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10021》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5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10021
第1章 最后的任务

 时间:东四点半时区早上六点整,地点:阿富汗某山脚下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最新最热小说《10021》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共和国狼牙大队少校队长江成,带着他的小分队已经在此潜伏了八个小时之久了,他们是昨天晚上利用夜色成功潜入这一片地区的。

 早上六点的阿富汗山区阳光还未普照,天边的朝霞异常的美丽,江成心爱的擦拭着自己手中的M16,正在磨刀霍霍的准备着进攻。

 这已经是江成第无数次的带领自己的小分队出国作战了,他们身上除了武器弹药,必要的干粮清水,别无一物,野战部队的各项配备装备他们甚至都没有带,因为在这茫茫的沙漠之中,任何的多余的装备,都是累赘。

 江成看着身边的战友们,神色严重的说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该出发了!”

 大头讪笑的说道:“队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咱们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回国享受假期去!”

 螳螂和蝎子听了也是呵呵直笑,他们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享受过假期了,在那四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南征北战,完成了众多任务,得到了领导们的高度赞扬,这一次的任务是临时加的,上将宁桓宇告诉他们,某分裂分子的二号头目阿卜杜勒目前正窝藏在阿富汗的某座山穴中,上将告诉他们,这个阿卜杜勒,对国家有大用,一定要活捉。

 这种抓人的小儿科任务,对于已经习惯于同各种尖端兵种作战的狼牙大队来说,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铡刀去切菜,江成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任务放在心上。

 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上级有令,身为军人的他们,当然必须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上将也答应了他们,等这次任务完成了,将会给大家放长假,这个消息顿时让狼牙的队员们欢心了,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假期了。原文http://www.881234567.cc/

 队员们自从进入这个队伍以来,除了无休止的训练,就是任务,国家法定节日假期?对不起,没有。

 端午中秋过年?对不起,没有!

 那我们干啥?

 干啥?训练去!

 五年了,已经五年没有假期,没有回家,没有见到他们的亲人,队员们都思乡心切,现在,领导终于批准,他们这次可以回家了。

 队员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这最后的任务,赶紧回家去!

 江成也很激动,他从军七年,还未回过一次家,参军前两年,他只能通过电话和信件和家人沟通,可是自从进了狼牙之后,队员们被明令禁止和外界联通,更加不允许和家人通话,因为,要保密!

 江成想想家中的父母双亲,心中想要回家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将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插入M16的机匣内,当弹匣准确地插入时,步枪轻微的响了一下,江成听到响声,再熟练的将拉机柄向后拉到底按住。

 一切准备就绪,冲锋枪似乎在怒吼,江成大手一挥,对跟在自己身后的队员们喊道:“弟兄们,跟我冲!”

 话音刚落,江成一马当先,他松开了拉机柄,按动了扳机,M16的枪口瞬时之间烈焰喷出,几十发子弹打在了前方,那里是敌人的暗哨,这是江成一早就发现的一个位置。

 江成率先发起了攻击,身后的队员们也没落下,他们迅速的分开阵型,以免被敌人的炮弹攻击,蝎子和螳螂一人手中一把突击步枪,冲在了最前面,他们的弹夹在几秒钟之内瞬间打光,上百发子弹打的前面基地的守卫身上,两个守在外围的守卫立刻就被打成了筛子,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安拉祷告,就已经去见真主了。

 其他队员也是从基地外围的多个方向发起了进攻,枪声就是命令,队员们昨晚早已在这个秘密军事基地外面侦查完毕,这个基地内部最多仅有一百多人,这点人数,对于久经战火考验的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

 战事进行的很顺利,三十秒钟之内,江成他们就把阵地推进了足足有二百米的距离,他们已经打到了基地的大门口了。雷霆军事网

 但是敌人又不是纸糊的,哪里可能会不作出反击呢,在战事打响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大批的敌人纷纷开始出现,他们手持各色武器,有美式的,英式的,德式的,甚至还有中国造的五六式冲锋枪,但是最多的,还是苏联的经典的AK47。

