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慕少,轻一点在线阅读

2017/12/29 10:51: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慕少,轻一点

第3章我要一个亿

无视了许多张目瞪口呆的面孔,南玥竖起一根手指,笑吟吟的道,“一个亿。小说:慕少,轻一点在线阅读

桃花眼男‘哈’的一声冷笑,“那迟哥出价两个亿,你卖不卖?”

南玥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踩着八公分高跟鞋的小白腿在走动之间,带起裙摆的飘扬。

众目睽睽之下,她一步步的走下楼梯,兀自坐到了慕迟左边的空位上,含笑问道,“那么,这也是慕先生的意思吗?”

她偏头,正好对上了慕迟深不见底的黑眸。

在看到他面容的那一刹那,南玥眼中浮出浓浓的惊艳。

剑眉凤眸,挺直的鼻,嫣红的唇,出色的五官搭配在一块,精致的挑不出一丝瑕疵,像是上帝打造出的最完美艺术品。

他坐姿微微懒散,骨子里透着一种优雅雍容的味道,活脱脱一个贵公子的形象。

想不到慕迟长这么好看!

慕迟勾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绅士的气息,然而,下一秒他说出的话却和他的气质截然相反。

“如果你肯卖艺又卖身,我不介意。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南玥嘴角一抽,觉得这个男人的人设有点崩,她深吸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一点怒意,一副受到了莫大侮辱的样子,冷哼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会是缺两亿的人嘛?”

慕迟斜睨着她冷若冰霜的脸,第二次被她勾起了兴趣,他目光下移,扫视了一遍她的穿着,然后凉薄的唇一弯,笑意不变。

“每个女人都有她的价钱,三亿。”

南玥气的双颊鼓起,丰满的胸脯也因为巨大的愤怒一起一伏的,她攥紧了拳头,怒声道,“你——”

屏息凝神的众人脑中的那根弦一下子绷紧了,紧张又期待。

神秘高调女人VS权势滔天的慕少!

火星撞地球,谁会胜?

就在众人以为南玥会大发雷霆,和慕迟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PK时,却听她话锋一转,温中带娇的声音吐出两个字,“我卖。”

“……”

四周一片死寂。

“靠!”

接着,骂爹的声音连绵不断,众人被这个神转折弄的面色扭曲。

他们裤子都脱了,她就给他们看这个?

南玥受辱的表情也变为了轻柔的浅笑,看着面不改色的慕迟,暗藏挑衅的问道,“慕先生,你该不会想反悔吧?”

慕迟眼底掠过一丝玩味之色,嘴角翘起微妙的弧度,“我从不反悔。雷霆军事网

南玥刚松了一口气,见桃花眼男阴森森的一笑,咬牙吐出几个字。

“你敢坑我们?”

南玥无辜的摊开手,狡黠的眨眼,“我怎么坑你们了?做生意嘛,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我可没有强求,价钱是你们出的,我同意卖,很公平。”

“妈的!老子活这么大,还没人敢——”

慕迟抬起一只手,打断了他的怒骂,清俊的脸上笑容宛然,语气从容,“燕然,男人要输得起。”

这个女人,激将法,心理战,玩的很不错。

有意思。

南玥心里窃笑,面上却带着落落大方的笑道。

“那,走吧?”

慕迟站了起来,表情是一种高深莫测的微笑,幽暗的黑眸涌动着几分刺探之色,看的南玥心中发紧,生怕他看出了什么破绽。雷霆军事网

心念电转之间,她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费力的在他耳畔留下一道幽香暧昧的气息。

“慕先生,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慕迟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得到的是她俏皮的眨眼,他忽的一笑,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第4章把他迷晕

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南悦‘啊’了一声,纤白的藕臂顺势环住男人的脖颈,不经意的揉皱了他内搭的白色衬衫,连着领口的领带一起松垮下来,露出他小麦色的皮肤。

他却丝毫没有在意,只给她留下棱角分明的侧脸轮廓,嫣红的薄唇似上扬了一定的弧度,似笑非笑,冷意飕飕,抬腿,大步而去。

身后的保镖一并跟上。

“砰”的一声!

豪华的房间内,慕迟用脚关上门,走到床前,干脆利落的把人扔到了kingsize的大床上。雷霆军事网

南玥被一片软绵绵的触感包裹,刚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却觉一道阴影笼罩在头顶。

属于男人沉重的身躯压了下来,她被迫又躺了回去,抬头对上一双含着浅笑的凤眸,不但不退反而双臂缠住了他的脖颈,媚眼如丝。

“慕少,来吗?”

慕迟用行动代替了他的回答,他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小腿一直往上滑动,掠过她笔直纤长的大腿,不盈一握的腰肢。

最后指尖点在她呼之欲出的胸前,漫不经心的转了两个圈,猛地勾住衣料的边缘,

慕迟看着她精致如画的眉眼,忽然沉声轻吐,“说出你接近我的目的,否则这里……将会成为你的坟墓!”

