备接着去看电影。在电影院门口我看到了六月班的那个转校生。似乎,他也看到了我。我看到了他微笑着看看我,眼里流露出一丝我不明白的神色,低下头冲身边的女生说了几句什么,那女生抬头瞪着我们的方向,生气地拿过韩检手里的零食,撅着嘴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摇了摇头,冲我们笑着走来。网站881234567.cc突然间,我觉得那笑容竟有点阴暗。我恍惚地将眼神收回来,不再看他,他却来到我的身边,修长的身影遮住了大片的阳光,我竟然觉得喘不过气来。
  “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在这也能碰到,我们挺有缘的嘛!”他的气息仿佛通过厚重的空气传到了我的耳边,我仰起头,看着他,“你知道无缘对面应不识吗?我们好像不认识吧,你没必要特意过来和我打招呼的!”
  “呵,你这是生气了吗?”他不理会我,双手插在口袋里,不以为然的样子。
  “一诺······呵,韩检,你也来看电影啊?就一个人吗?”六月拿着大桶的爆米花和可乐打断了我们两个人的对视。韩检低头一笑,“嗯,一个人!”
  “那好啊,我们一起看吧!”六月老好人地拉他和我们一起往售票处走,一副眉眼弯弯的样子,我不情愿地看着韩检,示意他快走,他无所畏惧地看着我,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裴婓在售票处等着我们,看到我们三个远远地走近的时候,眉头皱了皱,好像在问,怎么了,为什么会多一个人。我无奈地看看他,不关我事的样子。雷霆军事网六月跳出来,“婓,他是我同学了啦,就是刚转校的那个,你不知道吗?”“哦,听说过!”婓看看六月,将眼神转到韩检身上,“你好,我是裴婓。”“韩检”韩检也大方地同裴婓对视着,我抬头看着他们两个,总觉得有点火药味,可看着,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裴婓笑笑,“那我再去买一张票,你们等一会儿就好。”他看看我,又看看六月手里的东西,“诺胃不好,你们俩喝点别的吧,买点果汁吧!爆米花太甜了,也别吃了。”六月无奈地看看他,又看看我,手一摊,“无奈了。”裴婓不管她,转身又买票去了。六月也奉命又去买吃的,留下我和韩检,实在是无言以对,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海报,若有所思。说明http://www.881234567.cc/“他对你这么好啊,你男朋友?”他痞痞地问,我低着头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他,“你是不是以为所有的人都和你似的,就得谈恋爱,我们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我气得大喊,却看到裴婓站在他身后,阳光打在他身上,晃得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既然,你们不是男女朋友,那你,做我女朋友吧!”韩检弓着腰,把头低向我,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呼吸打到了我的脸上,我盯着他身后的裴婓,紧紧咬着唇,然后,我看到他冲我笑了,比任何一次都无良,像五月份的阳光,但此时的我,却莫名的难过。我推开韩检,越过裴婓,沉默地走远。我知道这样很懦弱,但是,下意识的我只找到了这一条路。
  六月是晚上给我打的电话,她用她最恶毒的语言抨击了我,说我不负责任,扔下了两块冰给她,说她差点冻死,又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雷霆军事网她无奈地告诉我要早点睡,生病了就吃药,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我嗯嗯地应着。一个电话打了两个多小时,耳朵都疼了。我蜷缩着爬上床,眼前又浮现出韩检的样子,感觉好像被耍了!头疼得厉害,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一直到凌晨才稍稍睡着。早晨起床的时候,脸都是湿的,才想起做过的梦。
  梦里,我又回到了小时候的那个黑黑的巷口,看到小小的裴婓替小小的我擦着眼角的泪,听到他说只给我一个人擦眼泪。小说:梦幻天使在线阅读
  我无奈地摇摇头,不禁想到那天在星巴克被我惹哭的那个女生,想起裴婓眼底的怜惜,瞬间觉得一切都过去了。到底有没有十年呢?还是十年多了呢?
