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重生之我为纨绔》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06: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重生之我为纨绔

第一章 重生
淮水市西子郊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还是一片橘子林,后来因为橘子口味不好收益逐年惨亏而被港商买下。雷霆军事网橘子林不变,这位港商却在里面修建了一片高档欧式别墅,这就是被戏称为西子贵族区的由来。 而今天,这片橘子林中的一栋外表简约的别墅的书房中,此时气氛却异常凝重。 “这简直就是乱弹琴,你呀你简直要气死我了!”中年男子,抬手指着耷拉着脑袋满脸惶恐的年轻人,满脸的愤怒。 “……爸,这是晏子哥出的主意,我只是邀请了郑晖而已……我……”年轻人还想解释什么。 “够了,你还有脸提这事!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祸吗?郑晖那小子,脑袋可是破了个窟窿,这次命要是保不住,郑疯子指不定就会把火撒在我王家!唉……罢了罢了,今晚你跟我过去亲自道歉!” 中年人看着儿子一脸惶恐的模样,最终没有冲儿子发火,他是看出来了,他儿子就是被晏子那臭小子当枪使了。 …… 被淮水王氏父子担忧惶恐的对象郑晖,此时正满脸茫然地躺在被各色医疗监视仪器包围的病床上。因为脑袋重伤的缘故,他的脑袋被支架固定,微微悬起,如此姿势令他颇为难受。《重生之我为纨绔》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好一会,郑晖才回过神来似的,突然缓缓地抬起手臂,看着指头上套着的监测呼吸氧饱和度感应器,眉头微微一皱。然后,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指尖的感应器竟然在一种神秘作用力下,悄然漂浮起来。 一种震惊的表情浮现在郑晖脸上,然而就在这时,郑晖的脸色突然一变,悬浮在指尖的感应器突然掉落下来。 也就在这一刻,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群穿着白衣大褂的医师焦急地冲了进来。 当领头的医师看到郑晖竟然已经苏醒了,顿时狂喜,指挥着一群医生围住郑晖,接着就是一系列急而不乱的检查,待看到引起数据异常只是因为一枚感应器的脱落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郑晖昏迷的这些天,这些主治医生乃至整座医院不知道得承受多大的压力,现在郑晖醒了过来,整个医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在随后的检查中,医院却发现郑晖不知道是否因为大脑重伤,以至于他虽然依旧认识很多人,但也忘记不少人,记忆都是模糊不清的。说明881234567.cc 大脑历来是人体最神秘的器官,目前医院对它也仅是一知半解,更别提能有什么对策了。只能让他慢慢疗养,希望能依靠人体机能逐步自我恢复。 晚上,郑家郑卫国——也就是郑晖的老爸,脸色阴沉地过来探望儿子。竟然有人敢算计他的儿子,这让郑卫国十分愤怒,但更令他感到愤怒的,是儿子的不争气。 过来见到郑晖没事之后,郑卫国就阴沉着脸色离开了,没有和郑晖说一句话,只留下几名特护照顾他。 郑晖看着阴沉着脸色离开的老爸,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这具身体的家庭背景真是令人震撼而又感慨,不过这具身体也实在太不争气了吧? “郑晖”心中这般想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在郑卫国走后,郑晖就静静地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这具身体的记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大脑重伤的缘故,很多记忆流失得厉害,还好这具身体的主要记忆并没有出现意外,否则他还真的只能佯装失忆来隐瞒真相了。说明http://www.881234567.cc/ 时间若水,潺潺而逝。 郑晖苏醒过来的这几天,几乎没有清净的日子,过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其中甚至还有不少省外商人专门乘飞机过来亲自探望。 这除了让鸠占鹊巢的郑晖对郑家的地位有了更深的了解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因为所有过来看望他的人,与其说是来看望他的,倒不如说借着他重伤的借口,过来和郑家拉关系的。 各种罕见的百年老参之类的药材,郑晖收到手软又不好拒绝,这着实让他苦笑不已。 这天晚上,郑晖刚刚和在美国的老妈通完电话,规劝她不用回来看望他之后,一位不速之客让郑晖的脸色冷酷起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害得他这次重伤,设计引诱他飙车的南宫晏子! 如果说淮水市还有谁能毫不在乎郑家颜面的,也就只有燕京南宫家族的分支淮水南宫家! 淮水南宫家财力或许不如郑家,但是仗着燕京大哥家帮持的人脉关系,其势力隐隐和郑家分庭抗礼,而事实上,两家也确实一直在明争暗斗着。 “身体恢复得不错嘛!!可惜你那辆花了三百万改装的法拉利,那可没有你小强一般的生命力,算是彻底报废了,可惜啦!”