他嘴里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面上却依旧带着优雅如绅士的淡笑,气质是一种温润如玉的优雅,不见半点杀意。

可就是他这个样子,硬生生的吓出了南玥一头冷汗,她毫不怀疑他话的真实性。

“很简单,我就是个拜金虚荣的女人。”

她皮笑肉不笑的对视上慕迟的眼,并没有错过那一秒的怔愕。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可是不过半晌,他突然低低的笑了出来,垂下的眼帘盖住了里面的幽深,“这个理由我喜欢。”

慕迟起身下了床,径自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褐色的男士钱夹里抽出一张银行卡。

他递到南玥的眼前,波澜不惊的道,“这是瑞士银行的金卡,里面有三亿人民币,我宣布,我们交易成立。”

南玥淡定的脸上终于绽开了真切的笑,她毫不客气的把银行卡接了过来,检查了一下,确定是真货,于是大大方方的把卡片塞到了内衣里,站起来,袅袅婷婷的靠了过去,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慕少,你爽快,我也不吝啬。”

她踮起脚尖,主动送上了柔媚的红唇。

慕迟圈住了她的腰,任由她半拖半拉的把他压在床上,粉嫩柔滑的小舌探入他的唇齿内,让人不由心神一荡。

可就在这时,一阵刺痛倏然传来,慕迟低低的闷哼了一声,性感撩人。

“哎呀!”

南玥看着他淡色的唇上一抹鲜红,顿时抱歉一笑,随即讨好的用舌尖舔了舔被她咬出来的伤口,其触感像羽毛划过心尖,酥痒难耐。

“这样就不痛了。”

她眼眸清澈如水,纯真又娇憨,偏偏气质娇媚迷人,两种特性完美的糅合。

这一刻的风情,让慕迟眸色不自觉的深沉下来,他化被动为主动,正要把她压在身下,一股电流却骤然穿透全身,酥麻的让他力道尽失。

只那么一瞬,慕迟仿若了然了什么。

第5章想全身而退,做梦

低垂的眉眼划过一抹玩味的笑意,他克制住体内麻药的弥漫,沉重的身躯缓缓软倒在南玥的身侧,眼帘也慢慢落下。

“嗨??”

“Hello?还好么?”

纤纤玉指在男人的肩上轻轻的戳了两下,也没唤来他的半分回应,南玥面色逐渐恢复淡定,“药效挥发的还真是够快的。”

她小声嘀咕一句,把他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拿下去,跳下了床,随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咕噜噜。

漱了漱口,南玥把嘴里早先藏着的见血才起作用的药粉吐了出来,看了一眼床上的慕迟,有点小得意的挑眉。

美人计什么的,还真管用。

她把房门拉开,对守在门口的黑衣保镖镇定自若的道,“慕少叫我去拿点东西。”

南玥兀自往前走,没有看到屋内本该昏迷不醒的慕迟,幽幽的睁开了眸。

他懒洋洋的坐着,看着南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直至消失。

他清凉的指尖点了点唇上的小伤口,唇畔泛起一丝玩味的笑,用嘴型对保镖下了命令,“让她走。”

这么一点迷药,还不足以让他晕过去。

没有谁,在拿了他的东西后,可以全身而退的。

南玥拿着两个亿光明正大的离开了,来到一处偏僻角落,上了一辆保时捷。

再出来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装扮,头发扎成马尾,衬衫搭配牛仔背带裤,之前的端庄典雅全部变成了青春活泼。

南玥勾唇一笑,取出那张金卡放在阳光下照了照,红唇在卡面上‘啵’了一下,“拜拜哦~”

这话,是对这张卡的原主人说的。

三天后,凯撒公寓套房。

钥匙开门锁的声音传入公寓内,半靠在枕头上的南玥合上手机,目光瞟向门外而入的人儿,懒洋洋的道,“大胸妹,麻烦把钥匙还给我好吗?你老这样静悄悄的进入我家,总有一天我会被你吓死。”

一个穿着无袖衬衫和红色包臀裙的女人款款出现在门口,她风情万种的撩了撩烫成小卷的头发,冲南玥抛了个媚眼。

“你当我愿意来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勾搭慕迟的计划成功了没?”

南玥把手机一放,冷哼了一声。

“不告诉你。”

女人怒而叉腰,诅咒道,“你这么没良心,小心从床上掉下来,摔个狗吃屎!”

“你——”南玥气的想下沙发,不料脚一滑,直接从掉下来,摔了个狗吃屎。

“……”

一室寂静。

南玥气冲冲的爬起来,抓起一个抱枕就扔了过去,“简宁!你下次要是再敢乌鸦嘴,信不信我把你上交给国家?让那些科学家剖开你的脑子,好好研究下你这不科学的技能到底是怎么来的!”

