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绝世神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46: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绝世神医

第九章 排队治病

今天的青阳小镇无比的热闹,唯一的一处小广场此时人山人海,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哪个明星在这里演出呢。完整版【绝世神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在广场的中心处,此时有一小块空地被一圈布帘围挡起来,李辰正在为一名病患诊治病情。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人群自主的为李辰开辟出了这一块地方,免得一些女子不方便就医,不止如此,在李辰的临时诊台上,还有大半地方摆满了水果点心,一杯热茶正溢出淡淡茶香。

随着时间流逝,一名名病人走进去,片刻后走出来,广场上都会发出一片惊叹。

“王哑巴竟然说话了!”

“那算啥?没看到老刘太太都能看见东西了?”

………………

“小辰,怎么样,累不累?”

当一名病人被诊治完,千恩万谢的离去后,赵默和一名脸色苍白的病人一起走了进来。

“大哥您来了,俺不累,不过今天的病人比昨天要严重一些,俺要多费些时间,还好大哥就给了他们八十个号码,要不俺今天是走不掉了!”

李辰看到赵默赶来,憨憨一笑,脸上带着感激。

“这是正常的,毕竟昨天你来的突兀,很多真正重病的人没能赶上,今天也是我故意让那些真正重病的人优先排号,否则你想走都难了!……你还有多少个没看完?”赵默淡淡一笑,自然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比昨天的人病情严重。

“俺也不太清楚……这位大叔,您是多少号?”李辰见赵默问自己,挠了挠头后问那名病人。原文881234567.cc

“小郎中,我是第六十七号!”那中年汉子见李辰问话,连忙将一页纸条递给李辰,语气说不出的恭敬。

“还剩十几个,你先给人看病吧!”赵默在一旁说道。

李辰点了点头,随后对着那中年汉子憨憨一笑,开始为他诊病。

临时诊所外的广场上。

“老王,能不能……把你的号码给我,我送你一只大母羊!”

“老陈啊,不是我不讲究,实在是……”

“两只,还有个马上下羔的!你知道俺家老婆子腿脚不利索多年了……”

“这?……你还是去别人那试试吧,也许有病轻一些的能跟你换!实在不行你就去找小郎中,多给你加个号!”

像两个老人这样的对话在广场上并不少见,很多人知道小郎中今天看完这些人就要离开,不抓住这次机会,谁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来?

不过这是关系到自己身体健康或生死的事情,会有谁愿意让给他人呢?

一个多小时后,时间已经到了午后两点,李辰终于将第八十号患者诊治完成,虽然李辰说不累,但他的额头也微微见了一丝汗水。

“好了,我去让他们散了吧,……唉,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赵默说完,起身走出诊室,来到外面。

当赵默宣布李辰在青阳的诊治结束时,引起了很大的喧闹,好在此时人群都知道赵默是新来的镇长,否则不知道会引发什么状况。推荐881234567.cc

“赵镇长,您能不能和小郎中商量一下,在镇上多留些时日?我们这还有很多人要他救啊!”

最后还是有人忍不住提了出来,语气带着浓浓期待。

赵默一见这情况,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能做主,我都想将他永远留在这里,可惜我不能,也做不到,小郎中他有自己的事要去做,不是我们可以强留的,那样会让他反感,大家也理解一下他吧!”

“那我们可不可以去燕北沟找小郎中看病?”有人又问了一句。

“小郎中这次出来暂时不会回燕北沟,所以大家想看病还是尽量去医院吧,毕竟小郎中只有一个人,再有能力也不能兼顾所有人,这样……我会让镇上医院会为大家义诊三天,该怎么看就怎么看,实在有困难的可以来找我,我想办法帮着大家解决,好了,散了吧!”

赵默的话说完直接转身回了‘诊室’,他没有必要解释太多,李辰不是圣人,如果一心软,那他可能永远走不出小镇,病人只会越来越多。

第十章 跑的比车都快!

“大哥,俺可以走了吗?”

李辰一见赵默回来就开口问道,他是希望可以看更多的病人,那样不但能赚钱,还能不断积累龙气,但是他的心不在这里。

“估计他们还会再等一下才会离开,再坐一会儿吧,正好我再交代你一些要注意事!”赵默对着李晨微微一笑道。

“嗯,好的,谢谢赵大哥。”李辰真心的说道。雷霆军事网

“不要谢了,可惜我离不开,否则我真想和你一路走下去,给,这是你的身份证,还有一部手机,里面有我的号码,没事时熟悉一下。”赵默看着李辰,眼中实在的有着不舍,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但这神奇的小胖子真心让他感觉投缘和欣赏。

“这就是身份证?手机?谢谢大哥,你是好人!”