  今天周末,下了楼,看到妈妈在沙发上独自看着杂志,手边的茶杯还冒着热气,突然觉得好想过去拥抱她,我已经忘记了有多少年没看到这样的妈妈了,记忆里,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这个样子,像是优雅的天鹅,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惹人注意。直到六岁时爸爸的一次出差回来,好像一切都变了样,妈妈再也做不回天鹅了,而我,也不是公主了!
  “小诺,才醒啊,刚刚你同学打电话来约你,我说你睡觉呢,他就没让我打扰你,说是你起了就给他回一个。”妈妈扭头看着下楼的我,放下杂志,招呼我过去。
  我坐在她的身边,伸出手搂紧了她的腰,脑袋在她的怀里使劲地揉,“妈,今天的你好不一样啊,我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我抬起头,看着妈妈的眼睛,她冲我笑笑,“傻孩子,妈妈还是妈妈,能有什么不一样呢?只是啊,以前太年轻,很多事情没想明白,现在,慢慢的,都找回来了。”
  “妈,你怎么了,为什么我不懂呢?”
  她揉揉我的头发,“以后你就会懂得。”妈妈搂紧了我,“早饭在厨房里,我请了新的阿姨,你试试合不合胃口。”
  我点点头,起身向餐厅走去。“叮叮······”
  “诺,电话,你同学的。”妈妈在客厅里叫我。
  “哦,知道了。”我顺手拿起了厨房里的电话,“喂,你好,我是韩一诺。”我屏住呼吸,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了笑声。“你是,韩检,你怎么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谁告诉你的?”我气急败坏地大叫。
  “诺,在叫什么,好好说话!”妈妈的指责声从客厅传过来。
  “好啦,我知道。”我捂住话筒应付着妈妈,“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很熟吗?”
  “你说呢?”他反问我,“昨天我就当你默认了,既然你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那我们就交往吧!”他下着命令,我仿佛可以看到他那欠扁的嘴脸。
  我咬着牙,“不,绝不。我即使早恋,对象也不会是你。你个自大狂!”我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第四章
一上午,我在楼上闷闷的,六月没约我,我又不想去找裴婓,一想到裴婓,莫名的想起昨天他在韩检背后的笑脸,想起了晚上做的梦,头就好痛。
  “小诺,快下楼,你同学来找你了。”妈妈的声音通过电话在我耳边回荡,不会是六月和裴婓,妈妈认识他们,如果他们来了,会直接上来找我的,那会是谁?
  等我穿着卡通的水桶似的睡衣在房间门口朝楼下一望,我的意识已散了一半,怎么是他?下一秒,我冲回房间换下了睡衣,照了照镜子觉得可以见人的时候才慢慢地下了楼,“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看看我说,“哦,今天早晨给你打电话,阿姨接的,我就顺便问了问地址!是吧,阿姨!”
  “恩,是啊,小诺,这么晚下楼,还不请你同学坐坐。”妈妈不明所以地看着我们,“王姨啊,切好水果了吗?”妈妈进了厨房。
  我气冲冲地坐下,“有事吗?”
  “没事,只是来看看你。”他四下打量着我家,眼睛盯着楼梯拐角处我的全家福,我顺着他的眼神望去,也看到了,“那是我五岁时拍的,很多年了。”我转过头不再看那张照片,他笑笑说,“没什么,你五岁的时候很好看,比现在可爱多了!”
  我瞪着他,不再说话。
  “来,吃水果吧。”王姨和妈妈从厨房里出来,把水果放在韩检面前。
  “谢谢阿姨。”然后很绅士地拿起水果伸进嘴里,“唔,阿姨,你买的水果很好吃啊。”他及时地说着好话,突然我想起了裴婓,他来我家的时候,也是“阿姨阿姨”的叫着,能把我腻死。记得那次,我告诉他你别再叫阿姨阿姨了,他笑着朝我探了探头,摸摸我的头发,说“不叫阿姨叫什么,跟着你叫妈啊?”瞬时,我窘地想掐死他,“再胡说,我就毁了你的形象,让你找不到女朋友。”我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他依然犯贱地靠近我,“我都随你叫妈了,还要什么女朋友啊。”我挥手就是一拳,正中脑门,他痛地大嚷,“你个丫头,下手轻点,这是第一名的脑袋。”
  “呵呵。”我没发觉,竟然笑出了声。
  “小诺,干什么,怎么一个人傻笑啊?”妈妈拍拍我的脸,递给我草莓,“呵,没什么!”我傻傻地回应着,眼神转到韩检身上,发现,他看着我妈出神。
  “小诺啊,在家里呆着一上午了,怪闷的,正巧韩检来了,你去帮妈把李阿姨的那件裙子买回来,你也顺便买几件夏天的衣服。”妈妈看着我,商量着说。
  “嗯,好的,阿姨,我正好也想买几件衣服呢,顺便让一诺帮我看看。”韩检适时的插话进来,又赢得我妈的温柔一笑。
  我无奈地换了衣服和他出了门。
  
