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总裁缠绵:市长大人我要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2 14:01:20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缠绵:市长大人我要你

11妖孽的心思你别猜

“哇,那车真炫”

“那车真真酷”

“那男人就像从帝室里走出来的帝皇。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那个长发美男,像童话中的王子”

“唉!”夏小沫向来是低调的人,如今遇上一个高调男,她想要平静的生活还有可能吗?挂上包包,深吸一口气弱弱的向叶宇寒的方向走去。她感觉到四周的路人甲乙丙丁都在看她。

“那个女人想干什么?她不会是想去勾引我们的皇子吧。”

“那女人长得跟个男人婆似的,我想皇子肯定不会看一眼她”

“那女人穿得真破烂,不知道从哪个村里来的。”

。。。说明881234567.cc。。。。。。。阅读881234567.cc。。。。。。。总裁缠绵:市长大人我要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夏小沫拉拢着耳朵,原来她的存在感,只有在中枪的时候才会显得特别强。感情现在她活着是浪费土地跟空气呀。

“你迟到了。”一向不等人的叶宇寒居然破例的等了她一分零八秒。总裁缠绵:市长大人我要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目光阴森森的瞥着,带帽带墨镜的女人,深蓝色的眸子一闪,长手一伸,快而准的把她的墨镜摘下。

,,,,四周的人们都停止呼吸,叶宇寒双手握紧拳头,冷眸一沉:“女人,你是故意的呢?”望着那张又红又肿的脸,还有那双已经肿得跟个核桃似的双眸。

“抱歉,不小心撞的。”夏小沫回答得十分蛋定,叶宇寒大大整个气都憋在了心里,脑袋里已经想好怎么整这个女人了。

呼的一下,刮起一阵微风叶宇寒人已经座进了他那骚包的车里,瞥了一眼跟木头似的女人,两眼一挑:“上车。”

“哦!”机械化的打开后车门。

“坐前面来。雷霆军事网”叶宇寒嘴角一丝暧昧的微笑勾起。

夏小沫先是楞了一下,随后转身打开幅驾座位,座了进去。座在妖精的旁边,夏小沫整个人心都不能安静下来,紧张的连手脚要怎么放都不知道。

严子木从车里走出来,刚好看到夏小沫走进一个男人的车里,然那个车居然是世界数一数二的贵车,劳斯莱斯银魅。眼神一暗,脑袋里一闪而过的计谋,裂开嘴一笑。从新回到车里:“跟踪前面那辆劳斯莱斯银魅。”

叶宇寒一边优雅的开着车,眼角余光瞥着一向高傲蛋定的女人,这会露出这样小心翼翼的表情,叶宇寒嘴角那抹笑更加的浓烈,转身靠近她,伸手弯腰。

“啊!你干什么,变态。”夏小沫吓得瞪着眼前这张放大N倍的帅气,小心脏很不争气的加速跳动。

“系安全带”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笑得夏小沫的每个细胞每个器官都发出危险的息号。

“去哪?”夏小沫还是决定问清楚比较好。

“我家。”

“什么?”尖叫一声超过二十分贝。

叶宇寒捂住自己的耳朵,斜瞥一眼:“有问题?”

“我只答应跟你结婚,并没答应那什么什么什么的。。。”夏小沫边说边低头。

“咔”强烈的刹车声,惊醒四周。

绿灯下,叶宇寒把车停了下来。转头勾起夏小沫的下巴:“你有资格提要求吗?”两人之间靠近的距离有点近,近到夏小沫都可以看清楚叶宇寒长长的睫毛。

“把这份签了。”叶宇寒递给她一份合同。

12       就地正法

合同上的内容如下:第一条,女方必需搬到男方家住第二条:男方的话女方不得反抗第三条女方必需尽妻子的义务满足男方的性需求第四条,双方不得将此事告诉第三方第五女方没经过男方同意,不得自行出入公司以及别墅。

夏小沫才瞥了两眼,就面露惊讶之色,一甩合同:“这样不平等的条约我是不会签的。”