李辰对于手机没有什么感觉,反而看着自己的身份证,脸上带着丝丝好奇和喜欢,他从赵默口中已经知道,现在社会没有这卡片,会有很多的麻烦事。

赵默脸一黑,随即继续道;“收好身份证,丢了会很麻烦,到了县城或市内办一张银行卡,以后赚钱都存起来,记住了吗?”

“嗯,俺记住了,大哥,这些钱给你,下次……”

“不用了,你留着吧,等下次见到了再一起还给我就好了!”赵默制止了李辰要给他钱的举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其实大哥也有事要你帮忙的。”赵默再次打断李辰的话。

“好啊,好啊,大哥有啥事,俺一定帮你做好!”李辰一听赵默有求于他,马上一脸开心道。推荐881234567.cc

“你这小子,也不怕我把你卖了?记住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人是善于伪装的,以后有些事不能太轻易相信人!”赵默见李辰的样子,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有些担忧,李辰实在太过单纯了!

“俺知道,俺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俺知道大哥是好人,你不会害俺!”李辰憨憨的说道。

“好了,好了,别给我发好人卡了,和你说正事,我有个爷爷,身体瘫痪几年了,找了很多人都无法治好,所以我想求你给我爷爷看病!”

“好,看病没问题,老爷爷在哪?你这就带俺去,只要身体健全,俺一定能让他站起来!”李辰一听赵默求他给人看病,立刻信心百倍,站起身就要走。

“你急什么,我爷爷不在这里,他现在在京市,比你要去的云市还远一些呢!”赵默看着李辰,带着一丝感动道。

“啊?那咋办?”李辰对此事似乎比赵默还急切。

“都瘫痪几年了,也不差这点时间,还有五个月我爷爷过寿,那时你应该到云市了,我去接你,让我爷爷在过寿时站起来,你能做到吗?”赵默说道此,眼中闪过一丝特殊的光芒。

“嗯,俺一定让老爷爷当场站起来,这阶段大哥你要让人时常的给老爷爷按摩,舒缓血脉……俺给你开个方子,你先让老爷爷吃,到时效果就更好了!”李辰想了想道。

“好,也就你小子敢连病人的情况都不看就下保证,不过我就是相信你可以!”

李辰憨憨的笑着,随后给赵默开了一张药方。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好了,人群散了,我开车送你到镇外,否则你不好出去。”赵默珍惜的接过药方,带着李辰走出广场,很快上了一辆黑色骄车。

“车子真舒服真快,快赶上俺跑的快了!”车子前进时,李辰一脸的感叹和兴趣。

“你小子也会吹牛?你跑这么快我看看!”赵默一听李晨的话,有些无语,虽然此时因路况限制车速并非很快,但也有六十迈,也许一些运动员能跑到这速度,但他绝对不相信李辰这个二百斤的胖子可以。

“俺可不是吹牛,俺真的可以,你让俺下去,俺跑给你看!”李辰见赵默不信他,有些急了。

“好,好,我信了,老实坐着吧!”赵默看着激动的李辰一脸的无奈,李辰实在有些太过淳善憨厚,这一路自己去云市,真的行吗?

其实赵默还是有些关心则乱了,虽然李辰不精明,但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此时如此,那也仅仅是在他赵默面前罢了。

“大哥,你还要送俺多远啊?”

李辰看着车子已经出了镇子很久,都路过几所小村庄了,可赵默依旧没有停车。

“哦,就到这吧,李辰,我看你还是坐车直接去云市吧,到云市会有很多病人让你看的,我也能找人关照一些。”赵默终于将车停了下来。

“这……俺还是想走去,否则一些村子会被漏下。不过大哥你放心,俺一定会在五个月内赶到云市的!”李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拒绝了赵默的提议。

“好吧,随你了,记得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没事别忘了给电话充电,……算了,我在给你标注一个线路,你按着这条线路走,否则你会走错方向,几年也到不了云市!”

