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逆天庶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2 14:01: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逆天庶妃
「第10章」见者分半(一)

直到第三日早晨舒瑾萱才去梅园向老太太问安,称在祖母生日那天因病不能侍奉左右而心中大为不安,想去灵空寺为祖母祈福以尽孝道。雷霆军事网

灵空寺在京城南面的灵空山上,香火十分鼎盛。而老太太素来信佛,还因此特地让宰相特别建造了佛堂方便她每日参拜。虽说她不喜舒瑾萱,但舒瑾萱这一说可谓极合她的心意,便点了点头允了。

虽说如今风气比前朝开放了不少,但像舒家之类自诩为名门世家的家族却依然极力保持着前朝的规矩,家中的姑娘们都管教的极为严格,平时极少出门。若是有事外出,必是前呼后拥,婢女婆子浩浩荡荡的一大片。

但在舒家,舒瑾萱却是个例外,她在家中素来都是可有可无,平时除婉儿一个婢女贴身伺候外就只有两个粗使奴才做些粗活。

而她这次出门,舒家上下众人似乎也都集体忘记了加派人手伺候舒瑾萱前去灵空寺。网站881234567.cc她也乐于如此,没有一大批人跟着,行动自然要自由许多。

向老太太问安后,舒瑾萱便带上婉儿出门了。

二人刚行至门口,马车便来了,驾车的乃是婉儿的未婚夫婿——许四,为人忠厚老实,值得信任。

大街上很是热闹,掀开车帘可以看到不少的妇人和姑娘们来往穿行,谈笑自若。

她一直以来就很怀念小时候那种自由自在的日子,可是自从嫁给蓝枫逸后,她就基本上没跨出过王府大门,只能缩在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

祖母常说她身上留着来路不明的女人的血,一看就是不省心的。其实也算是正确的吧,上一世不管她如何的压制她心中对那高墙外的世界的渴望,似乎永远也做不到如那些大宅内的女人们的甘之如饴。版权881234567.cc

深深的吸了口气,舒瑾萱轻轻的眯起眼睛,她上一世处处压抑自己,委屈求全,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只是一个“死”而已。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陷害背叛她受够了,这辈子她再也不想重蹈覆辙,她要寻一个知她爱她之人,普通平凡的相伴到老。

马车稳稳的停至在灵空寺的山脚下,舒瑾萱下了马车,婉儿和许四提着包袱跟在她的身后。

走完长长得阶梯,烧完香许过愿后,舒瑾萱出了寺门往后山走去。

灵空寺的后山有一片枫叶林,如今正值秋季,枫叶红的正好。

支开了婉儿,舒瑾萱提着包袱往林中走去。

她隐约记得有人曾经和她说过,有个醉酒的地痞因在这片树林里摔了一跤,想要挖出绊倒自己的石头泄愤,不想竟然意外地挖了一坛黄金出来,发了大财!

但是具体位置到底在哪里?舒瑾萱懊恼地敲敲脑袋。原文881234567.cc

林子不大,舒瑾萱在林子里绕了一圈,最后在一棵半倒的树前站定,考虑了一会之后,谨慎的看了看四下的确无人,银牙一咬,下决心道:“拼了!”

顾不得弄脏身上的绸衣,舒瑾萱蹲在地上,在从袖中拿出一块布巾,拿起包在里面的剪刀,对准地上那块凸起明显的石头周围的泥土,挖了起来。

不一会,舒瑾萱搬开松动的石头,一个黑乎乎的坛子出现在眼前。坛子并不大,和她两拳并放时的体积差不多。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舒瑾萱手脚麻利的挖出坛子,打开坛盖,顿时一道道黄澄澄的金光射入她的眼中。

激动地打开包袱,舒瑾萱拽出用来包裹糕点的布帛,将金叶子小心地包好,随后把坛子和石头恢复原状,再把放着金叶子的包裹藏进袖中,迅速的站起身。

钱,她终于有钱了!舒瑾萱脸上绽放着无比灿烂的笑容。

舒瑾萱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旁人,急忙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压抑住激动的心情快步向外走去。阅读881234567.cc

「第11章」见者分半(二)

