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绝世神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46: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世神医

第九章 排队治病

今天的青阳小镇无比的热闹,唯一的一处小广场此时人山人海,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哪个明星在这里演出呢。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在广场的中心处,此时有一小块空地被一圈布帘围挡起来,李辰正在为一名病患诊治病情。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人群自主的为李辰开辟出了这一块地方,免得一些女子不方便就医,不止如此,在李辰的临时诊台上,还有大半地方摆满了水果点心,一杯热茶正溢出淡淡茶香。

随着时间流逝,一名名病人走进去,片刻后走出来,广场上都会发出一片惊叹。

“王哑巴竟然说话了!”

“那算啥?没看到老刘太太都能看见东西了?”

………………

“小辰,怎么样,累不累?”

当一名病人被诊治完,千恩万谢的离去后,赵默和一名脸色苍白的病人一起走了进来。

“大哥您来了,俺不累,不过今天的病人比昨天要严重一些,俺要多费些时间,还好大哥就给了他们八十个号码,要不俺今天是走不掉了!”

李辰看到赵默赶来,憨憨一笑,脸上带着感激。

“这是正常的,毕竟昨天你来的突兀,很多真正重病的人没能赶上,今天也是我故意让那些真正重病的人优先排号,否则你想走都难了!……你还有多少个没看完?”赵默淡淡一笑,自然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比昨天的人病情严重。

“俺也不太清楚……这位大叔,您是多少号?”李辰见赵默问自己,挠了挠头后问那名病人。版权881234567.cc

“小郎中,我是第六十七号!”那中年汉子见李辰问话,连忙将一页纸条递给李辰,语气说不出的恭敬。

“还剩十几个,你先给人看病吧!”赵默在一旁说道。

李辰点了点头,随后对着那中年汉子憨憨一笑,开始为他诊病。

临时诊所外的广场上。

“老王,能不能……把你的号码给我,我送你一只大母羊!”

“老陈啊,不是我不讲究,实在是……”

“两只,还有个马上下羔的!你知道俺家老婆子腿脚不利索多年了……”

“这?……你还是去别人那试试吧,也许有病轻一些的能跟你换!实在不行你就去找小郎中,多给你加个号!”

像两个老人这样的对话在广场上并不少见,很多人知道小郎中今天看完这些人就要离开,不抓住这次机会,谁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来?

不过这是关系到自己身体健康或生死的事情,会有谁愿意让给他人呢?

一个多小时后,时间已经到了午后两点,李辰终于将第八十号患者诊治完成,虽然李辰说不累,但他的额头也微微见了一丝汗水。

“好了,我去让他们散了吧,……唉,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赵默说完,起身走出诊室,来到外面。

当赵默宣布李辰在青阳的诊治结束时,引起了很大的喧闹,好在此时人群都知道赵默是新来的镇长,否则不知道会引发什么状况。网站881234567.cc

“赵镇长,您能不能和小郎中商量一下,在镇上多留些时日?我们这还有很多人要他救啊!”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提了出来,语气带着浓浓期待。

赵默一见这情况,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能做主,我都想将他永远留在这里,可惜我不能,也做不到,小郎中他有自己的事要去做,不是我们可以强留的,那样会让他反感,大家也理解一下他吧!”

“那我们可不可以去燕北沟找小郎中看病?”有人又问了一句。

“小郎中这次出来暂时不会回燕北沟,所以大家想看病还是尽量去医院吧,毕竟小郎中只有一个人,再有能力也不能兼顾所有人,这样……我会让镇上医院会为大家义诊三天,该怎么看就怎么看,实在有困难的可以来找我,我想办法帮着大家解决,好了,散了吧!”

赵默的话说完直接转身回了‘诊室’,他没有必要解释太多,李辰不是圣人,如果一心软,那他可能永远走不出小镇,病人只会越来越多。

第十章 跑的比车都快!

“大哥,俺可以走了吗?”

李辰一见赵默回来就开口问道,他是希望可以看更多的病人,那样不但能赚钱,还能不断积累龙气,但是他的心不在这里。

“估计他们还会再等一下才会离开,再坐一会儿吧,正好我再交代你一些要注意事!”赵默对着李晨微微一笑道。

“嗯,好的,谢谢赵大哥。”李辰真心的说道。完整版【绝世神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不要谢了,可惜我离不开,否则我真想和你一路走下去,给,这是你的身份证,还有一部手机,里面有我的号码,没事时熟悉一下。”赵默看着李辰,眼中实在的有着不舍,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但这神奇的小胖子真心让他感觉投缘和欣赏。

“这就是身份证?手机?谢谢大哥,你是好人!”