赵默见李辰坚持,也很无奈,最后取出自己的手机,翻出地图,开始一边按着地图对照,一边在一张纸上记录起来。

“给,这一路有九十三个村,十一个镇,六个县,三座城市……”赵默用了足足半个小时,将线路图一一标注,甚至每个村庄的名称都记录下来。

赵默对李辰真正的是尽心尽力了,不过这时他在线路上也做了一些手脚,出了尽量取直线外,还很大程度避开了一些城镇密集的地方,否则李辰一年都赶不到云市。

“那俺走了,谢谢你大哥,你真的是好人!”李辰接过一张排列好的地名,对着赵默道。

“好人也只能做这些了,自己多注意安全,记住每个地方只在上午看半天病,剩下半天赶到下一处地方休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赵默像是个老人一样,还在不停的叮嘱着。

“俺都记住了,下一个地方是蓝阳县,俺今天不看病了!……大哥俺走了!”

李辰对着赵默说完最后一句,也不等赵默再开口说什么,迈开脚步向前方快速行去。

“这小子,还有话想叮嘱他呢!嗯?这小子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赵默见李辰说走就走,嘴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句,随即看向李辰背影,却骇然发现,刚刚还在十几米远的李辰,此时已经在数百米之外了!

“我草!这小子还有秘密,刚刚他说的竟然是真的!!”

向来温文尔雅的赵默此时也禁不住暴了一句粗话,随即钻回车中,启动车子想追上李辰,可车子向前行驶了数米后,又停了下来。

“算了,追上能怎么样?这家伙有这么厉害的速度,至少安全应该没有大碍了,不过……我还是要安排一下,免得有些不长眼的阴谋坑害他!”

赵默自言自语着,一边说着,一边取出电话想来一会才拨了出去,而此时他再看李辰,却发现李辰的背影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第十一章 不给钱就揍你!

“看病,看病,祖传医术,看不好不要钱!”

清晨阳光普照着大地,蓝阳县的一处小公园门前,一个身材肥胖的比一少年缓缓走出,一边走着,一边憨憨的喊着。

“神经病!”

“骗子!”

县城的人们可比小镇上的人直白了很多,听到这喊声,看了他一眼憨憨胖胖的少年后,扔下一句话就再次匆匆赶路。

喊话的人自然是李辰,昨晚他也没有按照赵默的教育去找旅店,看到公园不错,就在公园内打坐了一晚,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李辰心情不错,昨晚他再次去看了九龙的状况,发现昨天收获的龙气竟然激活了一片半的龙鳞,应该是昨天看的病人情况比较严重一些的原因。

“看病,看病,祖传医术,看不好不收钱。”

李辰一路喊着,一路前行,对于路人的眼神丝毫没有在意,他不会强求,如果真的一个病人没有,他会直接穿过县城,继续下一个地方。

“喂,胖子,你会看什么病啊?”

当李辰路过一处比较繁华的街道时,三个一看就是混混模样的青年嘻哈的拦住了李辰。

“俺什么病都可以看!”李辰看着眼前问话的黄毛青年,心中有些不喜,但还是憨憨的回答道。

“哦?这牛可让你吹的不小啊,那你给哥们儿看看吧!”

“你肾精大亏,肝肺污浊,如此下去,寿不过四旬!”李辰撇了一眼黄毛后,很快给出结果,甚至连诊脉都省下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活不过四十?”黄毛脸色变的难看起来,李辰的话他能大致的理解,总体意思就是他有病,活不过四十!

“嗯,是的,俺说的是实话,你要看吗?你是县城人,得给俺五百块。”李辰点了点头后很认真的说道,他虽然不喜欢这人,但只要对方按照规矩来,那他也只是个病人。

“五百?先给我治病吧,不是治不好不收钱吗?”黄毛眯着眼看着李辰后说道。

“好,你把衣服脱了吧!俺给你治。”

“你还真敢给我治?好,我脱!”黄毛微微犹豫了一下,干脆的脱下了上衣。

李辰也在此时开始了动作,翻起衣袖露出护臂,随后手掌翻飞,短短片刻,黄毛的身上就布满了银针。

还不等黄毛和同伴叫喊出声,李辰已经开始捻动银针。

“哎呦,哎哟,痒痒,肚子里好痒……”在李辰捻动银针后,那黄毛突然开始叫唤起来。

“闭嘴!一个大男人不如一个老爷爷,针灸在起效果,等下就好了!”