“咦?你这小丫头为何知道那颗石头下面埋着金子?”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从舒瑾萱的身后响起。

有人,怎么会有人?她刚刚明明看过的。

舒瑾萱大吃一惊,秀眉轻蹙,右手紧紧的攥着左边衣袖中的金子,这些金子对于那些大富人家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衣食住行全靠舒家的舒瑾萱来说,却是其珍贵。

舒瑾萱定了定神,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说话之人,眼神中充满警惕。

只见云墨白慵懒悠闲的翘着腿坐在树枝上,俊美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嘴角同样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俊眸洋溢着兴致盈然。

年约十七八岁上下,一袭华贵的锦缎白袍,包裹着俊秀挺拔的身躯,宽肩窄腰,如松竹翠柏。腰间佩戴着一条白玉带,正中镶嵌着一颗墨色的宝石。逆天庶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白色中一点黑,不但不显得突兀怪异,而是很完美很和谐的那种。

看着那颗墨色的宝石,舒瑾萱似乎看到了这个男人的黑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黑……

微微蹙了蹙眉,舒瑾萱目光最后的定在他的脸上,这是一张精致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

美如冠玉,浓眉秀雅,鼻梁高挺,唇形绝美,脸庞白皙,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雕刻,如诗似画。但更美的不是他的五官,而是他整个人的气质。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美,高贵与优雅,风华与飘逸,同时又结合了深沉和内敛,阴郁和深邃……

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子无与伦比的魔力。他的五官在这混合的气质面前便成了其次。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个俊美非凡,丰姿卓然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可是她居然看到了他背后一片黑暗。就如他腰带上那颗黑色的宝石。

即便在正午这么明媚的阳光下,她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

舒瑾萱将男子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甚至是从里到外,从外到里的打量了好几圈。眉头再次的蹙紧了一分,她居然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同她一样相同的感觉。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那下面有金子呢?”云墨白向前一步慢慢的靠近,温热的气息打在舒瑾萱的脸上。

“那自然是……我捡到的。”舒瑾萱从未想到会突然间从天而降一个人,所以攥着袖口,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缓和。

“哦?是吗?”云墨白盯着有些紧张的舒瑾萱,笑得略有深意。

哈!看来他今天运气不错,竟然会有意外之财!

“是的。”舒瑾萱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前几日我刚上完香,正准备来稍作休息,就瞧见一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在此处,仿佛埋了什么东西。刚才来到这里便想起那一幕,一时好奇,就打算挖来试试,没想到……”

云墨白听的津津有味,最后还点了点头道:“胡乱一试就能挖出了一坛金子?你这丫头的财运倒真让我羡慕,你不想说实话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他顿了顿,伸出手道:“拿来!”

舒瑾萱心中顿时一紧,反射性的把左袖往怀里缩了缩,警惕的看着云墨白道:“什么?”

云墨白“嘿嘿”一笑,抬起手指了指舒瑾萱紧紧护住的袖子。

“这……这是我挖到的,凭什么给你。”舒瑾萱死死的攥住袖口道,脸色有些不好。

“见者分半,既然被我瞧见了岂能没我的份?小丫头你该不会想独吞吧。”云墨白摸了摸鼻子,懒洋洋的说道。

最后目光定在舒瑾萱的身上,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将舒瑾萱彻彻底底的打量了一遍。这就是宰相府的庶女?那个被传言是软弱可欺的“草包”四小姐舒瑾萱?

身子太瘦了些,面色太黄了些,胸脯太小了些,神色太冷了些,心黑了些……

被盯的有些不舒服,舒瑾萱看着眼前的男子,冷冷的开口:“看够了么?”

云墨白顿时一惊,幽深如墨的眸子对上了舒瑾萱比之更黑的眸子。心底猛的倒吸了一股凉气,这反差也太大了吧?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只是有趣而已。

接受到舒瑾萱冷凝阴暗的视线,云墨白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心口。他的心还怦怦的跳动着,幸好还在。

“哼,我若说不给呢?”舒瑾萱的一张小脸张渐渐阴沉下来,一双冷的像寒冬腊月的眸子直直盯着云墨白。

云墨白贴近舒瑾萱,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世人都说宰相府的四小姐胆小怕事,性子木讷呆板,今日一见,倒是很是不同呢。”

他知道她身份?

