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46: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

第9章 意外迭起

米小七随意的低下头。版权881234567.cc

“喵呜!”一声惨叫,瞬间惊动了外面的侍卫。

谁不知道小白猫现在是王爷的心头肉,万一有个什么,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喵呜!喵呜!”那个灰不溜丢的东西,不是老鼠是什么!米小七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老鼠这种东西。

为毛往上爬,为毛朝自己走来!

滚开!滚开!

“喵呜!”受到惊吓的米小七一下子从亭子里窜了出来,飞速的朝前跑去,眼见着面前有一棵树,一下子就窜了上去。

“猫小姐……”绿萝吓得扔下了手中的盘子。

侍卫们,错愕的跟着米小七到了树下……

刚刚亭子里的是一只老鼠,猫,不是应该吃老鼠的吗?王爷的宠物猫,为啥被吓成这个样子。

树上的米小七两只小爪紧紧的抱着树干,小身体不停地颤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雷霆军事网

艾玛,来不及腹侧猫和老鼠的关系,这可是王爷的心头肉啊!

咋办?

绿萝犹豫了一下,“你们看好猫小姐,我去禀告王爷。”说完快步朝书房走去。

北宫炎正在看书。

看见绿萝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心尖一颤。

“王爷。”

“小不点呢?”北宫炎沉声问道。

小不点?

绿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猫小姐,“回,回王爷,猫小姐受了惊吓,现在在树上不肯下来。来自http://www.881234567.cc/

“受了惊吓!”北宫炎刷的起身,阴鸷的气息散发出来。

绿萝吓得全身颤抖,“是,是亭子里不知道怎么来了一只老鼠,猫小姐,害,害怕……”

“老鼠!”北宫炎迈开长腿出了书房。

大树下,围着一群侍卫,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树上瑟瑟发抖的米小七,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

北宫炎脚下一点,高大的身体像鹰一样腾空而起,轻轻的落在米小七抓着的树干边上。

阴影落下,米小七本能的抬头。

一双清澈的眸子布满了泪水,惊恐无比的看着北宫炎。

该死,北宫炎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谁踢了一脚,闷疼,伸出大手,米小七将自己的小猫爪伸了过去,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北宫炎一个旋身从树上落下。

米小七的小脑袋紧紧地趴在他的怀里。

“花园里怎么会有老鼠。”北宫炎低沉的声音响起。

李明几步跑了过来。

“王爷,老鼠死了,看样子是被下了药……”

北宫炎眯起眼睛,目光落在怀里小身体不停颤抖的米小七身上,猫吃老鼠,看来是有人嫉妒你了。

“给本王彻查,一查到底。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是。”

抱着米小七回到书房。

米小七的两只小爪始终紧紧的抓着北宫炎的大手,一刻也不肯松开,“你是猫,怎么会怕老鼠?”

“喵……喵呜……”米小七抬起含泪的眸子,委屈至极,人家本来也不是猫……

看她委屈的样子,北宫炎心软下来。

“别怕了。”温柔的声音自唇边滑落。

米小七瞬间觉得安心了许多,唉……他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冷血吗?还是自己冰雪聪明,惹人疼爱。

噗……

米小七给自己逗笑了,小爪随意的一挥,巧不巧落在北宫炎的掌心,用力过猛……

刺痛传来,北宫炎眸子里冷光骤然落下!

“啊……”米小七吓得尖叫一声。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唉!

饶是内心强大如北宫炎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怀里的小白猫,在沾到自己血的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妙龄少女……鹅蛋脸,乌黑的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身上穿了一件,他从未见过的没有袖子的白色长裙,赤着脚,趴在自己的身上。

“啊……我变回人了!”米小七刷的从北宫炎的身上跳了起来,身后的长发飘散,一缕一缕宛若精灵一般。

欢快的米小七和脸色阴沉的北宫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兴奋,米小七忘记了自己身边的危险,几步跳到不远处的水盆前,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样子。

艾玛,太好了,精致的五官还在,傲人的34C也还在……

“啊……”一回身正撞上那张阴沉的脸,米小七分分钟不淡定了,“那个,那个王爷大人,我,我不是有意打扰你的,我这就走,这就走。”米小七说着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动了两下,发现自己还定在原地,一只胳膊被某王爷牢牢的抓在手中。

“本王让你走了吗?”