李辰难得的鄙视了一次别人,在小镇上,这样的病人他都治疗过好多个,就连一些老头子都没有一个像他这样能叫唤的。

“你……你……咳咳”

黄毛被训,本相对李辰说些狠话,可张开嘴一说话,就是一阵咳嗽,他感觉自己的气管内有东西在不断的聚集着。

这时李辰一挥手,黄毛身上的银针一片片的被收回,同时李辰一闪身,避开了黄毛的正面。

“咳咳……呸……咳咳……呸!……”

黄毛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就是一口一口的吐着东西,足足吐了六七口后才停歇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他么的……恩?”黄毛本想怒骂李辰,可一说话,却发现自己体内一阵阵的清爽,以往的那种憋闷感荡然无存,而且腰部里面也有着丝丝温热。

“老大,你看看你吐的那玩意儿!”此时在一旁的混混音调有些颤抖着说了一句。

黄毛一看,在前方地面上有着六七处墨黑色的粘稠物,正是让他刚刚吐出去的东西。

“这?这是怎么回事?”黄毛嘴里问着,但心里却有些清楚,他并不是傻子,猜测出那应该是长期吸烟残留在肺部的有害物质!

“好了,你的病已经没有大碍了,肝肺污秽之物已经排出,肾脏的损伤我给你修补了,你只需要禁欲三个月来温养肾精就会彻底好了,现在你该给俺钱了!”

李辰在收获了一丝微弱龙气后,也没对黄毛解释太多,随即开始开口收钱。

“这……我真的被你治好了?”黄毛似乎还有些不大相信的样子。

“是的,你已经好了,你该给俺钱了!”李辰点了点头再次开口提钱。

“你他么的问谁要钱……啊……哎呦!疼死我了!”

黄毛身边的一个混混突然冲到李辰对面,伸手指着李晨的鼻子开口叫嚣,可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抬起的手臂一阵剧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皮肉一般。

“俺治好病,你们就的给钱,要不俺就揍你们!”李辰憨憨的看着那个黄毛,根本不去理会那个倒地惨叫的混混。

“是你干的?”黄毛脚步微微后退,看向李辰时有些疑惑和畏惧,他根本没看到过李辰动手。

“是俺,你给不给俺钱?”李辰很是实在的说道。

“给,我给,你先给他止疼!”黄毛大声说道。

“你要是敢耍赖,俺让你的手和他一样疼一年!”

李辰憨憨的说着,上前一步来到那混混身旁,附身将其拎起,然后在他的肩胛处点了一下,随后又将那混混扔回地上。

“二龙,你感觉怎么样?”黄毛和另一混混赶忙来到同伴身旁问道。

“呼呼……现在不疼了,刚才都要疼死我了!老大,咱赶紧给钱吧!”那个叫二龙狠狠出了几口气,看向李辰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嗯,嗯,给钱……二龙,猴子们你身上有多少钱?先拿出来。”

黄毛也连连点头,不过随即尴尬的撇了一眼李辰,对着两个小弟低声说道。

第十二章 路遇车祸

“哦,哦,我这有一百三!”

“老大,我这有一百一十九块五!”

二龙和猴子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老大这是经济危机,在集资呢。

“靠,你们俩也太他么的太穷了,俩加一起还不够二百五?”黄毛收了小弟的钱,还不忘鄙视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老大,你自己带多少?”二龙和猴子被鄙视有些不忿,在一旁同时开口问道,心里也都一阵鄙视,还说我们,你自己有吗?

“我……有这些!”黄毛微微尴尬,随手掏出兜中的所有钱,一张百号,一张五十的。

“哦,原来老大你连二百五还差很多啊!”俩小弟在一旁笑了。

“滚你么的,你俩才二百五,要不是刚才请你们吃饭,我本来有三百的!现在怎么办?”黄毛怒骂了一句,有些无奈和尴尬,三人凑在一起还差了一百块……零五角!

“你们真够丢人的,那一百俺不要了!”

李辰一直在一旁看着,心里也鄙视这三个混混,不过他也看出来这混混确实没钱了,也没有什么心情太过为难他们。

“你放心兄弟,我黄毛虽然是混混,但信用还是有的,既然决定给了,就一定将钱还给你!我让他们跟着你,我去取钱!”