抬头的瞬间泄露了舒瑾萱眼底的惊讶,继续捏着她的下巴,云墨白却笑得更加灿烂:“这人皮面具质量倒是不错,不过时间带的久了,别是连自己都忘了。”

“你……你到底是谁?”舒瑾萱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云墨白,眼中带着万分的警惕和抗拒,小脸有些发白。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婉儿的呼唤:“小姐,小姐你在哪里?”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他的唇落在她耳边,声音温柔:“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看一下萱儿原本的面目而已。”云墨白眼睛清明如水,身上有着淡淡的药草味儿。

舒瑾萱身体微微一颤,低垂着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皓齿轻咬嘴唇,倔强的不肯说话……

“哈哈,逗你的,这一半金叶子我拿走了!”云墨白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转身翩然离开。长袖飞舞,不带半点儿拖沓。

舒瑾萱两眼发直地瞪着云墨白早已消失的方向,直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小姐,小姐,你原来在这里,可让奴婢好找。”身后传来婉儿欢快的呼唤声。

舒瑾萱面色难看,重重的吐了口浊气,没好气的道:“急什么?这里就这么大点地方,我能走到哪去?”

说完定了定神向外走去,坐在马车里的舒瑾萱将右手放在左袖里轻轻的抚摸着帛中明显缩水的金叶子,一脸的闷闷不乐。

直到回到宰相府,舒瑾萱的脸上才堆起了笑容,出门为祖母祈福总要一脸欢喜的回家不是?

「第12章」未雨绸缪(一)

刚走进梅园,便见大太太和二太太的丫头都站在院子里。

这时候她们怎么都来了?

婉儿快走了几步,打了帘子,舒瑾萱抬脚往屋内走去。

舒瑾萱微微行了一礼,脸上看不出表情,声音淡淡道:“祖母,孙女回来了。”

“回来了,坐下歇歇。”老夫人轻轻点了点头道。

“谢祖母。”舒瑾萱轻轻一福,低眉顺眼的在二太太身边坐下。

“这丫头虽然腼腆,不大说话,但却是个有孝心的。这不今天一大早便去灵空寺为我祈福去了。”老夫人转过头对着下面的众人满面笑容道。

“前几日母亲寿辰,四丫头患病没能侍候左右,为此一直耿耿于怀。昨日身子一爽利,便让她今日代表各位兄弟姐妹去为母亲祈福以表孝心去了。”大夫人笑道。

舒瑾萱心中冷笑:她这两嘴一张自己的功劳就白白就成了各位兄弟姐妹共同的了。

“灵空寺一向香火鼎盛,菩萨感受到小辈们的孝心定能保佑母亲身体康剑”二夫人笑道。

“那是自然!”大夫人附和道,转过头看向舒瑾萱问道,“听闻灵空寺的签文一向灵验,不知四姑娘可有求签?”

“求了。”舒瑾萱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哦?什么签?”众人问道。

舒瑾萱轻声的说道,“上上签。”

“上上签?”老太太喜不自胜,紧紧握住椅子的把手连连说道,“快说说,签文是什么?”

似乎很不习惯被这么多人盯着,舒瑾萱轻轻的扭动了下身子,脸上带着一丝羞涩,低着头慢慢的站起身走到老夫人跟前,双手举起手中的签文道:“孙女驽钝,只记得后一阕是:森罗万物皆精彩,事事如意谢圣贤。”

“这可是难得的好签啊,恭喜母亲。”

“菩萨必能保佑母亲以后事事顺心,身体健康。”

大夫人和二夫人满面笑容的附和道。

“老夫人真是好福气啊,这可是菩萨借四姑娘的口告诉老夫人以后必将事事如心意。”四夫人道。

“好,好,好。”老夫人大喜,连说了几个好字,“我家四儿好福气。”

“这都是菩萨对祖母的厚爱,孙女哪敢居功。”舒瑾萱低着头,嘴角微翘,轻声说道。

她这祖母素来信佛,而她不过稍稍投其所好,借菩萨的口说了几句吉祥话而已,就赢得了她的赞赏。

“四丫头,今日你奔波了一天,想必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歇息。”老夫人朝门边站着的婉儿看了看道,“你身边就一个婢女伺候也太少了,呆会我就让你母亲派一个聪明伶俐的婢女和几个粗使奴才到你院子里。”