南宫晏子放下手中拎着的礼盒,面含微笑的道。雷霆军事网 跟随南宫晏子而来的四五名青年,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笑容中的那一抹讥讽却毫不遮掩。 郑晖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洒然一笑道:“是啊,确实蛮可惜的。车子都报废了,我却还没死,更没有断手断脚,可惜了啊!” 最后那声“可惜”,尖锐的讽刺之意,令南宫晏子脸色陡然一变,郑晖这话简直就是诛心之言啊,这是在暗骂你废了这么大工夫,老子还是没死,能不可惜吗? “人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你说是不是?所以别乱感慨啦,等你身体好了,哥几个再陪你飙一局!”南宫晏子脸色微微一变,别有用心地道。 郑晖表情一僵,这话简直就是专门刺激他的啊,不知道他是因为飙车差点挂了吗? 此时跟随在南宫晏子身后的青年们,脸色也玩味起来,一个个盯着郑晖,等着他的回复。郑晖相信,如果自己露出一点难色,到时候这群人肯定会在外面疯传自己重伤被吓坏了,根本不敢再玩车了。 郑晖看着眼神依然平静的南宫晏子,突然噗嗤一笑道:“晏子,你看我都重伤了哪里还敢去玩车?这要是被我老爸知道了,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郑晖的突然示弱,令南宫晏子悄然一惊。版权881234567.cc这小子难不成转性子了,竟然没被激怒? “晖哥竟然还害怕郑叔,不会是这次的车祸给吓住了吧?”有纨绔笑了起来。 “阿雷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脑袋上开个窟窿试试?恐怕连医院都不用住,直接就去阎王那里报道去了,还有个屁机会害怕?” 梳着冲天辫子艺术气息颇浓的年轻人反驳了阿雷的话,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却变了味道:“郑晖哥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人,能跟我们一样,玩飙车这种危险游戏吗?你说是不是啊,郑晖哥。” 这年轻人看着是在给郑晖找台阶,但是这话听在郑晖的耳中怎么就那么刺耳?什么“脑袋上开了窟窿”“阎王报道”这简直就是含沙射影啊! 南宫晏子笑了,笑而不语,这次虽然很遗憾没能搞残郑晖,但是能够让郑晖的名声更臭一些,南宫晏子就很开心了,想来当郑晖的声誉臭到一定程度,霍家的那个只认钱的老匹夫还会把霍婷婷嫁给郑晖吗?
第二章 赌约
“哼,天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郑晖恼了,语气突然飚了起来,一直服侍他的几名特护吓了一跳,生怕这位金主会出什么乱子。 梳着冲天辫子的费天宇脸上立即露出惶恐的神色,想解释什么,但是还没解释,郑晖就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不就是一场赛车吗?我郑晖会是那种害怕的人?好,想跟我赛车是吧,总得拿出什么赌注来吧!”郑晖一脸发狠地道。 南宫晏子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他原先还道郑晖转了性子呢,如今看来不过是被一场重伤吓得没回神,不过稍稍一激,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立马就暴露出来! “哎呀,郑晖你跟天宇叫什么劲啊,还是身体重要,下次想玩车的话,咱们就去怒贝斯跑道玩玩好了。”南宫晏子皮笑肉不笑地充着老好人。 郑晖厌恶的看了一眼南宫晏子,突然冷笑道:“我看这次不如玩大的好了,听说你开了一家酒吧,这次你不如把那家酒吧拿出来抵押如何?” 南宫晏子原本温和的笑容陡然收敛起来,他眼神冰冷地看着郑晖。在淮水市谁不知道这家酒吧是他凭借自己的零花钱,好不容易才独立于家族开起来的?可以说这酒吧就是他的逆鳞! “嘿嘿,我的酒吧占的虽然不是名贵之地,但是每月盈利也是将近百万的,郑公子想要我的酒吧,胃口太大了吧?” “嘿嘿,不大不大,我又没说我不拿赌注。早就听说你挺羡慕我在南山的那处宅子,这次我就拿那处宅子做赌注如何?”郑晖嘿嘿笑道,语气轻松,似乎把至少五千万以上的豪宅当成了一文不值的茅房。 “嗞……”南宫晏子还没反应,四周的纨绔们却吃惊地倒抽冷气。那处宅子,在淮水市可是鼎鼎有名的居住地啊,那可是郑家送给郑晖成年礼的礼物啊,不可谓不贵重! 南宫晏子脸色阴晴不定起来,一想到南山那处豪宅,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贪婪之色。他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道:“既然郑公子都这么说了,我要不答应岂不是瞧不起郑公子?也好,不知道游戏规则郑公子有什么指教的吗?” 郑晖闻言,脸上露出狂妄之色:“游戏规则,自然还是按照老规矩,游戏地点,我看还是选在二干坡好了!” “好,一言为定!”南宫晏子豪气地道。 郑晖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冲着四周的人发狠道:“这次赛车的事情,谁都不准传播出去,要是我知道谁管不住自己的嘴泄露到我爸耳中,我非弄死你不可!!!” 面对郑晖发狠的话语,四周的纨绔悚然一惊,这才突然想起来郑晖纵使再纨绔,想通过巴结他攀上郑家的人依旧不少,如果他们真的漏了嘴,搞不好这个小子真的敢废了泄密者的胳膊。