黄毛见李辰竟然这样放过他们,心里更是尴尬,虽然是混混,但有时候却更加需要脸面,更何况,李辰确实对他有救治的恩情。

李辰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对黄毛的话也没理会,收了钱,也不理会远远跟在身后的两个混混,一直向前走去,同时他的治病口号也再次喊了起来。

可惜,李辰这个时间选的不好,这里不是乡下,县城的早晨路人都是匆匆赶去上班的,听到李辰的口号匆匆一瞥,留下鄙视会嘲讽后就不再理会。

咕噜噜……

李辰在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的肚子里突然传出一阵闷雷一般的响声,饿了!

四处巡视了一下,李辰很快将目光落在前方正在移动的烤红薯的小车上。

李辰加快了一丝脚步,向着前方追去。

吱……嘭!

就在李辰距离小车还有数十米的距离时,一辆银色轿车从路口处窜出,一阵紧急刹车后,还是没能完全止住,最后嘭的一声撞在红薯小车上,将小车被撞翻的同时,推车的老太太也摔了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

李辰愣了一下,随后再次加速,瞬间就来到那老太太的身边。

“老奶奶,您别动,您的腿骨断了!”

李辰一眼就将老太太的情况看了大概,额头和手臂有些擦伤,不算严重,但是左腿却在摔倒时折断了。

“我的地瓜,我的车……”老太太吝啬苍白,忍着剧痛却在第一时间关心着她的车和红薯。

“没事,俺一会给您把车修好,俺先给您把骨头接上,时间长了会有后患。”李辰对着老太太憨憨一笑,让老太太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后,准备为老太太接骨。

“喂,你这老太太怎么回事?过马路不看灯呢?找死也别找我啊,真他么的倒霉!”

这时,那开车的男司机也下了车,不去理会李辰,对着老太太一脸的埋怨,随后弯腰开始检查轿车的状况。

这司机年纪不大,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白色休闲装,相貌还算英俊,只是说话的口气实在让人有些不爽。

李辰也一皱眉,撇了一眼那司机后,才转头继续给老太太接骨。

一根根银针飞速的刺入老他太那枯瘦的腿上,随后胖胖的双手快速而稳健的在断处摆弄揉捏起来。

在无人可以发觉的情况下,一丝细微的金芒从李辰的手中出现,随后渗入到老太太的腿中。

“喂,老太太,你没事的话就看看我的车吧,这一块凹陷和一个车灯,至少要五千多,算我倒霉,你赔我五千就算了!”

李辰这边还在诊治时,那边的青年也检查完了车辆损失,走上前对着老太太说道。

把人撞了还要赔钱给他?李辰心中一怒,但这会正在为老太太接骨,他不好分神开口。

“啥?五千?我哪这么多钱啊,求求你了先生,我孙女马上要上大学了,学费还没着落,你行行好,别和我这老婆子计较了!”

老太太一听还要她赔给对方钱,瞬间将腿上传来的麻痒感觉忽略了,一脸祈求的看着青年。

“别和我哭穷,你们这些小摊贩一个个精的很,一有事就装可怜,这事明明是你闯了红灯,责任可全在你身上,别说没用的了,赶紧让你儿女送钱来吧!”青年感觉自己有理,不依不饶的对着老太太吼道。

“我……我没儿女,也没钱!”老太太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来,眼中带着浓浓的哀伤。

“凭啥赔你钱,明明是你撞了老奶奶!”这时李辰已经为老太太诊治完成,收了银针后起身一脸恼怒的看着青年。

第十三章 说揍你就揍你!

“你是什么人?你眼瞎了吗?刚才明明是这老太太闯了红灯!”

此时已经有一些行人开始围观,那青年见李辰说话,扯着嗓子先把自己的责任摘掉,让自己站到了有理一方。

“俺不瞎,也不知道啥是红灯,俺就知道你车开的好快,然后把老奶奶的腿撞断了,你得给老奶奶赔偿,还有她的一车地瓜和小车!”

李辰可不懂什么交通法,他只按自己的喜好去想事,同时他也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弱者,尤其对方是老人,这让他想起了大院里的那些身患残疾的爷爷奶奶们。

“让我赔钱给她?做梦,还有,她的哪条腿断了?我怎么没看到?”青年看着李辰又看向老太太,一脸的嘲讽。

“奶奶的腿是俺刚给接上了,但也要修养几天才能完全好,你要是不赔偿奶奶,俺……俺就揍你!”李辰眼中升起丝丝怒火,他轻易不动怒,一怒起来却会很执着。

“哈哈,你刚给接好的?你以为你是神医啊?还揍我?你碰我一下试试?”青年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讽刺着李辰。

嘭!嘭!