“都是儿媳的疏忽,让四丫头受委屈了。”大夫人一怔,笑道,“母亲放心,儿媳一定安排妥当。”

二夫人也是脸色一僵,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有吐出半个字。

“谢祖母。”舒瑾萱站起身行礼,一脸的欣喜和感激,“瑾萱谢过母亲。”

“好啦,快回去歇着吧,明儿一早早些过来陪我这老婆子用早膳。”老夫人挥了挥手,少有的和蔼道。

“是。”舒瑾萱怔了一下,脸上闪过一阵激动,眼圈顿时发红。

老夫人见到舒瑾萱的神情,目光越发的柔和,道:“快回去早些歇息。”

“恩。”舒瑾萱行了一礼,转身向屋外走去。

在踏出房门的一刹拉,她迅速从怀里掏出手绢轻轻拭了拭眼角,给屋内众人留下一个擦拭眼泪的背影。

刚跨出梅园,婉儿便压抑不住心中的欢喜,跟在舒瑾萱身边兴奋的说道:“小姐,太好了!老夫人终于知道小姐的好了。”

“这下好了,这下好了!”婉儿低低的念了几声,忽然站定,双手合十,抬起头望着天,一脸天真道,“感谢老天爷保佑,我们家小姐终于熬出头了,感谢老天爷!”

舒瑾萱心中一暖,整个宰相府里或许只有婉儿才是一心一意为她的。

望着婉儿天真的小脸,她微微一笑,道:“看把你高兴的,别人看见还以为你们家许四马上就要娶你过门了呢。”

“小姐你又取笑我。”婉儿红着脸,跺了跺脚,娇嗔道。

“好啦,我们快回吧,奔波了一天,我也乏了。”舒瑾萱道。

“恩,小姐早些回去歇息。”婉儿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舒瑾萱身后。

耳边继续传来婉儿欢喜的声音:“那个三殿下长的真是俊啊!小姐,你可要把握机会……”

“小姐,老夫人好不容易对你另眼相看,你以后一定要继续努力……”

“小姐,你有没有在听婉儿说话?”

“听见啦,听见啦!”

“……”

「第13章」未雨绸缪(二)

回到屋里,舒瑾萱支开婉儿,耳根子才总算清净下来。

拿出袖中的金子,舒瑾萱轻轻的抚摸着。虽然少了一半,但也不少了。

这些金子,价值两百两银子,两百两啊,她便可以开个铺子,或者买上几亩地……

想着想着舒瑾萱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连带身子也飘飘然。

隔了好一会儿,舒瑾萱才晃了晃脑袋,压制住自己幻想。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婉儿的声音:“小姐,大夫人派来的人到了。”

到了?这么快?

舒瑾萱一怔,迅速将金叶子包好藏在床底,理了理衣服才低低唤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上一世她身边加人是因为她即将嫁给蓝枫逸,婉儿又嫁了人,如今时间提前了大约一年,晴雨是否还会出现在她身边呢?

她正在沉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人和两个粗壮的婆子走了进来。

那丫头微微低着头,腰部保持着一个细微的弯度,一脸的恭敬和谦卑。虽然因时间提前了一年,比起上一世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稚嫩了不少,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晴雨。

看来不管她如何改变,有些人有些事还是无法改变。

几人走到她跟前跪下,一一见了礼,那中年妇人夫家姓彭,在相府门房做事,这彭家的以前一直在后院做些粗活。虽说舒瑾萱不怎么得宠,但好歹也是正经主子,跟在主子身边做事,比以前在后院可不止好了一点半点,望着舒瑾萱的脸上自然带着无比的欣喜。