“额……那你还有事啊?”米小七小心的问道。

“你是本王的宠物!”

“我不是猫了,我现在是人,人不是宠物,所以我就不是你的宠物,所以我就可以离开了……”米小七看着北宫炎一字一句的分析道。

第10章 带你去降降温

“不管你是什么,都是本王的。”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唇,北宫炎忽然低下头……

“唔……”米小七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放大在自己眼前的俊颜,艾玛,他在亲……亲自己……怎么办?

给他一巴掌,行不行?自己会不会被推出去斩了……

北宫炎脸色阴沉看着明显神游天外的米小七,难得自己觉得这个女人唇,滋味不错,她却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

“嗯……痛……”北宫炎在米小七的唇边重重的咬了一口,血腥味慢慢的弥散。

呼,北宫炎忽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些。

“变态,坏人,干嘛咬人。”米小七使劲的想要挣开北宫炎的束缚,却被他牢牢困在怀里,动弹不得。

“再说一遍试试看。”阴冷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米小七打了一个哆嗦……识趣的噤声。

为毛抱得这么紧,为毛手在背上滑动?

哎……

饶是米小七尚未经过人事,也瞬间明白了北宫炎的想法,种马……“那个王爷。”

“说。”

“我,我好热,能不能放开我……”小心的抬头看着北宫炎的脸色。

果然,某王爷脸色阴沉如墨,转而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既然热,本王带你去降降温。”

“不……”米小七的反对声尚未出口,人已经被某王爷带着飞出了房间。

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几个起落的功夫。

扑通一声,落进水中。

“啊……”米小七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往外跳。

“凉快了吧。”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北宫炎心情大好,带着几分笑意打趣道。

“北宫炎,你够了,放开我。”米小七怒了!

“呵……叫本王的名字,胆子够大的!”尾音略微的上扬,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哗啦!

大手猛地一扯,一片白布自水中被扔了出去。

“啊……”米小七身前的束缚猛地被撕破,冰凉的小身体瑟瑟发抖,下意识的往后躲,后背撞在微微凸起的石壁上,痛的一呲牙。

北宫炎欺身而上。

你妹的,什么时候脱的衣服……

冰凉带着滚烫的触感落在米小七的身上,惊魂未定的她抬眸,惶恐的看着北宫炎。

长发如同海藻一般落在胸前,和白皙如玉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反差,像是一道要命的诱惑。

“唔……”

长臂一带,米小七的小身体被北宫炎直接带离了刺背的石壁,猛地在水里转了几个圈,在落在石壁上,石壁依旧冰凉,却异常的光滑。

“唔……”北宫炎不给米小七任何喘息的机会,肆意掠夺她口中的气息。

身前小人儿呼吸不畅,几乎瘫软成水……

北宫炎的眸子里划过一道不易见的温柔,大手拖着她的腰,“不管你是猫是人,都是本王的。”

音落,滚烫的气息穿透了米小七单薄的身体。

“痛……”米小七疼的眉头紧皱,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北宫炎的胳膊,留下一道长长的印记。

波光粼粼……

米小七再度找回自己的意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初上,全身就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酸痛无比,小肚子咕咕的直叫,只是此一刻真的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本光彩夺目的眸子只剩下疲惫……

琦琳院。

“什么叫那只猫凭空消失了!”红琦一把抓住侍女的衣领,面目狰狞,哪里还有一点点风情万种的模样。

“回,回侧妃娘娘……是,是王爷把……把那只猫带……带走了……之后,不知道王爷相中了谁,就带去了玉清池……再……再后来,那只猫就找不到了……”侍女显然被吓得不轻,断断续续的总算是把话说清楚了。

“什么女人!王爷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去了玉清池!”红琦刷的站起来,脸上的怒火比刚刚更甚,一脚踢在侍女的肚子上。

侍女跌倒在地上,疼的额头上的冷汗直流,却不敢作声,惶恐的看着红琦。

“去给本妃查!查那个女人的来路,谁这么大胆竟然还敢往王府塞人!”红琦咬牙切齿的说道。

“猫……”

“还管什么死猫!一个畜生而已,滚!”红琦吼道。

侍女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红琦坐在软榻上,喘着粗气,一想到北宫炎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去了从来不许任何人靠近的玉清池,红琦嫉妒的找不到北!