 几十把冲锋枪突击步枪同时开火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从正面组织进攻的江成等人很快就被火力压的抬不起头了,敌人的子弹就跟不要钱似得的拼命的往他们这边招呼,打的江成和身边的大头都不敢冒头了。

 江成火了,他对着衣袖上的麦克风吼道:“蝎子,螳螂,给我把那帮人干掉,他妈的,老子快被他们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是队长!”螳螂的语气依旧那么的硬朗,他在接到江成的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抄起了他们队伍里随身携带的唯一一件重武器,RPG。

 可是,就在螳螂和蝎子准备的时候,江成身边的大头突然一把向江成扑了过去,嘴里还大喊:“队长,小心!”

 江成只听见身边的大头冲他大喊了一声,然后便被人一把推进了掩体内,而后耳边传来嗡嗡声,头上下起了一阵沙雨。

 江成晃了晃被炸晕的脑袋,而后才记起刚才自己是被人推进掩体的。

 “大头...大头。”

 江成冲外面大喊了两声,可是没有得到回应,不远处的冲锋枪还在突突的响着,不时有手雷在爆炸,江成从掩体内爬了出来,映入眼前的是一副极其血腥的场面。推荐881234567.cc

 一名穿着特战队服的士兵此刻正躺在地上,可是腰部以下却不见了,身体里的器官流了一地,人还在地上抽搐。

 江成一把跑了过去,抱着士兵的半截上身大声呼喊:“大头,大头,撑住啊!”

 可是怀里的士兵动作越来越小,身体也渐渐的停止了抽搐,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脸上的表情非常祥和,放佛这会他已经置身于天堂了。

 “阿卜杜勒,我操你姥姥!”

 江成抓起手中的冲锋枪,冲向了敌人的营地。

 .........................

 “队长,他不能杀,必须带回国内。”

 “你让开,老子今天非要毙了他不可,大头都被炸成两截了,你要是再叽叽哇哇,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江成一把推开了拦着他的指导员。

 “你不能杀他,你要是杀了他,你将会成为罪人。说明http://www.881234567.cc/

 “老子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你不能...”

 指导员还没说完,江成已经掏出了手枪一枪打在了阿卜杜勒的眉心。

 指导员颤抖着手指着江成:“你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第2章 第一次邂逅

 北京军区军事法庭内,江成穿着自己的少校军服笔直的站在受审台上,他的眼光充满了愤怒和不解。

 这时,坐在审判席上的上将站起了身,开始宣判。

 “被告人江成,在执行任务期间,不顾国家利益,只顾个人仇怨,未经允许,肆意枪杀重要人物,造成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失,现在,本庭宣判,判处被告人江成,开除一切军职,收回所有奖章,即可执行!”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上等兵走到江成的面前,伸手就去摘江成军装上的肩章。

 这一摘,现场顿时开始骚乱,最先起哄的就是坐在台下的狼牙队员们,蝎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对主审官说:“这简直就是扯淡,滑天下之大稽,一个反动分子死了,居然要摘去我们队长的荣誉,你们这是胡闹,这根本就是扯淡!我要投诉你们!”

 螳螂和蜘蛛等人也是神情激动,一贯冷静的螳螂这个时候也火了,他指着主审官,那名上将的鼻子骂道:“你根本就不配坐在那个位子上对我们的队长进行宣判,队长为国献出了那么多,你一句话就轻飘飘的夺走了他的一切,你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一时之间,整个军事法庭都闹腾了,十几名狼牙的队员都群情激动,纷纷表示自己的不满。

 负责法庭的几个主审官顿时就火了,上将敲着桌子对江成说道:“少校,管好你的士兵!立刻!”

 .......

