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情劫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57: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情劫赋

九、满心欢喜盼君来

  她可能不知道苏尘来过,也不知道夜阑当时内心想法。完整版【情劫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不过是逢场作戏,竟然……

  也让她开心了好一段时间。

  哪怕他弄疼了她,对她发脾气,依旧冷落她,都是笑容相对。

  他甚至觉得那一日她的凄凉也刹那在笑意中烟消云散,明亮了一片广阔天际。

  他只是收下了她的手帕,就让她如此开心吗?

  那如果——

  她知道,他收下他的手帕只是逢场作戏,还会这么高兴吗?

  如果她知道,他换下她的衣服是为了她的血另有用途,她还笑得出来吗?

  夜阑也不知道,但是他隐约清楚……

  他不想告诉她。

  这一刻看见冰棺里,梨花似乎也恢复了一点血色。

  他满意心想,九冥魂花之血用来结阵果然不同凡响——

  比他的精血效果更甚。

  夜兰明明也是魂花,可是哪怕是为了梨花……他也下不去手。网站881234567.cc

  毕竟,这‘妹妹’陪了他上千年,早已经可以当做亲妹妹来看待。

  他似乎也不想解释,为什么,对青魂……

  就,下得去手。

  是了是了,她是杀害梨花的凶手,理应要她付出代价的,他怎么能怜惜这个女人?

  不可能的,一定是错觉。

  一定是。

  此时冰棺内散发粉色微光,倒影琉璃光晕,也模糊了梨花的容貌。

  他只见那些花朵渐渐渲染粉色,似乎也在冰封中战栗呻吟。

  魂花之血作用如此强大,连她亲手所种,加之常年盛开九重天宫仙气如此浓郁的梨花也难以承受吗。雷霆军事网

  这一刻他眸色深深,自然,更不会告诉青魂——

  他看见她倒下,第一时间不是为她止血,甚至反而冷静拿出储存仙气的留仙瓶在她的伤口处索取了更多鲜血,也不知~

  青魂知道了,又会是什么反应。

  他已经懒得去想这么多。

  此时他看着阵法中梨花生机渐渐浓郁,心里只是在盘算着要怎样,可以骗青魂给他更多的血。

  为了梨花,他什么都可以不管,哪怕亲自撕碎她的伪装,亲自——

  撕裂她的心。

  ……

  梨花殿里今日似乎充满了愉悦气息,只因青魂满心欢喜——

  难道夜阑品味就是不同,真的喜欢那个她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的手帕?

  不过,管他呢~

  只要他喜欢,她什么都会去做的。

  她依旧很笨,戳得指尖全是针眼,不过现在不觉得痛了。

  整个人像是泡在蜜罐里,这是夜阑第一次讨要她制作的东西,她应该感到高兴的。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夜兰今天也来了,一进门,就看见她唇角止不住笑意,不由调笑道~

  “怎么青魂~今天这么高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傲娇哼哼,“谁说的,我每天都很高兴!”

  不过这几天,更高兴而已。

  夜兰只是笑骂,“瞧你就差摇摇尾巴了,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青魂想了想,终究是止不住内心愉悦急切分享~

  想要卖个关子,倒头来还是忍不住自己开口,她痴笑道——

  “殿下要我给他绣手帕,要好多,好多~你看看我都忙不赢呢~”

  夜兰眼光闪了闪,却也笑笑道~

  “是吗,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啊~”

十、满腹心机与谁道

  “你们在干什么。”

  夜阑有所求,自然不能再装作那般冷漠模样,为了骗她的血,他总要为梨花做出一点牺牲——

  比如,来看看她。

  那厢,青魂蓦然抬首!开心得像个孩子,欢快蹦跳到他面前道~

  “殿下你来了?你看看,今天青魂绣了好多好多!”

