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12 13:42:41 来源:网络 []

书名: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

第三章:念念不忘

宁宇东侧过脸去,轻启薄唇:“你先上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老王识相地退下了:“好的。”

宁宇东没问过阮妤的意见,只是自顾自地走去了公司旁边的一家法式餐厅中,随意点了几道菜,然后就将菜单递给了阮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应该都是你爱吃的菜。”

阮妤垂下眼睑,眼中满是落寞和难过:“你还记得?那么我该怎么理解这些?难道是因为你还对我念念不忘吗?”

宁宇东不以为意地勾起嘴角,他最擅长于掩藏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即使他的心痛如刀绞,他也仍然可以摆出最自然的微笑:“只能说我有个好记性,周旋于形形**的人当中,我早就已经练就了这样的本领。”

阮妤的嘴角总是会习惯性地勾起,她总是希望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宁宇东的面前,她也不希望自己的愁眉苦脸给他带来任何的烦恼:“看来宁总是在用平时打发别人的那一套招呼我啊?”

“不然呢?”宁宇东在尽全力要与眼前的女人撇清关系,他这样做,是为了能够保护眼前的这个女人。

阮妤苦笑了下,看着宁宇东:“距离我们分手已经将近一个月了。”

宁宇东端着咖啡杯的手明显僵了一下,但是那样的僵硬只是片刻的:“没错,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所以,阮小姐应该已经放下了吧?”

阮妤自认为自己还是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而他此刻的冷漠是故意装出来的,她又怎会不知呢:“如果可以这么快放下的话,那么我想,那段感情就不能够被称为爱情。”

宁宇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阮小姐不会以为,我对你产生了爱情吧?”

阮妤不言不语地看着宁宇东,等着他将未说完的话说完。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怎么办呢?这样会让我产生极大的困扰啊,不然你就直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要钱吗?还是想要什么样的工作岗位?”宁宇东故意摆出为难的样子。

阮妤握着杯子的手不禁加大了力道,她忍住心中的怒气:“一定要这样吗?”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宁宇东一脸的无辜,一副茫然的表情。

“你一定要把我们之间的感情当作是一场卑鄙肮脏的交易吗?”阮妤的声音哽咽了,他所说的话让她的心彻底地死掉了。

“不然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不是想要和我进行什么交易吗?”宁宇东的眉毛轻轻一挑,觉得自己所说的话完全在情理之中。

阮妤轻轻吸了吸鼻子,生怕自己会因一时控制不住就掉下泪来,而她的眼泪在这个男人面前恐怕是显得分外矫揉造作的吧:“卑贱的我,还可以跟你说一句生日快乐吗?这是我今天唯一想要做的事情,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宁宇东有所动容,他心疼眼前的女人,但是一旦想起父亲的那番警告的话语,他就再次板下脸来,故作不在意地说道:“如果你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这样的女人身上。”

阮妤牵强地笑了下,抢在宁宇东之前站了起来:“很感谢,你还愿意见我这样的女人,浪费了您这么多的时间,真是抱歉。”

宁宇东看了眼腕上的表,随后便站了起来:“以后别再见,就行了。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阮妤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宁宇东就已经率先转身离开了,冷漠的背影让她感到陌生。

以前的宁宇东温柔体贴,对她从来都是微笑以对,他从来不会把公司里的烦心事带到他们的感情生活中,他带给她的,就只有那最纯粹的快乐。

而当她以为自己真的遇到了爱情的时候,他却突然性情大变,变得冷漠寡言,眼神漠然得让她望而生畏。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她无从得知。

夜渐渐地深了,但是宁宇东还没有回来,宁凯峰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色冷淡,今天他并没有给宁宇东安排什么应酬,那么,宁宇东是去了哪里呢?

宁沐忻看到宁凯峰的表情便打自心底打了个寒颤,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刘管家突然推门进来了,还扶着另外一个人,毫无疑问这个人便是宁宇东,他喝的烂醉。

宁沐忻赶忙迎上前去,从刘管家的手中扶过宁宇东,关切地询问道:“哥哥这是喝醉了吗?”

宁凯峰面无表情地将视线转移到宁宇东的身上:“为了一个女人喝的烂醉,看来我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宁凯峰虽然已经放开一切,看似已经不再过问任何事情,但是他的眼线却遍布宁宇东和宁沐忻的周边,他们任何的动静,宁凯峰都会第一时间得知。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所以今天阮妤约见宁宇东的事情,宁凯峰也知道。

宁沐忻有点招架不住宁宇东将自己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单薄的身子上,于是就招手唤来管家:“刘管家,把我哥送到房间去吧,再弄碗醒酒汤上去,明天还有宴会要参加呢。”

刘管家再次从宁沐忻的怀里接过了宁宇东,吃力地回答道:“好的。”

等刘管家将宁宇东费力地拖上楼去之后,宁沐忻便在宁凯峰的身旁坐下,在嘴里嗫嚅了半天,才徐徐地说道:“爸,能和你商量件事情吗?”

