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朱门毒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06:43 来源:网络 []

小说:朱门毒后

第1章 惨死
  “沧流殇!你不能这么对我!”   曲幽被四个护法倒扣在地,浑身上下无一块骨头不泛出剧烈的疼。雷霆军事网   “放肆!”   不知哪里袭来一掌,脆响通彻整个大殿,曲幽的半边脸颊登时高肿。   嘴角溢出鲜血,她的目光却如刀似剑般的死盯一个方向,执拗重复道:“你不能这么对我!”   下一刻,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瞬间闪至的她眼前,银白的面具几乎掩住整张面容,唯有那双狭长的眼透露出刻骨的寒意与森凉。   “不能这么对你?”披风蓬落压地,像一面大旗遮住一方天地,低沉霜降的嗓音听起来危险至极:“楚依绫在昏迷前,仅留下一句话。你,可想猜猜看?”   曲幽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无力的颤抖:“她……莫非说,是我……背叛了夜寒阁?”   沧流殇缓缓站起,居高临下看着匍匐在脚下的她:“那么,你有吗?”   曲幽紧咬着牙昂起头,望着这双她从来看不懂的眼睛,一字一顿:“我,没,有!”   然而下一瞬,她的心陡然一沉--   如若沧流殇有哪怕一丝丝信任她,又怎会亲手喂下她藏毒的甘茶,怎会令四名贴身护法将她困压在地?!   她曾经是他最锋利的獠牙,如今,反倒成了最大一根毒刺?   或者……   其实不过是因为她知道得太多,所以,他便再也容不得了吗?   狡兔死,走狗烹。   既然丢了良知,心甘为犬,就早该料到有此结局。   只是原本还以为,她之于他,多少总还是有几分不同的……   呵……   曲幽眼中现了一丝恍然,还有浓浓的自嘲讥讽,垂下眼帘,不再徒劳申辩。   而沧流殇则像是根本不想多看她一眼,决然转身离开,只冷冷丢下一句:“将她的手筋脚筋挑断,药效马上就该过了,到时候就凭你们,谁也制她不住。《朱门毒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叛徒该如何处置,你们心中有数,无须我多言。”   叛徒还能有何下场?不过受尽酷刑,一死而已。   曲幽无所谓的勾勾唇角,未再抬首。目之所及,只有沧流殇席卷远去的暗红色宽大披风,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   血,溅到几尺之外,沁入黑磨石的缝隙,不见痕迹。   曲幽从始至终一声不吭,只死死瞪着在沧流殇离去后,陋相毕露的四个护法,眼里是无可比拟的杀意与寒气,然而已废的四肢却只能软软的搭在地面。   “瞪什么瞪!”又有人狠狠踩了她的脸一脚:“好好求饶吧,待会儿爷尽了性,说不定还能让你死得痛快一些。阅读881234567.cc”   曲幽的眼睛蓦地睁大,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绝望和恐惧。   仿佛自己正被一个巨大的埋藏已久的阴谋囿于泥淖,无处可逃。   那人见她如此模样,恶意嗤笑:“是,你没猜错,你的好姐妹楚依绫,托我们在你的脸上,多划几刀。她说你的这张脸啊,美得让人不省心。”   “你们……敢如此辱我……沧流殇必不会放过……”   “尊主?你说尊主会为了你……”那人一顿,继而笑得越发猖狂:“曲幽啊曲幽,枉你跟了他这么久,竟不知他对背叛者,会是何种手段么?尊主临走前的那句话,你若不懂,兄弟几个可以教你懂……”   后面的话,被一阵阵令人作呕的下流笑声所代替,一切,已不需再说。   曙光未至,月色依旧寒凉如霜。   