北宫炎再宠那只猫,也不过是只猫,掀不起任何的风浪,现在,他竟然如此宠爱另一个女人,还是来路不明的女人,红琦怎么还能坐得住。

第11章 给本王学会穿衣服

当然坐不住的可不止红琦一个人。

北宫炎带着米小七去了玉清池的事,整个王府的女人都知道了,所有人都在不动声色的利用自己的关系,想要查出米小七的来路。

因为一个米小七,整个炎王府,乱成一团。

当事人除外,此一刻,米小七正哀怨的看着床顶!咒骂着把自己送到这里来的鬼仙。

米小七正在郁闷,耳边响起脚步声。

侧目看过去。

北宫炎一双眸子带着点点的笑意,落在她的脸上。

米小七瞬间瞪起自己的大眼睛,一脸的不满,“流氓!坏人!”嘟着小嘴,愤愤的说道。

北宫炎脸色的笑意顷刻间消散,浓浓的杀意四散。

米小七疲惫的神经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一只大手就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额……”米小七清澈的眸子被迫看着北宫炎,惶恐至极。

“别以为本王宠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女人,本王同样从来不缺!”北宫炎阴鸷的声音响在米小七的耳边。

米小七急忙点头,表示自己会乖乖听话。

北宫炎大手一松,米小七整个人跌落在床上,“咳咳……”小手紧张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你妹的,鬼仙,无缘无故把我弄来穿越,不仅被个变态王爷欺负,还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呜呜,一点尊严都不剩!

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米小七的眼睛里落下。

北宫炎心烦气躁,该死!这女人动不动就做出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

好吧,米小七不知道北宫炎的想法,否则一定跳出来大喊一声,就是你欺负我了!你妹的,吃干抹净还不算欺负,那什么算是欺负!

“饿不饿?”半晌北宫炎吐出一句话。

“饿。”米小七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虽然不情不愿的,但也没必要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传膳。”

不一会,侍女们一个个端着香喷喷的菜肴走了进来。

米小七眼睛刷的放出期待的光芒,几乎想要冲过去。

北宫炎自上而下,目光落在她光滑的肌肤上,上面还有斑驳的青紫痕迹,喉咙微微的动了一下,他从来都不是贪图女色的人,却第一次在这个女人身上乱了分寸……

大手背在身后,缓缓地握成拳,有人影响了自己,这样的人,就应该死!

米小七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小嘴唇,一脸向往的看着餐桌上的菜,低头看看自己赤着的身子,抱着被,可怜兮兮的看向北宫炎。

呵,北宫炎忽然松开了手,寂寞太久,多一个新鲜的玩物也不错。

“绿萝,给小七准备衣服。”

“是,奴婢遵命。”绿萝的声音响起,接着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传来,绿萝和另外一个宫女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精美的衣服。

米小七眸子一亮,女人嘛,谁不喜欢漂亮衣服呢。

“七姑娘,奴婢伺候您更衣。”绿萝恭敬的说道。

“谢谢你绿萝。”米小七开口,扶着床铺刚要起身。

“都滚出去!”北宫炎薄怒的声音响起。

侍女们不知所措,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迅速的行了一礼,急匆匆的退出了房间。

米小七不解的看着北宫炎,又看看放在床边的衣服。

她好想说,你把人都赶走了,这衣服怎么穿?

伸出小手,米小七拎起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半天也找不到门路,郁闷的直叹气。

“你怎么会笨的连衣服都不会穿?”北宫炎淡漠的声音响起,目光在米小七的身上流连。

“是你们的衣服太复杂。”米小七嘟着嘴,继续和衣服作斗争。

北宫炎的脸色刷的落了下来,欺身而上,大手扣在米小七的腰间,“你所谓的简单,就是你出现时穿的那种衣服?”北宫炎自己也没有留意到,话出口的时候,竟然带着几分酸涩。

“额,是啊。”米小七不解的看着北宫炎,傻歪歪的应声。

“唔!”