李辰对于手机没有什么感觉,反而看着自己的身份证,脸上带着丝丝好奇和喜欢,他从赵默口中已经知道,现在社会没有这卡片,会有很多的麻烦事。

赵默脸一黑,随即继续道;“收好身份证,丢了会很麻烦,到了县城或市内办一张银行卡,以后赚钱都存起来,记住了吗?”

“嗯,俺记住了,大哥,这些钱给你,下次……”

“不用了,你留着吧,等下次见到了再一起还给我就好了!”赵默制止了李辰要给他钱的举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其实大哥也有事要你帮忙的。”赵默再次打断李辰的话。

“好啊,好啊,大哥有啥事,俺一定帮你做好!”李辰一听赵默有求于他,马上一脸开心道。雷霆军事网

“你这小子,也不怕我把你卖了?记住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人是善于伪装的,以后有些事不能太轻易相信人!”赵默见李辰的样子,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有些担忧,李辰实在太过单纯了!

“俺知道,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俺知道大哥是好人,你不会害俺!”李辰憨憨的说道。

“好了,好了,别给我发好人卡了,和你说正事,我有个爷爷,身体瘫痪几年了,找了很多人都无法治好,所以我想求你给我爷爷看病!”

“好,看病没问题,老爷爷在哪?你这就带俺去,只要身体健全,俺一定能让他站起来!”李辰一听赵默求他给人看病,立刻信心百倍,站起身就要走。

“你急什么,我爷爷不在这里,他现在在京市,比你要去的云市还远一些呢!”赵默看着李辰,带着一丝感动道。

“啊?那咋办?”李辰对此事似乎比赵默还急切。

“都瘫痪几年了,也不差这点时间,还有五个月我爷爷过寿,那时你应该到云市了,我去接你,让我爷爷在过寿时站起来,你能做到吗?”赵默说道此,眼中闪过一丝特殊的光芒。

“嗯,俺一定让老爷爷当场站起来,这阶段大哥你要让人时常的给老爷爷按摩,舒缓血脉……俺给你开个方子,你先让老爷爷吃,到时效果就更好了!”李辰想了想道。

“好,也就你小子敢连病人的情况都不看就下保证,不过我就是相信你可以!”

李辰憨憨的笑着,随后给赵默开了一张药方。原文881234567.cc

“好了,人群散了,我开车送你到镇外,否则你不好出去。”赵默珍惜的接过药方,带着李辰走出广场,很快上了一辆黑色骄车。

“车子真舒服真快,快赶上俺跑的快了!”车子前进时,李辰一脸的感叹和兴趣。

“你小子也会吹牛?你跑这么快我看看!”赵默一听李晨的话,有些无语,虽然此时因路况限制车速并非很快,但也有六十迈,也许一些运动员能跑到这速度,但他绝对不相信李辰这个二百斤的胖子可以。

“俺可不是吹牛,俺真的可以,你让俺下去,俺跑给你看!”李辰见赵默不信他,有些急了。

“好,好,我信了,老实坐着吧!”赵默看着激动的李辰一脸的无奈,李辰实在有些太过淳善憨厚,这一路自己去云市,真的行吗?

其实赵默还是有些关心则乱了,虽然李辰不精明,但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此时如此,那也仅仅是在他赵默面前罢了。

“大哥,你还要送俺多远啊?”

李辰看着车子已经出了镇子很久,都路过几所小村庄了,可赵默依旧没有停车。

“哦,就到这吧,李辰,我看你还是坐车直接去云市吧,到云市会有很多病人让你看的,我也能找人关照一些。”赵默终于将车停了下来。

“这……俺还是想走去,否则一些村子会被漏下。不过大哥你放心,俺一定会在五个月内赶到云市的!”李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拒绝了赵默的提议。

“好吧,随你了,记得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没事别忘了给电话充电,……算了,我在给你标注一个线路,你按着这条线路走,否则你会走错方向,几年也到不了云市!”

赵默见李辰坚持,也很无奈,最后取出自己的手机,翻出地图,开始一边按着地图对照,一边在一张纸上记录起来。

“给,这一路有九十三个村,十一个镇,六个县,三座城市……”赵默用了足足半个小时,将线路图一一标注,甚至每个村庄的名称都记录下来。

赵默对李辰真正的是尽心尽力了,不过这时他在线路上也做了一些手脚,出了尽量取直线外,还很大程度避开了一些城镇密集的地方,否则李辰一年都赶不到云市。

“那俺走了,谢谢你大哥,你真的是好人!”李辰接过一张排列好的地名,对着赵默道。

“好人也只能做这些了,自己多注意安全,记住每个地方只在上午看半天病,剩下半天赶到下一处地方休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赵默像是个老人一样,还在不停的叮嘱着。

“俺都记住了,下一个地方是蓝阳县,俺今天不看病了!……大哥俺走了!”