 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让人感觉到有如置身于云里雾里中。江成背着军旅包走出了江南市的火车站广场,抬头仰望着家乡的天空,天空中的启明星正在闪闪发光。版权881234567.cc

 七年了,参军入伍七年,未曾回过一次家乡,探望过一次父母的江成,心中想着即将见到那多年不见的父母双亲,双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江成打量着这座他以前生活了18年的城市,如今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曾经那低矮的楼房现今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其中一栋最高最大气的外墙上贴着四个大大的闪光大字——南华集团,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闪闪耀眼。

 江成走过大厦的门口,准备穿越马路走到对面的小巷中去,因为他还记得当初他就是被父母从那条小巷带出来,在双亲的叮嘱和不舍中踏上了火车,开始了他长达7年的军旅生涯。

 这时只见从大厦的旋转门中走出一位美人,她身着工作装,腿上穿着黑丝,脚踏高跟鞋,款款地走出了大厦门口,美女边走边从包包里摸索着,掏出一个折叠钥匙按了一下,位于江成身边的一辆白色保时捷便应声而响。

 江成只是看了那美女一眼便大踏步的走向了人形过道,不过他刚走出不到三步便感觉到一丝危险,因为他听到一丝非常细微的声音,那是定时炸弹的滴答声。

 作为曾经的狼牙队长,江成对于危险有着极其灵敏的嗅觉,他调头走到了保时捷的前面。

 “嘎”的一声,保时捷停了下来,黑丝美女打开门走下车来,怒斥道:“你干什么?有病啊!自己跑到我车前面来找死啊!”

 江成没有理会美女的怒斥,迅速的走到车旁,趴在了地上,果然,车底上挂着一个炸弹,江成瞅了一眼,居然是枚小型的C4,不由大吸一口冷气。

 米诺见这个男人居然对她的怒斥不理不问,反而趴在自己的车旁,以为是个神经病,她正打算叫大厦的保安来赶走他时,却看见这个男人从车底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面还有个倒计时的屏幕,而屏幕上显示时间只有不 到1分钟了,她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炸弹!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拿着它放在手上,表情从容而淡定。

 江成从保时捷的车底摸出了那枚小型的C4,拿到手上一看,引爆时间居然只剩下不到1分钟了,心中便想到附近肯定是有人遥控启动了炸弹,他没有理会眼前这个已经傻了眼的美女,拿起炸弹便跑到了马路上,一把提起了一个排水盖,将炸弹抛了进去,然后将井盖盖紧。转身跑回去拉起已经目瞪口呆的米诺,向着大厦内部跑去。

 “嘣”,一声巨响传来。

 只见那个排水井盖从地上直冲而起,离地飞了将近三米高。米诺只感觉有如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大厦门口的保安此时也早已慌乱不已,对于这个拉着他们董事长兼总裁的男人也没有注意,因为他们听到声音后已经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了,有的钻到了桌底,有的跑进了大厦,有的甚至躲在楼梯的下面。看来他们还是知道如何躲避地震的。

 将米诺放在了大厅,江成便走出了大厦的门口,因为他要赶紧去找出那个藏身于暗处引爆炸弹的人,刚才自己从保时捷车前走过都没有听到炸弹定时器的声音,说明附近肯定是有人看到那女的出了大厦才遥控启动计时器的。

 江成走出大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附近能够观察到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而且这又是市中心,交通四通八达的,那人现在肯定已经离去了,自己根本无法追踪。

 摇了摇头他便向大厦对面走去,他也没空去管刚刚那个美女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喂,你去哪?”米诺从大厦里追了出来,朝着江成喊道。

 江成朝后面摆了摆手,回道:“放心,你安全了,我也要回家了。”

 江成完全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因为对于常年经历枪林弹雨的他来说,这种小型的炸弹只不过是相当放了个大炮仗而已,他对于那些炸弹的声音早已麻木了。心中想道马上便能看到爸妈了,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米诺站在大厦门口,看着这个黑瘦的身影步入了清晨那朦胧的雾中,慢慢的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她才回过味来,自己刚刚可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要不是那个男人,也许自己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暗道: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找到你。

第3章 难道是他?

