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46: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

第9章 意外迭起

米小七随意的低下头。网站881234567.cc

“喵呜!”一声惨叫,瞬间惊动了外面的侍卫。

谁不知道小白猫现在是王爷的心头肉,万一有个什么,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喵呜!喵呜!”那个灰不溜丢的东西,不是老鼠是什么!米小七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老鼠这种东西。

为毛往上爬,为毛朝自己走来!

滚开!滚开!

“喵呜!”受到惊吓的米小七一下子从亭子里窜了出来,飞速的朝前跑去,眼见着面前有一棵树,一下子就窜了上去。

“猫小姐……”绿萝吓得扔下了手中的盘子。

侍卫们,错愕的跟着米小七到了树下……

刚刚亭子里的是一只老鼠,猫,不是应该吃老鼠的吗?王爷的宠物猫,为啥被吓成这个样子。

树上的米小七两只小爪紧紧的抱着树干,小身体不停地颤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艾玛,来不及腹侧猫和老鼠的关系,这可是王爷的心头肉啊!

咋办?

绿萝犹豫了一下,“你们看好猫小姐,我去禀告王爷。”说完快步朝书房走去。

北宫炎正在看书。

看见绿萝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心尖一颤。

“王爷。”

“小不点呢?”北宫炎沉声问道。

小不点?

绿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猫小姐,“回,回王爷,猫小姐受了惊吓,现在在树上不肯下来。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受了惊吓!”北宫炎刷的起身,阴鸷的气息散发出来。

绿萝吓得全身颤抖,“是,是亭子里不知道怎么来了一只老鼠,猫小姐,害,害怕……”

“老鼠!”北宫炎迈开长腿出了书房。

大树下,围着一群侍卫,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树上瑟瑟发抖的米小七,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

北宫炎脚下一点,高大的身体像鹰一样腾空而起,轻轻的落在米小七抓着的树干边上。

阴影落下,米小七本能的抬头。

一双清澈的眸子布满了泪水,惊恐无比的看着北宫炎。

该死,北宫炎竟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谁踢了一脚,闷疼,伸出大手,米小七将自己的小猫爪伸了过去,紧紧地抓着他的手。阅读881234567.cc

北宫炎一个旋身从树上落下。

米小七的小脑袋紧紧地趴在他的怀里。

“花园里怎么会有老鼠。”北宫炎低沉的声音响起。

李明几步跑了过来。

“王爷,老鼠死了,看样子是被下了药……”

北宫炎眯起眼睛,目光落在怀里小身体不停颤抖的米小七身上,猫吃老鼠,看来是有人嫉妒你了。

“给本王彻查,一查到底。完整版【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是。”

抱着米小七回到书房。

米小七的两只小爪始终紧紧的抓着北宫炎的大手,一刻也不肯松开,“你是猫,怎么会怕老鼠?”

“喵……喵呜……”米小七抬起含泪的眸子,委屈至极,人家本来也不是猫……

看她委屈的样子,北宫炎心软下来。

“别怕了。”温柔的声音自唇边滑落。

米小七瞬间觉得安心了许多,唉……他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冷血吗?还是自己冰雪聪明,惹人疼爱。

噗……

米小七给自己逗笑了,小爪随意的一挥,巧不巧落在北宫炎的掌心,用力过猛……

刺痛传来,北宫炎眸子里冷光骤然落下!

“啊……”米小七吓得尖叫一声。说明http://www.881234567.cc/

唉!

饶是内心强大如北宫炎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怀里的小白猫,在沾到自己血的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妙龄少女……鹅蛋脸,乌黑的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身上穿了一件,他从未见过的没有袖子的白色长裙,赤着脚,趴在自己的身上。

“啊……我变回人了!”米小七刷的从北宫炎的身上跳了起来,身后的长发飘散,一缕一缕宛若精灵一般。

欢快的米小七和脸色阴沉的北宫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兴奋,米小七忘记了自己身边的危险,几步跳到不远处的水盆前,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样子。

艾玛,太好了,精致的五官还在,傲人的34C也还在……

“啊……”一回身正撞上那张阴沉的脸,米小七分分钟不淡定了,“那个,那个王爷大人,我,我不是有意打扰你的,我这就走,这就走。”米小七说着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动了两下,发现自己还定在原地,一只胳膊被某王爷牢牢的抓在手中。

“本王让你走了吗?”