“叭叭”身后的车子按出了喇叭。

夏小沫瞥了一眼,身后的车子,已经因为他们的停留而堵得死死的。

“你快开车吧。”夏小沫不敢瞥叶宇寒,因为她不用看也知道那个男人正恶狠狠的瞪着她。

“你哪不满意?”媚惑的声音,非一般的有诱惑力。

“你先开车,我们等会在谈。”夏小沫不得不放软语气,脸上的表情带着些微的肯请。

叶宇寒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脚下用力一踩油门,车子刷的一下子冲了出去,扬起一阵华丽的尘土。

车里,安静了好一会夏小沫忍不住出声:“刚才那个合同里面应该加上时期。”

“,,,,,,,”叶宇寒没有回话。

“一个月。”

叶宇寒依旧开车没理会她。

夏小沫知道,不答话就代表默认:“我答应跟你结婚,但我们得分祝”

“咔”车再次被停下。

“不跟我上床?那我结婚是来玩的?”叶宇寒咬牙而吼。

夏小沫瞥嘴:“难道你结婚只是为了上床?”像是被戳中痛点,叶宇寒转身目光深沉的瞪着她。

夏小沫抬头望着四周一片荒凉,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难道这个男人想把她在慌郊野外先奸后杀?然后弃尸慌野?

“宝贝,你答应还是不答应?”耳边温热的气息,挠得她痒痒的。叶宇寒已经从他的位置上坐到她的身后,两人身体紧贴。

夏小沫不敢回头,却也感觉到车内的空气有点暧昧,不舒服的扭动着身子:“你先座回你的位置,我们有事好商量。”

叶宇寒哪里是肯听别人话的人?反手拥着她的小蛮腰:“宝贝,我只问你签还是不签?”

夏小沫一颤,伸手拔开那只粘在她腰上的手。

“氨却没想,被人一个用力,她的后背狠狠的撞在一个坚硬的胸膛上。两人之间几乎贴得毫无缝隙。

大夏天的,人们都穿得很少,紧靠在一起,就跟没穿衣服似的。叶宇寒的大手轻轻的擦着夏小沫露在外面的大腿。

“别动,我有话要说。”夏小沫紧张的转身,脸色绯红,呼吸粗重,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的瞪着叶宇寒。

“宝贝,有什么赶紧说吧。我快憋坏了。”叶宇寒声音沙哑,一脸情欲,胸膛微开,露出小麦色的肌肤。

“我只想改唔。”夏小沫话未完,人就已经被压在车门上,狠狠吻祝叶宇寒的大掌毫不犹豫的从后背伸进去。

“主人,那家伙来电话了,,,”夏小沫手机响起,她瞥了一眼自己的包包,伸手推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叶宇寒我电话,我电唔。”

叶宇寒连屁都没回她一个,一把将椅子放平,把夏小沫压在身下,粗鲁的扯掉她的衣服,熟巧的解掉内衣,丢到一边。另一只手从她的小裙子里面伸去,粗爆的扯掉她的小内内,感觉到花丛里已经湿了一大片,伸手将她的腿拉着缠到腰上,腰身一挺,猛烈的进入。

13 有欢 无爱

“啊!”夏小沫惨叫一声,曲起双腿疼痛蔓延全身。

“宝贝你真紧,看来除了我之外你没跟别的男人上过床,是不是依旧怀念半年前我的技术呢?”

此时,压着夏小沫的男人无耻的笑着,却是那样的妖孽,那一般的迷人,谁都不曾想到那张天使脸下,会住着一个恶魔的灵魂。

“混蛋,啊,放开我啊啊啊啊!!”随着男人的率动,夏小沫连话都说不清楚,剩下的只有一串串暧昧的呻吟声。

车子摇摇晃晃,车内一片春光。

良久后,男人低吼一声,抽身而出,在女人的体外释放。累倒得倒在女人的怀里,闭上眼睛。

夏小沫脸色苍白,身上的咬痕吻痕清晰可见,下身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眼里有泪,却流不出。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叶宇寒的手机响起,他睁开深蓝色的眸子,伸手拿过手机:“喂”

夏小沫抬眸,却刚好瞥见叶宇寒那如阳光一般的笑容:“好我马上去机常”