米小七气鼓鼓的看着咬了自己一口的北宫炎,郁闷的说不出一句话,真是没尊严到家了,动不动就被咬!

“从现在开始给本王学会穿衣服!你以前的那些统统不许再穿!”北宫炎冰冷的噪音传来。

不知为何,一想到她穿着那么单薄的衣服在街上行走,被其他的男人注视,胸口的那一团火几乎要灼伤自己的皮肤。

“知道啦,入乡随俗嘛。”米小七低头看着手上的衣服,闷闷的应声。

北宫炎上前,拎起两件衣服,扔在米小七的身上。

“先穿上这两个,外面的一会让绿萝教你!”

“哦。”米小七看了看北宫炎扔过来的两件,应该是里面的贴身衣物,找到了捷径迅速的穿好。

第12章 我的世界没有尊卑

“绿萝进来。”北宫炎转身到了餐桌前。

绿萝一路小跑来到床边。

“奴婢伺候姑娘。”绿萝轻轻的喘着气。

“麻烦你了绿萝,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米小七眨眨眼睛问道。

绿萝微愣。

“你坐一下?”米小七往边上让了让,大有让绿萝坐在床上休息一下的意思。

“奴婢不敢!”绿萝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王爷的床那是谁都能上的吗?这位七姑娘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自己得罪了她,她要处死自己……绿萝的小脑袋瞬间转了无数圈,每一圈都是死结。

“唉,快起来,不坐就不坐,干嘛要动不动就跪下呢?膝盖不会痛吗?”米小七从床上跳下来,双手把绿萝扶了起来。

绿萝一抬眸看见米小七清澈的眸子,心头轻颤,她,是真心的……

“你怎么了?”米小七不解的问道。

“奴婢没,没事,伺候姑娘更衣。”绿萝回过神来,恭敬的说道,真心的人最能温暖人心,绿萝都决定从此刻起忠于她。

在绿萝的帮助下,米小七总算是穿好了复杂的衣服。

淡粉色的曳地长裙,腰身位置稍稍收紧,腰间系了一块长长的丝带,绿萝手巧的将她系成蝴蝶结,乌黑的长发,被盘起,用一根簪子固定在头上,绿萝本想再加上一些装饰,被米小七拒绝了。

“不要,不要了,戴那么多,太重。”

绿萝语塞,好吧,自家主子真是奇葩一枚。

就连坐在餐桌前悠哉吃着饭菜的北宫炎,跟着顿了一下,目光落在略施粉黛的米小七的脸上。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美,长相好的话说,身材也很凹凸有致,最主要她和自己的胃口。

北宫炎收回自己的目光,米小七已经到他的身前,看了看北宫炎,吧唧坐在他的身侧。

“好饿,好饿。”看着香喷喷的菜肴,米小七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抬手自然的夹菜吃饭。

绿萝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一阵的猛跳……七姑娘,真是威猛!

北宫炎看看米小七,米小七此刻眼中只有食物,若无旁人,吃的兴奋不已。

“好吃,绿萝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米小七一边吃一边叽里咕噜的问道。

忽然被点名,绿萝姑娘真是被吓了一跳,“奴婢不饿,奴婢不敢。”

“为什么不敢?人都会饿的,这里有这么多的食物,不吃不是很浪费?”米小七看了北宫炎一眼,自然这话就是说给他听得。

“你懂不懂尊卑!”北宫炎凉凉的声音响起。

“求王爷饶了姑娘,姑娘刚进王府不懂规矩。”绿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北宫炎看着地上哆哆嗦嗦明明吓得要死还要替米小七求情,不过一个照面,就能让人忠心于她。

“我生活在一个没有尊卑的地方,所以,我真的不是很懂。”米小七放下筷子看着北宫炎,一字一顿说的很认真。

“王爷,我也不是故意掉在你这里,你就放了我吧,好不好?”米小七看着北宫炎,没有一丝躲闪,说的贼拉拉的认真。

绿萝大脑忽然回路,小心的退出了房间,艾玛,不小心听到王爷和小姐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小七,你的名字?”北宫炎挑眉,开口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米小七。”米小七郑重的介绍了自己一下。

“米小七,本王最后再说一次,你是本王的,想让本王放了你,不可能!”北宫炎鹰眸瞬间迸发出一丝嗜血的锋芒。

米小七分分钟淡定不了了,这王爷怎么回事?好好说话也不行,苦情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才能行!