  夜阑看了看她手中依旧没什么长进,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一坨绣品,明明要逢场作戏,也没忍住眼角抽了抽,实在不知如何夸奖。

  心想……

  也许能这般愚蠢的,仙界除了她也不会再有别人了。

  然而终究是涵养良好,敷衍着点点头,却有意无意看向她指尖,心里轻轻叹息一声——

  绣工没长进,但是近来戳到指尖的几率,好像变小了。

  她似是毫无所觉,伸出手做出一个想要抱抱的姿势,夜阑下意识嫌恶后退半步,她似乎也没有发觉?

  手中的绣品有银针闪闪,却在她张开双臂的刹那一转,戳到了掌心?

  她笑意僵了僵,看了看自己手掌一脸尴尬,于是可怜巴巴眨眨眼,将秀细柔荑轻轻递到夜阑唇边,娇憨道~

  “殿下,人家掌心好痛,你看,被针戳到了~”

  夜阑:……

  明明期盼着她流血,这一刻心里却生出满满无语无奈,似乎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来自http://www.881234567.cc/

  竟然刺绣的时候没能扎到,反而这时候扎到了手掌吗?

  不知道仙界还有没有人比她更笨。

  不过夜阑觉得,大抵……

  是没有的。

  她笑嘻嘻没心没肺,看着夜阑一脸无奈端起她掌心,轻轻凑到唇边,为她舔去掌中琉璃血珠,这厢夜阑的眼光无意间瞟过来,看见她唇角甜蜜笑意,不由想要将之打破——

  因此,他轻轻一舔。

  湿热落在她掌心,像是夜半那些无法言说的时刻一个绵长深吻?竟然也让她心底乱了乱——

  耳根蓦然染上薄红,却看他眼尾似乎有一抹极为促狭的笑意闪过。

  !!!

  青魂揉了揉眼睛,也不由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因此时夜阑依旧是那副冰冷神情,却看着夜兰,露出了不一样的温柔眼光。

  也许……

  独独对她,是不一样的吧。

  对她可以冷漠可以无情可以视而不见,她看遍了他清醒的,酒醉的,情动的模样,却独独——

  没在他眼中,看见过对自己的温柔。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明明,他温柔地时候,更迷人了。

  可是要是真的对她温柔起来,她连心跳都控制不住要怎么办?连灵魂都忍不住向他倾倒要怎么办!

  也许,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此时,她只是轻握拢指尖,掌心湿热像是印证他的存在,酥痒绵绵密密就要涌上心头,她心情欢乐快要飞起~

  心里想着,幸好那天洗了手,要是手不干净的话,他下不了口吧。

  也许他不知道她的小心机,因为他近来似乎突然温柔了许多,青魂也只觉得他是她的丈夫,也许这样的改变也是理所应当。

  也因他近来总是在她扎到手时温柔的吸允——

  所以,明明已经不会再扎到手了,却为了这一点少的可怜的怜爱,宁可日日见血。

  她却不知道,在他心里,她的心机远远比这深沉的多——

  比如,明明不会仙术的她,那一夜,是怎么把他搬到床上去的?

  她似乎……

  藏得很深啊。

十一、人入戏中不自知

  近来她的把戏似乎越来越拙劣,他也故作不知——

  只是每日将在她指尖吸吮的琉璃血珠尽数自口中逼出,收捡起来,用作给梨花的法阵结阵。

  那日她的血似乎已经很是足够,近来,这法阵依旧运行完好,甚至不需要浪费过多的血,这让夜阑不知究竟该喜该忧。

  喜这样他就不用故作亲近面对那女人了吗?

  还是忧,这法阵,对梨花作用在减弱,所以才不需要更多鲜血?

  他似乎也厌倦了她的把戏,实在是找不到针扎了,就摔花瓶,手上遍布狰狞伤痕,还可怜兮兮跑到他寝殿里求同情求关怀。

  然后习以为常的,将受伤的手送到他的面前,卑微乞求一点怜爱。

  他却只是静静地取出纱布为她包裹伤口,再端起手中关于回魂的书,细细研究。

  她却也在研究,研究了许久夜阑打的漂亮结扣,傻兮兮笑道~

  “殿下,你的手可真巧~”

  他不置可否,只是散漫答道,“习惯了。”

  “殿下也经常受伤吗?”