挂掉电,瞥了一眼无助的夏小沫,不耐烦的把自己完好的衣服塞给她。然后起身拿起电话,从另一个地方拿出一套衣服,快速的套上。

“下车”冰冷的声音,将神游的夏小沫吓了一跳。

“可是这里”

“我叫你下车。”是命令,是无情,是冰冷。

夏小沫随意将男人的衣服套在身上之后,打开车门走下车‘啪’她的包包被甩了出来。

“咔”车子以一个美丽的弧度甩了出去,扬起一阵阵尘土,毫不留念嚣张离开。

微风吹起,天灰蒙蒙,飘起细雨,打在夏小沫的脸上,上前将包包捨起,里面只有一些零用钱,跟一个杂牌手机。

她拉紧了男人宽大的衣服,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的内衣内裤都没穿。一阵阵苦涩被她狠狠的吞下喉。

强忍着眼泪,抬眸四周一片慌凉,方向感极弱的夏小沫蹲下身子,眼泪夺框而出,双肩不断的颤抖着。

“妈妈”无助的声音,除了喊着妈妈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喊谁。低着头紧紧的抱着膝盖。

她知道自己应该站起来,找到回家的方向,可是她没有方向感,要是在路上遇到色男,那不就死定了?

色男?她惊恐的站起身,如一只受伤的小白兔一般警惕的望着四周,害怕有人出现,害怕自己成为别人的猎物。

“沙沙沙”几声响,夏小沫的眼睛瞥着草丛,紧紧盯着那里。草又动了几下,她确实那里有人。

一阵寒意袭击而来,夏小沫起身,目光瞥到了不远处有一根小木棒,她走到那里弯腰正要捡起那小木棒。

“啊,唔/”

一只手,从被后猛的将她抱到怀里,熟悉的气味陌生的感觉,夏小沫惊恐之下抬脚狠狠的踩在那人脚上。

“嗯”只听见对方一声闷叫,双手松开了她。

夏小沫举着木棒正要打下去,却看到那个让她心痛心酸的男人。

“怎么是你?”夏小沫目光冰冷,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

严子木将手放在嘴上:“嘘,别说话。”他的声音很小很轻,目光瞥了四周一眼,然后安心的摸了摸胸口:“总算安全了。”

14     前男友的圈套

一抬头,楞了。看着眼前这个头发凌乱,只穿了一件男人衣服露出两只小白腿的夏小沫,两眼一红:“你怎么成这样子了?”声音沙哑,双眸紧紧的盯着夏小沫露在外面的身体。

“不许看。”夏小沫挥动着手中的木棒,人也自觉的退后一步:“带我离开。”

严子木眼中闪过一丝忧伤:“你到底怎么啦?”他不想相信夏月跟张小花的话,但是此时的夏小沫却让人不得不怀疑。“不要用那眼神看着我。”夏小沫转身,她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背叛她的男人。

天蝎座的女人最忍受不了就是情人的背叛,一但让她心冷,再也挽不回。

“我们找找,那个男人一定在这里。”四周传来好几个脚步声。

“沫沫,你你你有钱吗?”

夏小沫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严子木,脸上扬着一丝苦笑:“严子木你真有种,居然为了跟姐姐结婚而去借高利代。”

“她怀了我的孩子。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天,我因为高兴所以喝多了,一醒来就看到月月躺在我身边哭,而你又二话不说甩了我一掌,最后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严子木暗然伤神,对于那件事情他也很后悔喝酒。明明爱的人是妹妹,却和姐姐发生关系,以至于现在韩月每天问他要钱,他工资不够,只能去借高利代。简单的说出来后,只见夏小沫脸上依旧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严子木看着她说:“你走吧,在他们还没发现你。”说着将她往外面推去。