“额……那你还有事啊?”米小七小心的问道。

“你是本王的宠物!”

“我不是猫了,我现在是人,人不是宠物,所以我就不是你的宠物,所以我就可以离开了……”米小七看着北宫炎一字一句的分析道。

第10章 带你去降降温

“不管你是什么,都是本王的。”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唇,北宫炎忽然低下头……

“唔……”米小七瞪着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放大在自己眼前的俊颜,艾玛,他在亲……亲自己……怎么办?

给他一巴掌,行不行?自己会不会被推出去斩了……

北宫炎脸色阴沉看着明显神游天外的米小七,难得自己觉得这个女人唇,滋味不错,她却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

“嗯……痛……”北宫炎在米小七的唇边重重的咬了一口,血腥味慢慢的弥散。

呼,北宫炎忽然觉得心情舒畅了些。

“变态,坏人,干嘛咬人。”米小七使劲的想要挣开北宫炎的束缚,却被他牢牢困在怀里,动弹不得。

“再说一遍试试看。”阴冷的声音自上方传来。

米小七打了一个哆嗦……识趣的噤声。

为毛抱得这么紧,为毛手在背上滑动?

哎……

饶是米小七尚未经过人事,也瞬间明白了北宫炎的想法,种马……“那个王爷。”

“说。”

“我,我好热,能不能放开我……”小心的抬头看着北宫炎的脸色。

果然,某王爷脸色阴沉如墨,转而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既然热,本王带你去降降温。”

“不……”米小七的反对声尚未出口,人已经被某王爷带着飞出了房间。

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几个起落的功夫。

扑通一声,落进水中。

“啊……”米小七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往外跳。

“凉快了吧。”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北宫炎心情大好,带着几分笑意打趣道。

“北宫炎,你够了,放开我。”米小七怒了!

“呵……叫本王的名字,胆子够大的!”尾音略微的上扬,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哗啦!

大手猛地一扯,一片白布自水中被扔了出去。

“啊……”米小七身前的束缚猛地被撕破,冰凉的小身体瑟瑟发抖,下意识的往后躲,后背撞在微微凸起的石壁上,痛的一呲牙。

北宫炎欺身而上。

你妹的,什么时候脱的衣服……

冰凉带着滚烫的触感落在米小七的身上,惊魂未定的她抬眸,惶恐的看着北宫炎。

长发如同海藻一般落在胸前,和白皙如玉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反差,像是一道要命的诱惑。

“唔……”

长臂一带,米小七的小身体被北宫炎直接带离了刺背的石壁,猛地在水里转了几个圈,在落在石壁上,石壁依旧冰凉,却异常的光滑。

“唔……”北宫炎不给米小七任何喘息的机会,肆意掠夺她口中的气息。

身前小人儿呼吸不畅,几乎瘫软成水……

北宫炎的眸子里划过一道不易见的温柔,大手拖着她的腰,“不管你是猫是人,都是本王的。”

音落,滚烫的气息穿透了米小七单薄的身体。

“痛……”米小七疼的眉头紧皱,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北宫炎的胳膊,留下一道长长的印记。

波光粼粼……

米小七再度找回自己的意识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初上,全身就像是被车子碾过一样酸痛无比,小肚子咕咕的直叫,只是此一刻真的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本光彩夺目的眸子只剩下疲惫……

琦琳院。

“什么叫那只猫凭空消失了!”红琦一把抓住侍女的衣领,面目狰狞,哪里还有一点点风情万种的模样。

“回,回侧妃娘娘……是,是王爷把……把那只猫带……带走了……之后,不知道王爷相中了谁,就带去了玉清池……再……再后来,那只猫就找不到了……”侍女显然被吓得不轻,断断续续的总算是把话说清楚了。

“什么女人!王爷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去了玉清池!”红琦刷的站起来,脸上的怒火比刚刚更甚,一脚踢在侍女的肚子上。

侍女跌倒在地上,疼的额头上的冷汗直流,却不敢作声,惶恐的看着红琦。

“去给本妃查!查那个女人的来路,谁这么大胆竟然还敢往王府塞人!”红琦咬牙切齿的说道。

“猫……”

“还管什么死猫!一个畜生而已,滚!”红琦吼道。

侍女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红琦坐在软榻上,喘着粗气,一想到北宫炎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去了从来不许任何人靠近的玉清池,红琦嫉妒的找不到北!