偌大的殿内只剩了一人,或者说,一个将死之人。《朱门毒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曲幽睁大失去焦距的双眼,躺在冰冷的地上,伤痕累累衣不蔽体。脸上刀痕的血迹混着泪水汩汩流下,在地面绽开。   这场噩梦,仿佛永远也等不到天明。   忽地,她笑了起来。   笑声嘶哑而尖锐,带着深深的绝望悲凉还有刻骨的恨意。   手脚全断,经脉俱废,连咬舌自尽的力气也不够。   她唯有积攒着力气,忍着剧痛也忍着恶心,一点一点蠕动,一点一点接近在旁边血泊里安然躺着的,自她发上散落的璎珞朱钗。《朱门毒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多年的姐妹之情,十几载的追随之义,还有那份刚启齿便被碾入尘土的爱慕之心……   换来的,是她此生最在意的两个人,亲手赠予的不堪结局。   真是,笑话一场。   终于,曲幽张开嘴,合着满口的献血,将那金钗吞下。   若有来生……   她定要这些伤她辱她之人,业果自尝永不得安!
第2章 重生
  南褚以北乃北连国,左向西秦,右朝东祁。四国相邻掣肘,此消彼长已有数百年,其中尤以南褚疆土最为广袤。   地处南方气候宜人,疆土厚沃而物阜民丰。   南褚国历一零二年,国号隆平。来自881234567.cc春,天下太平。   正是杨花杏柳绽烂的时节,微风和煦。烟柳画廊,参差无数风帘人家。从苦寒无依的寒冬渡到生机盎然的仲春,复又一年新鲜气象。   恰如野火烧不尽的野草,诸多生命,重新寻到了春风吹又生的起点。   久雾的天终于放了晴,一缕阳光打在床榻上那张苍白消瘦的脸上,近乎透明。   曲幽只觉仿佛已经睡了许久,不禁低低哼了一声,缓缓抬起手,竟周身酸疼不已。徐徐睁开眼,遮了遮阳光。   “啊--”   一声惊惧尖叫自一边传来,紧接着便是一串铜盆落地的声音。   曲幽不悦地皱眉,下意识叱喝道:“吵什么!”   喉咙干涩得厉害,嗓音嘶哑难听。且,这声音很陌生……   悚然一惊,彻底醒神。   脑海中瞬间有大片大片的东西纷至沓来,一片汹涌驳杂,像梦境……   不,那不是梦,是死前的记忆。   自己的的确确是死了的,那么现在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莫非……   足足过了半晌,曲幽才复又睁开双眼。   视线扫过头顶那宫廷官宦人家所用的四开乳白帷帐,伸手摸到身上陈旧起毛的缕丝绣花褥。   目光转动,只见朱红漆雕柱,软榻乌木桌椅,一绿衣小丫鬟正唯唯诺诺跪倒在地,低垂着脑袋面对自己。   她曲幽,居然没死。   当真是,苍天有眼!   刹那间的狂喜被理智生生压下,她有些不知年月的朦胧感,良久,才扶着额头幽幽一叹,带着狂喜,带着感恩,带着希望,带着无可名状的激动。   “小姐说什么?……”   “无事。”曲幽神色一凛:“扶……我起来。”   “是。”   在丫鬟接近支撑的搀扶下,曲幽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了窗边,看到满园姹紫嫣红,莺蝶飞舞,饶是从前再冷漠自持,此时此刻,也心起波澜,险些落下泪来。   从来没觉得,生命如此眷好。   “如今,已是哪一年春了?”   听着如此沧桑淡然的口气,小丫鬟吃惊了好久。难道小姐……记不得事儿了?这是傻了还是……   “别瞎猜,只是感觉病久,历了冗长的一梦,梦醒了,便换了季节。”曲幽竟像是背后长了眼睛。   “哦哦,回小姐的话,如今是隆平年间一零二年春。老爷今早才派人来查看了小姐的病况……此刻只怕是,已经发了……昭告了!……哎呀!”   小丫鬟先是老实回答,突而似想起了什么,惊呼一声,险些跳将起来。   上午已经回光返照,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小姐,下午竟像借尸还魂般的忽然活了过来!   借尸还魂……啊呸!   她恨不能打自己耳刮子,为何会想到这种不吉利的话?   “一零二年啊……”   曲幽这次却并未注意小丫鬟的异状,只将全幅精神都放在了这个代表时间的词上,喃喃轻声重复了一遍。   想不到她这一死一生,改头换面人事全非,人间却只历了一冬。