到时候只要郑家稍稍一低头,让出一点利益,估计就能堵住各位家长的嘴巴!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两人竟然现场按照纨绔们的游戏规则,签订一份合约,此事就算敲定了。 郑晖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之前满脸的狂妄之色悄然消失,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具身体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但是既然此时自己已经成为“郑晖”,那么就不得不为这具身体的未来考虑,然而他的名声已经臭到如斯境地,索性不如以毒攻毒,正好什么都不用顾忌。 “一座商业估价至少有两千万的酒吧吗?嘿嘿……”郑晖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殊不知他这笑容看在特护的眼中却犹如恶魔喋血的微笑一般,他们心中暗暗后悔,为何之前会眼红那丰厚的薪水而接了这个工作。 而实际上,郑晖长得虽然算不上帅哥,但是在母亲优良的基因下,还是挺清秀的,只可惜世人都被名声所干扰。 郑晖并没有在医院里待太长的时间,就显露出其纨绔的本性,闹着医院给他开了病愈出院声明,并说服老爸让他回到家中疗伤。 好在他的伤是在脑袋上,看着严重,其实只要脑袋不再被碰到就没多大的事情,所以郑父也就同意他回家疗伤了,如此爽快的同意却令郑晖生出不好的念头。 果然,出院这天,郑晖终于明白父亲的打算了。 只见一名劲装女子,满脸冷酷地站在一辆黑色悍马旁边,即使看到雇主郑卫国的时候,脸色依旧没有改变,冰冷得像一块寒冰。 郑卫国满意地看着眼前女子冰冷的姿态,再冷冷地瞥了一眼让他不省心的儿子郑晖,冷哼道:“臭小子,没有我的命令休想溜出家门。萧女士,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冷若寒霜的女子冷冷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郑卫国很显然已经从中介处知道此人的性情,因此对此毫不在意。他扭头又冲着郑晖嘱咐几句,一挥手带着秘书跨上一辆奔驰GLK,一溜烟走了。 郑晖苦笑着看着这具身体的父亲离去的背影,突然身躯微微一震。纵使身价百亿,父亲开的车子依旧不过是一辆四十万的奔驰,和自己动辄数百万的跑车比起来,郑晖突然有种惭愧的感觉。 是这具身体的记忆在作祟吗?郑晖摇了摇头,钻进了悍马中,再也没有说话的欲望。 很奇怪的是,被父亲强行安插在郑晖身边的萧女士,丝毫没有露出奇怪的神色,神色依旧冰冷地上车,冰冷地提醒一下郑晖绑好安全带,就发动了车子。 郑晖知道她应该就是父亲找来专门盯着他的人,看她那冰冷的模样,还真有几分终结者的味道。 车子平稳地驶向南山豪宅,郑晖好一会才从之前奇怪的情绪中走出来,看着外面车流逐渐稀少的模样,突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我爸给你安排的任务是什么?” “萧媛……确保你的安全,以及制止你做任何危险事情,包括飙车。”萧媛语气依旧寒冷。 郑晖耸了耸肩,表示不屑。心中却在思索着,自己和南宫晏子约定的飙车,该如何才能瞒过这个冰块似的美人。 一时间车厢内一片安静。 几乎一直以一种均匀速度驾驶的萧媛,明眸突然圆睁,明亮的瞳孔急速放大,手中的方向盘陡然急转,同时口中低喝:“小心,抱头!”
第三章 狂妄的纨绔子弟
也就在这一刻,悍马的一侧陡然响起尖锐的汽车碰撞的声音,然后一辆车头碎裂的保时捷以一种疯狂的姿态冲向悍马。 ‘该死!难道有人要置我于死地!!??’这一刻,郑晖的脑海中却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 “刺啦!”体型彪悍的悍马,此时竟然展现出惊人的灵活性,也不知道萧媛做了什么动作。悍马陡然一个低沉的咆哮,30570R20规格轮胎,展现出惊人的抓地能力,一个急速旋转,推着车身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咆哮而来的保时捷。 然而在车内的郑晖却感觉到整个车子似乎都不受控制了一般,他的身体竟然诡异的出现失重感觉,他知道这是由于高速运动,而产生的一种错觉。 巨大的惯性,令郑晖一脑袋撞向车门。郑晖脑袋本来就是重伤未愈,这要是再撞一下,搞不好就要嗝屁完蛋! 但是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郑晖的瞳孔陡然收缩到了极致,一股无形之力悄然咆哮而出,郑晖的脑袋在接近车门二十厘米的时候,就开始逐渐减速,最终险之又险的在距离车门一指宽处停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郑晖与车门之间隔了一层厚厚的海绵一般。 “你没事吧!”萧媛在察觉到四周没有威胁之后,立马关心地扭头看向后座。 郑晖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任谁近距离的接触过死神,也不可能做到面若常人。随即,郑晖的眼中释放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 …… 曾浩惊魂未定的坐在驾驶座上,好一会儿才从身后哭哭滴滴的女子哭声中惊醒过来,随即心中涌出一股压抑不住的愤怒。 该死!他竟然差点就要出车祸死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有郑家那混蛋脑袋开个窟窿还能活的运气,这次要不是……要不是……自己反应灵敏,还真他妈憋屈的死在车里! 