第五章
周末,商场里人很多,很多学生趁着假期来采购。我直奔二楼女装部,找到妈妈经常光顾的那家店,“阿姨,”我进了店门便看到了李阿姨,“我妈妈让我来拿衣服。”李阿姨笑着拉我坐下,抬眼看到我身后的韩检,“这位是······”阿姨疑惑地看着我。
  “阿姨好,我是韩检。”他微笑着自报家门,拿出小辈见长辈的架势,微微躬身,以示尊敬。我白了他一眼,装什么装,明明一顽固子弟偏偏装成英国绅士。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嘲笑,却不予理睬,静静地看着李阿姨。
  “阿姨,他是我同学。”我忍无可忍,只得出面解释。
  “是小诺的同学啊,来这边坐。”李阿姨招呼我们坐下。
  我们喝了一会儿咖啡,便告辞了。
  “既然,你陪我来了,那我就陪你去买衣服吧!”我看着他,径直走上了三楼男装部。他停了一会儿,随后跟上。
  从来没有陪过男生买衣服,没想到第一次就陪这个花花公子来了,“快点哈,我没时间和你耗!”我四处看着各色各样的男装,了无兴趣地走着。他也目标明确,随手挑了几件试也不试扔给营业员,“就这个号,黑色白色各一件,包起来。”他转身盯着我,“你还要不要再逛逛?”
  我一撇头,“没兴趣。买好就走吧!”我看也不看他,就下了楼。
  还没走出大厦,就在门口看到了熟人,是真的很熟的人。裴婓和一个女生正朝这边走来,依稀可以听见女生淡淡的笑声和婓的说话声,我看看身边的韩检,即使什么关系也没有,就是不敢就这样和他们面对面碰到。我低下头,转身想跑,却被韩检拉住了手,“你怕什么?”他眼里是一种假装的不解,似乎满是嘲笑。我狠狠地瞪着他,“你管我。”我回头的瞬间,便看到了裴婓的目光,从来没这么窘迫过。
  我直直地转过身,眼睛盯着他,“呵,好久不见!”我口不择言地打着招呼,才想起昨天才见的面。我慌慌张张地看着他,可是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
  “嗯,是很久不见了,一个晚上不见,是有多久?”裴婓一副了然的样子,环视着我和韩检。他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给我难堪,而此刻却咄咄逼人地看着我,似乎很不解。
  韩检看看我。又看看对面的两个人,“这位同学是,”他笑了笑,“你的女朋友?”我拽了拽韩检的衣角。
  “哦,不是的,”女生声音弱弱的,羞得头都低下了,“我们,我们,额,还不是······”
  “嗯,她是我女朋友,”女生傻傻地抬起头,眼里满是吃惊,裴婓笑着看着她,眼里的宠溺清晰可见,“周末陪她来买衣服,你们呢?”我听到后瞬间抬起头,当听到你们这个词的时候莫名的难受。我看到裴婓眼里的光彩,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知道他的眼神有多麽的亮,但我仍然紧张,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而且不值得原谅。我手紧紧地攥着,“我们,就逛逛。”我的声音几不可闻,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窒息。
  我们就这样别过,第一次为了不是彼此的人相视离开。
  心情很差,可是旁边的韩检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感受。
  在站牌下等车的时候,我们正好站在一位行乞的小孩子的前面,我看了看那个孩子,随手摸了摸口袋,把唯一的零钱放到了孩子面前的帽子里。等我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韩检正一脸嘲笑地看着我,“你笑什么?”我似乎有点儿恼怒了,事实是,我真的很气愤,我不喜欢别人拿那样的的表情看着我。
  “没什么,只是,你不知道即使你把钱给他了,他也什么也不会得到吗?”他拿眼睛瞟了瞟那孩子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
  “我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如果他得不到一分钱,那么他的日子会更苦,不是吗?”我拿眼神回敬他。
  他突然笑了,“韩一诺,你还真是个矛盾体啊!”他走近我,顺手摸了摸我稍有凌乱的头发。
  我瞅了瞅他,用力地挥掉了他放在我头发上的手,自顾自地理顺了头发,一样的动作只要有一个人做就行了。他也只是笑笑,似乎并不在意我的举动。
  我告诉韩检我不舒服想先回家了,他一副了然的表情说他可以送我,我拒绝了。我们还不是朋友,在遇见裴婓的瞬间我就知道了,我和韩检之间只比陌生人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和婓还有六月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觉得局促。有时候,看着他,我会莫名的觉得他是我的同类,一样的无理取闹。此时,我隐隐觉得不安,但我还没料到,他,韩检,在日后会给我的生活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我丝毫没看到命运在向我召唤的手,但对于韩检,我选择逃避。在我看来,除了好朋友,就是敌人,剩下的都只是陌生人。而韩检,我想过了,不会是好朋友,也没必要成为敌人,和这么腹黑的人斗我会输,所以,他只能是陌生人。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口很闷。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我和六月还有婓的照片,瞬时泪流满面。那些过去的时光,我们三个一起跑过,即使有人摔倒了,我们也会停下脚步彼此照顾,可是,今天裴婓竟然说他有女朋友了,他是不是不会在和我们一起跑了,是不是就这样地告诉我们,他玩累了,他想和除了我们两个人以外的人携手前行。我蹲下,拨出他的号码,“幸福小区,中心花园,我等你。”我哽咽着。“我,离不开。”他冷冷的声音从冰冷的手机那头传过来,我不禁打起了寒战。
  “看来,朋友永远也不如女朋友是吧?”我哭泣着大声地朝他吼着,手指发颤。
  “你哭了?”他急切地问。我甚至又看到他的川字眉。
  “再见!”我挂掉电话,站起身,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大多行色匆匆,急着上班,急着下班,急着回家,急着玩乐。耳边的噪音一直未停止过,我看着远处的大厦,竟让莫名的觉得心惊,它那么高,碰到云彩了吗?摸到天空了吗?忽然间,我觉得自己真的一个人了,在成长的路上,我要一个人奔跑了,即使摔倒,也不会有人搀扶,不会有人等待!
  