“想逃?本王会把所有跟你相关的人,一个不剩全部处死,然后暴尸街头!”北宫炎大手一抬,桌子上的一个碗,刷的朝他飞过去,落在手中,瞬间变成一滩碎末,自指缝滑落……

哇塞,好神奇!

米小七大眼睛眨了眨,好吧,还没想到要害怕,只剩下好奇了……

北宫炎郁闷了。

“我要是从你手上的丢的,你是不是也会把自己那个了?”米小七看着落地上的碎末,咽了咽口水,白痴的想着,然后很顺嘴的就问了出来。

北宫炎怒极反笑。

“米小七,你要是能从本王的手上逃走,本王所有的东西,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真的,那我就要那块什么玉!”米小七激动的说道,好像自己已经成功逃走了。

“等你能从本王手里逃出去再说。”北宫炎刷的起身,长臂一挥拎着米小七上了床。

第13章 王爷的贴身侍女

身上忽然增加的重量让米小七很不适,秀眉微蹙。

“王爷……过量运动对身体不好……”米小七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的说道。

北宫炎眸子冒火,真是一个白痴女人。

“唔……”

你说不好就不好,你说不做就不做,那本王岂不是很没面子!北宫炎一边在米小七的身上运动,一边腹侧。

最后某女华丽丽的昏睡过去。

北宫炎起身。

夜凉如水,星光斑驳。

站在庭院里,北宫炎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女人已经一次一次的让自己打破底线,她出现的时候是猫!现在是人,还是一个妩媚的女人,她到底是人是妖?

还是别人的手段?

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杀……

想到杀这个字,北宫炎犹豫了,竟然从心里生出许多的不舍来,罢了,这么多年才遇到这么一个好玩的小东西,杀了着实可惜。

阳光落下,米小七疲惫的睁开双眸,一张放大的俊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宛若刀削的五官,浓密乌黑的睫毛,还有自己没有的喉结,古铜色的肌肤上面有自己挠的印记……

好吧,米小七脸色滚烫,谁让你欺负我,再欺负我我就使劲的挠你!

米小七好想摸摸他的睫毛,那么长,怎么会呢,明明是个男人嘛,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北宫炎拧了一下眉,睁开眼,眸子里闪过一抹危险的气息。

米小七小心的缩回自己的手,低下头,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吃都吃过了,抱一下没关系的。

竟然毫无戒心的在她的身边睡着了,北宫炎有些懊恼。

“起来,替本王更衣。”北宫炎语气有些不耐。

“哦。”米小七嘟着嘴起身,她现在会穿自己的衣服,北宫炎的衣服比她的简单,自然穿起来没有那么费劲。

“王爷,是要让我做你的侍女?”米小七试探着问道。

北宫炎抬眸看着她,侍女,嗯,这个提议不错,点点头。

米小七眸子一亮,“侍女是不是可以出去的……”

“本王的贴身侍女,就是本王在哪你在哪,记住了吗?”

米小七眨眨自己大眼睛,虽然有些郁闷,同时多了一些期待,“是不是,你,去哪都带着我。”

“是。”北宫炎鬼使神差的应声。

“太好了!”米小七轻呼,拍拍小手一副开心的模样,“王爷,今天要去逛街吗?”

北宫炎扶额,这女人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不要。”

“去逛逛嘛,每天呆在王府里怎么体察民情,是不是?”米小七循循善诱道。

北宫炎白了她一眼,“很想出去?”

“嗯!”

“看你表现。”

“怎么表现?”