  “不算……是……”

  夜阑似乎也愣了愣,脑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却也蓦然将眼光投向了她的手臂,似乎也有不解——

  为什么他会包扎伤口?

  仙者很少受伤,他不是自始至终都在遥天宫生活吗?

  他蓦然回神,却对上她好奇的晶亮眼光,默默蹙眉,沉声道——

  “你太吵了。”

  她无辜瘪了瘪嘴,像只被抛弃的狗——

  却不再吵他,只是可怜兮兮低下头去,默默看着手臂上漂亮结扣,心里有些许的失落……

  估量着什么样的伤口能让他上口不上手?

  又估摸着自己再这样失血下去,头晕会不会加重。

  她似乎自上次染了风寒,这头晕的毛病就一直不好,她明明也是个小仙,怎么会像凡人一样觉得不舒服呢?

  这样想着,她就有那么点犯困,却满心欢喜的想等着夜阑一起吃午饭,而强撑着清醒。

  夜阑回过神来,却看见她已经开始在他桌边小鸡啄米,蓦然重重一点——

  险些栽下椅子。

  她猛然抬起头来,茫然大眼带着迷蒙水汽,像是懵懂小兽一般的无害神情,他不由蹙了蹙眉,看看天色,冷声道。

  “你该回去了。”

  她眨了眨眼,看了看屋外午时天色,试探着道~

  “殿下,要不要用膳?”

  他头也不抬,不耐挥手,满心烦躁——

  这本关于回魂的书看了无数次了,怎么都找不到可以回魂的方法!

  梨花魂魄不在,他甚至不知道去哪里找回!

  这几百年来,在青魂身上有没有得到哪怕一丁点的线索,他不由压抑了怒火,满心烦躁无处言说。

  她可怜巴巴赖着不想走,却也仗着近来夜阑的亲切自我膨胀了些,她悄悄蹭到他身边,娇痴乞怜~

  “殿下,我们一起吃,好不好,嗯?”

  她只是,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啊……

十二、知错能改

  “殿下,我们一起吃,好不好,嗯?”

  夜阑似乎也没料到自己这么大火气,当即嫌恶一般狠狠甩开不自觉缠上肘弯的双手,就着手中厚重书本一把挥了过去,像是唯恐避之不及——

  却听见‘嘭’一声!

  他也一愣,就看见那本厚重的书狠狠砸在她头上。

  而她下意识抬手去挡,却似乎无意间触及了伤口,轻薄纱裙上也溅落了点点红梅,像是她那日染血的手帕,他不由也是一愣——

  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拉她。

  她却头也不抬,强忍着险些夺眶而出的眼泪,语声颤抖道——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吵你的,我……我先回去了。”

  说完,头也不抬,逃也似的奔出了殿门。

  没看见夜阑自己也惊愕的神情,没想到自己……竟然对她下那么重的手,却回过头,看见自己床榻上她的血迹,微微蹙眉。

  轻轻伸手,在那血迹上停留——

  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是近乎残酷的冷静,抬手轻轻掐一个法诀,床榻上,就有细碎琉璃色血珠轻轻剥离床垫,漂浮起来。

  他轻轻取出留仙瓶,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血收入瓶中——

  眸光,近乎麻木,无动于衷。

  而他不知她其实并没有走远,也以为——

  她不知。

  不知青魂只是躲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眼底一丝凄凉,划破了柔润眼底。

  她唇角一抹苦涩,终究,轻轻掐一个法诀——

  只见琉璃色华光一闪,那厢夜阑也一惊,回头。

  却哪里有她的影子?

  他不过暗恼自己多想罢了。

  只是后来……

  他再去的时候,青魂便只是静静地坐在梨花殿后院屋顶上,闲闲仰望着万年不变的天空。

  夜阑蹙了蹙眉,启齿道~

  “近来,没有绣手帕了吗?”

  她回过头来,依旧是那般明媚笑容,夜阑却觉得这样的笑容里多了什么,听了她的回答,却也觉得如此习以为常。

  “殿下~人家累了,你让人家懒两天好不好?”