第六章
晚上我才回到家,一个人在小时候我们住过的地方静静地逛,看到好多小孩子嬉笑打闹着,似乎,那就是当年的我们。但我也无比清楚,回不去了。就连身体都回不去了,我凭什么要求我的灵魂重新来过。
  回家的时候,在客厅看到和妈妈聊天的裴婓。
  “妈妈,我回来了。”我将衣服递给妈妈,看也不看一边的婓,但我知道他在审视我,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大侦探福尔摩斯,可以从人的一举一动中看出别人的心思,但我知道,他多想了。我没杀人,福尔摩斯不会管我的心思。
  妈妈拿过衣服,看看我,“怎么回来这么晚,裴婓来好久了。”又转头像裴婓笑着。我知道妈妈一直很喜欢裴婓,也见怪不怪了。
  “有事吗?”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看着他,我甚至可以看到他眼里的怒火,他就是这样,不轻易冲别人发火,我怀疑,他的这种眼光全部给了我,所以,他对别人都是好的,对我就恶言恶语。但是,我们仍旧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阿姨,我们上去聊聊,可以吗?”他向我妈询问着,妈妈看着我们,笑笑说,“上去聊吧,我去试试衣服!”转身回了房间。
  我也不想让妈妈感觉到我的失落,于是跟着他上了楼。他和六月一样,到了我家熟门熟路,丝毫不顾忌。有时我开他玩笑,说他是不是和我们在一起时间长了连自己的性别都忘了,他反笑我们,说是我们太无所顾忌,都不把他当男的。
  我的房间很乱,我很清楚。他站在贴满照片的墙边,侧头看着我,指着我们小时候的照片说“这个,我也有一张。”
  我白了他一眼,有又怎么样?
  他看我不说话,也不再言语,闷着头看着照片。
  我有很多照片,几乎全是我们三个的,我们一起旅游的,一起毕业的,一起参加学校活动的······因为没有爸爸妈妈的,所以整面墙上全是我们三个的照片,有时候六月在我家住的时候会和我一起一张张的看着那些照片,好像我们已经很老了,两个老太太在一起细数流年的年轮,一起讲照片背后的故事,然后一起难过,一起开心,一起去憧憬未来的生活。
  最近的照片还是高一的寒假,我们三个一起去哈尔滨看冰雕,途中六月摔倒,我去扶她反被她拉下,裴婓在一旁笑得打颤,但仍没忘记拍下留念。我也随他静静地看着照片,感觉那些日子就在眼前。
  “在你还需要我帮你擦眼泪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他静静地说,却打破了酝酿很久的沉默,“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以前的同学,今天恰巧碰到了。”他看着我,我也错愕地看着他,我本想告诉他,今天我哭了,没有人给我擦眼泪,可是眼泪还是干了。
  “没必要说,不是吗?”我转身走向阳台,“今天,我终于发现,我们不是小时候了,我们已经快成年了。以后,我们三个终究不会永远在一起的。但现在,还可以,不是吗?”阳台上的风依旧很温柔,空气不似屋里的憋闷,我静静地闭着眼睛。
  “是啊,我们长大了。”他的声音似乎很无奈,“我们不应该分开,要不然这么多年不就白白浪费了吗?”他笑起来,我懂他的意思。我们都很懒,懒得去费时间,花精力认识新的朋友,所以趁我们还在一起就要争取一分一秒去珍惜。
  我也笑起来,他飞扬的头发长长的,“你说,我们两有多久没好好地说话了?”我故意逗他。
  “是很久了呢,久的我都不记得了。”他若有所思,好像真的在思考。
  “呵呵,你是不是不和别人吵就和我吵来着。”我心情大好,嘟着嘴问他。
  “你真够自恋的,哪里有?我只是和别人没这么熟而已。”他耸耸肩,“我很懒,所以只有你而已。”
  我心头一震,不再说话。
  “我们这算和好了?”许久,我问他。
  “我们不好过吗?”他眉头一挑,我知道,他很介意“和好”这个词,忙狗腿地回答,“没有,没有。”和他说话我总是会输,就像考试我会输一样,好像,也习惯了。
  “扣扣”
  “我进来了哈!”六月的声音传进来,“咦,你怎么在这儿?”她看着裴婓,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是女生的闺房啊,你真不把自己当爷们啊?”她大声地冲婓嚷着。我到见惯不怪了,我们三个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样的,但我们觉得这样很好。
  婓白了她一眼,看着她的卡通睡衣,“穿成这样,你怎么好意思出门?你真当自己是爷们啊?”他及时地扳回一局。气得六月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向我求救着,我一摊手,“无能为力,我说不过他。”她又瞪着婓,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小火苗。
  “好了,”我拉着她。“怎么了,这么晚出来?”
  “没什么,我和你们说哈,今天我去广场,看到我们那个语文老师了,好漂亮的。可惜,身边的那个男的好猥琐的,哎哎,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她一天的经历,无非就是“吃饭,玩,吃饭,玩”,那丫头竟然说了整整两个小时,我无奈地摇摇头,看到婓的眼里快着火了,我吓得用手堵住了六月的嘴。
  “呜呜。”六月翻起了白眼,挣扎着起来。
  “你这么晚出来就为了讲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婓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他一直说六月的脑子是直的,简直猪的可以。想想也是。小时候有次考试,她不会做题,就在卷子的空白处画了一只鸭子,然后在旁边写着“老师,这是一只公鸭子,它不会下蛋蛋的”,就为这个,我们曾经一度不屑和六月为伍。我和婓的官方回答是“和你在一起,会拉低我们的整体水平的”。
  晚上我们很晚才散。
  上楼看到妈妈,她已换了睡衣,“他们两个回家了。”“恩。妈妈,衣服穿着合适吗?”
  “恩,挺好的,改天我穿给你看看,今晚上太晚了,快睡吧!”妈妈摸着我的脸,怜惜地说,“好的,妈妈晚安。”我看着妈妈走到客厅,我知道她又睡不着了,已经很久了,她总是睡得很少。她什么也不会和我说,她觉得我太小,我其实不小了,我知道她很难过,可她以为我不知道。
  这一夜,睡得很安稳,梦里我看到妈妈穿着那条裙子,很漂亮。可是,梦里还是没有爸爸。
  