而晴雨头微低,但又能保证从舒瑾萱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恭敬和谦卑。

舒瑾萱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随便交代了几句打发了其他人,独独将晴雨留了下来。

晴雨带着丝丝的紧张和兴奋偷偷的瞄了眼舒瑾萱,顿时迎上了那冰冷的目光,让她心惊肉跳。

舒瑾萱紧紧握着双手,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从内到外看个清清楚楚。

现在想起来,晴雨在她面前几乎都是这样恭敬谦卑的,只要交代给她的事情,她都能很快的把她做好吗,从始至终没有丝毫的怨言。

因此她看重她,将她放在自己身边,带着她嫁去王府。

她的母亲摔伤了腿,是她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贴己钱去给她母亲找大夫;

她的弟弟上不起学堂,是拿出她的嫁妆赞助她的弟弟读书。

……

她是如此的信赖她,可最后她的那一句话“奴婢看见她晚晚都出去,每次都有平安侍卫跟着。”亲手将她推入死亡的深渊……

舒瑾萱压下心中汹涌的恨意,垂下双眸,让心神缓缓平复后,瞄了眼还跪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晴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晴雨。”晴雨拜倒在地,小心翼翼答道:“奴婢是去年底才进的宰相府的,一直在花园里当差。”

舒瑾萱没有应声,只是盯着手中轻轻转动的茶杯。

隔了半响,晴雨极为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微微抬起头,在对上舒瑾萱射来的眼神后又迅速的垂下来,道:“奴婢……奴婢唤作晴雨。”

又隔了一会,在晴雨极度不安中,舒瑾萱才放下茶杯,轻轻吐了口气道:“起来吧。”

“是。”晴雨大大的吐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

“这是我的贴身婢女婉儿,以后你就听她的吧。”舒瑾萱指了指站在身边的婉儿,冷冷道。

“是。”晴雨行了一礼,又转过身对着婉儿微微一福道,“婉儿姐。”

“都下去吧。”舒瑾萱挥了挥手。

“是。”二人齐声回答,迅速退出门外。

待两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舒瑾萱才从床底将金叶子掏了出来,打开衣柜最底层一个带锁的小箱子,打开后将金叶子轻轻的放了进去。

舒瑾萱轻轻的摸了摸箱子,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箱子里面装着的是舒瑾萱母亲的遗物。

婉儿作为她的贴身婢女,这间屋子里,可以说除了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以外,她都一清二楚。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舒瑾萱便花钱请人做了这么一个箱子,将母亲生前喜爱之物收集在一起,是这冰冷冷的宰相府里唯一能让她感到温暖的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舒瑾萱的心情才平静下来,有了这两百两,她以后的生活算是有了基本的保障。

「第14章」重遇故人

这一日,阳光正好,正是外出的好日子。

一大早舒瑾萱便收拾妥当,带着婉儿坐上了许四的马车出了门。

相府家教虽然甚严,女儿家平时都不许出门,但每月经长辈允许后都可有一日出去散散心。

“吱嘎”一声,马车在北市边停下,北市乃是京城最大的市场,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应有尽有,是姑娘们最喜欢逛的地方。

“小姐,小姐,到了,到了!”婉儿兴奋的叫道。

“知道了,看把你高兴的。”看着一脸雀跃的婉儿,舒瑾萱笑了笑道,“对了,听闻悦然楼对面那间包子铺的包子不错,你去帮我买几个吧,我在这附近逛逛。”

“好嘞。”婉儿点了点头,掀开车帘,跳下马车,雀跃的身影几下便消失在人群里。

婉儿走后,舒瑾萱掀开帘子,轻声道:“许四。”

见许四转过身子,舒瑾萱将袖中包有金叶子的布帛悄悄的放入许四的手中道:“这是一些金叶子,你快些收好。”

许四目瞪口呆的捏着手中的布包,来不及诧异舒瑾萱为何给他这么钱,便听到舒瑾萱低低的声音传来:“这里面的金叶子大约值八十两银子,你拿去把芙蓉街中部那间郑记书斋买下来。”

许四愣愣的望着舒瑾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道:“小姐,万一那书斋老板不愿意卖怎么办?再说芙蓉街的铺子可不大好……”

“你照我说的做就是,那郑记布行的老板一定会愿意的。”舒瑾萱淡淡的吩咐道,“你买下铺子后,卖些笔墨纸砚,嗯……就交给你离开京城没多久的三叔打理,我记得他曾经给人当过掌柜。”

许四傻傻的望着舒瑾萱,他的三叔才回来不过三日,小姐怎知道的?而且小姐和他三叔从未见过面,怎的就知道他三叔以前给人当过掌柜,放心将产业交给他打理?