顿时曾浩脸色狰狞地一把推开车门,怒气冲冲地冲向车尾被撞的稀巴烂的一辆大众汽车。 此时大众汽车的车主——一名中年人,也一脸惊魂未定地从副驾驶座上抱下一名哭哭啼啼的七八岁小女孩。 “混蛋,你他妈瞎了眼吗?”曾浩一下车,就是怒气冲天的指着中年人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 中年人满脸心疼的安慰着女儿,对于曾浩的怒骂,根本来不及反击。 曾浩见中年人毫不反口的姿态,顿时觉得这个中年人理亏好欺负,更加嚣张起来。他破口大骂,叫嚣着让中年人赔他的车子。 要知道他的车子可是价值百万以上的Panamera款,看这中年人开的车子就能知道,如果这个中年人要赔他车子的话,估计够呛。 那小女孩本来就被突然发生的追尾给吓得不轻,此时在看到一名凶神恶煞的男子冲着她的爸爸狰狞地怒吼,根本就听不懂这些话的小女孩情绪更是恐惧,害怕得只能抱着爸爸,大哭不止。 “你他妈少说一句能死吗?有钱就了不起?这次是你撞了我的车子,我还没问你索要赔偿呢?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还没有王法了!”中年人也是怒气冲天的冲着曾浩怒斥起来。 曾浩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敢反嘴骂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颤抖着手指着中年人道:“好好好……你要王法是吧?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王法?” 说话的同时,曾浩就拨打了电话,电话刚通他就冲着电话那头吼起来:“老子车子被人撞了,就在美城路你快点派人过来。” 吼完这句话就啪地挂断了电话,眼神凶狠地看着中年人。此时在保时捷中哭泣的女子,也收拾好了心情,走出车来。待她看到自己攀上的金龟婿这般神勇的时候,之前那点惊恐之心顿时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扭着纤细的腰肢,然后各种怕怕的表情抱着曾浩的胳膊一阵撒娇。 “车祸”、“豪车”、“美女”、“冲突”,这些字眼综合到一起,不知道吸引了路口多少行人驻足,人们纷纷停下来看热闹。 而那中年人似乎也有些心虚,但是一看到自己车的屁股几乎被撞没了的惨样,一时也憋不下这口气,和曾浩僵持起来。 被这边景象吸引的众人,没有注意到路边一辆悍马上悄然下来的一对青年男女,这两人赫然是郑晖以及他的保镖兼监视者。 今天差点憋屈的死在车里,这种事情要是搁在以前的郑晖身上,恐怕他早就上去扇对方的耳光了。 只是现在的郑晖已非郑晖,因此他只是冷眼看着发飙的曾浩,心中愤怒之余,却在思索着这件事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确实是一件巧合?若是有意为之,或许是有人看杀不死自己故意装纨绔试图转移注意力了。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在郑晖的眼中,没有足够的利益此事岂能如此装作毫不知情的揭过? 就在郑晖心思晦涩之际,远处呼啸着冲来两辆警车,警车还没停稳,四五名交警就呼啦啦的冲了下来。 “这位就是曾公子吧?我叫罗兵,是龚大哥的人,龚大哥距离这里有点远,一时半会赶不过来,就先叫我们过来处理一下,还请曾公子见谅啊!”罗兵穿的倒是人模狗样,但是这点头哈腰的模样,让不少围观的人眼中露出恶心之色。 见到自己这边来了人,虽然并不认识,但是这并不妨碍曾浩狂傲之心的急速膨胀,当即神色就嚣张的道:“你来的正好,这老小子狗眼瞎了看看把我保时捷给撞的,老子跟你说,我这车要几百万呢?赶紧叫那老小子给我赔!!” 曾浩狂妄的语言,顿时让中年人老脸一阵青白,他不甘示弱,也是一脸怒火冲天地道:“年轻人,我劝你留点口德?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 说到这,中年人有些不信邪的对赶来的四五位警察道:“警察同志,你们给评评理。看看这车子损毁情况,就知道是谁撞了谁?” 中年人一脸愤慨的指着自己的车子,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保时捷。 现场车祸情况很明显,中年人的大众车尾被撞得一塌糊涂,而保时捷却是车头受损,谁先撞谁基本上一目了然。 但是曾浩却噗嗤冷笑起来:“凭车子就能判断出谁撞了谁,那还要警察干什么?那个姓罗的……别跟他唧唧歪歪,直接带进局子里关他几天,保证他就会承认是他的责任了。” 曾浩狂妄的语言,顿时令中年人彻底愤怒起来。
第四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然而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罗兵听到曾浩这话,竟然真的一挥手,指挥着身边的几名警察,真的就要将他带走。 “混蛋!你们还有没有王法,我要去告你们徇私枉法!!”中年男子怒吼起来。 罗兵皱眉看了一眼四周围观的人,心中多少有点忌讳,皱着眉头催促道:“赶紧点!” 中年人愤怒得几乎全乎颤抖起来,像他这种依靠勤奋汗水,才勉强在淮水市立足的普通人,何曾有见到过这种场面?但是好歹他也是一家小公司的管理层,脑子还算好使地怒吼道:“你们给我住手!” “你们有什么证据抓我?我有撞了他的车吗?是他撞了我,我才是受害者!我要看监控视频!”说着竟然指出路边指示灯上面的监控。 曾浩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层,神色都不禁一呆。 