“你去准备早膳,本王吃的开心,就带你去逛街。”北宫炎扯唇轻笑。

“好!”米小七清脆的应声,不就是做个饭嘛!从小就会,谁让小七爸宠着小七妈,不让小七妈进厨房的。

可怜的小七,十岁就能做的一手好菜了。

绿萝在门口伺候着,一见小七出来,立刻躬身行礼。

“绿萝,麻烦你带我去厨房。”米小七晶亮的眸子闪着光芒。

厨房。

米小七利落的洗菜做饭,煮了一锅瘦肉粥,亲手拌了两个小菜,藕片和土豆丝,白色的藕片和金黄色的土豆丝,泛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好了。”

“七小姐,王爷的早膳从来没有少于二十个菜,这是不是太简单了。”绿萝善良的提醒道。

“二十个菜他也吃不完,浪费是可耻的,就这些,帮我端上去吧。”米小七一脸的认真。

倒说的绿萝接不上话。

二人前后走着。

不远处的树后面,躲着的人,紧紧地盯着米小七。

米小七还不知道,她现在在王府里可算是名人了,一出现就被王爷带到了玉清池,跟着还留宿王爷寝殿,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所以,现在嫉妒浪潮已经可以把米小七直接淹死了。

肉粥小菜摆在桌子上,北宫炎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这就是你准备的早饭。”

“王爷,可听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米小七一本正经的看着北宫炎,说的像模像样。

北宫炎微微的被震撼了一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不到她还有这也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才华。

“吃饭。”半晌北宫炎吐出两个字。

“呵,好呢。”米小七毫不客气的吧唧一下坐在凳子上,自觉地给北宫炎盛了一碗粥,自己也盛了一碗,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小菜见底,粥见底。

两人才放下了碗筷。

第14章 第一次出王府

“吃了这么多,王爷是很满意的意思,对不对?”米小七小手拖着腮,看着北宫炎。

北宫炎点点头,他是男人总不会和女人耍无赖吧。

“王爷威武,走吧,走吧。”米小七欢快的跳起来,挽着北宫炎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北宫炎愣了一下,看着挽着自己的胳膊。

“哦,不好意思,我习惯了,下次会注意的。”米小七急忙松开自己的胳膊。

北宫炎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经常这样挽着别人?”

“出门逛街,当然要相互挽着,免得走散了嘛……”米小七小声嘀咕着。

“你经常跟男人上街?”

“谁逛街的时候,愿意带着个男人,闷死。”米小七立刻反驳,话出口,有点懊悔,艾玛,干嘛跟一个古人较真……

北宫炎的脸色却因为这句话缓和了一些。

“走吧。”大手随意的拉住了她的小手,米小七错愕的看看北宫炎,这男人真是奇葩一枚。

努努嘴儿跟上他的脚步。

呼,侍卫们都急忙低下头,尽管心里都好奇的要命,却没人敢真的不要命的打量一下王爷的新欢……

谁不知道王爷霸道的出名。

“他们为什么都低着头?”米小七好奇的问道。

“怕看了不该看的,被挖眼睛。”北宫炎凉凉的开口。

“不是吧!”米小七立刻松开北宫炎的手,将自己的两只眼睛捂得严严实实的。

“……”北宫炎一时间还真是找不到合适词来形容米小七。

有些粗鲁的扯下她的手,攥在掌心,出了大门。

门口已经有车子在候着。

“哇哦!”米小七眯起眼睛,笑的灿烂,这就是传说中王爷的座驾,华丽的一塌糊涂,有木有?

那个车顶上晃动的是什么呢?真好看,玄色的牌子,米小七盯着牌子看。

“上车。”北宫炎低沉的声音打断了米小七的思路,努努嘴儿,上了车子。

好大的车子,不光外面奢华,里面更是,柔软的羊毛地毯,舒服的小靠垫,车身旁边还有许多的小抽屉。

米小七像极了刘姥姥,这里动动那里看看,玩的不亦乐乎。

车夫的鞭子声响起,米小七身体微微的晃了一下,刷的一下坐直,一把扯开车子上的小窗帘,好奇的张望着。

北宫炎脸色微沉,却还是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

北月国的国都,月城,是北月国的经济命脉中心,异常的繁华,街头叫卖叫买的声音不绝于耳。

月舞茶楼。

雅间。

软榻上歪着一个一身红衣的男子,男子乌黑的发随意用一根玉质簪子别在头上,胸口的衣服随意的敞开着,单手撑在头,慵懒至极。

精致妖孽的五官,挂着薄薄的笑意,目光若有似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艰难的咽着口水,“主子,那,那个女子和三王爷一起出,出门了……”