第七章
上学的日子总是很快,没什么大喜大悲。不是都说做学生的生活是最轻松的吗?
  我的生活还是没什么变化,和六月还有婓斗斗嘴,讲讲八卦。因为已经是高二了,所以我们文理分科了,我和婓义不容辞的选择了理科,我们两都很懒,不喜欢天天拿着书背来背去,索性方便就报了理科,这也便于我们两个在考试时一较高低。六月大脑不受人待见,于是报了文科,婓说她报什么都一样,都是混呗!六月不解气,发誓好好学习,高考的时候考法律专业,以后就不怕说不过婓了。我笑笑,夸她志向远大。
  但是不得不说,六月和那个小老头还真是有缘,高中一共三年,现在已经在他手底下一年半了。唯一剩下了一年半还要在他手底下混。一提起这个六月就难过,感情这三年青春就要在一老爷爷手下闭关进修了。对此,我和裴婓也深表同情。
  我们的班主任是整个学校唯一的一个女班主任,说实话,我和女老师的关系一直不是太好,她们大多无法从女生的角度理解我,或许她们认为我不符合她们的审美。我自觉自己的脑子还是可以的,算得上是精明的,但是我绝对不会安于现状,我内心的不安因子很多,所以她们无法理解我。即使总是苦口婆心地教育我,但是,我不为所动。我忍受不了的我从不会强迫自己去接受,无论是思想还是人。婓说我是偏执狂,我也欣然承认。
  我现在的班级是九班,女生不是很多。但是风云人物很多,就我所知的,就有我们这级的校花级人物——汤朵,不得不说她真的很漂亮,是那种不需要任何修饰的美好。我和六月在学校里无数次遇见她,都不得不惊叹她的漂亮。我或许真的会无视一切,但是,我没必要不承认一件东西的观赏性。
  放眼望去,我觉得九班吧,就是一群老夫子般的人物,大多数都带着眼睛,据我目测,度数不低。这是高中生的通病,成绩越来越低,眼镜度数越来越高。
  唯一的意外是我和婓还有韩检都在一个班,其实,从那次逛完商场后我和韩检就断了联系,我本来就和他不对盘,也开心他不来打扰我,可没想到竟然现在要在一个班里呆一年半,我心里憋闷得慌。韩检在我身后坐下,经过我的时候,嘴角若有若无的扬起,好似是不经意的,但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告诉老师他在原来的班里就坐这个位置,习惯了。老师体贴的让他还坐那儿。可我知道,他并不坐那儿的。
  好在婓在我的旁边。那次交心之后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不争吵,不斗嘴,他只顾着我的感受,俨然一副好哥哥的样子,连六月都说他变了。这样也很好,我不会觉得自己在变老,回忆会让人变老的。
  上课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有人在盯着我,这种感觉不好受。
  我知道是谁,但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我不会相信他是真的喜欢我才这样做的。他的绯闻女友很多,经常在我们班门口聚集。他不像裴婓,他从来不会谢绝到手的东西,只是目视着她们向他示好。似乎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像在云层上飘着,但他又不会介意自己跌落,因为他笃定自己还会飘起来的,我从来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是因为自己长得还算迷倒众生,还是因为家里有权有势足够自己挥霍,我不得而知。
  但我一看到他,还是会压抑,就像想压制住内心就要爆发的岩浆,却不得其法,是的,我怕他,甚至没有理由。
  放学的时候,我和婓一起等着六月下课。她总是很慢,需要人等,还好,我们了解她。我们三个依旧每天要一起喝点咖啡才各自回家,六月说这是美好的下午茶时间,婓不置可否,总是不愿搭理她的样子。她也自得其乐。高中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说繁重又不是很繁重,因为总有人忙里偷闲。向我们这样的学生,每个学校里总是有很多。不是不在乎学习,是更在乎自己的心情,没得好心情,怎么接受园丁们的辛勤培育啊。
  秋天的时候,学校里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体育节,理科班女生本来就很少,愿意参加体育节的就更少了,或许,她们更想趁着别人玩的时候多学点儿,每个高中学生的心理多少都有点儿不正常,他们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可又希望别人尽情地浪费时间。对此,我从来不参与评论。
  但我面临着的最大问题就是真的没有女生参与运动会,于是所有的眼光就奔我而来。我汗颜。我在高一的时候是参加过运动会,参加过800米,是得到过名次,但是那是被逼无奈的,天知道我有多不想跑步。我知道挣扎是没用的,所以在班主任那七寸不烂之舌的打压下,我无能为力的点了点头。我一个人报了100米,800米,跳远。因为接力赛女生凑不出4个人,所以我们班也就放弃了。我是很无力,看着那些女生的眼光,有同情,有嘲笑······我也无从顾忌,我对她们向来不理会。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的课,我呆呆的坐在课桌旁,心情很不美好。
  “怎么,这就不行了?”我知道是韩检,他总是阴魂不散,我也懒得搭理他。
  “没什么!”我头也不回地答他。
  “叱,别逞强。不行就说。”他闷闷地笑着。
  我转过头,“闭嘴行吗?”我是气急了,我是不会轻易和别人生气的,可实在不能面对他的嘲讽。
  “好了,诺,走吧!”裴婓看着我,开始收拾我的书包。我和裴婓以前吵是吵,但是他还是会帮我最细致的事情,或许,好朋友就是这么的让人依赖。