李辰对着赵默说完最后一句,也不等赵默再开口说什么,迈开脚步向前方快速行去。

“这小子,还有话想叮嘱他呢!嗯?这小子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赵默见李辰说走就走,嘴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句,随即看向李辰背影,却骇然发现,刚刚还在十几米远的李辰,此时已经在数百米之外了!

“我草!这小子还有秘密,刚刚他说的竟然是真的!!”

向来温文尔雅的赵默此时也禁不住暴了一句粗话,随即钻回车中,启动车子想追上李辰,可车子向前行驶了数米后,又停了下来。

“算了,追上能怎么样?这家伙有这么厉害的速度,至少安全应该没有大碍了,不过……我还是要安排一下,免得有些不长眼的阴谋坑害他!”

赵默自言自语着,一边说着,一边取出电话想来一会才拨了出去,而此时他再看李辰,却发现李辰的背影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第十一章 不给钱就揍你!

“看病,看病,祖传医术,看不好不要钱!”

清晨阳光普照着大地,蓝阳县的一处小公园门前,一个身材肥胖的比一少年缓缓走出,一边走着,一边憨憨的喊着。

“神经病!”

“骗子!”

县城的人们可比小镇上的人直白了很多,听到这喊声,看了他一眼憨憨胖胖的少年后,扔下一句话就再次匆匆赶路。

喊话的人自然是李辰,昨晚他也没有按照赵默的教育去找旅店,看到公园不错,就在公园内打坐了一晚,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李辰心情不错,昨晚他再次去看了九龙的状况,发现昨天收获的龙气竟然激活了一片半的龙鳞,应该是昨天看的病人情况比较严重一些的原因。

“看病,看病,祖传医术,看不好不收钱。”

李辰一路喊着,一路前行,对于路人的眼神丝毫没有在意,他不会强求,如果真的一个病人没有,他会直接穿过县城,继续下一个地方。

“喂,胖子,你会看什么病啊?”

当李辰路过一处比较繁华的街道时,三个一看就是混混模样的青年嘻哈的拦住了李辰。

“俺什么病都可以看!”李辰看着眼前问话的黄毛青年,心中有些不喜,但还是憨憨的回答道。

“哦?这牛可让你吹的不小啊,那你给哥们儿看看吧!”

“你肾精大亏,肝肺污浊,如此下去,寿不过四旬!”李辰撇了一眼黄毛后,很快给出结果,甚至连诊脉都省下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活不过四十?”黄毛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李辰的话他能大致的理解,总体意思就是他有病,活不过四十!

“嗯,是的,俺说的是实话,你要看吗?你是县城人,得给俺五百块。”李辰点了点头后很认真的说道,他虽然不喜欢这人,但只要对方按照规矩来,那他也只是个病人。

“五百?先给我治病吧,不是治不好不收钱吗?”黄毛眯着眼看着李辰后说道。

“好,你把衣服脱了吧!俺给你治。”

“你还真敢给我治?好,我脱!”黄毛微微犹豫了一下,干脆的脱下了上衣。

李辰也在此时开始了动作,翻起衣袖露出护臂,随后手掌翻飞,短短片刻,黄毛的身上就布满了银针。

还不等黄毛和同伴叫喊出声,李辰已经开始捻动银针。

“哎呦,哎哟,痒痒,肚子里好痒……”在李辰捻动银针后,那黄毛突然开始叫唤起来。

“闭嘴!一个大男人不如一个老爷爷,针灸在起效果,等下就好了!”

李辰难得的鄙视了一次别人,在小镇上,这样的病人他都治疗过好多个,就连一些老头子都没有一个像他这样能叫唤的。

“你……你……咳咳”

黄毛被训,本相对李辰说些狠话,可张开嘴一说话,就是一阵咳嗽,他感觉自己的气管内有东西在不断的聚集着。

这时李辰一挥手,黄毛身上的银针一片片的被收回,同时李辰一闪身,避开了黄毛的正面。

“咳咳……呸……咳咳……呸!……”

黄毛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就是一口一口的吐着东西,足足吐了六七口后才停歇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他么的……恩?”黄毛本想怒骂李辰,可一说话,却发现自己体内一阵阵的清爽,以往的那种憋闷感荡然无存,而且腰部里面也有着丝丝温热。

“老大,你看看你吐的那玩意儿!”此时在一旁的混混音调有些颤抖着说了一句。

黄毛一看,在前方地面上有着六七处墨黑色的粘稠物,正是让他刚刚吐出去的东西。

“这?这是怎么回事?”黄毛嘴里问着,但心里却有些清楚,他并不是傻子,猜测出那应该是长期吸烟残留在肺部的有害物质!