岂料罗兵却冷冷一笑:“监控?……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美城路的监控全面维护升级,暂停工作一天,正好就是今天!” 罗兵的话令中年人彻底呆住了,罗兵看到中年人的熊样,露出不屑的笑容道:“本来只打算关你几天,既然这么不识相,到时候死在看守所里可别怪我!!” “你撒谎,你撒谎!”中年人明知道罗兵在撒谎,此时却十分无助,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而被他抱在怀中的女孩,更是惊恐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四周的路人都露出不忍之色,看向曾浩、罗兵,都是一副敢怒而不敢言的神色。 就在罗兵几人就要拉走中年人的时候,清脆的巴掌声音响了起来。 “佩服啊,佩服啊,好手段!兄弟好手段啊!”一名头上还包着纱布的年轻人,一边拍着巴掌,一边一脸赞叹的走了过来。 曾浩的脸色闪过一丝得意,但是随即就反应过来:这话讥讽的意味怎么这么重呢? “你是谁?”曾浩瞥了一眼郑晖身上没有任何标签的衣服,警惕的问道。 “我?我可是受害者啊!”郑晖夸张的指了指了自己,然后冲着警察一脸悲惨地喊道。 只是那嘴角还勾着笑意的表情,有多假就有多假。 然而罗兵却被搞懵了,这家伙脑子不会被门夹了吧,没看到曾浩不好惹吗?难不成是过来落井下石,想敲诈中年人的? “说吧,你怎么是受害者了?”罗兵还没问,曾浩倒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差点被撞了,脑袋都差点撞到车门上了,要不是我反应机灵,早就伤上加伤了!”郑晖嘴角挂着笑意,却偏偏作出一脸委屈的模样。 “是嘛?那是谁差点撞到你了?”曾浩笑了,感觉遇到一个想出其不意抱他大腿的小丑。 郑晖嘴角的笑意消失了,缓缓举起手指向中年人,然而还没在众人露出讥讽的笑容的时候,他手臂平滑,遥遥指向曾浩道:“就是你!” “什么!!!”这下众人大惊,就连中年人也一脸吃惊的看向郑晖。 曾浩表情凝固起来,好一会像听到什么国际笑话一般,哈哈哈大笑起来:“啊哈哈哈……你说什么?你说我差点撞了你,有证据吗?” 郑晖笑了,指了指远处的悍马道:“你眼瞎吗?看看车子的方位就知道你差点撞到我了。” 曾浩表情凝固起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再看看远处的悍马,他的表情略微一凝,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开悍马的人,想来也就是小有财富而已,对于他曾家来说也不过蝼蚁而已。看他这脑袋抱着纱布的模样,搞不好真的脑子被驴踢了。 就在这时,郑晖却突然摇了摇头,自己才刚占据这具身体,还想玩一玩打脸的戏码,但是此时却突然觉得这种举动真的很令人厌恶!或许在外人的眼中,不过是两个纨绔狗咬狗罢了! 不过既然是咬,那就咬狠一点!!! 于是,郑晖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突然大步走向曾浩,一把将黏在曾浩身边的女子扯开,抬起脚丫就是狠狠的一脚踹在曾浩的小腹。 “啊……”惨叫声乍响街头,曾浩好似一只虾米一般的蜷缩在地上。 郑晖好似还不解气似的,对准曾浩的身体就是一阵猛踹,一边踹还骂道:“操!你不是很嚣张吗?再嚣张给老子看看。仗着你爸是曾权是不是?不准哭,老子叫你不准哭,没听到吗?” 说着,郑晖对准已经涕泗横流的曾浩又是一顿猛踹。 那边罗兵刚见到曾浩被一脚踹翻的时候,简直被吓了一大跳,就要冲过来救人,但是当他们听到郑晖,竟然毫不客气的直呼曾浩之父曾权之名的时候,顿时被吓住了。 不料就在这时,郑晖却突然一转脸冲着罗兵冷笑道:“老子今晚就要见到监控录像,否则自己提胳膊来见我!一群尸位素餐的人渣!” 此时四周的观众简直被这突然戏剧化的经过惊呆了,再看着郑晖脑袋上裹着纱布的模样,在他们眼中郑晖此时简直要化身成为恶魔了。而之前黏在曾浩身边还一脸愤怒的女人,此时更是被吓得花容变色。 就在这时,蜷缩着浑身抽搐的曾浩的手机却响了。 郑晖随手捡起手机,看了一眼名字就知道是谁了。 “喂,你有种啊!几日不见都换了主子啊,不过你这主子实在是太熊了,已经被我修理了。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的兄弟我暂时放过,把事情给我处理干净了,否则……”郑晖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电话的对方一阵沉默,好一会才谨慎的传来一声疑问:“请问你是?” “郑晖!”郑晖冷冷吐出自己的名字,啪的就摔了电话。 伴随着电话摔裂的声音,一阵刺耳的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本来还一脸不忿的罗兵,此时一脸震惊而脸色苍白的看着郑晖。一心想向上爬的他,岂会不知道淮水市数一数二的超级纨绔郑晖?! 郑晖指了指中年人又指了指自己,走到罗兵的身边面露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和他都是受害者,该怎么办?还请‘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一定要好好为我等人民做主啊!” 说完,就冷冷一哼,扭头走了。 而被他拍了肩膀的罗兵,直接被吓的噗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惊起一片诧异之声。