北宫炎再宠那只猫,也不过是只猫,掀不起任何的风浪,现在,他竟然如此宠爱另一个女人,还是来路不明的女人,红琦怎么还能坐得住。

第11章 给本王学会穿衣服

当然坐不住的可不止红琦一个人。

北宫炎带着米小七去了玉清池的事,整个王府的女人都知道了,所有人都在不动声色的利用自己的关系,想要查出米小七的来路。

因为一个米小七,整个炎王府,乱成一团。

当事人除外,此一刻,米小七正哀怨的看着床顶!咒骂着把自己送到这里来的鬼仙。

米小七正在郁闷,耳边响起脚步声。

侧目看过去。

北宫炎一双眸子带着点点的笑意,落在她的脸上。

米小七瞬间瞪起自己的大眼睛,一脸的不满,“流氓!坏人!”嘟着小嘴,愤愤的说道。

北宫炎脸色的笑意顷刻间消散,浓浓的杀意四散。

米小七疲惫的神经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一只大手就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额……”米小七清澈的眸子被迫看着北宫炎,惶恐至极。

“别以为本王宠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女人,本王同样从来不缺!”北宫炎阴鸷的声音响在米小七的耳边。

米小七急忙点头,表示自己会乖乖听话。

北宫炎大手一松,米小七整个人跌落在床上,“咳咳……”小手紧张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你妹的,鬼仙,无缘无故把我弄来穿越,不仅被个变态王爷欺负,还连人身自由都没有,呜呜,一点尊严都不剩!

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米小七的眼睛里落下。

北宫炎心烦气躁,该死!这女人动不动就做出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好像自己欺负了她一样!

好吧,米小七不知道北宫炎的想法,否则一定跳出来大喊一声,就是你欺负我了!你妹的,吃干抹净还不算欺负,那什么算是欺负!

“饿不饿?”半晌北宫炎吐出一句话。

“饿。”米小七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虽然不情不愿的,但也没必要和自己的胃过不去。

“传膳。”

不一会,侍女们一个个端着香喷喷的菜肴走了进来。

米小七眼睛刷的放出期待的光芒,几乎想要冲过去。

北宫炎自上而下,目光落在她光滑的肌肤上,上面还有斑驳的青紫痕迹,喉咙微微的动了一下,他从来都不是贪图女色的人,却第一次在这个女人身上乱了分寸……

大手背在身后,缓缓地握成拳,有人影响了自己,这样的人,就应该死!

米小七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小嘴唇,一脸向往的看着餐桌上的菜,低头看看自己赤着的身子,抱着被,可怜兮兮的看向北宫炎。

呵,北宫炎忽然松开了手,寂寞太久,多一个新鲜的玩物也不错。

“绿萝,给小七准备衣服。”

“是,奴婢遵命。”绿萝的声音响起,接着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传来,绿萝和另外一个宫女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精美的衣服。

米小七眸子一亮,女人嘛,谁不喜欢漂亮衣服呢。

“七姑娘,奴婢伺候您更衣。”绿萝恭敬的说道。

“谢谢你绿萝。”米小七开口,扶着床铺刚要起身。

“都滚出去!”北宫炎薄怒的声音响起。

侍女们不知所措,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迅速的行了一礼,急匆匆的退出了房间。

米小七不解的看着北宫炎,又看看放在床边的衣服。

她好想说,你把人都赶走了,这衣服怎么穿?

伸出小手,米小七拎起衣服,往自己的身上套,半天也找不到门路,郁闷的直叹气。

“你怎么会笨的连衣服都不会穿?”北宫炎淡漠的声音响起,目光在米小七的身上流连。

“是你们的衣服太复杂。”米小七嘟着嘴,继续和衣服作斗争。

北宫炎的脸色刷的落了下来,欺身而上,大手扣在米小七的腰间,“你所谓的简单,就是你出现时穿的那种衣服?”北宫炎自己也没有留意到,话出口的时候,竟然带着几分酸涩。

“额,是啊。”米小七不解的看着北宫炎,傻歪歪的应声。

“唔!”

米小七气鼓鼓的看着咬了自己一口的北宫炎,郁闷的说不出一句话,真是没尊严到家了,动不动就被咬!