第3章 新的身份
  曲幽愣愣出神的当口,小丫鬟已经火急火燎地奔了出去,想必是要告知整个府邸这个惊人却不一定惊喜的消息--大小姐她,又活过来了!   徒留曲幽一人待在屋内,伏在窗沿,盯着自己这双骨瘦如柴的手,一身酸软毫无力量,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她当真,是重生在了当朝丞相府里最不受宠的嫡女,杨鸢洛身上了啊。   脑子里有这具身体足够的记忆来诠释前因后果:父母为官家包办婚姻,亲娘万氏原本为富甲一方的商家之女,风光无限嫁进丞相府。未料不到五年,家道忽然离奇中落,万氏也在一场蹊跷的大火中毁了容貌。   这场惨剧终以一场普通意外的定断而不了了之,自那之后,万氏便彻底失了夫君的宠,被一个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的妾室杜三娘挤下了位。   这般境况,再加个睁只眼闭只眼恨不能不闻不问的冷血亲爹,杨鸢洛打小嫡不如庶的生活可想而知。能在相府这处破落的角落里挣扎着长成了这么大,直到前几日才夭折殒命,也已实属难得。   只是,为何会死在这么巧妙的一个节骨眼上呢?   --偏偏是皇上给相府指婚之际。   曲幽无声冷笑,转而细细端详起桌上铜镜所映出的面孔,病得有些变形的瓜子脸,苍白却小巧的唇瓣,秀挺的鼻子,有些发黑的眼眶里,是一双剪水凝眸,纤长的眉和如画的眼尾,清雅之下又不失几分妩媚。   正是十五六岁的光景,年华最好。   若好好将养再稍加装扮,倒也不失是位清秀美人。   不过眼下的这幅样子,是丝毫令人联想不到“美”这词儿的。一身素白中衣,披头散发,脸色发青,当真有几分女鬼的模样。   摇摇头站起身,曲幽拖着漂浮的步子走到花园,才刚想要闻闻这真实世界的梅花香,脚下突而一软,眼前发黑,竟直挺挺晕倒在地。   这个身体弱得……真是够了。   此乃曲幽昏迷之际的最后一个想法。   “小姐,醒醒啊小姐,三姨娘来探望您了!刚刚还好好的人啊这是……这是怎么了?”   适才那小丫鬟,也即杨鸢洛生前唯一的贴身侍婢雪影,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将曲幽拉回了现实。   头依旧沉重无比,眼未睁,便听耳边又传来一阵娇媚却甚是刻薄的声音:“我看你是该被狠狠掌嘴了!就你家小姐这吊着半口气晕死在花园里的模样,也能谈得上好好的?这人都没活过来,竟就急不可耐地跑去老爷那边叫嚷。昭告都发了,难道你还想着搅了浑水领赏钱还是想害老爷犯一个欺君之罪?!”   “奴婢不敢!”   雪影惊惧交加,噗通一声跪下,又被另一个年轻清脆的声音断了尾音:“娘,别跟她废话了。臭丫头还不滚开,让我瞧瞧你们家小姐究竟是死是活!”   相府三小姐杨霁月狠狠推开雪影,急不可耐地冲上前来,用力拍打晕倒之人的两颊,眼里带着莫名的焦躁与不安:“杨鸢洛!你是死是活?!”   她自然焦躁,那毒药的剂量,昨儿可是吩咐下足了的!若还不死……   突然,杨霁月的手腕被钳住,整个人猛地一顿。一低头,正好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   “妹妹下手好重,姐姐就算不死,只怕也会被你打死呢!”   杨霁月大惊起身,挣脱钳制:“你……你竟真的没死!”   “我没死,妹妹和三娘难道不高兴?”   曲幽挣扎着坐起,嘴角漾开一抹奇异的微笑,泠然锐利的目光从神色大变的杜三娘慢慢侧至她身后的一干丫鬟婆子和家丁,再移到面如土色的杨霁月脸上。   她知道他们前来是作什么的,查看“自己”究竟有没有死得透凉罢了。