“然后……”男人随意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语气轻的不行。

偏生地上的黑衣人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一双腿哆嗦的根本止不住。

“主子,暂……暂时……还……还查……查不到她……她的身份……”黑衣人断断续续的说道。

“哦……”红衣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似随意的一抬手,掌中飞出一道银光,直接没入黑衣人的眉心。

黑衣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就倒在地上。

马上有人利落将他抬走。

“呵,北宫炎感兴趣的女人,怎么办呢?本宫也感兴趣呢。”红衣男子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

米小七浑然不知自己到底被多少人惦记,一双眼睛像是不够用样的,四处看着。

“停车,停车!”车夫像是没听见米小七的声音一样,继续赶着车,直到……

“停。”北宫炎看着米小七。

某女郁闷的嘟嘟嘴儿,真是的,没人权,“我能不能下去走走,我想吃东西。”

“……”北宫炎凉凉的看了一眼米小七,米小七下意识的想躲开他的目光,被他看总有一种被X光扫射的感觉。

“去吧,带些银子。”

“王爷威武,谢谢。”米小七兴奋的起身,下了车子,接过车夫递来的钱袋子。

看着米小七雀跃的小身影,北宫炎深邃的眸闪了一下。

米小七拿着银子,小脑袋不停的转,现在算不算是在北宫炎的手上逃掉的?

这里人这么多,自己要是快跑的话,是不是他看不见呢?

纠结着,米小七到了臭豆腐摊,一屁股坐下,“一份臭豆腐。”

“好嘞,姑娘您稍等。”

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报告王爷 或 王妃是只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举行

    4月21日,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分院揭牌仪式暨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在上海青浦区千年古刹青龙寺开幕。本次活动由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上海市青浦区青龙古寺主办,分院旨在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华文化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弘扬和传承中华文化,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搭建世界性文化艺术平台。余涵宇书画作品展开幕式现场原中国侨联主席庄炎林,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稽查特派员刘吉,美中文化大使李凯文(KevinLee),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心本原书画院院长余涵宇,中国文联文艺资源中

  • 翡翠原石里的“胶感”像极了可口的果冻

    俗话说行内人看种,行外人看色,翡翠最终还是看种水来定夺质地,在选购原石时,当切开以小窗时,会遇到一些种水好的料子,表面盈盈洒洒的有一层胶感,给人的感觉十分醉人心脾。那所谓的胶感又是何意呢?起胶,就是在看一块凝固胶水的视觉感外部还是晶莹透明,但在核心位置有半透明的区域半透明处却不像棉絮般厚重而是似水如烟般的朦胧又隐隐散发出光泽石头晶体结构细密,到达看不到微晶体而晶体排列较无序种质足够老的情况下则会起胶当轻轻转动的时候随着光面的折射会像流动的胶水似的又像一块可口的果冻带胶感的翡翠远远超胜荧光质翡翠因

  • 你买的翡翠难道是A货?不懂鉴别就只能买到B货或者C货了

    翡翠的分货定义分为A,B,C货三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A货指纯天然的,没有经过任何的填充加工和加色的处理。B货是指经过填充没有经过加色,C货就是经过填充和加色处理。那么怎么区分翡翠到底是什么等级的货呢?这还是需要一定的经验和眼力的,下面古玥18318743010就简单教大家区分翡翠等级的一些小技巧。A货翡翠最常见可靠的方法就是用分光镜。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都有一道较强的吸收线。天然翡翠在分光镜下一般无荧光,而有的翡翠中的白棉会出现一些浅黄色的荧光。B货翡翠因为一般都是填充一些有机胶,所以在镜下大多

  • 翡翠造假技术升级,过年买翡翠要当心

    翡翠作为广大人民群众最喜欢的传统玉石之一,造假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就是翡翠B货、C货或B+C货。翡翠B货是指经过酸洗去除了杂质的翡翠。翡翠C货是指染色翡翠。翡翠B+C货是指经过酸洗和染色的翡翠。这几种造假手段市场上多见,大部分人在学习了解之后,也已经初步具备了鉴别的能力。随着科技的发展,翡翠的造假手段也在不断与时俱进。最近有一种翡翠造假手段,不仅能逃得查尔斯滤镜的观察,甚至过得了检测机构的鉴定,直接出A货证书。这对普通消费者来说,简直是场灾难。这种逆天的造假翡翠叫“镀膜翡翠”,是指在天然无

  • 跟世界名画撞脸是什么感受!