“从现在开始给本王学会穿衣服!你以前的那些统统不许再穿!”北宫炎冰冷的噪音传来。

不知为何,一想到她穿着那么单薄的衣服在街上行走,被其他的男人注视,胸口的那一团火几乎要灼伤自己的皮肤。

“知道啦,入乡随俗嘛。”米小七低头看着手上的衣服,闷闷的应声。

北宫炎上前,拎起两件衣服,扔在米小七的身上。

“先穿上这两个,外面的一会让绿萝教你!”

“哦。”米小七看了看北宫炎扔过来的两件,应该是里面的贴身衣物,找到了捷径迅速的穿好。

第12章 我的世界没有尊卑

“绿萝进来。”北宫炎转身到了餐桌前。

绿萝一路小跑来到床边。

“奴婢伺候姑娘。”绿萝轻轻的喘着气。

“麻烦你了绿萝,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米小七眨眨眼睛问道。

绿萝微愣。

“你坐一下?”米小七往边上让了让,大有让绿萝坐在床上休息一下的意思。

“奴婢不敢!”绿萝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王爷的床那是谁都能上的吗?这位七姑娘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自己得罪了她,她要处死自己……绿萝的小脑袋瞬间转了无数圈,每一圈都是死结。

“唉,快起来,不坐就不坐,干嘛要动不动就跪下呢?膝盖不会痛吗?”米小七从床上跳下来,双手把绿萝扶了起来。

绿萝一抬眸看见米小七清澈的眸子,心头轻颤,她,是真心的……

“你怎么了?”米小七不解的问道。

“奴婢没,没事,伺候姑娘更衣。”绿萝回过神来,恭敬的说道,真心的人最能温暖人心,绿萝都决定从此刻起忠于她。

在绿萝的帮助下,米小七总算是穿好了复杂的衣服。

淡粉色的曳地长裙,腰身位置稍稍收紧,腰间系了一块长长的丝带,绿萝手巧的将她系成蝴蝶结,乌黑的长发,被盘起,用一根簪子固定在头上,绿萝本想再加上一些装饰,被米小七拒绝了。

“不要,不要了,戴那么多,太重。”

绿萝语塞,好吧,自家主子真是奇葩一枚。

就连坐在餐桌前悠哉吃着饭菜的北宫炎,跟着顿了一下,目光落在略施粉黛的米小七的脸上。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美,长相好的话说,身材也很凹凸有致,最主要她和自己的胃口。

北宫炎收回自己的目光,米小七已经到他的身前,看了看北宫炎,吧唧坐在他的身侧。

“好饿,好饿。”看着香喷喷的菜肴,米小七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抬手自然的夹菜吃饭。

绿萝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一阵的猛跳……七姑娘,真是威猛!

北宫炎看看米小七,米小七此刻眼中只有食物,若无旁人,吃的兴奋不已。

“好吃,绿萝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米小七一边吃一边叽里咕噜的问道。

忽然被点名,绿萝姑娘真是被吓了一跳,“奴婢不饿,奴婢不敢。”

“为什么不敢?人都会饿的,这里有这么多的食物,不吃不是很浪费?”米小七看了北宫炎一眼,自然这话就是说给他听得。

“你懂不懂尊卑!”北宫炎凉凉的声音响起。

“求王爷饶了姑娘,姑娘刚进王府不懂规矩。”绿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北宫炎看着地上哆哆嗦嗦明明吓得要死还要替米小七求情,不过一个照面,就能让人忠心于她。

“我生活在一个没有尊卑的地方,所以,我真的不是很懂。”米小七放下筷子看着北宫炎,一字一顿说的很认真。

“王爷,我也不是故意掉在你这里,你就放了我吧,好不好?”米小七看着北宫炎,没有一丝躲闪,说的贼拉拉的认真。

绿萝大脑忽然回路,小心的退出了房间,艾玛,不小心听到王爷和小姐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小七,你的名字?”北宫炎挑眉,开口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米小七。”米小七郑重的介绍了自己一下。

“米小七,本王最后再说一次,你是本王的,想让本王放了你,不可能!”北宫炎鹰眸瞬间迸发出一丝嗜血的锋芒。

米小七分分钟淡定不了了,这王爷怎么回事?好好说话也不行,苦情也不行,到底要怎么才能行!