第4章 意欲毒杀
  “鸢儿。”杜三姨娘开了口,唇间堆笑,眼神温和。瞳仁里却是透着丝丝细小如针的锋芒:“月儿高兴着呢,三娘也高兴,要不,怎会一听到雪影的报信,便忙不迭的带了神医前来探望你呢?”   曲幽回到房中后,稍事休息,终是恢复了几分体力,心中更是清明几许,含笑缓声:“三娘,听闻圣上前段时间指了婚,说要鸢儿上嫁太子当太子妃呢,只可惜,鸢儿自小腹无诗书,还及不得妹妹的十之半分。”   “你还知晓这些!……”   杨霁月一听这话,即刻气不打一处来,却被三姨娘一个冷厉的眼神止住。   曲幽则冷眼旁观,秀眉微拢。   杜三娘于这无人之际带着十余家仆还有那摆明了是下毒者的所谓神医前来,若真是为了看望,何须如此阵仗?   “鸢儿你大病方醒,还是先躺下吧,让大夫理理症结,再开服良药。”杜三娘美艳的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森冷,“胡神医,还不去!”   曲幽退了半步,眸色微深,想不到杜三姨娘竟大胆妄为的如此丧心病狂,光天化日就迫不及待想取她性命。   不动声色的暗暗提了提气,却这才惊然意识到,现在这具躯体是从阎王那里爬回来的虚壳子,且手无缚鸡之力,压根没有“气”这东西的!   看来眼下是万万强硬不得,倒不如来个将计就计。   心中已有思量,便缓了脸色,曲幽坐回床榻之上伸出手,乖巧低声:“姨娘好意,鸢儿心下感激,那便……有劳大夫了。”   胡大夫垂首上前搭脉,捻着胡须装模作样佯想了片刻:“小姐这是气虚体寒,郁气久积引起假死之状,待我再开副药来,快快煎了来服下才是正经。”   旋即将一张龙飞凤舞的处方递与姨娘,便立刻告下。   曲幽则咳嗽几声,哑声吩咐雪影给自己倒杯茶来。   雪影应连忙声,哆哆嗦嗦爬起,倒了杯凉水伸到她面前。   恰趁接过茶盏挡着众人眼光之际,曲幽嘴唇翕动,以微不可查的声音急速道:“拿好药方子,趁煎药的空挡去请老爷来。”   雪影有些懵懂,却在小姐警醒料峭的眼光中多少明白了点什么。   “三娘,煎药的事情,就交给雪影吧,她照顾我时日最多,自是懂的。”   曲幽抬眸冲杜三娘怯生生道,雪影闻声忙伸手去接那张单子。   未料杜三娘手一抬,丹凤眼一眯:“不用麻烦了。我的丫鬟婆子去,也是一样的,雪影还是留下,好好陪着你们主子吧。”   说罢,便有小厮接过单子快速离了小苑。   曲幽自知不妙,看了一眼雪影。   所幸雪影立即会了她的意:“奴婢……奴婢去帮忙煎药。”   “雪影,可想你的好姐妹雪魅?”杜三娘却上前一步挡了她的去路,阴恻恻问道,几个小厮也不怀好意的朝她们主仆撸着袖子走来。   雪影顿时吓得跪倒在地。   她怎么不记得,雪魅是因为去年冬天偷偷去大太太那边给小姐拿御冬的绵毯,被杜姨娘半路抓住活活打死的。说她媚主惑上,勾引二少爷。   如今这是想将她也杀了吗?!   “快跑!”   突然一声断喝,曲幽不知何时已经起身,鬼魅般闪身绊倒了就近的几个奴才,爆发出惊人力气,拾起桌上的茶碗便朝三姨娘脸上砸去。   三姨娘一声惊叫躲避,素来风吹便倒怯懦无用的杨家大小姐竟有此举,登时惊呆了众人。   雪影趁机狂命跑出了小苑,曲幽也紧跟着朝外跑去,丢下一屋混乱。   陌生的环境加上久病之躯,昏昏沉沉的曲幽拖着沉重难稳的步子慌不择路,跌跌撞撞间不慎被道边的枝桠刺划伤了手臂脸颊,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有群人影在晃动,腿下一软,终是力竭往前扑倒。   却恰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似是有明晃晃的黄色袖角在眼前闪过,曲幽头一歪,陷入一片深蓝。