“好了,你的病已经没有大碍了,肝肺污秽之物已经排出,肾脏的损伤我给你修补了,你只需要禁欲三个月来温养肾精就会彻底好了,现在你该给俺钱了!”

李辰在收获了一丝微弱龙气后,也没对黄毛解释太多,随即开始开口收钱。

“这……我真的被你治好了?”黄毛似乎还有些不大相信的样子。

“是的,你已经好了,你该给俺钱了!”李辰点了点头再次开口提钱。

“你他么的问谁要钱……啊……哎呦!疼死我了!”

黄毛身边的一个混混突然冲到李辰对面,伸手指着李晨的鼻子开口叫嚣,可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抬起的手臂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皮肉一般。

“俺治好病,你们就的给钱,要不俺就揍你们!”李辰憨憨的看着那个黄毛,根本不去理会那个倒地惨叫的混混。

“是你干的?”黄毛脚步微微后退,看向李辰时有些疑惑和畏惧,他根本没看到过李辰动手。

“是俺,你给不给俺钱?”李辰很是实在的说道。

“给,我给,你先给他止疼!”黄毛大声说道。

“你要是敢耍赖,俺让你的手和他一样疼一年!”

李辰憨憨的说着,上前一步来到那混混身旁,附身将其拎起,然后在他的肩胛处点了一下,随后又将那混混扔回地上。

“二龙,你感觉怎么样?”黄毛和另一混混赶忙来到同伴身旁问道。

“呼呼……现在不疼了,刚才都要疼死我了!老大,咱赶紧给钱吧!”那个叫二龙狠狠出了几口气,看向李辰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嗯,嗯,给钱……二龙,猴子们你身上有多少钱?先拿出来。”

黄毛也连连点头,不过随即尴尬的撇了一眼李辰,对着两个小弟低声说道。

第十二章 路遇车祸

“哦,哦,我这有一百三!”

“老大,我这有一百一十九块五!”

二龙和猴子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老大这是经济危机,在集资呢。

“靠,你们俩也太他么的太穷了,俩加一起还不够二百五?”黄毛收了小弟的钱,还不忘鄙视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老大,你自己带多少?”二龙和猴子被鄙视有些不忿,在一旁同时开口问道,心里也都一阵鄙视,还说我们,你自己有吗?

“我……有这些!”黄毛微微尴尬,随手掏出兜中的所有钱,一张百号,一张五十的。

“哦,原来老大你连二百五还差很多啊!”俩小弟在一旁笑了。

“滚你么的,你俩才二百五,要不是刚才请你们吃饭,我本来有三百的!现在怎么办?”黄毛怒骂了一句,有些无奈和尴尬,三人凑在一起还差了一百块……零五角!

“你们真够丢人的,那一百俺不要了!”

李辰一直在一旁看着,心里也鄙视这三个混混,不过他也看出来这混混确实没钱了,也没有什么心情太过为难他们。

“你放心兄弟,我黄毛虽然是混混,但信用还是有的,既然决定给了,就一定将钱还给你!我让他们跟着你,我去取钱!”

黄毛见李辰竟然这样放过他们,心里更是尴尬,虽然是混混,但有时候却更加需要脸面,更何况,李辰确实对他有救治的恩情。

李辰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对黄毛的话也没理会,收了钱,也不理会远远跟在身后的两个混混,一直向前走去,同时他的治病口号也再次喊了起来。

可惜,李辰这个时间选的不好,这里不是乡下,县城的早晨路人都是匆匆赶去上班的,听到李辰的口号匆匆一瞥,留下鄙视会嘲讽后就不再理会。

咕噜噜……

李辰在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的肚子里突然传出一阵闷雷一般的响声,饿了!

四处巡视了一下,李辰很快将目光落在前方正在移动的烤红薯的小车上。

李辰加快了一丝脚步,向着前方追去。

吱……嘭!

就在李辰距离小车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时,一辆银色轿车从路口处窜出,一阵紧急刹车后,还是没能完全止住,最后嘭的一声撞在红薯小车上,将小车被撞翻的同时,推车的老太太也摔了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

李辰愣了一下,随后再次加速,瞬间就来到那老太太的身边。

“老奶奶,您别动,您的腿骨断了!”

李辰一眼就将老太太的情况看了大概,额头和手臂有些擦伤,不算严重,但是左腿却在摔倒时折断了。

“我的地瓜,我的车……”老太太吝啬苍白,忍着剧痛却在第一时间关心着她的车和红薯。

“没事,俺一会给您把车修好,俺先给您把骨头接上,时间长了会有后患。”李辰对着老太太憨憨一笑,让老太太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后,准备为老太太接骨。

“喂,你这老太太怎么回事?过马路不看灯呢?找死也别找我啊,真他么的倒霉!”