重生之我为纨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我为纨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15章(第一卷第15章 挣扎)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15章(第一卷第15章挣扎)书名:小妻不乖,总裁真霸道第一卷第15章挣扎“变态!放开我!”她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嘴里不停咒骂着,可是娇小的她又怎么可能会是这威猛男人的对手?霍正霆邪恶地一笑,手指缓缓挑开她的底裤。男人的兴奋让他失了警备,夏紫溪眼底寒光闪过,一个勾手从他的大手中挣脱,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一推,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推了出去。霍正霆没有想到,五年不见,这小女人变得如此彪悍,连连退后了几步后,他勾起唇角,眼里对她的占有欲更浓。若说五年前,那个依靠着他娇弱的女人身上

  • 腹黑王妃本纯良15章(第15章 程慕之提亲)

    原标题:腹黑王妃本纯良15章(第15章程慕之提亲)小说名:腹黑王妃本纯良第15章程慕之提亲姜氏又是叹了一口气,抬手别了别意浓微乱的发鬓,声音轻轻的说:“你啊,性子软,遇着事情也不说就想着自己挺过去,受了委屈也只会自己忍着,就这样的我们又怎么放心你。”“嫂嫂别担心。”意浓握着姜氏的手,软软的说,声音带了几分的撒娇。“如何让我不担心啊。”姜氏的声音沉了几分,“你和太子爷的事情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现下找人家怕是也找不到好的,你大哥和二哥又怎么舍得你受苦,尤其是慕之,从小就和你好。”意浓一笑:“意浓不着急