“想逃?本王会把所有跟你相关的人,一个不剩全部处死,然后暴尸街头!”北宫炎大手一抬,桌子上的一个碗,刷的朝他飞过去,落在手中,瞬间变成一滩碎末,自指缝滑落……

哇塞,好神奇!

米小七大眼睛眨了眨,好吧,还没想到要害怕,只剩下好奇了……

北宫炎郁闷了。

“我要是从你手上的丢的,你是不是也会把自己那个了?”米小七看着落地上的碎末,咽了咽口水,白痴的想着,然后很顺嘴的就问了出来。

北宫炎怒极反笑。

“米小七,你要是能从本王的手上逃走,本王所有的东西,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真的,那我就要那块什么玉!”米小七激动的说道,好像自己已经成功逃走了。

“等你能从本王手里逃出去再说。”北宫炎刷的起身,长臂一挥拎着米小七上了床。

第13章 王爷的贴身侍女

身上忽然增加的重量让米小七很不适,秀眉微蹙。

“王爷……过量运动对身体不好……”米小七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的说道。

北宫炎眸子冒火,真是一个白痴女人。

“唔……”

你说不好就不好,你说不做就不做,那本王岂不是很没面子!北宫炎一边在米小七的身上运动,一边腹侧。

最后某女华丽丽的昏睡过去。

北宫炎起身。

夜凉如水,星光斑驳。

站在庭院里,北宫炎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女人已经一次一次的让自己打破底线,她出现的时候是猫!现在是人,还是一个妩媚的女人,她到底是人是妖?

还是别人的手段?

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杀……

想到杀这个字,北宫炎犹豫了,竟然从心里生出许多的不舍来,罢了,这么多年才遇到这么一个好玩的小东西,杀了着实可惜。

阳光落下,米小七疲惫的睁开双眸,一张放大的俊颜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宛若刀削的五官,浓密乌黑的睫毛,还有自己没有的喉结,古铜色的肌肤上面有自己挠的印记……

好吧,米小七脸色滚烫,谁让你欺负我,再欺负我我就使劲的挠你!

米小七好想摸摸他的睫毛,那么长,怎么会呢,明明是个男人嘛,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

北宫炎拧了一下眉,睁开眼,眸子里闪过一抹危险的气息。

米小七小心的缩回自己的手,低下头,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吃都吃过了,抱一下没关系的。

竟然毫无戒心的在她的身边睡着了,北宫炎有些懊恼。

“起来,替本王更衣。”北宫炎语气有些不耐。

“哦。”米小七嘟着嘴起身,她现在会穿自己的衣服,北宫炎的衣服比她的简单,自然穿起来没有那么费劲。

“王爷,是要让我做你的侍女?”米小七试探着问道。

北宫炎抬眸看着她,侍女,嗯,这个提议不错,点点头。

米小七眸子一亮,“侍女是不是可以出去的……”

“本王的贴身侍女,就是本王在哪你在哪,记住了吗?”

米小七眨眨自己大眼睛,虽然有些郁闷,同时多了一些期待,“是不是,你,去哪都带着我。”

“是。”北宫炎鬼使神差的应声。

“太好了!”米小七轻呼,拍拍小手一副开心的模样,“王爷,今天要去逛街吗?”

北宫炎扶额,这女人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不要。”

“去逛逛嘛,每天呆在王府里怎么体察民情,是不是?”米小七循循善诱道。

北宫炎白了她一眼,“很想出去?”

“嗯!”

“看你表现。”

“怎么表现?”

“你去准备早膳,本王吃的开心,就带你去逛街。”北宫炎扯唇轻笑。

“好!”米小七清脆的应声,不就是做个饭嘛!从小就会,谁让小七爸宠着小七妈,不让小七妈进厨房的。

可怜的小七,十岁就能做的一手好菜了。

绿萝在门口伺候着,一见小七出来,立刻躬身行礼。

“绿萝,麻烦你带我去厨房。”米小七晶亮的眸子闪着光芒。

厨房。

米小七利落的洗菜做饭,煮了一锅瘦肉粥,亲手拌了两个小菜,藕片和土豆丝,白色的藕片和金黄色的土豆丝,泛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好了。”