这时,那开车的男司机也下了车,不去理会李辰,对着老太太一脸的埋怨,随后弯腰开始检查轿车的状况。

这司机年纪不大,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白色休闲装,相貌还算英俊,只是说话的口气实在让人有些不爽。

李辰也一皱眉,撇了一眼那司机后,才转头继续给老太太接骨。

一根根银针飞速的刺入老他太那枯瘦的腿上,随后胖胖的双手快速而稳健的在断处摆弄揉捏起来。

在无人可以发觉的情况下,一丝细微的金芒从李辰的手中出现,随后渗入到老太太的腿中。

“喂,老太太,你没事的话就看看我的车吧,这一块凹陷和一个车灯,至少要五千多,算我倒霉,你赔我五千就算了!”

李辰这边还在诊治时,那边的青年也检查完了车辆损失,走上前对着老太太说道。

把人撞了还要赔钱给他?李辰心中一怒,但这会正在为老太太接骨,他不好分神开口。

“啥?五千?我哪这么多钱啊,求求你了先生,我孙女马上要上大学了,学费还没着落,你行行好,别和我这老婆子计较了!”

老太太一听还要她赔给对方钱,瞬间将腿上传来的麻痒感觉忽略了,一脸祈求的看着青年。

“别和我哭穷,你们这些小摊贩一个个精的很,一有事就装可怜,这事明明是你闯了红灯,责任可全在你身上,别说没用的了,赶紧让你儿女送钱来吧!”青年感觉自己有理,不依不饶的对着老太太吼道。

“我……我没儿女,也没钱!”老太太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来,眼中带着浓浓的哀伤。

“凭啥赔你钱,明明是你撞了老奶奶!”这时李辰已经为老太太诊治完成,收了银针后起身一脸恼怒的看着青年。

第十三章 说揍你就揍你!

“你是什么人?你眼瞎了吗?刚才明明是这老太太闯了红灯!”

此时已经有一些行人开始围观,那青年见李辰说话,扯着嗓子先把自己的责任摘掉,让自己站到了有理一方。

“俺不瞎,也不知道啥是红灯,俺就知道你车开的好快,然后把老奶奶的腿撞断了,你得给老奶奶赔偿,还有她的一车地瓜和小车!”

李辰可不懂什么交通法,他只按自己的喜好去想事,同时他也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弱者,尤其对方是老人,这让他想起了大院里的那些身患残疾的爷爷奶奶们。

“让我赔钱给她?做梦,还有,她的哪条腿断了?我怎么没看到?”青年看着李辰又看向老太太,一脸的嘲讽。

“奶奶的腿是俺刚给接上了,但也要修养几天才能完全好,你要是不赔偿奶奶,俺……俺就揍你!”李辰眼中升起丝丝怒火,他轻易不动怒,一怒起来却会很执着。

“哈哈,你刚给接好的?你以为你是神医啊?还揍我?你碰我一下试试?”青年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讽刺着李辰。

嘭!嘭!

“啊!”

那青年的话一落,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随后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被火车撞了一般,一阵抽痛给你传来的同时,身体瞬间飞了起来。

再随后,青年司机的身体就嘭的一声砸在了自己的车上,将机盖砸出一个大坑。

“咳咳咳……”青年在车顶一阵抽搐,嘴中咳嗽声不断。

围观人群一阵寂静,愣过之后随就是一片嘈杂议论,谁也没想到这个胖胖的少年竟然突然动手。

“我草!那司机真他么的贱,求着人揍!”

一直跟在李辰后面混混二龙,此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司机,他可是知道收拾人时有多狠,他自己被折磨的够呛,此时见傻叉司机被揍,他竟然找到了一丝心里平衡。

“是啊,真够贱的,还好咱们没彻底得罪死他,否则这货真火了,我们估计怎么死都不知道…”猴子在一旁直抽冷气,额头泛起丝丝汗水。

“你让俺试试,俺试过了,你真不抗揍,赶紧赔钱给奶奶,要不然俺还揍你!”

李辰此时一脸鄙视的看着青年,刚刚那一拳他仅仅用了一分力气而已,不会有真正的伤势,但却能让人疼上好一会儿。

“你,你敢打我?报警,我要报警抓你!还有那老太太,你们是骗子,合伙碰瓷儿骗人,败露之后还打人!”青年根本没有理会李辰的话,一边忍着痛,一边叫嚷着取出手机,准备报警。

嘭!

一只胖胖的大手直接出现在青年司机面前,随后司机就感觉自己肩膀一痛,身体再次飞起从车顶摔落回地上。

“俺都说了,你不赔钱俺就还揍你,俺再说一次,你赶紧赔钱给老奶奶,要不俺就一直揍你!”