“啊!”

那青年的话一落,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随后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被火车撞了一般,一阵抽痛给你传来的同时,身体瞬间飞了起来。

再随后,青年司机的身体就嘭的一声砸在了自己的车上,将机盖砸出一个大坑。

“咳咳咳……”青年在车顶一阵抽搐,嘴中咳嗽声不断。

围观人群一阵寂静,愣过之后随就是一片嘈杂议论,谁也没想到这个胖胖的少年竟然突然动手。

“我草!那司机真他么的贱,求着人揍!”

一直跟在李辰后面混混二龙,此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司机,他可是知道收拾人时有多狠,他自己被折磨的够呛,此时见傻叉司机被揍,他竟然找到了一丝心里平衡。

“是啊,真够贱的,还好咱们没彻底得罪死他,否则这货真火了,我们估计怎么死都不知道…”猴子在一旁直抽冷气,额头泛起丝丝汗水。

“你让俺试试,俺试过了,你真不抗揍,赶紧赔钱给奶奶,要不然俺还揍你!”

李辰此时一脸鄙视的看着青年,刚刚那一拳他仅仅用了一分力气而已,不会有真正的伤势,但却能让人疼上好一会儿。

“你,你敢打我?报警,我要报警抓你!还有那老太太,你们是骗子,合伙碰瓷儿骗人,败露之后还打人!”青年根本没有理会李辰的话,一边忍着痛,一边叫嚷着取出手机,准备报警。

嘭!

一只胖胖的大手直接出现在青年司机面前,随后司机就感觉自己肩膀一痛,身体再次飞起从车顶摔落回地上。

“俺都说了,你不赔钱俺就还揍你,俺再说一次,你赶紧赔钱给老奶奶,要不俺就一直揍你!”

李辰此时憨憨的脸上很是阴沉,他这会儿绝对说话算话,如果这青年司机不赔钱,他绝对会一直揍到对方赔钱为止。

青年躺在地上,电话都不知道被摔倒哪儿去了,争扎了几下后,扶着自己的车才勉强站起起身,语气有些不利索道;“你,你这是抢劫……你要多少钱?”

青年本来还想硬气一些,可看到李辰真的再次抬手,连忙软了下来,心中愤怒却又不敢表露,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自己安全了再报警抓人。

“奶奶,您的车和地瓜要多少钱?”李辰一听青年的话,瞪了一眼青年司机后,转身看向老太太后挠了挠头问道。

“算了,算了,只要他不要我赔钱就算了,谢谢你小伙子!”

老太太连连摇手,这会她心里有些迷惑,刚刚她确实感觉腿疼的厉害,可被这胖少年扎了几针揉捏一番后就没有了多大的痛苦,让她在听了那司机的话后,都在怀疑刚刚是否是真的断过腿。

“这……奶奶您别怕他,有俺在,俺能保护你!他敢不赔钱,俺就揍他!”李辰见老太太一脸惧怕那青年的样子,连忙憨声安慰起来。

“这……送去修一修也花不了几个钱,加上二十斤红薯,二百块就够了!”老太太看着李辰一脸认真的憨厚样,实在不忍心再让李辰为难,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嗯,你听到了吗?奶奶让你赔二百块!”李辰对着那青年怒视过去。

“我,我给!”青年一听李辰才要二百,心里一松,连忙颤巍巍的掏出钱夹,准备给钱。

“兄弟,你这样只要二百是不对的,还要让他给老奶奶的误工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

就在李辰准备接钱时,人群中一道喊声想来起来,随后一头黄发的青年混混跑了出来,一听他的喊话就让人感觉他对这事很‘专业’。

“嗯?你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说话却有些道理!”李辰看了一眼那黄毛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那青年继续道;

“不是俺出尔反尔,是俺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你只赔二百太少了,奶奶要好几天不能赚钱,你得赔……你来说,他得赔多少,奶奶刚才腿断了,是俺给治好的,要加上俺给奶奶看病的五百块!”