    这位女孩再逛博物馆的时候,突然发现挂在墙壁上的历史人物画像长的跟自己一模一样。于是,在她惊讶之余,马上掏出了手机与画像拍一张合影与大家分享。韦登的画作《基督降架》,以耶稣为视觉中心,十个等身大的人物充满画面。但是里面有一个人物长得跟杨幂却是非常的相似。一位男子与画像合照,你可能一位这是他自己的画像,其实一张111年前的武士照片。因为在无意中男子看到了这张照片,惊讶的发现原来和自己长得非常相似,于是就把它收藏了起来。墙上的是意大利画家莫罗尼1572年创作的一幅肖像画,但是却不是这名男子。这名男子是

  • 兴玉英才|黄庆明:让玉溪画院成为玉溪美术对外交流与合作的平台(视频)

    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在年近半百的时候,走进一个新的领域,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在这一领域取得不俗的成绩。黄庆明,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玉溪师范学院客座教授……在与他交流前,记者断然是想不到,他走进美术的领域只有短短数年。几年时间里,他临池不辍,在积极创作个人作品的同时,更全程参与筹建了玉溪画院。黄庆明推动弥补了玉溪公共美术发展平台的空白,促进了玉溪美术事业的发展,因此他也被评为我市“兴玉文化名家”。一拿起画笔,黄庆明就像走进另一个世界,专注极了。短短数年成绩斐然黄庆明现任玉

  • 齐风京韵——齐辛民师生写生展4月28日在开元美术馆开幕

    ▲4月26日淄博晚报《书画名家》主办:中共淄博市委宣传部淄博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淄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淄博市美术家协会淄博书画院承办:淄博市开元美术馆齐辛民艺术馆协办:淄博开元文化大世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德深源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展画家:齐辛民、徐德三、刘世书、赵文波、王平、张卫东、刘光辉、史可望、刘金尚、徐小环、李宁、孔鲁、牟琳、李秀萍、成华展览时间:2018年4月28日——5月13日展览地点:淄博开元美术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视到自然中观察、扎根生活体验、写生,进行现场教学,一直是清华大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展览展期:2018年4月25日15点-5月6日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层4号厅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肖文飞湖南嘉禾人,1968年生。现任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学术部主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特聘教授,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书法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曾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院刊《东方艺术•书法》的编辑出版工作

  • 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最全的场口区分图文大全,都在这里

    玉分为软玉和硬玉,软玉产自于中国,比如新疆的和田玉。而硬玉即我们常说的翡翠都是产自于缅甸的,今天呢古玥(18318743010)就主要给大家讲一下缅甸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有什么特征。各个场口出产的翡翠原石各有特色,相对的质量也各有不同,只有识别每个场口的原石特征,才能买对更好的料子,‘不懂场口,不玩赌石’这句话是行里的名言。莫湾基场口帕岗场口,开采比较早的名坑,以它为中心形成了老场区,多产山料和水料,帕岗的皮壳一般呈现黄白和灰白色,皮壳比较薄,种好而且细腻,也比较通透明亮,个头也相对较大。帕岗场

  • 清代最有名的秦安县令牛运震文章中出现的西北古道

    在历代吏秦知县中,牛运震是非常有名的一位,牛知县在秦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展示了他的政治、经济、文学等方面的才华,为秦安发展倾注了心血,对秦安文化影响深远。他的诗文中所保存的有关秦安的资料最为丰富,古代道路也是其中的一部分。牛运震学养深厚,堪称大儒,一生著述丰富。牛运震三十三岁时被选授为秦安县知县。恰遇第一个儿子出生,就将这孩子起名为秦安。儿子出生半月后,他就出发上任,从山东一直步行至秦安。多年后,牛知县的这个大儿子牛秦安因病夭折,他用饱醮深情的笔墨挥笔书写了《祭衡儿文》,衡是牛秦安的大名。在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