夏小沫望着严子木所做出的动作,心里一阵小小的感动,渐渐软化着内心的伤痛。

他望着她,夏小沫把裤脚卷了好几圈,将衣服扎进裤子里,这样显得干净利落。

“老大,在这呢。”不一会儿,夏小沫跟严子木就被几个陌生人包围祝严子木将夏小沫护在身后,用眼神瞥了一眼她,暗示她找到机会就走。

“小子,你也该还钱了吧。”一个满子脸,手中拿了一小刀在严子木和夏小沫面前晃来晃去。

夏小沫伸手推开了严子木,自己站到前面望着那些男人:“你们放高利代,还拿刀恐吓,你们就不怕我报警?”声音比起严子木的不知道要淡定多少倍。

不良少年们,脸色一变,抬眸快速的瞥了一眼严子木,随后一笑:“小妞长得倒好看,就是泼了点。”带头的男人猥琐摸着下巴,将夏小沫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那赤裸裸的眼光,似要将她吃掉。

夏小沫恶心的说:“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打哪来滚哪去。”目测了一下对方的人数六个人,她皱着秀眉。转身瞥了眼严子木:“你先走。”

严子木眼神一沉,双手握紧,朝那几个人丢了个眼神过去。后面那些人接收到眼神,马上向前一步。

“如果你拿出一百万,我们就好商量,要是拿不出,,,,,,,,”剩下的只是一连串的恶心的笑声。

夏小沫看着对方手中的刀,自觉的退后了几步,那些人又向她靠近几步。

严子木瞥了一眼夏小沫,最后头也不回转身就跑。

看着那个男人猛然离开,夏小沫嘴角勾起一丝狂笑。

曾经是多么的眼瞎,居然看上一个胆小怕事的男人。夏小沫在怎么牛B也不能一个打六吧,而且对方手中还握有刀。更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个男人,夏小沫只是客气的说了句让他走,他果真跑得无影无踪。

男人要是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小妹妹,你男盆友走了,你,,”

15中计

“老娘跟你拼了。”夏小沫嘴边大吼一声,脚下却脚底抹油,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靠,老大我们被耍了。”满脸大麻子的男人朝着老大吼去。

“妈滴,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呀”黄毛瞬间炸毛,满子脸底头没敢在说。

黄毛甩刀指着他们:“妈B还不快给老子追?不追钱就没了。”

夏小沫才跑出两步就被一个人捉住了后脚,一拉。她的身体一个急速旋转,迅速提腿一脚踹拉着她的那个满子脸的小腹上。

“啊!”他一声残叫,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夏小沫一点也没分神,急忙一底头,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刀从她脑袋边闪过削去一点短发。闪过一个,后面又扑出一个将夏小沫的身体抱住,伸手想要将那个从身后抱住她的人一把甩出去时,其他几个人也一同扑来。

“停。”黄毛拿着手机,脸上一闪而过的奸笑:“美人,你小男朋友已经被我找到了,你还要继续打么?”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夏小沫脸色淡定,压根就不曾将眼前这些小梁小丑放在眼里。

“不相信?你自己听。”黄毛将电话递给夏小沫,伸手拿过电话皱着眉头:“,,,,,”

“沫,你别理我,想办法逃吧。”另一边严子木躺在床上,一左一右有两个美女帮他按摸,他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女人,看你还不中计?

听到对方没回电话,严子木将电话一丢。经过几年的了解,他对夏小沫了若指掌,不止她,还有伊家的每一个人他都了解。

夏小沫望着那些男人,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她心爱的男人还在别人手里,她不会拿那个男人的命来开玩笑。

“你们想怎么样?”夏小沫收回自己的架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望着那个黄毛。

黄毛一个眼神,站在夏小沫旁边的小弟,就上前用刀抵住她的下巴。

“条件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只要钱。”黄毛座在地上,把玩着手中的刀,丑恶的脸上扬着粪便一般的笑容:“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好,但期间你们不许伤害她。”夏小沫发誓,如果有一天她再次成为警察,一定要先将这群小混蛋抓住,以血此时之恨。

“放开她。”黄毛听到夏小沫答案后,整个人都乐得几乎跳起来。

得到自由的夏小沫甩甩手,瞥了一眼,没理答理他们,转身离开。

黄毛看着夏小沫消失后:“老大,你这个妞对你肯定是真心的。”

“哼,真心又怎么样?我曾经发过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只是一个开始。”严子木神情冰冷,当初他所受的苦,一定会双倍还给她。