她这闺蜜就是一朵奇葩,外表美艳妖娆,还有一对36D的凶器,其实内里就是个傻白甜的二货。

关键这货还有一个好的不灵坏的灵的乌鸦嘴,每每一句无意的话都能害的她中招。

简宁吐了吐舌头,“我不是故意的。”

南玥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在她讨好的安抚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边,简宁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赞道,“牛叉。”

顿了顿,她问,“那你什么时候把钱给……那个人?”

第6章拯救南氏

南玥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现在急的人不是我,有他求我的时候!”

简宁嗫嚅了下唇,到底是什么也没说,只握住了她的手,“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南玥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神柔软了一些,“乖,今晚留下来给我暖床吧。”

简宁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天啦撸,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睡我!”

“……”

南玥懒得和这个活宝耍嘴皮子,坐在电脑桌前打开了一份文件。

文件是南氏集团资产后台的数据库,简单来说,从这份资料可以看出公司的财政情况有多么的糟糕,每一行的盈利总额都是负的。

简宁凑过来看了一眼,咋舌道,“看来他没有骗你,南氏财政赤字的确非常严重。”

南玥拖动着鼠标,一行行的往下浏览,神色有些漫不经心。

“南家破产是迟早的事儿,除非南氏能拉到融资,否则休想东山再起。”

简宁用做了精致美甲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脸,哼笑道。

“就怕你爸南震天会拿你当待价而沽的商品,以此来挽救岌岌可危的公司!”

“他不是我爸!他不配!”

一声低喝出自南玥的口中,看着简宁愕然眼瞳上映出一张森然的面容,她深吸一口气,收敛了怒色,勉强笑了笑,“抱歉,我有些失态了,你放心,我不会当他的傀儡,现在我有三亿,足够买下我自己了。”

相信在三亿和亲生女儿之间,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简宁并不生气,只心疼的握住了她紧攥成拳的手,给予无声的安慰。

“我没事。”

南玥的失控只在一瞬间,她伸了个懒腰,面向电脑,继续翻阅。

“南氏总归是我外公外婆的心血,我不会不闻不问的,”

两位老人过世后,可笑南震天一个上门女婿靠花言巧语从她妈手中得到了南氏,却因为自己没能力,把公司败落到如此地步。

“从10年开始,南氏就开始走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但真正给南氏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是这个案子……”她顿了顿,“清河山庄的开发案,由于南氏预算估计错误,导致公司资金不足……”

握着鼠标的手一紧,她霍然回头,看向简宁。

“清河山庄的开发案,南家的合作公司是谁?”

简宁挠了挠下巴,突然左手握拳捶了下右手,语气笃定。

“乔氏!”

“……”

乔氏?

乔健家的公司?

简宁见南玥的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不由愣了一下,随即一拍额头,“乔氏不是乔贱人他爸一手创立的公司嘛?说起那个贱人我就有气,竟然敢背着你玩劈腿,劈的还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他也不怕劈的太高,扯了他的蛋!”

南玥‘噗’的一声,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八百年前的老黄历了,没什么好气的。”

她生母在十年前因病逝世,南震天立马给她找了个后妈杨清,后妈带了个拖油瓶南媚儿,对外说是后妈和前夫生的,可是还有谁不知道,南媚儿根本就是南震天的种?!

第7章那一家都是贱人

“乔健一家都是贱人!”

简宁余怒未消,竖着柳眉,气呼呼的道,“这次南氏一出事,乔家立马中断了两家的联系,别说帮忙了,连上门问候一句也没有,可见心性凉薄!”

南玥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额头,若有所思。

乔家和南家虽然不算世交,但关系一直不错,后来南媚儿抢走了她前男友乔健,两家人走动的便频繁了些,在商界上的往来也多了起来。

现在,南家一出事,乔家立马避之不及。

她点开关于清河山庄开发案的详细内容,从头到尾的仔细扫视着,平静的目光在那一句‘预算错误,资金短缺,工程迫不得已停止,导致损失惨重’的备注上停顿良久。

预算估错……

除非公司的掌舵人老糊涂了,否则不可能会估错价,而且估低了足足两个亿。

恐怕是有人提前得知了南氏的估价,再暗地里抬高价格,致使南氏周转不灵,只能撤回山庄的开发案,从而引发了财政危机。

阴谋!

这两个字宛若一道闪电在南玥脑中闪过,南玥敛去心里所有的不平静,喝了一口白开水,扔了鼠标,双手枕在脑后,翘着腿,神情懒洋洋的,黑眸却闪过一抹冷光。

“我等他来找我!”