  我转过身,看着裴婓正在仔细地收拾着我无比狼藉的书桌。我定定的看着,气消了不少。
  “好了,我陪你!”看到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我,裴婓无奈地说,“我陪你参加运动会。”我又吃了一惊,嘴巴张得大大的,我知道他很厉害,但他去年受过伤,腿部肌肉拉伤,已经很久没怎么运动了。
  “还是别了,大少爷,你的腿会怪我的。”我无奈地摇摇头,“不就是参加个运动会吗,我一个人可以的。再说你是男生,怎么陪我?”我将脑袋放在桌子上,傻傻的看着他。
  “你以为我那么弱,腿伤早好了,咱班男生也不一定凑齐人,明天我去和班主任说说,为班级做贡献是每个九班人都应该做的,你说是吧?”他眉眼一挑,装模作样地说。
  “嗯,我懂!”我白他一眼。
  “你们还真是无聊,哼!”韩检的声音又很不适时的响起。
  我看着裴婓,他笑了笑,拿起我超重的书包,示意我离开。我知道他的意思,他不喜欢我和无聊的人讲太多。我环视一周,只剩下我们三个了,我把凳子推进课桌下,不再看后面的韩检,大步离开。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会感受到我对他的冷漠,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是这么咄咄逼人地对我。
  学校里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落叶,地上的叶子是黄色的,脉络已然没有原来那麽的苍翠,连水分也随着日益寒冷的天气变得越来越少。其实,青春已然萧瑟,只是,你没注意到!
  我紧紧地跟着裴婓的脚步走在满是落叶的小路上。他步子不快但很沉稳,始终没回头看跟在他身后的我。
  我见他不搭理我,也懒得说话,就只是小步加快跑地跟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次聊过之后,我们好像就回到了小时候的相处模式,他不再和我斗嘴,只一味地让着我,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和我斗嘴的日子像一场梦。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但是,这样的他,让我更有依靠的感觉,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的守在身边。或许,那年,在巷口时,我就是依赖上这种感觉,一种有人守护的感觉。在爸爸妈妈都无暇顾及我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淡淡地陪着我,不需要说话,不需要有动作,就只是看着我就可以。
  “明天开始,早晨到学校训练。”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我没防备,一下子撞上了他的胸膛。硬硬的,甚至可以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飞扬草的气味。
  “额。”我一抬头撞上了他的下巴,眼泪都流下来了。我一手捂着撞疼的鼻子,一手按着撞到他下巴的脑袋,使劲地揉着。我气得跳脚,正想用正掉眼泪的眼睛瞪他,突然感觉到头顶上传来他手心暖暖的感觉,于是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头吃惊地看着他。
  他只是专注地看着我的脑袋,手轻轻地动着,“疼就告诉我。”他看着发呆的我温柔地说。
  “你怎么了?感觉变了好多。”我说出自己的疑惑,实在是匪夷所思。
  “呵,没什么,只是,想换一种方式对你。”他没停下手里的动作。
  “为什么,”我还是不懂,“只是对我?”
  “没什么,你只要习惯。这本来就是我对你的态度,以前那些,就当是一场梦,忘记它,好不好?”他低低地说,似乎在征询我的意见。
  我似乎真的是做了一场梦。
  我痴痴地看着他,不经意间抬起手,慢慢地从我的鼻子越过他年轻的胸膛爬上他的下巴。我皱着眉头,糯糯的问“很疼吧?”
  我感觉到了他的微笑,他的后面是满目的梧桐,叶子已然所剩无几,但透过那些枝枝桠桠迎目而来的是温暖的夕阳。斑斑驳驳的打在了他的肩头,他浑身裹起了一片金灿灿的光芒,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我想象着他眉头展开的样子,他眼睛里只有我的样子。
  手心触及的到他的下巴,慢慢的揉着,甚至感觉到了他有点扎人的新长出来的胡须。我笑了。
  “笑什么?”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手下意识的离开我的脑袋。
  “没什么,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记得小时候我们做完坏事儿就是这么彼此照顾的。”我收回手,低下头掩饰着我最真实的想法。
  他笑了笑,“我哪有做坏事,一直是你在做,我在收拾,不是吗?”
  我看着他明媚的笑容,“是啊是啊,你一直在帮我擦屁股,行了吧?”他无奈地摇摇头,转过身,“对了,今天晚上六月不和我们一起回去了。他们班男生太少,女生在为运动会作动员,所以晚点儿回,我们先走吧。”
  “哦,知道了。”我跟上他的脚步。我不经意间看到了我们两个的影子,虽然我们隔着距离,但影子因为角度的缘故,似乎,像一对紧紧相拥的恋人,而且是,我抱着他的背。
  我扑哧笑出了声音,忙堵住了嘴,想什么呢,韩一诺!再看看前面的裴婓,身子在夕阳里显得好长,这才是记忆里的他,不是吗?
  