  他微微抿唇不置可否,心里却琢磨着维持阵法的血还差一点,就一点。

  她却似乎也看出了什么,只是轻轻地笑了笑,也不曾言语。

  夜阑沉默了半晌,似乎觉得自己在这里呆下去也是无所事事,既然已经不能再得到她的血,这样的戏,再做下去也是徒劳。

  他转身要走,青魂却勾了勾唇角,启齿道~

  “殿下,可不可以,陪我坐一坐?”

  夜阑默了一瞬,下意识脚步抬起,似乎就要向她迈去。

  那厢的青魂似乎也有刹那的吃惊——

  他素来不会同意她的请求,今日……这……

  她眸光闪了闪,心里有淡淡满足,这说明,夜阑不是完全对她陌生的,不是吗?

  这厢夜阑猛然回神,看见她有些惊讶,夹杂淡淡喜悦笑意,忽然觉得刺眼——

  凭什么,梨花还在冰棺里躺着,她却可以在这里肆意悠闲?

  他脚步一顿,却猛然转身,没看见身后青魂唇角一丝苦笑蔓延。

  他只是凉凉启齿道——

  “没事就去房间里呆着,不要又染了风寒,跌了遥天宫面子。”

  她苦笑一声,谦卑答道——

  “是,青魂……知道了。”

十三、不必做戏

  她不知道那难得一句算不算是夜阑关心她,只知道自那一日起,两人之间似乎又恢复成了两条平行线。

  除了夜半,她能拥有醉醺醺的他,而今白日,却再也看不到清醒的他。

  直到——

  某日他在寝殿依旧研究还魂法诀,收到了侍女送来的礼物盒子,他漫不经心挥挥手放下,回神之时,却已经是黄昏日暮。

  他如常打开屋内藏酒柜,一手抱着书一手抱着酒坛走到桌边,才不经意看到她的盒子。

  他拧了拧眉,不打算理睬。

  事实却总是相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打开那个盒子。

  却看见了让他也无法置信的东西——

  晶莹留仙瓶盛满琉璃色血液,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也听见她娇俏语声响起?

  “殿下殿下,你看我新学会了留音法术~他们说仙女的血可以有疗伤的功效,上次我划伤了手,就悄悄留了一瓶下来,可是你说~为什么仙血可以疗伤,我还是会受伤呢?果然是我太笨了吗~”

  他唇角不屑一撇,依稀记得自己三岁就学会了留音法术,她果然不是一般的笨。

  她的语声寂灭在空气中,他无动于衷,却取出盒子里的留仙瓶,珍重放到了床头柜子里,心里只是思量——

  维魂阵法需要的血已经够了,夜里,是不是就不用去麻痹自己了?

  他想了想,连带着酒坛也一并收了回去,转身又捧起那本厚重的回魂仙书,一字一句,仔细研读。

  这一看,就是好几天——

  也许,他都快忘了还有青魂这么个人在。

  又或许——

  只是不愿想起。

  那厢,青魂晨起醒来,看了看枕畔整洁,唇角轻轻一勾,却是一个苦涩弧度,怅然道——

  “果然,不用来了吗。”

  每次醒来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一场情事妙到毫巅也可悲到极点,百年来,素来没见过他的温存,她所拥有的,只是那个残酷暴君,永无止境的发泄。

  可是她不能说夜阑是暴君,因为夜阑掌握的遥天宫,真的……

  很祥和,很祥和。

  夜兰蹦蹦跳跳进来,看见青魂坐在床上兀自失神,毫不在意的往她面前一坐,正坐在素日夜阑睡的地方。

  青魂一愣?对上那双也许是相处日久,连眉目都和夜阑有三分相似的眸。

  有那么一瞬间,她也迷糊了去,若是光看眼眸……

  怕是她都不一定分得清夜阑和夜兰的区别。

  而此时夜兰却含笑相邀,启齿道~

  “青魂,最近哥哥好忙好忙呀,我来陪你好不好?”

  她一愣,夜阑很忙?