李辰此时憨憨的脸上很是阴沉,他这会儿绝对说话算话,如果这青年司机不赔钱,他绝对会一直揍到对方赔钱为止。

青年躺在地上,电话都不知道被摔倒哪儿去了,争扎了几下后,扶着自己的车才勉强站起起身,语气有些不利索道;“你,你这是抢劫……你要多少钱?”

青年本来还想硬气一些,可看到李辰真的再次抬手,连忙软了下来,心中愤怒却又不敢表露,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自己安全了再报警抓人。

“奶奶,您的车和地瓜要多少钱?”李辰一听青年的话,瞪了一眼青年司机后,转身看向老太太后挠了挠头问道。

“算了,算了,只要他不要我赔钱就算了,谢谢你小伙子!”

老太太连连摇手,这会她心里有些迷惑,刚刚她确实感觉腿疼的厉害,可被这胖少年扎了几针揉捏一番后就没有了多大的痛苦,让她在听了那司机的话后,都在怀疑刚刚是否是真的断过腿。

“这……奶奶您别怕他,有俺在,俺能保护你!他敢不赔钱,俺就揍他!”李辰见老太太一脸惧怕那青年的样子,连忙憨声安慰起来。

“这……送去修一修也花不了几个钱,加上二十斤红薯,二百块就够了!”老太太看着李辰一脸认真的憨厚样,实在不忍心再让李辰为难,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嗯,你听到了吗?奶奶让你赔二百块!”李辰对着那青年怒视过去。

“我,我给!”青年一听李辰才要二百,心里一松,连忙颤巍巍的掏出钱夹,准备给钱。

“兄弟,你这样只要二百是不对的,还要让他给老奶奶的误工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就在李辰准备接钱时,人群中一道喊声想来起来,随后一头黄发的青年混混跑了出来,一听他的喊话就让人感觉他对这事很‘专业’。

“嗯?你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说话却有些道理!”李辰看了一眼那黄毛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那青年继续道;

“不是俺出尔反尔,是俺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你只赔二百太少了,奶奶要好几天不能赚钱,你得赔……你来说,他得赔多少,奶奶刚才腿断了,是俺给治好的,要加上俺给奶奶看病的五百块!”

李辰不知道自己该让青年赔多少,不过他这会儿很聪明,一转头看向那黄毛,索性就将这任务交给他了。

第十四章 老奶奶有孙女

黄毛一听李辰的话就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狠狠点头走上前,故作思考了一下后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老太…奶奶的腿被当场治好,但也要修养,就按一个月的误工费吧,最低三千,加上奶奶受了惊吓,精神损失费两千,还有药费至少要一千,加上这位兄弟的五百块诊费,一共六千五,给钱吧!”

别人也许会怀疑李辰是否治疗过老太太的断腿,但黄毛却没有丝毫怀疑。

“什么?要六千五,你们这是抢劫,明明……好,好我给,我记住你们了!”那青年一听黄毛的话,再次叫嚷起来,可看到李辰那不善的目光,再次忍练下去。

“不用记住别人,你记住我黄毛就行了,在蓝阳县,找我还是很简单的!”黄毛这时很是硬气的对着那青年说道。虽然他看的出这青年有些小钱,但车不是顶级车,最主要的是车牌不是本地的!

青年司机看着黄毛,心中也是狠狠,但在对方强势下,他也不敢反抗,乖乖的回到车内又取了钱,一共六千七交给了黄毛,随后深深的看了几人一眼,才开车离开。

“兄弟,钱你收好,这是我那一百块!”黄毛将钱递给李辰,顺便将他欠的一百块也还给了李辰。

“你还算守信用,并不是太坏,以后多做好事,少欺负人!”李辰接过钱,还不忘教育一下黄毛,让黄毛一阵郁闷,却又不得不乖乖点头。

“奶奶,钱您收好,您家在哪?我送您回去!”李辰教育完黄毛,转身来到老太太身旁,憨憨一笑将钱给了老太太,连他那一百块和五百块的诊费都没留下。

“不,不要这么多。”

“您收好钱,现在您的腿还是尽量少走路,我背您吧!”李辰不容老太太再多说,一伸手将钱塞给老太太,同时弯腰将来太太背到了背上。

“我来帮老奶奶推车!”

黄毛这时比较机灵,见李辰空不出手去推车,连忙自告奋勇,带着两个小弟去将车收拾了一下,见地瓜车并没有太严重的损伤,就推着跟上李辰。

“谢谢你了小伙子,要是没有你,我这老太婆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太太在李辰背上,件事情已经这样,也不再推迟,只是一脸感激的对着李辰说道。

“老奶奶您叫我李辰或者小郎中就行了,俺既然看见这事了,怎么能不管!”李辰憨憨一笑道。

“小郎中?你真是医生?那刚刚我的腿?”