朱门毒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朱门毒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庶女重生之盛宠毒妃7章(第7章 赏赐丫鬟)

    原标题:庶女重生之盛宠毒妃7章(第7章赏赐丫鬟)小说名字:庶女重生之盛宠毒妃第7章赏赐丫鬟雅园。林氏对花圃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是在云里雾里的:“张嬷嬷,长青真的跟花喜那贱婢有一腿?他可是太子赐给尘儿的。”张嬷嬷也是很疑惑,但是到底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了:“夫人,太子手下的人必定是精明的,怎么肯能看得上花喜呢,而且上面还有大少爷压着呢,老奴猜想,是花喜倾慕长青,才会如此说的吧。”林氏细想,也觉得是这个理儿,便也不再去纠结,但是一想到冷千璃,脸色顿时一沉,许久才开口:“张嬷嬷,你去挑几名丫鬟送到梅园,该

  • 嫡女医妃:邪王强宠腹黑妻7章(第7章 景王到来)

    原标题:嫡女医妃:邪王强宠腹黑妻7章(第7章景王到来)小说名字:嫡女医妃:邪王强宠腹黑妻第7章景王到来大楚帝如今的表现虽是龙威大怒,却避重就轻地将云绯语的欺君之罪不提,而是将事态转移到道德体统之上。此时更是任由对方扭转黑白,她又怎会不知道他的心思。而今日也的确不是将处置云绯语的好时机,毕竟她也是云家之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毕竟此事往大了说,可是欺君之罪。如今她已经成功地敲山震虎,自然是该将局势掌控于手中。当下,云绯月作势捻了捻眼角残存的泪水,话语清然地道:“四妹……四妹原来是不小心推的我,如此

  • 修罗武帝7章(第7章 废纸)

    原标题:修罗武帝7章(第7章废纸)小说:修罗武帝第7章废纸“这少年真的有灵级武功吗?”所有人都是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飞。武功也分等阶,下等武功,中等武功,上等武功,绝品武功,这些都是凡级武功,而在凡级武功的上面,还有灵级武功!灵武,就算是秦家这样的大豪门,都垂涎不已!因为灵武,在整个大古王朝,只有皇室、秦家等等几个大家族才有所掌控,他们将其视为家族重宝,根本不轻易示人。从某些方面来说,一本灵级武功,几乎可以成就一个豪门世家!然而,现在居然有一个少年郎,说要拿这东西出来交换?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

  • 不朽魔皇7章(第7章 一拳)

    原标题:不朽魔皇7章(第7章一拳)书名:不朽魔皇第7章一拳走到旁边,费八用早已准备好的清水洗了洗手,把上面沾着的沙粒清理干净,然后坐在椅子上,问道:“瘦猴,今天情况怎么样,飞鹰帮那边有什么动静?”“和他们又打了一架,他们伤了六个人,咱们伤了三个。”瘦猴说道。“哼!如果不是老爷子护着他们,我早就把他们给灭了!”费八脸上煞气一闪,冷哼道。瘦猴闻言,低声道:“社长,最近因为咱们扩张地盘的举动,老爷子似乎意见很大,咱们还要不要继续抢地盘?”费八脸色微微一变。别人他都不放在眼中,唯独那位老爷子,他不敢不重

  • 残王嗜宠:纨绔小魔妃7章(第7章 吓人,开灵异讲坛)

    原标题:残王嗜宠:纨绔小魔妃7章(第7章吓人,开灵异讲坛)小说名:残王嗜宠:纨绔小魔妃第7章吓人,开灵异讲坛碰地一声,慕容九摔倒了地上,疼的她龇牙咧嘴。揉了揉被摔成了八瓣的屁股,慕容九站了起来,狡黠的眸子,四下打量,却见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堪称人间仙境一般的地方。这里,绿树成林,山高云阔,中央矗立着一座府邸,乍一看,还以为仙人住的地方。这是哪儿,她怎么就突然到了这里?慕容九秀眉微蹙,抬起衣袖,擦了擦灰不溜秋的小脸。正在此时,只见天地间忽然笼罩下来一片浓雾。而这浓雾渐渐凝聚出一个人形。看着那有些白、有