 穿过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巷,江成来到江南市有名的贫民区石关村,村口的小卖铺依然屹立着,早起的小卖铺老板正在摆设店铺里的商品,清洁工推着车正在扫门口唯一的一条水泥路。

 江成一步一个脚印走在村子的小巷中,在小巷两侧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一个个大大的拆字,有几间房屋已经成了废墟,剩下的房子,也大都是没个全样,似乎经历过很大的一番折腾。

 江成看到村子里这一幕幕的场景,不禁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脚下的步伐不禁加快了。

 转眼之间,他就来到了自己家门口的大榕树下面,七年不见,榕树长的愈发的高大,树叶茂密的遮盖住了江成家的院门了,在榕树上,也有着一个大大的拆字。

 江成看着熟悉的小院和低矮的两间平房,刚刚疾快的步伐不禁微微停顿了一下。

 几年未曾归来,想不到家却没有丝毫的变化,除了院墙上几个拆字,和岁月留下的痕迹。

 江成缓步走到了家门前,院门上的环手依然是那副熟悉的,铁环很光滑,很明显,这是人经常有人拉动的,江成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伸出手掌去推院门。

 院门没有上锁,只是合上了而已,江成轻轻的就推开了,院门打开,映入眼前的是一幅熟悉的场景,院子里那张餐桌大小的石桌,两张小马扎静静的躺在屋檐下,角落里的水缸依然还在,一切都是和以前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江成终于回到了阔别七年之久的家,不知怎的,眼眶泪水就那么不请自来的涌了出来,经历过战火纷飞的男子汉,曾经多次与死神打交道的铁血军人,此刻居然哭了!

 江成哽咽的站在院中,朝爸妈住的那间矮房叫了声:“爸,妈,我回来了!”

 可是,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此时正是清晨时分,江成以为父母双亲还在床上熟睡,他提高了声音,再次出口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可是回答他的依然还是一片寂静,江成不禁心生疑惑了,这不可能啊,父母以前每天都是很早就起来的,现在这太阳都快起来了,怎么爸妈还没起床呢?

 江成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疾走了几步,来到了父母住的矮房门口,一把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摆设依旧,陈旧的电视机被红布盖着,餐桌上盖着盖子,热水壶还是摆在老地方,江成拉起了门帘,朝卧室里瞧了一眼,发现父母睡的那张老木床上,竟然空无一人!

 再走上去摸被窝,冰冷一片,江成瞬间明白了,爸妈昨天根本没有回家住,可是父母不在家住,他们能去哪呢?

 心急如焚的江成走出了家门,拍响了隔壁老周家的门,正好老周头刚起床,正在厨房忙活。

 老周头看着眼前这个有点眼熟的年轻人,不解的问他:“年轻人,你谁啊?”

 江成焦急的说:“周伯伯,您不记得我啊?我是隔壁的江成啊!”

 老周头擦了擦自己的老花眼,仔细的瞅了瞅江成,发现他果然很想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邻家小伙的时候,拍腿说道:“哎呀,还真的是你啊孩子,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去医院吧!”

 江成皱眉问道:“医院?什么医院?”

 “志国老弟被人给打伤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呢,你老妈昨晚一直陪在医院里呢,他们就在市人民医院,你赶紧去吧!”老周头欣喜的说道。

 江成一听父母在医院,甚至来不及跟老周头说谢谢,转头就跑出了周家,跑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江成就火急火燎的对司机说道:“师傅,市人民医院!”

 .....

 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江成还未等出租车停稳,直接从兜里抽了一张一百的给的士,拉开车门就跳下了车。

 司机师傅拿着这张攥满了汗水的百元大钞对江成喊道:“小伙子,找钱啊!”

 江成背对着的士摆手说道:“不用了,您留着吧!”

 江成没要的士师傅的找钱,直接冲进了医院,到了医院大厅,他拉着一个过路的小护士急切问道:“护士,请问,你知道江志国住哪间病房吗?”

 小护士这时正打算下班呢,她昨晚值的是夜班,正好查房的时候看到过江志国的名字,而且此刻他被江成给攥住了手腕,疼的要命,她心里暗骂这人真是没素质,使这么大的力气抓人家的手,这又不是抓猪腿,她伸手一指楼上,嘟着嘴说:“楼上302病房就是!”

 江成丝毫没有注意小护士口气里的不悦,他甚至连谢谢都没说一声,就直接冲着楼梯口跑去。

 小护士看着江成风风火火的身影,不禁骂道:“什么人啊,真没素质,连谢谢都不说一句!”