宁凯峰的眉毛拧在一起,显然已经对宁沐忻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有所预感:“如果是跟你哥有关的事情的话,我劝你不要费这样的口舌了。”

宁沐忻当然不会轻易就作罢,虽然父亲一直将她和哥哥的幸福当作生意场上交换的工具,但是她坚信,父亲还是在乎她和哥哥的幸福的:“有多久,您没有认真地听我说过一句话了呢?”

宁凯峰有点过意不去地别过脸去,清了清嗓子,还是冷淡得听不出任何一丝的情绪:“没有意义的交谈并不需要,我的时间很宝贵,并不是用来聊家常的。”

第四章:生意上的利益

对于父亲的冷淡,宁沐忻早已习以为常,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在儿女和金钱两者之间,您的选择会是什么呢?”

宁凯峰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宁沐忻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所以脸色有点难看,他顿住了,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沐忻…………你…………”

“所以您会安排我和郁明川进行相亲,也是基于郁氏集团能够给您带来生意上的利益,对吗?”宁沐忻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其间却满含着苦涩和失落。

宁凯峰避开宁沐忻直勾勾的眼神:“这自然不可避免地成为其中一个原因,但是,你得承认,郁明川是最适合你的人。雷霆军事网

“爸爸您对适合的定义是什么样的呢?只是因为郁明川能够给我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是吗?只是因为这桩婚事一旦促成,爸爸的公司的业绩就可以更上一层楼是吗?”宁沐忻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问道。

父亲对她的疼爱她得承认,但是如果父亲对她的疼爱与他的事业上的利益发生了冲突,他定会选择保全自己在事业上的成功,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创下的事业因为儿女私情而毁于一旦,所以,宁宇东的爱情在他的眼中才会变得那般可笑。

其实之所以父亲会对爱情这个字眼深恶痛绝,也是有原因的,只是因为,他曾经在爱情上掏心掏肺地对待一个女人,结果却被丢下。

而被丢下的原因也很简单,只是因为,他没有经济能力给那个女人最奢华的生活。而那个女人,就是宁沐忻和宁宇东素未谋面的母亲,反正自宁沐忻和宁宇东有记忆以来,他们的生活中就没有母亲这个词。

所以对于父亲的冷血和专横,宁沐忻学会了谅解。

在你的生活中,你总是不能够做到尽心尽意,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事情让你感到头疼,但是,你却并不能因为这些不完美而怨天尤人或者怨声不断。雷霆军事网

宁凯峰的脸色变了,但是很快他便再次恢复了那副冷淡的神色:“早些休息,别耽误了明天的宴会,别忘了,明川会来。”

趁着宁凯峰起身,宁沐忻赶紧问道:“如果明川没有拥有这样的身世,你还会,这样认可他吗?”

宁凯峰的背影滞住了,他暗叹了口气:“别想这么多,这样的假设,根本就不存在。”

之后,客厅便恢复了那片安静,就只有宁沐忻自己的呼吸声,淡淡的,轻轻的,带着深深的无奈。

而次日宁家的宴会自然是热闹非凡,来了很多的商界权贵,也有很多的上层名流,总之,那样的场景完全可以说是星光熠熠,俊男美女层出不穷,看得你目不暇接。

但是宁沐忻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就只是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楼下开开停停的名贵轿车,还有从车上走下的那些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大少爷。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在宁家别墅前缓缓停下,随后,一个中年男人便从车上跑了下来,恭恭敬敬地打开了车门,鞠着腰候在门边,片刻之后,一个身着阿玛尼西装的男人便从车上走了下来,深邃的眼眸穿过人群,落在不知名的某个点,嘴角微微抿着,带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高贵气质,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冷漠和高贵。

宁沐忻觉得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间突然莫名地漏掉了一拍,就像是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心间最柔软的某一处一般,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她捂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眉头微微皱起,这是什么感觉?

这个人看起来很是眼熟,好像是那天相亲的时候不慎走错房间的时候所碰到的那个冷若冰山的男人。

在看见这个男人踏进宁家别墅之后,宁沐忻便鬼使神差地走下楼去,片刻之后,她便出现在了戚宸亦的面前,面带微笑:“你好啊,我们又一次见面了。”

戚宸亦显然对宁沐忻没有兴趣,反而因为她的从天而降而略有些不满:“你,挡住我的路了。”

宁沐忻倒是丝毫不介意戚宸亦的冷淡,她挑了挑眉:“聊几句,不行吗?”