  随即也释然,可能……

  忙着研究那本厚重的还魂仙书吧。

  是不是他忙一点,那个叫梨花的女子,就可以回来早一点?

  她极力掩饰那一抹失落,带着素日伪装的明媚弧度启齿道~

  “殿下不是不喜欢我到处走动吗?”

  她装作不知道——

  她出去的次数多了,夜阑,是怕被人认出来她不是梨花吧。

  这厢,夜兰却似乎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只是神秘兮兮道~

  “嗯嗯,走,我带你去看好玩的~”

十四、偷酒喝

  夜阑也搞不懂,为什么今天会想到去看她。

  也许,是太久没去了,即使是逢场作戏,也说不过去吧。

  至少,表面上看来……

  她是‘梨花’啊。

  夜阑或许没想到,梨花殿空空——

  没有意料中进门就有的欢呼雀跃,没有她叽喳声音吵闹不休。

  他不禁蹙了蹙眉,心生烦躁——

  若不是她扮演着梨花,何苦他去苦苦找寻。

  不过,她本就应该安静做他的金丝雀,乱跑——

  是她不对。

  ……

  青魂并不知道夜兰带她来到了哪里,她仙术还很生疏,甚至看不出夜兰传送两人来此的轨迹。

  面前,是繁花葳蕤十里梨花白~

  好美,这是不是就是凡界的春天?原来~

  那么美。

  那个梨花,一定是个美丽的温婉女子,才得了夜阑的心。

  可是为什么,会醒不过来了呢?

  不,只要夜阑在,她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吧。

  到时候,她……

  要怎么办呢?

  她心里有一点不情愿——

  一想到要把梨花殿让给她,要把夫君让给她,要把一切都让给她,为什么?

  不不不,青魂你怎么能这么想,本来这些都是梨花的,应该是还给她,还给她的。

  只要夜阑开心就好,她远远看着就满足了,真的!

  她像是在自我催眠,恍惚看来,却也像是被这十里梨花白摄住了魂魄。

  那厢夜兰眼中有一丝嫉恨闪过,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不见踪影,随即看她含笑道~

  “青魂,你看这里美不美~”

  “美……”

  她茫然应答,可是……为什么她有些熟悉?

  为什么,好像有悲伤颜色浸染了莹白花朵?

  好奇怪,好奇怪。

  那厢,夜兰神秘兮兮将她拉到一颗粗壮梨树下开始翻找,她也不由愣仲,不知道应该如何作为?只不住心虚地小声劝道——

  “兰兰,兰兰,这是哪儿啊,我们这样翻别人的东西好吗?”

  那厢夜兰却头也不抬,嘿嘿笑道~

  “怎么不好,你不想知道哥哥的秘密吗?哥哥的梨花酿好香,咱们偷偷喝一点,哥哥不会发现的~”

  她眨了眨眼,却看见夜兰挖开的泥土下并没有脏兮兮的罐子,而是一层透明的琉璃色保护膜,就看见夜兰指尖轻轻一划,一坛酒就莫名到了她的手上~

  她看不见夜兰低垂的眼神带了一丝兴奋一丝狡狯。

  那厢,只看见夜兰抬头,露出花猫儿般的脸来,擦擦脸上污迹,嘿嘿道~

  “咱们就喝一点点,一点点~”

  ……

  夜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青魂似乎也重叠了她的影子。

  看见她醉意微醺,满身梨花香夹杂酒香,眼光迷离。

  那厢夜兰也微微醺然,一看到他,却猛然蹦了起来!低呼道~

  “啊,哥哥!”

  这厢,青魂也是一愣?

  她就喝了一口,就觉得好晕……好晕……

  她不知道现在自己模样有多么媚人,迷离眼光斜飞过去,夜阑却狠狠一震——

  内心悍然失神,像被狠狠击中。

  也像是当年美好时光刹那倒流回转,看见梨花不胜酒力,不过喝了一口梨花酿就开始发酒痴。

  他只剩空茫意识呐呐道——

  梨花……

  是你吗?