机场外,一个俏丽的身影随着几个保镖出现,机场引起一阵轩然大波。高挑女子一头紫色长发,一身紧身超短裙,迷人的脸上扬着温柔的笑意。

叶宇寒扬起微笑,正准备从他那骚包的车上走下去时,发现她居然挽着一个男人的手。

原来这就是你不答应我求婚的原因?白西西当初留下诺言让我等你的是你,如今挽着另一个男人出现,拒绝我的求婚也是你。你就当我叶宇寒的感情那么廉价?修长的手手不自觉的握紧,一种报复眼神能穿透别人的心。

总裁缠绵:市长大人我要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缠绵 或 市长大人我要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月色如刀9章(第9章你很脏,别碰我)

    原标题:月色如刀9章(第9章你很脏,别碰我)书名:月色如刀第9章你很脏,别碰我我像昨天一样,早早的来到学校,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对了,同学们都不如昨天那么热情了,甚至有几个男生看见我都会下意识的绕着走,生怕和我有关系一样,算了反正是好事。一天的课程让我觉得疲惫不堪,知识越来越多,而我好像有点自不量力,但是坚持下去一定可以的。今天袁凯有酒会,所以不会来接我放学,我就决定自己回家,好久没走,就想着走一走再打车回去。前边吵吵嚷嚷的,本来不想理会,但是好像看见熟悉的身影,对了就是第一天接近自己的男同学,

  • 盖世武修绝强9章(第九章 杀意)

    原标题:盖世武修绝强9章(第九章杀意)书名:盖世武修绝强第九章杀意“噗!”一口鲜血喷出来,叶琅天的眼中露出一丝果断。此时再不突破会爆体而亡的!下定决心后,叶琅天的元气带着庞大的药力缓缓地凝聚在丹田中。“破!”大喝一声,叶琅天的嘴角溢出来鲜血,这一次是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只顾着打通经脉而去的,并不是为了别的!元气带头冲向膻中,药力在后方不断地消耗,巨大的推力让叶琅天的胸口猛地透出一阵血雾!“哇!”一口鲜血喷出来,叶琅天嘴角终于扬起微笑,紧锁的眉头也缓缓地舒展开。关键的经脉打通之后,剩下的就好办许多

  • 玉都自强王者9章(第9章 这次是红色)

    原标题:玉都自强王者9章(第9章这次是红色)小说:玉都自强王者第9章这次是红色“涣灵散?这是什么毒?”唐坎和唐雯二人都是惊诧起来。贺枫点点头,讲解道:“嗯,涣灵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并且进入人体后还不会被察觉。一开始,它会在人体潜伏一百天左右,而后开始吞噬人的灵智,让人渐渐丧失思维能力,精神变得虚弱。等到了最后,便会让人彻底的丧失意识,走向死亡。”“你的意思是,一百天之前有人给我下毒?”“据我推测,准确时间应该是五个月前。”“五个月前?难道是……”唐坎似是想到了什么,苍老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愠怒,

  • 独尊圣域9章(第9章 我可以试试)

    原标题:独尊圣域9章(第9章我可以试试)小说名称:独尊圣域第9章我可以试试“来人啊?纸笔拿来!”杨立忽然一声断喝。叶瑄柔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安的问道:“你要干什么?”杨立说道:“写下休书,休了你。”“什么?”叶瑄柔一愣,随后大怒,问道:“杨立,你不要太过分了。”“过分?”杨立冷笑:“以前你羞辱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过分’这两个字?现在,在自己遭受羞辱之后才说过分这两个字,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这时候杨家有人将纸笔送了上来,杨立毫不迟疑,快速的写下了一封休书递给叶瑄柔,淡然的说道:“从今而后,

  • 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9章(第009章 是不是这样勾引别人)

    原标题: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9章(第009章是不是这样勾引别人)小说书名:枕上缠绵:小叔请自重第009章是不是这样勾引别人水声掩盖了一切,顾心柠什么都没听到。直到……砰地一声,浴室门被粗鲁的打开。巨大的声音惊的顾心柠猛地转身,随手抓过浴巾裹住身体。惊魂未定中,看到傅景寒怒气冲冲的脸。“你干什么?”傅景寒愣了一下,很快又冷笑了声,逼近顾心柠:“遮什么遮!怎么,可以给野男人看,自己的丈夫不能看?”“有事吗?”顾心柠用尽全力把心里的苦涩压下去,一脸淡然的看着傅景寒。她这幅模样让他更气恼。“当然有事。”