 刚说完,小护士的身边就走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她对小护士微笑道:“小胡,怎么了?”

 小护士一看是医院的医生李诗雅,马上就告状说道:“李医生,那男的太没素质了,他问病人在哪个病房,结果谢谢都不说一句,还把我手给捏疼了!”

 李诗雅眉头一皱,心说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没素质的人,她好奇的问道:“她问的是哪个病人的病房?”

 “就三楼昨天送来的那个江志国,李医生你不是说要我们好好的照顾他吗?”小护士一边捏着自己的手腕,一边嘟着嘴说,明显对江成还有抱怨。

 李诗雅一听是找江志国的,而且还是个男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心说:“难道是他回来了?”

 但是很快,李诗雅就摒弃了那个想法,她安慰自己说:“不可能是他,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他呢?”

 她摇了摇头,对小护士说:“小胡,我去对面吃早饭,你要不要我帮你带?”

 小护士摇头说道:“不用了李医生,我马上下班了,待会我自己去就行了,谢谢你!”

 李诗雅微微一笑,走出了大厅,奔着对面的早餐店去了。

10021》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21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热门随机

  • 没有一个人的童年容许错过安徒生│BYART X推荐

    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之初,一直以为安徒生是个中国人,以为他姓安。后来,才知道安徒生1805年出生于丹麦,相当于我们清朝嘉庆年间人士。比曹雪芹晚一个世纪左右。《红楼梦》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伟大启蒙读物。而前后相隔一个世纪的两代文学巨匠给予一个少年的价值,却大相径庭。塔吉娜·玛丽娜《神奇动物》每个孩子的成长都需要温暖的另一面安徒生童话相比于其他经典童话来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好与残酷的交织。不像格林童话,王子与公主最终幸福,邪恶的巫婆最后也一定会被打败……而安徒生童话里善良勇敢的美人鱼化成了

  • “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这回答绝了!

    弘扬传统文化拥有厚道人生朋友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讨饭吗?我摇头,想不出答案。“如果他能早起,不那么懒的话,也不至于出来讨饭啊。”这答案我服,而且真没毛病,很多人的不幸,都是因为「懒」造成的。懒,有时候真得能害死人。一个人的懒往往分为两部分:行动和思维。1你的迷茫因为你懒得行动经常有读者留言说,我现在好迷茫啊。什么叫迷茫?迷茫是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该如何发展,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扪心自问,你真得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其实,大多数人心里是很清楚的,很清楚自己需要干什么,也有着很清晰

  • 2018年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第13届

    2018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定于2018年10月25日至10月28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国展,北三环东路6号)倾情上演,再次为中外藏家献上阵容华丽的艺术盛宴。经过10多年的精心打造,北京文博会已成为国内综合性最高、体量最大、引领艺术发展潮流的艺术盛会,在画廊、艺术机构与收藏家之间搭建了最广泛、最高效的交流平台和信息平台;成为京城历史最悠久、规格最高、人气最旺、影响力最强的艺术品牌盛会。在建设北京全国文化中心的政策指引下,2018北京文博会以“艺领未来”为主题,特设当代国际画廊展区、名家推荐展区、

  • 2018年高考“学神班”——数学满分15人,摘得6科状元

    图为班主任吴胤财老师22日,吉林省高考成绩公布。在2018年高考中,吉林省省教附中高三(1)班数学单科平均成绩145.7分,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史上平均分的最高记录。除此以外,这个班的孩子们还摘得了全省6个学科的单科状元。还在算“及格率”和“优秀率”?人家高考数学“满分率”30%!记者第一时间电话联系到学校,进行了解情况。这个班的班主任——数学特级教师吴胤财老师介绍说:“今年,班级数学单科满分(150分)15人,占全班人数的30%,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满分率记录!”从去年9月,吴胤财开始担任该班的班