舒瑾萱没有理会呆愣的许四,下了马车,道:“按照我说的去做,做好后给我回个信。”说完顿了顿道:“记住,不能和任何人提起我的名字,包括婉儿!”

她的声音不大,但威严有力。

许四一听,急忙应声将金叶子贴身放好。

缓缓的走在街上上,舒瑾萱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芙蓉街的铺子岂止是不好,那里可是这北市出了名的生意惨淡之地。芙蓉街位于北市边缘地带,原本是小商小贩的集中地。后来市场虽然搬迁了,但平时顾客也不多,在那里开铺别说赚钱了,能不亏本就不错了。

可是她记得,上一世的九月,也就是这月中旬,将会有一京城富商买下芙蓉街中部的一个茶楼,花下巨资从内而外进行全面装修,其奢华程度堪称京城第一楼。从那以后,这芙蓉街便成为北市最受人瞩目的地方,人来人往,生意好不兴拢而这郑记书斋正好位于茶楼的斜对面,据说书斋老板为八十两卖出店面之事后悔不已,曾接连几日在店铺门口傻傻的站着叹气,后悔不已。

正在这时,婉儿的声音由远而近:“小姐,小姐,包子来了。”

舒瑾萱笑了笑,脚步轻快的迎了上去,店铺的事情安排妥当,今日就好好的享受下自由的时光。

见小姐神色悠悠,婉儿开始活泼起来:“小姐,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逛逛,然后再回去。”

舒瑾萱看了看大街上面来来去去的人群,还有那些不停吆喝着的商贩点点头,声音温和好听:“好埃”

婉儿很兴奋,她跟着自家小姐,也是极少出府的。这会儿也不过才十二岁的丫头,对外面这样热闹的集市,自然欢喜的紧。不过逛了一会儿发现,自家小姐倒是兴致缺缺,瞧什么都没有新鲜感的模样。

“小姐,难道你不觉得兴奋吗?”婉儿见什么都好奇,左看看右看看。

舒瑾萱笑着望着婉儿道:“我不是不兴奋,而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倒是婉儿你,瞧着像是从山沟沟出来的小村姑呢。”

“小姐!”婉儿娇嗔了自家小姐一眼,她好歹曾经也是在宰相府做事的小丫环,怎么会是小村姑呢?叹口气,谁让宰相府管的那么严,平日里根本不许她们这些奴婢出来呢。

“好了好了,再逛逛,然后我们买些平日里需要的日用品再回去。”舒瑾萱望着怜儿委屈的模样轻笑道。

目光不经意一瞥,抬起头看到对面茶楼窗口坐了一个人……与此同时,那少年也抬起头来,向她看过来。

他一双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闪烁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蓝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他的目光淡然而带着冰冷,流泄如水般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向舒瑾萱扫过来……

是他?她没想到会在街上遇到蓝景诚,当今的二殿下……

舒瑾萱不由扬起一抹笑容,没想到竟然是他——蓝景诚!

啊,他可是蓝枫逸的死敌,两人不知道交了多少回手却都是不分胜负……舒瑾萱想起前生的时候,那人同样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眸子,不由微微勾起嘴角,现在这个时候,二殿下应该在外游学刚回来,看来京都又要掀起一阵风波了……

她慢慢收回视线,心里想着再次与熟人见面,他们在明,她在暗,这种感觉,真的很有趣……

当年蓝国的皇后袁咏仪一直在暗地里拉拢朝中的势力,虽然皇上表面上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可早就在心里防范着她,这么多年来派人在她每日寝殿里点的百蕴香里搀和着味道与之相似的麝香,所以久而久之皇后便一直无所出,不能为皇上诞下太子。皇上膝下有兰贵妃所生的二殿下蓝景诚,幼年丧母被赵贵妃抚养长大的三殿下蓝枫逸,赵贵妃所生的五殿下蓝明鸿,以及其他几个嫔妃生的小公主和皇子……而皇上正值盛年,所以一直没有立太子……

前世的五殿下一直被传以身体孱弱不堪,是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弱不禁风”,其实只是迷惑众人的假象罢了……只不过,五殿下真的做到了“滴水不漏”,连自己的母后都骗过去了……呵呵,谁又想到那温润无害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野心?