  • 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 终于见到你了,女神)

    原标题: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15章(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小说:天后养成:男神的独家溺爱第15章终于见到你了,女神夏芷柔看着缓缓走来的夏初月,撇了撇嘴,听见别人说她长得像个玩物,心情又好了起来,她漫不经心道,“这就是我那个不敢见人的姐姐呗!”“啊?她就是夏家那个腼腆害羞的大小姐啊!”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对于某些事都是心照不宣的。夏芷柔转了转眼珠子,一本正经道:“你们待会儿可千万别主动跟她说话,她超级怕生,会被吓到的。到时候她要是哭了,别人不以为是你欺负她了呢!”她这话成功让想

  • 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 退婚)

    原标题: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15章(第15章退婚)小说名称:豪门蜜宠:甜心小妻抢回家第15章退婚顾小西右眼皮子突一跳,便接到姑姑的电话,要她回去一趟。登时一抹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刚回到家,便发现气氛不对。顾采倩坐在沙发中,整个人面无表情。姑父秦粤轩站在一旁抽着烟,看顾小西回来,他笑笑:“小西回来了。”对于这个姑父,小西一向没好感。总感觉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随时都能掉到地上一般。她轻轻点点头,走到姑姑面前问道:“姑姑,出了什么事?”顾采倩抬头看着顾小西,叹了一口气,“小西,有些话不用我说你