  •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你梦想赚钱,我赚钱养梦。”半年前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颤。因为我知道,这是身边许多独立摄影师朋友的真实写照。我们都是普通人,大约一辈子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大家眼中最正常的轨道是——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升职、老老实实娶妻、老老实实生子、老老实实服老。而独立摄影师在逆道而行。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关联事件,大多数都没有公司权威、品牌背书、岗位溢价、大项目成就、经验积累。只有一个人,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积木游戏,大人们总觉得没有价值,可小孩子才知道,他在堆砌心中的那个城堡。最近

  •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上一次在日本新潟旅游的时候给老爸带回来一个茶壶,当时买的原因是因为是当地的纯手工手艺,觉得挺好看,就作为礼物送给了老爸。没想到回家后他爱不释手,谁来家里,他都会拿出来,请人喝茶。于是乎,好多人托人让我帮忙买这个茶壶,当时老爸和我说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只是去新潟旅游,而且那么重还易碎的东西,我怎么拿回国?于是乎,我就去网上订,可是依然解决不了怎么带回国的伤痛,再于是乎,我就想到,在这么发达的中国,我干嘛不去中国网站上找一找,不找不知道,真是一找吓一跳啊,还真的有,但是,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阻

  • 最近超级火的霸气句子: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

    愚笨的女人知道洗衣做饭,但不愿再梳妆打扮,聪明的女人也知道洗衣做饭,但不忘扮靓自己。愚笨的女人带给男人压抑和压力;聪明的女人带给男人激情和动力。烦恼像根葱,往里看全是空,少和别人攀比,过好自己的生活,烦恼自然消失不见,我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我们总是看见自己没有的,而忘记了我们所拥有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如果你看到我心软所以肆无忌惮,那么等到我心狠的时候,就算你把你的心掏出来跪着捧给我,我都不会原谅你……和好容易如初太难,与其互相猜忌,不如各奔东西,笑的大方走的坦荡。无论你活成什么样子,

  • 专访赵莉│身份与时间的母题思索,用影像构建的想像之境

    “我有一个学生……”赵莉在整个采访中,这几个字眼说了三十次有余。今年是赵莉在美院当老师第十一年。从老师到班主任,送走一届又一届,她接触到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听赵莉说话,她那带着感染力的话,仿佛让我也进入了她充满魅力的课堂。她说:“学生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影像中利用视觉材料编织并传达出相应的知觉感受,使观者产生共鸣。”她说:“学生时期一定要珍惜各个学科交叉的可能性,多跨界,多营养。”她说:“优秀的学生是应该从平时就慢慢积累,尤其是完善自己作品以达到极致的态度。”……每一句“她说

  • 乾陵边的土庄子

    此文发表于《延河》杂志2015年第三期乾陵边的土庄子文/韩文生在乾陵周边,有过去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土庄子。所谓土庄子,就是渭北旱塬上人们为了建窑洞而在平地上垂直挖一个正方形的院子,在院子的四周打上窑洞,再从地势较低的一方出个洞子,就形成了土庄子。小时候,我曾见过挖土庄子的过程。下面的人将挖土装进筐,上面的人用轱辘吊,上千立方土,都是一筐一筐吊运走的。土庄子建成的时候,主人都要邀请村里人去帮着踩院子,就是主人买些核桃和红枣站在庄子上面,往院子里扔,院子里的人便开始争抢,在争抢的过程,就将地面踩瓷实

  • 【脱贫攻坚】陕西紫阳:咬定青山不放松、就业脱贫打先锋

    文旅发布讯(记者梁纪委通讯员杨志贵)紫阳县坚持“脱贫攻坚、就业领先”的发展思路,充分发挥就业脱贫的核心主导及先锋带头作用,将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培训与就业紧密结合起来,咬定青山不放松,谱写了一曲曲打赢脱贫攻坚战,扣人心弦、令人鼓舞的惠民富民赞歌。“手脚”并用,紫阳抓住被评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劳动力转移就业“两个示范县”的重大机遇,针对大学生及农村劳动力两大就业群体的结构特点,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和修脚产业“手脚”并用组牢就业“经纬”线、领跑脱贫攻坚。2014年以来,先后投入3500万元分别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