想着今后皇帝的几个儿子为了皇位争得你死我活,舒瑾萱不禁淡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拉着婉儿往前走去。

容貌虽算不上是绝色,却也是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尤其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神采奕奕……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在他平静的心湖中轻荡起的一圈圈涟漪……蓝景诚盯着视线里远去的娇小背影,若有所思……

逆天庶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逆天庶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始源帝尊5章(第一卷 名声鹊起第5章 鸭梨山大)

    原标题:始源帝尊5章(第一卷名声鹊起第5章鸭梨山大)小说名称: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5章鸭梨山大封辰刚迈进洞府,不由一怔,虽然和薛露萱相处多年,但每每见到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她的美永远是那么的令人心醉、失魂。尽管此时,仅仅只是她的一道背影。少女一袭白衣,身材高挑,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三千青丝瀑布般垂落于香肩,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空灵之美,她站在那里仿佛远在天边,明明触手可及却感到她并不属于这尘世间。一个背影美的惊心动魄,美的只能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萱儿。”封辰轻唤。三天以来脑海里时时刻刻萦绕的声音

  • 无尽剑魂5章(第5章 一剑制胜)

    原标题:无尽剑魂5章(第5章一剑制胜)小说名字:无尽剑魂第5章一剑制胜“什么?”陆诗韵惊讶道:“剑心草……风晨的武魂竟然是剑心草!”“千真万确!唉,真是可惜呀!”陆凤山一脸惋惜,可任谁都能看得出他眼中的幸灾乐祸和得意之色。陆诗韵难以置信地看了看陆洪鸣,见陆洪鸣脸色阴沉,明白这必然是真的了,心中忍不住叹息。她原本是想着陆风晨天资卓越,想让萧心怡把千山学院的名额给陆风晨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陆风晨的武魂竟然是剑心草。大名鼎鼎的千山学院,又怎么可能招收一个废武魂?“萧小姐,还是由我带你去炼丹房看看吧,

  • 魂霸苍穹5章(第一卷 九星卷第5章 强势回归)

    原标题:魂霸苍穹5章(第一卷九星卷第5章强势回归)小说书名:魂霸苍穹第一卷九星卷第5章强势回归梓桥镇,苏家的后山。那一带,说是苏家的地盘,实际上就是苏人之这家人的后山。平时家族弟子多在修炼场上习武,很少跑到这后山来。再说,这后山连着远处的妖荒山脉,一般的人不敢涉足。但苏子如不怕。倒不是说她不怕妖兽,或者说不怕死,而是因为苏家的修炼场根本容不下自己。最为深层的理由还是那个出身问题,她不是苏家嫡系。这一天,苏子如静静地站在一座高高的山顶,眺望着远处的妖荒山脉。秀眉微蹙,双眼泛红,渐渐地把目光又投向下

  • 相思引5章(第五章 她有了身孕)

    原标题:相思引5章(第五章她有了身孕)小说:相思引第五章她有了身孕叶瓷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她睁开眼睛,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鼻子里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有半响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里?她是死了吗?这里不是她熟悉的潮湿阴冷混合着各种恶心味道散发着腐臭的监狱。听到有人开门进来,叶瓷下意识快速闭上眼睛。等做完这个动作,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进来的人有很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让她身体战栗,装睡都快装不下去。“都已经三天了,她什么时候醒?”这是沈君默固有的冷酷声音,带着满满不耐。“你问我?你把人折磨的快死了,她

  • 死了都要爱5章(第5章 一文不值的女人)

    原标题:死了都要爱5章(第5章一文不值的女人)书名:死了都要爱第5章一文不值的女人萧圣优雅地闭了闭眼,算作认同。我再次惊住了,抬手捂住砰砰跳的心脏。怎么会……前段时间,在国外游玩的秦茜打电话给我,说她交好运闪婚了,男方要求隐婚,所以没有婚礼,只告诉我她的老公叫萧圣,家世颇丰,人又特别帅,就是那啥有问题……我突然明白了,这场车祸不是偶然的,应该是有预谋的。不然,也不会因为我的一句“不认识那女的,他们在进行男女交易”,警察就把他们两个抓走。毫无疑问,这场大戏的幕后操纵者就是萧圣,我被人当棋子了耍了!