“七小姐,王爷的早膳从来没有少于二十个菜,这是不是太简单了。”绿萝善良的提醒道。

“二十个菜他也吃不完,浪费是可耻的,就这些,帮我端上去吧。”米小七一脸的认真。

倒说的绿萝接不上话。

二人前后走着。

不远处的树后面,躲着的人,紧紧地盯着米小七。

米小七还不知道,她现在在王府里可算是名人了,一出现就被王爷带到了玉清池,跟着还留宿王爷寝殿,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所以,现在嫉妒浪潮已经可以把米小七直接淹死了。

肉粥小菜摆在桌子上,北宫炎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这就是你准备的早饭。”

“王爷,可听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米小七一本正经的看着北宫炎,说的像模像样。

北宫炎微微的被震撼了一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不到她还有这也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才华。

“吃饭。”半晌北宫炎吐出两个字。

“呵,好呢。”米小七毫不客气的吧唧一下坐在凳子上,自觉地给北宫炎盛了一碗粥,自己也盛了一碗,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小菜见底,粥见底。

两人才放下了碗筷。

第14章 第一次出王府

“吃了这么多,王爷是很满意的意思,对不对?”米小七小手拖着腮,看着北宫炎。

北宫炎点点头,他是男人总不会和女人耍无赖吧。

“王爷威武,走吧,走吧。”米小七欢快的跳起来,挽着北宫炎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北宫炎愣了一下,看着挽着自己的胳膊。

“哦,不好意思,我习惯了,下次会注意的。”米小七急忙松开自己的胳膊。

北宫炎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经常这样挽着别人?”

“出门逛街,当然要相互挽着,免得走散了嘛……”米小七小声嘀咕着。

“你经常跟男人上街?”

“谁逛街的时候,愿意带着个男人,闷死。”米小七立刻反驳,话出口,有点懊悔,艾玛,干嘛跟一个古人较真……

北宫炎的脸色却因为这句话缓和了一些。

“走吧。”大手随意的拉住了她的小手,米小七错愕的看看北宫炎,这男人真是奇葩一枚。

努努嘴儿跟上他的脚步。

呼,侍卫们都急忙低下头,尽管心里都好奇的要命,却没人敢真的不要命的打量一下王爷的新欢……

谁不知道王爷霸道的出名。

“他们为什么都低着头?”米小七好奇的问道。

“怕看了不该看的,被挖眼睛。”北宫炎凉凉的开口。

“不是吧!”米小七立刻松开北宫炎的手,将自己的两只眼睛捂得严严实实的。

“……”北宫炎一时间还真是找不到合适词来形容米小七。

有些粗鲁的扯下她的手,攥在掌心,出了大门。

门口已经有车子在候着。

“哇哦!”米小七眯起眼睛,笑的灿烂,这就是传说中王爷的座驾,华丽的一塌糊涂,有木有?

那个车顶上晃动的是什么呢?真好看,玄色的牌子,米小七盯着牌子看。

“上车。”北宫炎低沉的声音打断了米小七的思路,努努嘴儿,上了车子。

好大的车子,不光外面奢华,里面更是,柔软的羊毛地毯,舒服的小靠垫,车身旁边还有许多的小抽屉。

米小七像极了刘姥姥,这里动动那里看看,玩的不亦乐乎。

车夫的鞭子声响起,米小七身体微微的晃了一下,刷的一下坐直,一把扯开车子上的小窗帘,好奇的张望着。

北宫炎脸色微沉,却还是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

北月国的国都,月城,是北月国的经济命脉中心,异常的繁华,街头叫卖叫买的声音不绝于耳。

月舞茶楼。

雅间。

软榻上歪着一个一身红衣的男子,男子乌黑的发随意用一根玉质簪子别在头上,胸口的衣服随意的敞开着,单手撑在头,慵懒至极。

精致妖孽的五官,挂着薄薄的笑意,目光若有似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艰难的咽着口水,“主子,那,那个女子和三王爷一起出,出门了……”

“然后……”男人随意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语气轻的不行。

偏生地上的黑衣人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一双腿哆嗦的根本止不住。

“主子,暂……暂时……还……还查……查不到她……她的身份……”黑衣人断断续续的说道。

“哦……”红衣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似随意的一抬手,掌中飞出一道银光,直接没入黑衣人的眉心。