李辰不知道自己该让青年赔多少,不过他这会儿很聪明,一转头看向那黄毛,索性就将这任务交给他了。

第十四章 老奶奶有孙女

黄毛一听李辰的话就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狠狠点头走上前,故作思考了一下后道;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老太…奶奶的腿被当场治好,但也要修养,就按一个月的误工费吧,最低三千,加上奶奶受了惊吓,精神损失费两千,还有药费至少要一千,加上这位兄弟的五百块诊费,一共六千五,给钱吧!”

别人也许会怀疑李辰是否治疗过老太太的断腿,但黄毛却没有丝毫怀疑。

“什么?要六千五,你们这是抢劫,明明……好,好我给,我记住你们了!”那青年一听黄毛的话,再次叫嚷起来,可看到李辰那不善的目光,再次忍练下去。

“不用记住别人,你记住我黄毛就行了,在蓝阳县,找我还是很简单的!”黄毛这时很是硬气的对着那青年说道。虽然他看的出这青年有些小钱,但车不是顶级车,最主要的是车牌不是本地的!

青年司机看着黄毛,心中也是狠狠,但在对方强势下,他也不敢反抗,乖乖的回到车内又取了钱,一共六千七交给了黄毛,随后深深的看了几人一眼,才开车离开。

“兄弟,钱你收好,这是我那一百块!”黄毛将钱递给李辰,顺便将他欠的一百块也还给了李辰。

“你还算守信用,并不是太坏,以后多做好事,少欺负人!”李辰接过钱,还不忘教育一下黄毛,让黄毛一阵郁闷,却又不得不乖乖点头。

“奶奶,钱您收好,您家在哪?我送您回去!”李辰教育完黄毛,转身来到老太太身旁,憨憨一笑将钱给了老太太,连他那一百块和五百块的诊费都没留下。

“不,不要这么多。”

“您收好钱,现在您的腿还是尽量少走路,我背您吧!”李辰不容老太太再多说,一伸手将钱塞给老太太,同时弯腰将来太太背到了背上。

“我来帮老奶奶推车!”

黄毛这时比较机灵,见李辰空不出手去推车,连忙自告奋勇,带着两个小弟去将车收拾了一下,见地瓜车并没有太严重的损伤,就推着跟上李辰。

“谢谢你了小伙子,要是没有你,我这老太婆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太太在李辰背上,件事情已经这样,也不再推迟,只是一脸感激的对着李辰说道。

“老奶奶您叫我李辰或者小郎中就行了,俺既然看见这事了,怎么能不管!”李辰憨憨一笑道。

“小郎中?你真是医生?那刚刚我的腿?”

“刚刚您的腿真断了,不过别担心,俺已经给你接好了,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老太太还是有些怀疑,不过这时那黄毛凑上前道;“老太太,你别怀疑了,小兄弟是神医,刚刚就用了几针就把我的病治好了!”

“这……”老太太一脸惊讶,不过心底已经开始相信,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当时腿上的情景,就越发肯定起来,心里感激加深的同时,也对自己怀疑李辰的态度生出浓浓愧疚。

一路缓缓而行,用了大半个小时来到县城边郊,这里是一大片平房区,一所所房屋基本都连在了一起,一条条小巷口只能勉强容纳小车通过。

在老太太的指引下,李辰和黄毛几人左拐右拐了几次才来到一处斑驳的小门前。

这里就是老太太的家,两间平房,加上一个五六十平的小院。

“兄弟,我们就不进去了,这是我电话,等你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让我好好再感谢你一下!”

在黄毛将小车推进小院中后,没有继续停留,他可没事兴趣去一个老太太家做客,对着李辰说了一番话又留下电话后就离开了。

“老奶奶,俺也得走了,你自己以后要注意点,尽量别去太远的地方做生意了!”李辰将老太太放下后,也准备离开。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就走了,怎么也要吃了饭再走!”老太太试验着走了几步路,感觉没有大碍,连忙拉着李辰一脸急切道。

“俺不吃了,俺还有事要做。”李辰虽然有些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但也不准备麻烦老太太。

“不行,你不是说要给我修车吗?喝杯水,然后帮我把车修理一下。”老太太很是执拗的说道。

“这……其实您的车也没大事,还能用!”

李辰实话实说,小车当然能用,否则黄毛他们也不能一路推回来了。

“奶奶,你在和谁说话?”