“我对你这样的女人没什么兴趣。”戚宸亦最厌烦女人的纠缠,因为这副好皮囊,他的身边总是不乏女人,各色各样的女人他都接触过,但是至今为止让他停下脚步,想要去永生永世保护的女人却只有一个。

宁沐忻的心跌入了谷底,虽然她不能算得上是倾国倾城貌,但是至少是别人公认的白富美,他如何能够这般无动于衷,但是她的失落只是短暂的,很快她又绽开了笑脸:“那样正好,我也不希望跟一个对我有兴趣的人促膝长谈。”

促膝长谈?这个女人想的还真多啊?他有答应要和她聊天吗?她居然都想到促膝长谈去了?

戚宸亦轻蔑地勾起嘴角:“宁小姐,我没时间陪你玩。”

说完,他就要提脚绕过她离开。

但是宁沐忻却拉住了他的手腕:“这么迫于逃离?难道是在害怕什么吗?”

戚宸亦的双眼漫不经心地扫过握着自己的手腕的那双纤纤细手,然后不痛不痒地说道:“我是在为你着想,你可以转过脸去看看,你爸的脸色并不好看。”

宁沐忻后知后觉地侧过脸去,这才发现,宁凯峰正站在离她十步远的地方,眉头拧成一个“川”字,视线分明是落在她的手上,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握着戚宸亦的手腕,于是就迅速地收回自己的手,嗫嚅了半天,还是什么解释都没有说出口。

宁宇东立刻就感觉到了渐渐凝固的空气,于是就走过去,搭住戚宸亦的肩膀,热络地说道:“我的好朋友,今天终于有空了?约了你那么久,总算是将你约到了。”

“这是我的妹妹,宁沐忻。”宁宇东主动介绍道,希望能够缓解一下这略显尴尬的气氛。

“这位是我的父亲,你应该见过的。”宁宇东将视线落到了宁凯峰的身上。

第五章:甚至,是厌恶

宁凯峰拄着拐杖,带着独特的霸气徐步来到戚宸亦的跟前,从宁凯峰的眼神中便能看得出来,宁凯峰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眼底的深处带有那样一抹的仇恨:“没想到,宇东竟然请了你。”

“宇东毕竟是我的朋友,他的生日会,我总该来的。”戚宸亦的态度带有晚辈该有的谦卑和恭敬,但是如果细看的话,也能够发现他的眼底一闪而过的挑衅和不屑。

宁沐忻愣愣地看着充满着浓浓的火药味的两个人,无从插嘴,她看得出来,父亲不喜欢戚宸亦,甚至,是厌恶。

宁宇东适时地插入道:“我还有很多话要和宸亦说,是生意上的,爸,那我先带宸亦过去那边了?”

也没等宁凯峰给出回答,宁宇东便带着戚宸亦去往了大厅的位置。

宁沐忻看着宁凯峰:“爸,你…………没事吧?”

宁凯峰冷冷地目送着戚宸亦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不疾不徐地说道:“明川已经到了,你该陪的人应该是明川,我不允许你和戚宸亦扯上关系,听到没有?”

没有见过父亲露出过这样严肃而冰冷的表情,宁沐忻有点迷惘和害怕:“爸…………你…………”

“最好不要问我为什么之类的问题,我现在没有心情回答!”宁凯峰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戚宸亦的父亲戚振威是他所有的不幸的开始,他的腿之所以会变得半残不残,也是因为戚振威,而他的女人,现在也正在戚振威的怀里笑靥如花。

在戚振威的面前,他就像是一个可笑的失败者一样,显得落魄而无能。

所以他恨戚振威,他自然也恨一切和戚振威有关的事情和人物。

作为戚振威的儿子的戚宸亦,如何能够讨得他的欢心呢?

“爸,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象此刻这样失去最起码的冷静,我想知道,是不是戚家和我们家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宁沐忻只是出于对父亲的关心,所以才问了这样的问题。

但是宁凯峰却冷眼扫了下宁沐忻:“我说过了,不要过问这件事情。”

宁凯峰没有再给宁沐忻任何询问的机会,扭过头去便离开了,脚步很慢,木质的地板上传来宁凯峰手上的拐杖与地面敲击的声音,每一下,都将宁沐忻的心敲击得万份不安,她徐徐地扭头看向宁宇东和戚宸亦离开的方向:“戚宸亦?和爸爸到底有什么过节?”

宁宇东带着戚宸亦去往了二楼的客厅,他为戚宸亦倒了杯茶水,白色的茶杯上被雾气笼罩着,晃花了人的双眼,戚宸亦漫不经心地端起茶杯,轻抿了口之后便放了下来:“你爸还是老样子。”

不以为然地勾起嘴角,对于父亲暴躁的脾气,宁宇东早已习以为常,他在戚宸亦的对面坐下:“我倒是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我爸对你爸产生那么大的成见。”

虽然对于当年的事情心知肚明,但是戚宸亦却摆出一副丝毫不知的样子,摇了摇头:“我和你一样,都很好奇。”

“上一辈的事情,我们不能管,也不该管,你觉得呢?”宁宇东珍惜戚宸亦这个朋友,所以即使父亲多次要求他断了与戚宸亦的来往,宁宇东还是没有放弃自己对这份友谊的珍惜。

可是他可知道,戚宸亦接近他是有目的的?