黑衣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就倒在地上。

马上有人利落将他抬走。

“呵,北宫炎感兴趣的女人,怎么办呢?本宫也感兴趣呢。”红衣男子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

米小七浑然不知自己到底被多少人惦记,一双眼睛像是不够用样的,四处看着。

“停车,停车!”车夫像是没听见米小七的声音一样,继续赶着车,直到……

“停。”北宫炎看着米小七。

某女郁闷的嘟嘟嘴儿,真是的,没人权,“我能不能下去走走,我想吃东西。”

“……”北宫炎凉凉的看了一眼米小七,米小七下意识的想躲开他的目光,被他看总有一种被X光扫射的感觉。

“去吧,带些银子。”

“王爷威武,谢谢。”米小七兴奋的起身,下了车子,接过车夫递来的钱袋子。

看着米小七雀跃的小身影,北宫炎深邃的眸闪了一下。

米小七拿着银子,小脑袋不停的转,现在算不算是在北宫炎的手上逃掉的?

这里人这么多,自己要是快跑的话,是不是他看不见呢?

纠结着,米小七到了臭豆腐摊,一屁股坐下,“一份臭豆腐。”

“好嘞,姑娘您稍等。”

报告王爷,王妃是只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报告王爷 或 王妃是只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绝望焚棺14章

    原标题:绝望焚棺14章小说名字:绝望焚棺第十四章真正的凶手老王忍不住将酒葫芦猛地对准了那丑陋的嘴巴,用力的灌了一口酒。“你他娘的是不是犯傻了,我们只管死人的事情,她怎么死的和你没关系,莫要被鬼缠上,否则你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老王一边喝着酒,一边冲我说道。我听着老王那满含警告性质的话语,我却是并未在意。老子现在已经被缠上了,连堂姐的师傅那么狠的角色,都没弄死那个女鬼,我看我的小命肯定是要不保了。不过老子死也要做个糊涂鬼,我到底怎么冲撞那个女鬼了?她非要搞死我,这件事怎么想怎么透着蹊跷。“老王,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4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4章小说: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四章梦中惊魂死鹿……知不知道现在收藏这些是犯法的,更何况,从这屋子淡淡的血腥味可以判断出,这头鹿根本就才死没多久。因为我上次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过。“于大爷,你不会是倒卖国家稀有动物的吧?”我说完,都觉得自己是个傻子。这种事情能问吗!没想到,我却换来了老于头的一个白眼:“小伙子,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我就是个老头,我跟谁去倒卖,这个鹿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是因为在我屋子里才得以像刚死的样子存活的。”我顿时觉得自己特别二,老于头确实看着不像

  • 贴身狂医14章

    原标题:贴身狂医14章小说名字:贴身狂医第十四章陪读“奶茶都没喝完,这么急着走是想去哪啊?”一名把头发染成黄色的青年说道。“麻烦请让一让。”何昊尽量用柔和的声音笑着说道。考虑到方凝香在场,他不想惹是生非,如果能够息事宁人,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不然起了冲突,拳脚无言,怕是会波及到大病初愈的方凝香。“兄弟别那么冷淡嘛,我们只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一名刺猬头男一脸荡漾地笑道。“老板在吗?”何昊皱了皱眉,不想再跟这些小兔崽子们啰嗦,直接想要找老板解决这件事情。奈何老板是一个女孩,看到这三名混子也是不敢上前

  • 深宫缱绻惊华梦14章

    原标题:深宫缱绻惊华梦14章小说:深宫缱绻惊华梦第14章你不嫌恶心吗这间房分做两间,外面一间有一张桌子,桌上已经有一层浅浅的灰尘,一道珠帘将里面一间遮挡得很严实,看不见里面的样子。她刚刚看清楚屋里的状况,五皇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你是慕容姐姐?!”他好像很意外,声音一下就提了上去。慕容寒枝身子不经意地一抖,因为之前她一直是隔着门跟五皇子说话,如今这声音就像响在耳边一样,她突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随即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奴婢慕容寒枝,见过五皇子。”五皇子半天才缓过一口气,“原来慕容姐姐你长得这般美