  • 秘爱5章(第5章 已成囚徒)

    原标题:秘爱5章(第5章已成囚徒)小说书名:秘爱第5章已成囚徒我没有吃馒头,抱着腿坐在墙角哭得伤心欲绝。我感觉头痛,手指冰凉,生活经验告诉我,我可能发烧了。这么冷的天,慕容寒把我剥光关在他房间里,没有开暖气,也没有给我留一件内衣,我要是怕冷,那就是躺到床上去。我问他拿过衣服,他无情地回答:“恬不知耻的东西,你还需要衣服遮丑吗?”要不到自己的衣服,他还把他的衣柜锁了,我白天想找件他的衣服穿都不可能。这么大的城堡,我如今就像一个囚徒被关押在这,跟牢狱不同的是,这间房装饰的低调而奢华。我对这儿的一切很

  • 私婚孽情5章(第一卷 霸道总裁第5章 当时你根本不是第一次)

    原标题:私婚孽情5章(第一卷霸道总裁第5章当时你根本不是第一次)小说名称:私婚孽情第一卷霸道总裁第5章当时你根本不是第一次齐洛格张了张嘴,想向他认个错,争取这半年的刑罚能够减免。骄傲还是战胜了一切,宁愿被他多折磨半年,她也绝不和他这个伪君子说一句软话。“如你所愿!”她咬牙切齿地说。“有点不情愿的样子,不该感谢我给了你更多诱惑我爱上你的时间吗?”他挑起她的下巴,盯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他要延期可不完全是没享受够她曼妙的身体,最主要的是她这个小丫头竟然在他身边快两年了,还没让他找到破绽。他就不信,

  • 老公真麻烦5章(第5章 做梦)

    原标题:老公真麻烦5章(第5章做梦)小说书名:老公真麻烦第5章做梦同学聚会上自然就没有不喝酒这回事,一开始还只是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互不打扰,到了后来,有人喝多了,就开始闹腾起来,硬要拉着其他人陪着一起喝,以至于最后整个包厢里就是一群人拼酒的盛况。秦臻虽然是做设计的,但也时常跟着跟着签单跑应酬,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锻炼,酒量自然是不可小觑。可能喝归能喝,她一般情况下不轻易喝酒,不为别的,单纯只是觉得难喝。“对不起,我不会喝酒。”她婉拒了一个个来敬酒的同学,直到杜晨端着满满的一杯红酒走到了她的面前

  • 霸宠之爱5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5章 她是被绑架了吗)

    原标题:霸宠之爱5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5章她是被绑架了吗)小说:霸宠之爱第一卷红颜不寿第5章她是被绑架了吗“别说了……”娇软呢喃从文染情嘴里溢出。穆非权也没有再耽搁,仿佛要将她吞噬殆尽一样。文染情本就生病还没好,这回又被折腾了许久,顿时又像蔫了一样,穆非权餍足从床上下来,她有气无力地躺着,看着他从浴室出来,她颤着手想要起来帮他拿衣服。穆非权扫了她一眼,自个儿走到了衣柜前,“这几天好好躺着,廖姨会过来这里照顾你。”“好。”文染情在家里休养了两天,才感觉身体好了些,其间穆非权也没有再回来,她连蒋鑫的

  • 我的飞鱼先生5章(第5章 是梦是醒)

    原标题:我的飞鱼先生5章(第5章是梦是醒)小说名字:我的飞鱼先生第5章是梦是醒“我真的不认识你,我也不叫思思。”项念念看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脸,心里有一种恐惧又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思思……”他靠近了,鼻尖几乎贴到她的鼻尖。一阵冷风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一下子吹灭了她手里的烛台,房间里一下子暗了许多。项念念吓的扔了烛台捂住了脸,“我不是思思,你认错人了,我叫项念念,是你们于总请来的修复师。”这个叫白起宣的男人停下了脚步,深深望着她,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是了,你不愿意叫思思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