梦幻天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梦幻天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国学教育为什么能成为孩子幸福和家族传承的重要基础???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祖先留给后代的思想文化财富特别丰富。在这个人们越来越重视教育的时代,很多人纷纷转向从传统的思想文化宝库中去挖掘教育资源,于是,学习国学就成为很多人发家致富的路径,也成为很多父母望子成才的重要途径。我们提倡孩子从小诵读国学经典,遵循孩子的学习天性,让孩子自幼接受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奠定其智慧的基础。可能有的家长就要问了:孩子的幸福和家族的传承与国学有什么关系呢?这就要首先明白什么是国学,然后才能说学了有什么用,怎么学的问题。什么是国学呢,诸位大家提供了很多的

  • 谁都不容易,请不要搬弄是非!

    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浅薄的人。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比别人优秀。他不懂,人没有天壤之别,自认为聪明的人,其实是最愚蠢的人。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嫉妒心很强的人。怕别人比自己强,气人有,笑人无。想拔尖出头,得到尊重。他不懂,要别人尊重你,要首先懂得尊重别人。笑话人的人,一般是心胸狭隘的人。谁得罪我,我要把他喷的臭不可闻,甚至恨不得毁了别人的前程。他们忘了“与人为善”的做人原则。每个人都是有思想、有自尊的,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尊重别人。智者都是心胸开阔的人,他们懂得如何尊重人。“将心比心”,去善待身边的人,