就在这时,小门之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随后小门被推开,一名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

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身高接近一米七,标准的瓜子型脸颊,秀眉大眼,皮肤白净,一头黑发随意被随意束在身后,一身朴素的紧身牛仔配上白色小衫,完全无法掩饰少女的成熟发育,前凸后翘很是诱人。

绝世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世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举行

    4月21日,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青浦区千年古刹青龙寺开幕。本次活动由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市青浦区青龙古寺主办,分院旨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文化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弘扬和传承中华文化,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搭建世界性文化艺术平台。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开幕式现场原中国侨联主席庄炎林,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稽查特派员刘吉,美中文化大使李凯文(KevinLee),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院长余涵宇,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

  • 翡翠原石里的“胶感”像极了可口的果冻

    俗话说行内人看种,行外人看色,翡翠最终还是看种水来定夺质地,在选购原石时,当切开以小窗时,会遇到一些种水好的料子,表面盈盈洒洒的有一层胶感,给人的感觉十分醉人心脾。那所谓的胶感又是何意呢?起胶,就是在看一块凝固胶水的视觉感外部还是晶莹透明,但在核心位置有半透明的区域半透明处却不像棉絮般厚重而是似水如烟般的朦胧又隐隐散发出光泽石头晶体结构细密,到达看不到微晶体而晶体排列较无序种质足够老的情况下则会起胶当轻轻转动的时候随着光面的折射会像流动的胶水似的又像一块可口的果冻带胶感的翡翠远远超胜荧光质翡翠因

  • 你买的翡翠难道是A货?不懂鉴别就只能买到B货或者C货了

    翡翠的分货定义分为A,B,C货三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A货指纯天然的,没有经过任何的填充加工和加色的处理。B货是指经过填充没有经过加色,C货就是经过填充和加色处理。那么怎么区分翡翠到底是什么等级的货呢?这还是需要一定的经验和眼力的,下面古玥18318743010就简单教大家区分翡翠等级的一些小技巧。A货翡翠最常见可靠的方法就是用分光镜。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都有一道较强的吸收线。天然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无荧光,而有的翡翠中的白棉会出现一些浅黄色的荧光。B货翡翠因为一般都是填充一些有机胶,所以在镜下大多

  • 翡翠造假技术升级,过年买翡翠要当心

    翡翠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最喜欢的传统玉石之一,造假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就是翡翠B货、C货或B+C货。翡翠B货是指经过酸洗去除了杂质的翡翠。翡翠C货是指染色翡翠。翡翠B+C货是指经过酸洗和染色的翡翠。这几种造假手段市场上多见,大部分人在学习了解之后,也已经初步具备了鉴别的能力。随着科技的发展,翡翠的造假手段也在不断与时俱进。最近有一种翡翠造假手段,不仅能逃得查尔斯滤镜的观察,甚至过得了检测机构的鉴定,直接出A货证书。这对普通消费者来说,简直是场灾难。这种逆天的造假翡翠叫“镀膜翡翠”,是指在天然无

  • 跟世界名画撞脸是什么感受!

    这位女孩再逛博物馆的时候,突然发现挂在墙壁上的历史人物画像长的跟自己一模一样。于是,在她惊讶之余,马上掏出了手机与画像拍一张合影与大家分享。韦登的画作《基督降架》,以耶稣为视觉中心,十个等身大的人物充满画面。但是里面有一个人物长得跟杨幂却是非常的相似。一位男子与画像合照,你可能一位这是他自己的画像,其实一张111年前的武士照片。因为在无意中男子看到了这张照片,惊讶的发现原来和自己长得非常相似,于是就把它收藏了起来。墙上的是意大利画家莫罗尼1572年创作的一幅肖像画,但是却不是这名男子。这名男子是

  • 兴玉英才|黄庆明:让玉溪画院成为玉溪美术对外交流与合作的平台(视频)

    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在年近半百的时候,走进一个新的领域,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在这一领域取得不俗的成绩。黄庆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玉溪师范学院客座教授……在与他交流前,记者断然是想不到,他走进美术的领域只有短短数年。几年时间里,他临池不辍,在积极创作个人作品的同时,更全程参与筹建了玉溪画院。黄庆明推动弥补了玉溪公共美术发展平台的空白,促进了玉溪美术事业的发展,因此他也被评为我市“兴玉文化名家”。一拿起画笔,黄庆明就像走进另一个世界,专注极了。短短数年成绩斐然黄庆明现任玉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