“刚刚您的腿真断了,不过别担心,俺已经给你接好了,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老太太还是有些怀疑,不过这时那黄毛凑上前道;“老太太,你别怀疑了,小兄弟是神医,刚刚就用了几针就把我的病治好了!”

“这……”老太太一脸惊讶,不过心底已经开始相信,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当时腿上的情景,就越发肯定起来,心里感激加深的同时,也对自己怀疑李辰的态度生出浓浓愧疚。

一路缓缓而行,用了大半个小时来到县城边郊,这里是一大片平房区,一所所房屋基本都连在了一起,一条条小巷口只能勉强容纳小车通过。

在老太太的指引下,李辰和黄毛几人左拐右拐了几次才来到一处斑驳的小门前。

这里就是老太太的家,两间平房,加上一个五六十平的小院。

“兄弟,我们就不进去了,这是我电话,等你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让我好好再感谢你一下!”

在黄毛将小车推进小院中后,没有继续停留,他可没事兴趣去一个老太太家做客,对着李辰说了一番话又留下电话后就离开了。

“老奶奶,俺也得走了,你自己以后要注意点,尽量别去太远的地方做生意了!”李辰将老太太放下后,也准备离开。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就走了,怎么也要吃了饭再走!”老太太试验着走了几步路,感觉没有大碍,连忙拉着李辰一脸急切道。

“俺不吃了,俺还有事要做。”李辰虽然有些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也不准备麻烦老太太。

“不行,你不是说要给我修车吗?喝杯水,然后帮我把车修理一下。”老太太很是执拗的说道。

“这……其实您的车也没大事,还能用!”

李辰实话实说,小车当然能用,否则黄毛他们也不能一路推回来了。

“奶奶,你在和谁说话?”

就在这时,小门之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随后小门被推开,一名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

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身高接近一米七,标准的瓜子型脸颊,秀眉大眼,皮肤白净,一头黑发随意被随意束在身后,一身朴素的紧身牛仔配上白色小衫,完全无法掩饰少女的成熟发育,前凸后翘很是诱人。

绝世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老公,慢点吃15章(第15章 不想就别勾引我)

    原标题:老公,慢点吃15章(第15章不想就别勾引我)书名:老公,慢点吃第15章不想就别勾引我秦季言轻柔的轻吻着她…………让简一惊醒,看着两人仅保留了最后的一丝遮羞布惊恐不安!“秦先生,你起来,我,我不想……”她的拒绝如当头一棒。压在简一身上的男人……赫然停了下来,脸颊贴在她的脖颈处,粗重的呼吸彰显出此时男人的隐忍。“不想要就别勾引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肌肤上,让她颤抖,她很想解释,又怕解释的越多错的越多。秦季言起身快速的出了她的房间,简一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木讷的看着床上他丢下的领带。换好衣服,简

  • 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15章(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5章 四千两百万)

    原标题: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15章(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5章四千两百万)小说: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5章四千两百万她心口又来一震。席天擎赌石的目的不纯粹,赌石是假,为保护她的尊严是真,这样的情况下,怎能不信他?乔漫很认真的点头,目光异常坚定,“我信你。”她忽然觉得往年席天擎没拔得头筹或许不是没能力,而是他不在乎输赢。发自内心的坚定神色被席天擎收入眼底,他唇角微扬,脸上浮现出极淡的笑意。大约五分钟之后,推上来七台像切割机一样的机器。“这是什么?”她越来越好奇,手心不自

  • 金主总裁暖暖爱15章(第15章 什么叫动手动脚)

    原标题:金主总裁暖暖爱15章(第15章什么叫动手动脚)小说书名:金主总裁暖暖爱第15章什么叫动手动脚在思想保守的林若溪看来,楚惜朝抱着她,已经是一种侵犯。她奋起推攘他,可始终推不开,嚷嚷起来:“楚惜朝,你快放开我,放开我……”但楚惜朝完全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他只是单纯地抱着她睡觉,并没有违反约定。此刻林若溪又气又羞,忽然扬手,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我看你就是一个好色之徒,什么治疗失眠,分明就是想占我便宜。”其实林若溪那点儿力气,根本没有打痛楚惜朝,就像挠痒痒一样。但一向大男子主义的楚惜朝,被打了脸

  • 暴君枭宠妖妃15章(第15章 只是新鲜而已)

    原标题:暴君枭宠妖妃15章(第15章只是新鲜而已)小说名称:暴君枭宠妖妃第15章只是新鲜而已再吃力回到寝殿,费力提着水桶,直接将一桶水温很烫的热水,倒在君冥烨身上。一声吃痛的低吼,君冥烨直接从水中站起来,带起一片水花四溅。完美的身材,毫无遮挡地暴露眼前,殿内很多婢女,赶紧低头垂手。上官清越却还傻兮兮地仰头看着他。君冥烨麦色的肌肤上,赫然出现一片烫伤的红痕。“嘻嘻,好看……”她又是那样痴傻呆木的笑。已经瘫在床上的云珠,吓得脸色灰白,“公主,你……怎么能伤了王爷!”君冥烨一巴掌挥来,那一个瞬间,上官