戚宸亦的嘴角微微勾起:“或许吧。”可是他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因为,他已经成为了他父亲所下的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了,究竟是该继续,还是该从这个棋盘上被撤走,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能够做的,就只有顺从,谁让他是戚振威的养子呢?有时候他常常会想,如果他是戚振威的亲生儿子,戚振威是否会考虑并且尊重他的感受呢?

如今的他,如同行尸走肉,不管做什么,都是遵从戚振威的意思,像一台机器,机械地进行着主人给你下达的任务。

宁宇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对了,我妹妹跟你认识吗?”

妹妹?

戚宸亦的眉头微微皱起,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刚刚在楼下碰面的那个女人,有点无奈却肯定地说道:“不认识。”

宁宇东疑惑地看着戚宸亦:“不认识吗?怎么觉得好像,她认识你?”

戚宸亦垂下眼睑,好看的眉毛慢慢舒展开:“见过面而已,还谈不上认识。”

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沐忻那个人啊,呵呵…………”

显然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兴趣,戚宸亦转了话题:“我们两家集团所签的合同即将到期,有时间的话来我公司,我们把合约的事情商量一下。”

这些年来,宁氏财团和盛鑫银行都有生意上的往来,因为宁凯峰这几年都未过问公司的事情,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毫不知情,对盛鑫银行的董事长戚振威一直心存芥蒂的宁凯峰,倘若知道他一直和盛鑫银行有着生意上的往来,不知道会作何反应,恐怕会暴跳如雷吧?也或许会让他在家闭门思过。

宁宇东一旦想起父亲知道此事之后所有可能产生的后果,他便觉得有些惧怕,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总要为他做一些考虑,他长叹了口气:“你也看到了我父亲今天的反应,有些事情既然正在进行,就总会被人知道,况且我爸的耳目众多,我…………”

戚宸亦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顾虑,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就只是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可一点都不像你,至少不像我所认识的宁宇东。你应该知道,盛鑫银行是你们财团强大的资金后盾,如果没有了盛鑫银行,恐怕下一年你们财团的生意会惨淡许多。”

他自然深谙其中的道理,但是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父亲迟早会知道这件事情,父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自然弃之不顾,只单纯地为了公司的利益作考虑:“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容我考虑一下吧。”

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冷情总裁的首席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

  • 阅读:《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文选》前言

    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文选沈语冰张晓剑/主编河北美术出版内容简介本书萃取20世纪西方艺术批评文献之精华40篇,共计76万字,其中近一半为新译,涵盖罗杰·弗莱、克莱门特·格林伯格、迈克尔·弗雷德、T.J.克拉克、罗莎琳·克劳斯、本雅明·布赫洛、哈尔·福斯特、伊夫-阿兰·博瓦、格罗伊斯等重要批评家的名篇佳作,包罗形式分析、图像学、艺术社会史、西方马克思主义、新前卫理论、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精神分析、女性主义等主要批评方法。选集以各个时期的典范之作呈现20世纪艺术批评发展的脉络,同时也凝练艺术批评的基

  • [征文]共襄文化盛事,2018“阳明文化节”向您邀约论文

    2018年是明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王阳明先生“龙场悟道”510周年,10月下旬,修文县将举办“2018中国·贵阳(修文)第六届国际阳明文化节”(简称“文化节”)。届时,组办方将面向全球诚邀论文佳作,聚焦时代共襄文化盛事。本届文化节“阳明心学·龙场论坛”主题为:阳明心学与时代价值。分论题为:1.阳明心学与理想信念;2.阳明心学与价值理念;3.阳明心学与道德观念;4.阳明心学与文化自信;5.阳明心学与社会治理;6.阳明心学与良知理性;7.阳明心学与乡风文明。2018中国·贵阳(修文)第六届国际阳明文

  • [一日一签]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

    23星期三2018年5月一日一签城南宋代:曾巩雨过横塘水满堤,乱山高下路东西。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赏析《城南》二首描写了暮春时节大雨过后的山野景象,笔调流畅优美,读来琅琅上口,令人赏心悦目。特别是“惟有青青草色齐”这一句,沁着水珠的草地鲜亮碧绿,表明雨后的大自然依然充满生机,这是作者的神来之笔。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格调超逸,清新隽永。主编:潘冬晖责编兼美编:王倩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