简宁说的没错,南震天为了挽救公司,一定会处心积虑的把她卖个好价钱。

不然她也不至于铤而走险去从慕迟手中坑钱。

“别想了。”

简宁拍了拍她的肩,一副屈尊降贵的高傲模样,“今儿个我心情好,想吃啥,我帮你做。”

南玥乐了,想也不想的开口。

“满汉全席!”

“……”

简宁在她的公寓赖了一个周末,南玥送走了她,拿出冰箱里的菜热了热,还没开吃,放在一边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挑了下眉。

果然来了!

“喂。”

“你马上回家一趟!”听筒传来一道带着不悦的低沉男嗓音,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南玥拿筷子夹了几根土豆丝,慢条斯理的咀嚼着,微笑道。

“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见的,如果南先生想约我,得亲自上门请我,否则……没门!”

“南玥!有你这么对父亲出言不逊的女儿吗?!不孝的东西!”南震天怒火中烧的斥责了两句,倏地他语气缓和了一些,“你说你会弄到钱挽救南氏,钱拿到了吗?”

南玥拿过一张干净的纸巾,慢悠悠的擦了擦唇角。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女儿啊?抱歉,我自己都忘了呢。”

在南震天发怒之前,她又道。

“钱——我已经有了,南先生想要?可以啊——”她一字一顿的拖长音:“求我!”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试过和南震天脱离父女关系,但是一直没能如愿,后来南氏出事,她主动请缨,说自己会弄到钱,到时候会用这些钱和他做一笔交易,可她拼死拼活才弄来的三亿,哪那么容易给他?

“不孝女,混账——”

南震天震怒的咒骂声说到一半,南玥已经干脆利落的撂了电话,眼底深处一片冷漠。

慕少,轻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慕少 或 轻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 玉佩【8】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玉佩【8】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 买醉【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买醉【8】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 一起搬过来【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一起搬过来【8】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8章 脸红心跳,很紧张【8】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8】书名:倾城时光只与你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看房子。”我的心突突直跳。看什么房子,需要专程捎上我一起去?“你要搬家吗?”我问道。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换个方便上班的地段,你看下环境如何。”我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很久没人在意我的看法和意见了。“你决定就好,我不是很懂住宅环境这些……”说白了,我一没钱,二对地段房屋这些没什么概念,根本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傅言殇专注的开着车:“没事。随便看看。”车子最终停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8章 我的婚姻我做主【8】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8】书名:爱无论早晚第8章我的婚姻我做主董颖更是忍不住了,脸上已经是冷若冰霜,看了看旁边窝囊了一辈子的丈夫上官泽,她表情凝重的说:“爸爸,对于子轩来说,这只是个小意外而已,气大伤身,您放心,回家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上官硕却将手边的水晶烟灰缸狠狠一推,“咣当!”一声巨响,晶莹剔透的水晶洒落的满地都是。“这样的事情还小,上官子轩是上官集团的总裁,现在这样的艳照已经传的到处都是。真是不肖子孙!”“爸爸,子轩再怎么说也是上官集团的门面,他在公司跺跺

  • 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8章 脸红心跳,很紧张【8】

    原标题: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8】小说名字: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8章脸红心跳,很紧张傅言殇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看房子。”我的心突突直跳。看什么房子,需要专程捎上我一起去?“你要搬家吗?”我问道。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换个方便上班的地段,你看下环境如何。”我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很久没人在意我的看法和意见了。“你决定就好,我不是很懂住宅环境这些……”说白了,我一没钱,二对地段房屋这些没什么概念,根本给不出有价值的意见。傅言殇专注的开着车:“没事。随便看看。”车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 别碰我,我嫌脏【8】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8】小说名字:满心欢喜盼君来第8章别碰我,我嫌脏“顾以勋,你疯了!”纪晚还在打点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早将手上的针扯掉了,手背上,又钻出一颗一颗的血珠来,全蹭在了顾以勋雪白的衬衣上。“顾以勋,你不是对黄诗蔓满腔爱恋,痴情不移吗?可黄诗蔓此时此刻还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呢,你竟然闯进我的病房,想要与我媾和,你对得起她吗?”她恨黄诗蔓,却不得不拿黄诗蔓来当挡箭牌。可纪晚没想到,“黄诗蔓”竟然也阻止不了顾以勋对她的暴行!他一边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一边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 逃走【8】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8章逃走【8】小说名:情深不及白首第8章逃走叶清歌没有在医院再呆下去,当慕战北亲自来找她说要让她为叶紫凝换肾后,她就彻底的冷心了。她是被叶家赶出去一无所有的人,而叶紫凝不一样,她是叶家大小姐,有钱有权,还有一个肯为她付出一切的慕战北。叶清歌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没有能力和他们斗,为今之计她只有走,躲得愿远远的。她的身体并不适合出院,但是叶清歌别无选择。出院那天外面挂起了大风,叶清歌身子单薄,好几次都差点被风吹倒,她一步步缓慢的走出了医院。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她看见了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