  • 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 提前的告白)

    原标题: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15章(第15章提前的告白)小说书名:婚内有染:诱宠天价前妻第15章提前的告白跟常天奇老好人弥勒佛的性格不一样,她的姑姑何碧如一直认为自己哥哥千好万好,离开樊家也全是樊家的错,甚至连他的去世都怀疑是樊家暗害的,所以对樊家一直都是敌对的态度。虽然近些年有所好转,但难保不会因为樊雅的婚事又开始翻旧账。常天奇看着樊雅的脸色也知道她担心何碧如,他醉心医学,不太插手家里琐事,但拜妻子的唠叨,樊雅这桩婚事后面的弯弯绕绕他也稍微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樊雅的肩膀,语重心长,“

  • 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 笨手笨脚的二手货)

    原标题: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15章(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小说书名:大牌弃妇:权少溺宠闪婚娇妻第15章笨手笨脚的二手货领了证之后,陆彦初就跟唐心说让她在家里安心养胎,暂时不要去上班了。唐心知道网上有些报道把她说的非常不堪,这个时候出去工作的话,她也应付不来那群人的指指点点。索性就答应了陆彦初的要求,安心的做起了全职太太。“叮咚……”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唐心忽然听见门铃响了,赶忙跑了过去。“你就是那个被苏家赶出门的唐心?”门外站着的是位保养得意的妇人,打扮的珠光宝气,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 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 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

    原标题:神秘老公V58715章(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小说书名:神秘老公V587第15章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他看了瞿天灏一眼,无理傲慢的态度让他很不悦,可公司这次的项目是一块硬骨头,他必须要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不然他才不想和这么一个盛气凌人的家伙一起吃饭。苏亦心一直低着头闷声吃菜,可头上那道如冰刀般的眸光,让她想忽视都难。瞿天灏轻啜一口杯中的酒,低醇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顾总和苏小姐还真是够恩爱的,我很羡慕。”顾昊宇笑得有些得意,他握住苏亦心的一只手,骄傲的说道:

  • 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 她要逃跑)

    原标题: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15章(第15章她要逃跑)小说名:误惹夜帝:神秘老公带回家第15章她要逃跑“叶暖,关于我手表的事,你预备怎么赔我,你是准备一次性还给我,还是分期给我?”温舒朗靠着墙,双臂环胸,淡淡的说着。叶暖有些底气不足,“温先生,你的手表我去专柜问过了,可以帮你寄到国外维修的,维修的费用我帮你出吧。”她才工作两年多,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叶律师!你平时工作的时候也这么天真吗?”温舒朗轻笑了一声。叶暖不明所以得看着他。温舒朗继续,“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的建议呢?”叶暖一怔,她确实

  • 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 钱包摔在脸上)

    原标题: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15章(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小说名:独家蜜爱:顾少甜宠迷糊妻第15章钱包摔在脸上李姐知道不管她买什么东西顾先生也看不上,但她还是不想破坏米雪美好的心愿,便直接把她拉到电脑前,说道:“这是个找工作的网站,你自己找找吧,像你这种只做几天的,估计只能去找兼职了,发个传单,当个促销什么的,大公司不会要你的!”米雪笑嘻嘻的说道:“李姐去忙吧,我自己找!”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米雪问李姐借了五十块钱打车钱就匆匆离开了,然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多回来,一连五天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赶在顾逸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 女佣)

    原标题: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15章(第15章女佣)小说: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第15章女佣出了机场,看着前方骚动的粉丝群,以及被保安和保镖护送上车的楚离歌,宋小文眉头紧蹙。上了出租车,宋小文就用手机上网查询所有关于楚离歌的资料,她从不追星,此刻倒有些铁杆粉丝的架势。时差还未倒过来,宋小文红着双眼盯着手机,资料还真多,看得她眼睛都发晕,突兀的手机铃声吓得她将手机摔落,捡起来一看,又是个陌生号码,一接听,就传来低沉迷人的嗓音:“限你一小时到景山别墅8号。”虽然是第一次在电话里听这个声音,宋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