  • 鬼夫,我不要14章

    原标题:鬼夫,我不要14章小说名称:鬼夫,我不要第十四章孩子失踪了知道从周姐那得不到我要的答案,我也就没再问她,只是一下午心情还是有些闷闷的。并不是因为周姐也不知道那个叫做‘堇’的男人的身份,而是因为她说玄苍这数百年一人过得艰辛。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看到某人过得高高在上、奢华尊崇时,会对那个人恨得牙痒痒。而一旦知晓他只是表面光鲜,内心却是孤寂痛楚时,又会忍不住的同情心泛滥。我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虽然不确定周姐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可还是对玄苍有了几分莫名的——心疼!原本对那个叫做‘堇’的男子的好奇

  • 暗黑道院战记14章

    原标题:暗黑道院战记14章小说名字:暗黑道院战记第十四章霹雳无敌嘴,舌战八方狗整个祭坛前一片死寂,方圆数十里内针落地可闻。所有目光都落在那位来自某星球旮旯的家伙身上。站在他身边的酒鬼无赖阳道师被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道:“你大爷的,你不吭声没人当你是哑巴,这只是走个过场而已,他又不是人皇出巡。”恨不得一把捏死这家伙的还有一众导师,心里恨恨道:“这白痴为什么没被淘汰掉,到底是哪位道师的学生!”阳师悄然移走,间距断无罪十个身位。断无罪身边出现了一片空白,如一只猴子站在人群中间。一道天梯百里高空上落下,

  • 皇天剑尊14章

    原标题:皇天剑尊14章书名:皇天剑尊第十四章外武堂第十四章外武堂秦烈背负大剑,缓缓向神武峰走去。神武峰是讲武堂之最,每日往来弟子众多,一路走来,不时有一些弟子对他指指点点,低声议论。当日他一手废掉李千秋,又重创李万法的事情可谓震动了整个藏茗山。对于秦烈,众人难免会有些好奇。秦烈面色从容,对四周的声音视而不见,只是缓步向前走去。行至山腰,便见一处大堂,上面挂着‘外武堂’三个字,此时正有不少外门弟子在那进进出出。秦烈那柄大剑尤为惹眼,方一走进,便吸引了不少人目光驻足。“好大的一柄剑,既是用剑,难道此

  • 嫡女厚黑攻略14章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4章小说名字:嫡女厚黑攻略第14章名琴焦尾掌柜眯着的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两,木三小姐把琴拿走。”“什么?!”水茹瞪大眼睛,气道,“掌柜的,你是不是有点狮子大开口啊?一把琴要一百两银子,杀人哪?”掌柜的是看见她荷包里刚好有一百两银子了是不是,开出这个价来。掌柜的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小丫头,你懂什么?这琴的好坏那可不是价钱能够衡量的,我是看木三小姐是行家,才给个实在价,你可别说那么难听的话,买卖自愿,你说是不是?”“我这——”“掌柜的,你是不想做我这买

  • 寒号鸟14章

    原标题:寒号鸟14章小说名:寒号鸟第13章乔经理烈日终于在八月初的几天收敛了笑容,几阵急促的暴雨使w市的气温凉爽了不少。阴沉的天气使得办公室里的光线有些暗淡,秘书拉开了百叶窗,乔安娜重重的喘出一口气。室内的空气有些闷,虽然空调有净化空气的功能,但依然无法取代自然的味道。刚当上芳雨公司的经理没有多长时间,乔安娜已经觉得相当的疲倦。但谁让这是自己的宿命呢?想到这里,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与无奈。“经理,三位分店长在等您。”仪态优雅的男秘书小心的给她端上咖啡。乔安娜叹了口气:“真不让我休息了?难道这三

  • 诛仙求魔14章

    原标题:诛仙求魔14章小说:诛仙求魔第十四章屠首曲,进行时!“啊!”他大哭着,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男孩,回到了兄长的怀抱,便可毫无顾忌的痛哭流涕。他太伤心了,不仅痛自己的一生,也悲昆蓝的命运。老鼠悲恸,内心泛着无穷无尽的酸意,为什么对自己好的人,一定要受这种折磨。那转瞬即逝的一幕,昆蓝那伤痕累累的躯体,那满身的血液,那杂乱的乌发,都像是一柄柄利箭,刺穿了荒柔软的心间。“小鬼,你这是第几次在我面前哭了?”昆蓝笑了,轻笑中带着调侃之意。“师兄,你说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欺负我?”老鼠擦干了眼泪,眉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