情劫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劫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一笔画仙路9章(第9章 威慑)

    原标题:一笔画仙路9章(第9章威慑)书名:一笔画仙路第9章威慑“哦。”黑老大皱眉。看来这家伙真的只是耍自己而已,这让他很气愤,这小子也是有胆子,敢一个人过来。“我给你最后一遍机会,钱在那?”黑老大一字一句的说着,看着林东的眼神又凶横了几分。林东还是一副完全不在乎的表情,说道:“没钱。”黑老大神色一冷,对着一旁人,挥了挥手,几个人立刻将林东围了起来。“对给他点颜色看看。”徐磊躺在地上说道,他早就看林东不爽了,这下林东也算是自己倒霉了。后面舍友几个人还想冲过来帮林东,但被几个人拦下来。“我这里没有钱

  • 合手妙针9章(第9章 蛊毒,可怕的蛊毒!)

    原标题:合手妙针9章(第9章蛊毒,可怕的蛊毒!)小说名称:合手妙针第9章蛊毒,可怕的蛊毒!“甜甜,我被欺负了。”韩小芳哭着脸跑进了房间里,再次拨打了一个电话。“怎么啦?小芳?谁欺负你了?”叫甜甜的丫头说道。“还不是那个无耻的家伙吗?我……我去色·诱他的时候,他说我的胸平,还说我的胸疙手。他……他还无耻的拿我的手机,将当时的视频录制了下来,还给了我姐看,我不想活了。”韩小芳伤心欲绝的说道。“这个……”其实甜甜很想说一句,你的胸真的很平。但是为了不打击好姐妹,她还是没说。“小芳,你听我说。你确定他是

  • 神剑凌气破天9章(第九章 剑士四重)

    原标题:神剑凌气破天9章(第九章剑士四重)书名:神剑凌气破天第九章剑士四重胆寒被吓得跌坐在地,“你不要过来!”萧云看着张峰一脸狼狈的样子,有些不屑,收起了剑,对于没有剑气的来说,无疑是一个废人,抬手便能灭掉。剑萧云收起了剑,胆寒松了一口气,比起命来,他宁愿苟活,那么多年来,好不容易爬上执事弟子这个位置,更何况为了一个萧云就丢了一条命,明显不值得,胆寒双腿哆嗦的站了起来。胆寒对着萧云弯下腰,唯唯诺诺的说:“我这就把资源拿给你,一个也不少!”萧云不想和他多说废话,这种人注定走不远,示意胆寒带路,其余

  • 天尊武强9章(第9章 任务完成)

    原标题:天尊武强9章(第9章任务完成)小说名字:天尊武强第9章任务完成灭鬼绫随着法诀的施展开来,渐渐冒出红光。初时微亮,渐渐夺目。本是缠绕在祁灵儿身周的灭鬼绫,无风自动地展开,然后化成一道弓箭模样。其上杀机冷冽,视之惊心。其势一起,仿若天地只剩此物。随即祁灵儿娇喝:“罗峰,你可退回来了。”说完,祁灵儿的身形往阴蛟右侧掠了过去。灭鬼绫亦带着夺目光芒,在空中留下一道眩目光影。随着祁灵儿的强势逼进,阴蛟如同老鼠遇上猫一般,哀嚎一声,巨大的身躯便想钻入地下。但祁灵儿恨极此蛟,那能令它如愿,右手指诀朝阴蛟

  • 身陷爱河9章(第九章 她是我的舞伴)

    原标题:身陷爱河9章(第九章她是我的舞伴)小说名:身陷爱河第九章她是我的舞伴唐诗茵娇羞的低下了头,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呢喃道:“我交往了一个男朋友。”“是吗?”许若离欣喜若狂,赶紧逼问道:“真的啊!太好了。他叫什么,多高多胖长得好不好看在哪工作?”“哎呀,你怎么跟查户口的似的。”唐诗茵幸福的抱怨道:“他是谁你肯定知道,就是你们警队里的,叫杜希白。”许若离虽然感到意外,但是毕竟看着唐诗茵如此的甜蜜,便不再过多追问细节,说道:“杜希白啊,你俩是怎么认识的呢?”唐诗茵说起杜希白来,嘴角都不住的上扬,露