  • 中校大人的心头宝9章(第009章 这是把她当女儿养了)

    原标题:中校大人的心头宝9章(第009章这是把她当女儿养了)小说:中校大人的心头宝第009章这是把她当女儿养了进了浴室,高简惊讶的发现,陆洺湛早就挤好牙膏,牙杯装满水。陆洺湛这是把自己当女儿养了吗?高简一边刷牙,一边透过镜子看站在门口的陆洺湛。陆洺湛抱着手站在那里,看着高简,深邃的眉眼流淌着如水一般的温柔,好像是看不够一样,贪婪的盯着高简看。高简洗漱完,又被抱了回去,放到床边。陆洺湛站在床边,看着她问:“想穿什么衣服?”“不用,我自己拿,”高简赶紧拒绝,虽然他们已经做了最亲密的事情,可是让陆洺湛

  • 我的绝品校花9章(第9章竞选班长)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9章(第9章竞选班长)小说名字:我的绝品校花第9章竞选班长解开裤子,聂飞掏出宝贝就开始方便起来,此时何洋波伸出头朝聂飞的下面瞧了一瞧。我的妈呀,何洋波吓得全身直发抖,大,真的是太大了。聂飞看了看何洋波一脸惊奇的表情,一副悠然自得的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飞哥,要是有女生敢和你一起,我保证她不死也要残废!这谁受得了呀!”何洋波发自内心真诚无比的感叹,并且脸上十分痛苦的表情,那样子好像和聂飞上床的是他一样。“去你的,这东西能随便看的吗?”聂飞骂道。“飞哥,来一根!”这时候何洋波也方

  • 亿万圣修武神9章(第9章 星技熟练度)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9章(第9章星技熟练度)书名:亿万圣修武神第9章星技熟练度“叶无极,你这废物想死,也不用这么急!”看着叶无极这嚣张至极的模样,叶明气得恶从胆边生,身形一闪站在叶无极对面,怒声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你有多么废渣。”叶明话音未落,身形猛地一冲,两个跨步就出现在叶无极附近足以攻击的范围内,拳头上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呼吼一声,拳风闪烁,划着凌厉的破空之声直奔叶无极脑袋。望着他霸道刚猛的一拳,叶无极不屑的一笑,站在原地不闪不避,右手前撘,左手下托,双掌抓住他的拳头,用力往旁边一带,

  • 不朽传道奇人9章(第9章 叶氏麻烦)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9章(第9章叶氏麻烦)小说:不朽传道奇人第9章叶氏麻烦“呵呵,我其实不会拿你如何,只要你答应我需要你的时候马上赶来配合,我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否则我把这事儿告诉公孙家,又或者报告给上级,恐怕你没办法在江花市混咯”“你!”林辰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路神仙,一早被方文静算计,现在又被宋晴算计,难道今年运气不佳,命犯桃花?通过今天的事件,宋晴知道自己太需要这么一个帮手,她是不会放过林辰的。只见她拍了拍林辰的肩膀说:“事已至此,你不从也得从,再说了,多少人想跟我搭档我还不答应呢

  • 戎马半生为君颜9章(第九章 受教了)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9章(第九章受教了)小说:戎马半生为君颜第九章受教了谢斐急切的声音此时才响起:“等等!李大侠!”众人目光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谢斐换了一件鸦青色的外裳,确实不如遍布暗纹的白色更有风采,难怪方才赋雪和赵仲庭没有一眼从人群里找出他来。谢斐排开人群:“想必您就是李雁伦李大侠?”中年人有些羞赧道:“不错,在下便是使无尘剑的李雁伦,不知公子所为何事?”那位富家公子忙道:“已经银货两讫,你可不许和我抢。”谢斐却没理他,径直向李雁伦鞠了个躬,“在下谢斐,久慕李大侠威名。”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