  • 帝少的1号娇妻15章(第15章 到底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

    原标题:帝少的1号娇妻15章(第15章到底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小说:帝少的1号娇妻第15章到底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本来就是这样的啊!不过,别人她还不敢肯定,但是对于这个姐姐,她用她十八辈祖宗发誓,一定会认为是她勾引容辰烈。不要问为什么,对于曲柔柔,她就是这么得自信!耳边又是一阵短暂的轻笑,背脊莫名的有点凉嗖嗖的!“那我们试试?”曲欣欣心一沉,稍微有些莫名得意的脸一下子僵硬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滚!”这男人到底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还是有病呢!现在的情况是可以随便试的吗?“砰砰砰!

  • 首席的毒宠15章(第15章 回到旧地,满腹心殇)

    原标题:首席的毒宠15章(第15章回到旧地,满腹心殇)小说名:首席的毒宠第15章回到旧地,满腹心殇半个小时后,车子在半山腰的一处豪华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而在此时,简昀曦也从昏昏沉沉中醒了过来,这里是哪里?直到身边传来一句“下车”的低沉嗓音,她才发现她竟然还跟展云帆在一起,“这里是哪里,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他到底又想要做什么?她已经够累,够烦的,为什么他还要这样百般折磨她?“废话少说,下车!”冷冽说完,展云帆下了车,简昀曦也只好跟着下了车。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简昀曦神色激动,四年前,她就是被展云

  • 总裁一宠成瘾15章(第一卷 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5章 你这不是被包养了是什么)

    原标题:总裁一宠成瘾15章(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5章你这不是被包养了是什么)小说名:总裁一宠成瘾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5章你这不是被包养了是什么秦汐睁开眼就对上凌思夜放大的脸,他在吻她,细致地吻她。“凌先生……”秦汐撑着床欲起身,凌思夜压在她身上,浴袍宽宽松松,露出一大片挺秀健美的胸腹,肌理分明,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狂野而不羁。“不许动!”他按住她的肩膀,火热的吻落下,动作强势而霸道。“凌先生,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15章(第15章 情敌来访)

    原标题:奉旨二嫁:庶女弃妃15章(第15章情敌来访)小说:奉旨二嫁:庶女弃妃第15章情敌来访次日,玉琉璃入宫为凝贵妃复查。两下里一照面,二人皆为彼此的容颜与气质折服,凝贵妃更是由衷赞叹:“玉三小姐风华绝代,妾身自愧不如!这救命之恩定当报答!”玉琉璃客气两句,又将侍女叫到跟前,详细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告退离开。收拾好东西走到门口,楚凌跃迈步而入,立刻笑容满面:“三小姐辛苦了!本王送你出去。”身边的女子身上不时传来阵阵幽香,楚凌跃渐渐有些心猿意马。眼珠转了几转,他不动声色地开口:“三小姐与三哥就

  •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15章(第15章 掘好了一座坟墓)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15章(第15章掘好了一座坟墓)小说: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第15章掘好了一座坟墓那个女人竟敢说他是牛郎,对他高贵的身份简直是一种侮辱。“回宫少,我不认识她,她从我们包间门口经过,正被人调戏,我见她不是个轻浮的女人就把她关进宫少的房间……”徐自谦抹了抹冷汗,昨晚他家宫少喝了雪子小姐给的酒后浑身难受,请了医生也没缓解,情急之下正好简婉清撞进他们的包间,徐自谦见简婉清不像是经常出入酒吧的女人,便想让她给宫少解酒。“不管她是谁,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给找出来,找到了立刻通知我

  • 继承者的甜蜜娇妻15章(第15章 他难道要吻她)

    原标题:继承者的甜蜜娇妻15章(第15章他难道要吻她)书名:继承者的甜蜜娇妻第15章他难道要吻她东方阎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嘴,起身对佣人说道,“她爱做,就让她做。”说罢,转身离开餐厅。尤香见他上楼,拿着碗筷去了厨房。佣人跟在她身后进去,尤香边刷碗筷边问,“东方先生每天中午都回来吃饭?”佣人摇头,“少主回来吃饭的时间很不固定。”尤香点点头,迟疑了下,开口道,“待会儿能借用一下厨房吗?我女儿还在睡觉,醒来后肯定会饿,我想做点饭给她吃。”“我已经给她留了饭菜。”“诶?是吗,谢谢。”“尤小姐太客气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