  • 至尊小农民7章(第7章 卖樱桃风波)

    原标题:至尊小农民7章(第7章卖樱桃风波)书名:至尊小农民第7章卖樱桃风波吃了一条鱼后的叶凡抿嘴抬起白皙的手掌抹掉嘴角的污渍,看着自己果林里面那樱桃树上的艳红樱桃,觉得品相不错,拿出自己的破智能手机,开始搜索文县水果交易市场的信息。歪着头,叶凡漆黑的眼眸浏览着信息网的信息,大樱桃三十多元一斤,叶凡眼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决定待会去借二叔家的三轮车去叶家镇卖樱桃。毕竟历年叶凡经常去这些交易市场,至于去文县,叶凡撇了撇嘴,暂时没有这样的想法,今天从王大贵那些人的尿性身上就感觉到文县交易市场的水好像也是

  • 女神老婆恋上我7章(第一卷 命运之门第7章 一招制敌)

    原标题:女神老婆恋上我7章(第一卷命运之门第7章一招制敌)小说名字:女神老婆恋上我第一卷命运之门第7章一招制敌阿强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一见到对手,就挥舞着拳头咆哮,几名手下在那里冷嘲热讽,帮腔作势。“你猜,强哥几招能击倒这小子?”“三招!”“两招!”“干脆我们赌一把!”一人大声提议,不少人立刻响应,花花绿绿的钞票堆了起来。“我也赌一把!”龙小强大步走过去,取出仅剩的五百神龙币,压了上去:“我买我自己,一比五的赔率。”“小子,你有钱吗?”阿强不屑的问。龙小白举起拳头,傲然道:“阿强,我击败你只需要一

  • 武极神皇7章(第7章 千叶散花手)

    原标题:武极神皇7章(第7章千叶散花手)小说名字:武极神皇第7章千叶散花手三年前,因他父亲被关,加上他修为停滞不前,他在林家处处受林承刁难,剥夺了所有一切有关修行的资源。他这么做,仅仅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当中,林家震动。某一日,林言来到家族专门测验子弟修为的演武场,通过测验石碑,宣告自己踏入武士六品,众人惊讶。十多天后,林言再次进行测验,踏入武士七品,并当场击败一名踏入六品已久的子弟。不到一个月,从五品修炼到七品,这速度举族震动。并且,当日林言进入家族资源阁登记,获得大量元气

  • 武焰滔天7章(第7章 周雷霆的阴谋)

    原标题:武焰滔天7章(第7章周雷霆的阴谋)小说名称:武焰滔天第7章周雷霆的阴谋小瓦城东一处豪宅中,林二伯佝偻着身体,一脸愁苦的表情站在一旁,在他不远处的桌案上,赫然摆放着一张借据,上边白纸黑字,清楚写着欠下4000刀币,落款人正是周啸的名字。而离借据到期的时间,还有五天。周雷霆一脸狞笑,对着左手边那个劲装武士吩咐道:“做的不错,把那老东西带下去吧。”老东西指的是林二伯,周雷霆通过各种手段威逼利诱,最终从林二伯手里搞到了这张借据,现在林二伯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用了,对于那个老顽固,他连多看一眼都没兴

  • 护花特种兵7章(第一卷 护花危情第7章 东宇大厦显神威)

    原标题:护花特种兵7章(第一卷护花危情第7章东宇大厦显神威)小说书名:护花特种兵第一卷护花危情第7章东宇大厦显神威嘭!那个传话的汉子被一脚踹进了电梯,电梯飞速上升,就在那一刹那,十七八个人立刻动了起来,七个人上了楼梯,而另外八个人则进入了旁边的两个电梯。“出现敌袭,各楼层做好战斗准备。”大厅中央,一个刚才还坐在沙发上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纸的老人在对讲机里淡淡地说道。一切都好像很平常一般。叮!二楼的电梯打开了,只有一个被扒了衣服,晕倒在地上的汉子。这个可怜的汉子,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很后悔刚才拦住了林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