  •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张小儒,女,1970生于河北曲阳,现为海内外名人名企交流协会艺术顾问,红旗飘飘书画院河北分院理事,中国文化艺洋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院士,中国老年书画院研究会会员,省市书画协会会员,曲阳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蓝康慈善公益中心书画院副院长,CCTV《地名中国》栏目组艺术总监,自幼酷爱书画,后拜我国著名黄胄大师弟子解满昌为师嫡派相传,系黄胄大师第三代传人,主画毛驴,虾和花鸟动物画,曾多次参加若干书画展并多次获奖。我作品被收藏家及书画爱好者,国内外友人收藏,本

  •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释果贵:别号——山僧,山居闲僧,网络昵称:木佛不度火(俗名:陈国龙,安微芜湖人)1994年8月出家于安徽凤阳龙兴寺次年受具足戒,后依止九华山百岁宫上慧下庆大和尚修学,97年被评为九华山五好僧人。现住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横街宝云古寺,现任宝云古寺诗画院执行院长,(禅茶人生)杂志书画版块副主编,中国禅茶协会首届常务副会长,任少林寺下院空相寺书画院理事,山东东营天宁寺佛教文化书画院创办合伙人(代理院长)。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的书写艺术,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演变而为

  • 【SOFUN新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2018年会暨新书发表会圆满结束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自2015年成立以来,在所有作协成员同心协力下的努力下,创建了作协官方网站chinesewritersusa.org,建立了为三十三位会员的个人专栏,举办了六次命题征文和多次联谊活动,并且出版了三十万字的作协文集《心旅——美国中文作家协会作品集萃一》。在此期间,作协得到美国联邦政府501(c)(3)非营利组织的批准,成为凝聚了全球几十个国家文学团体的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成员之一。为了表达对作协所有成员及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关爱,作协于2018年1月19日至21日,在风光秀丽的南加州

  • 【SOFUN生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文情报告(2015——2017)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非宗教、非营利的文学团体;是美国加州政府批准註册、享有联邦政府501(c)(3)免税资格的民间公益团体;也是世界华文文学联盟成员。»一、作协概况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

  • 中国仕女画技法之五官形式

    本文内容摘录自江西美术出版社《中国仕女画技法》,黄辉著,仅供参考,如需深入学习,请从正规渠道购买正版图书!仕女形象美最关键是五官造型,传统仕女画最传神的部位是眉与眼。历代画家创造了许多眉式眼式,提出“红妆黛眉”、“修眉联娟”及“征神见貌,情发于目”等说法,画眉饰眼能使仕女形象更加美而传神,故唐明皇令画工作“十眉图”,即远山眉、八字眉、五岳眉、三峰眉、垂珠眉、却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云眉、倒晕眉。并修眼饰罩,构成各种优美眼式,历代相承,成为仕女画眉眼造型程式。传统仕女画极重视眉眼造型,因为它是体

  • 当穷人开始抢购奢侈品,富人却在悄悄转移目标!(深度)

    当奢侈品变成平民消费时,富人们又要通过什么方式来彰显他们富人的地位?转自:水木然(ID:smr8700)01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既不能脱离这个圈层,也不能让别人随便闯进来这个圈层。所以富人总要用一种穷人无法实现的放松来标榜自己身份,比如以前他们佩戴高贵的首饰,拎着各种奢侈品。曾经,女士的香奈儿、爱马仕、ChristianLouboutin红底鞋,男士的奔驰、宝马、奥迪,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这就是所谓“炫耀性消费”,这是一百年前韦伯伦

  • 聖德书院又增一实体企业大咖力量,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被聘为聖德书院院董

    1月22日下午,聖德书院聘请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为聖德书院院董。中国著名品牌战略专家、聖德书院院长张海良博士在京为刘国恩先生颁发院董聘书。北京奥宇集团创建于1992年,历经25年的风雨同舟、接力前行,形成了“以人为本、以德治企、创新求强、共创共享”的企业文化,打造了两大产业板块:一是以建筑模板研发生产、销售为主的实业板块;一是高端服务业板块,包括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智慧医养、教育装备、酒店、物业、物流、新型城镇商贸等等。集团有员工千余人,集团总部占地面积800余亩,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

  • 最美的腊八节祝福送给你!

    背景音乐:《好运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