  • 非常医仙9章(嫂子发情)

    原标题:非常医仙9章(嫂子发情)书名:非常医仙嫂子发情林大宝开着皮卡,来到酒铺,因为这次买酒的数量太多,不不得不跟着老板到酒厂,这才拉走了一百坛高粱烧。皮卡刚一到村,就吸引了村民的围观,毕竟就算是皮卡,也不怎么来这个穷山沟里。回到家,林大宝又把这些酒都搬了下来,忙活完了,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累得林大宝直冒汗。休息了一会,林大宝背着竹筐去了山上,采集了大量的草药,这才心满意足的下山,然后就是开锅,熬制,酿酒。一套活下来,已经忙活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天黑了,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炊烟,林大宝的肚子饿

  • 我的小姨9章(会所)

    原标题:我的小姨9章(会所)小说:我的小姨会所一顿饭总算风平浪静的结束,期间林美欣甚至没有再多看我一眼!让我暗暗松口气的同时又是一阵失落,这妮子不会是因为我刚才的顶撞生气了吧?不过我却没有注意到,林美欣虽然没有多看我一眼,可是她的妹妹,林美玉却一直时不时的偷偷的打量我。用过了接风宴,在小姨的组织下,一行人一起来到了离秀色餐厅不远处的皇族会所,这也是临海市最高档的几个大型会所之一,更是小姨等女人经常狂欢的地方,说是他们的聚集基地也不为过。在会所经理的亲自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一间极其豪华的包厢内,加

  • 浅忆当时银杏情9章(第九章:求我)

    原标题:浅忆当时银杏情9章(第九章:求我)小说名称:浅忆当时银杏情第九章:求我白蕊想办法拿到了白芷的诊断档案,当目光触及急性白血病这几个字,眼眸倏地绽放光亮。呵呵……白芷居然患了绝症,真是天助我也!只要白芷死了,那么她所做的事情都将随风而散,包括徐子彦都是她的。只是,她还没来得高兴多久,便在微博上刷出徐氏食物被爆真菌超标,多项产品不及格,还有许多徐氏旗下的产品都被爆出质量不过关的新闻。“为什么会这样?”白蕊错愕不已,徐子彦做事一向严谨,绝对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故。惊诧之余,白蕊赶紧打电话询问徐子彦:

  • 掠爱成瘾:娇养小甜妻9章(第009章  不许偷人)

    原标题:掠爱成瘾:娇养小甜妻9章(第009章不许偷人)小说名字:掠爱成瘾:娇养小甜妻第009章不许偷人如果说流产那天是叶以念最苦逼的一天,那么今天一定是她人生中最玄幻的一天。前脚离婚,后脚一转脸又要结婚,还是跟陆宸。陆宸是什么人?陆家的人。陆家的人都是混蛋。这是叶以念从很小的时候就存下的根深蒂固念头。当年陆老夫人拿着鸡毛掸子在父母身上鞭打的清醒给她的童年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一辈子散不掉。情景重现,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小手从陆宸手心里抽了出来:“我不能跟你结婚。”“理由。”陆宸眉心微蹙,目光染了寒

  • 掠妻成瘾,宝贝乖乖就擒9章(009:好一朵白莲花)

    原标题:掠妻成瘾,宝贝乖乖就擒9章(009:好一朵白莲花)小说名字:掠妻成瘾,宝贝乖乖就擒009:好一朵白莲花这一个星期,我一直在忙碌车展的事,听助理小苏说,新来的车模中,有几个特别不听管教,但我不愿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上,就让小苏去替我走个过常结果出事了。我知道的时候,车模休息室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地上一片狼藉,几个新人也被打的鼻青脸肿,小苏一边安抚一边替她们擦拭伤口。我刚踏进去,便听到里头的人说:“林棠,你的人对周欣欣动手了,这事儿你看怎么办吧?”说话的女人叫阮微,在公司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