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总裁撩妻成瘾】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5:57:12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撩妻成瘾

第9章 他是商人

岑青禾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面前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依旧用高高在上的口吻来命令她,那么对不起,她就算想赚这个钱,也放不下这个面子。推荐http://www.881234567.cc/

可他偏偏对她展露笑脸,而且……这男人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

岑青禾看着商绍城,一时间有些心软了。

而商绍城将手中的纸巾更往她手边递近了几寸,说:“先擦擦,上车再说。”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岑青禾恰好是个懂礼貌的人。

坐进副驾,她用纸巾擦着两边潮湿的发丝,看着手中的合同跟银行卡,出声说:“商总监,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往外透露半句。”

“我知道。”

岑青禾正琢磨着怎么措辞拒绝他,就听到身旁男人说:“岑小姐,我不是夜城人,初来乍到,能相信的人少之又少,可我相信你,也信任你可以将很多事情处理的很好,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当我的私人助理,帮一帮我的忙。雷霆军事网

这话说的,有示弱也有对岑青禾的褒奖。倒让岑青禾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绝了。

顿了两秒,她出声问:“为什么选我?”

明明面试的人有那么多,他们昨天是初次见面,他凭什么信任她?

商绍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他淡笑着回道:“与其说是人品,不如说是感觉,我觉得我们挺投缘的,而且岑小姐也不是夜城人,外地人在夜城,很难混的。我保你在盛天的正式工作,只要你还想做,就没人能挤走你。另外,私下里的这份工作,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你,如果以后你觉着我让你做的事情,实在是你不想做,而且也做不了的,我们再另说。”

“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岑小姐,你就当交个朋友好了。”

岑青禾听着商绍城的话,起初只觉得他声音好听,等他说完能有三五秒,她才缓过神来,这男人是妖精吗?长得好,声音也好,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他求她,都让她不好一口回绝。说明881234567.cc

迟疑了一会儿,岑青禾试探性的问道:“商总监,我们两个私下里的合约,不会触及到公司的合同吧?”

盛天是有明确规定的,不许身兼多职。

商绍城说:“所以我们需要那份保密合同,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

岑青禾是真的犹豫了,倒不是因为商绍城给她的银行卡,而是因为他那句,我保你在盛天的正式工作无忧。

售楼部的工作才是她的铁饭碗,她想在夜城立足,就势必要有一份高薪又靠谱的好工作。

短暂的权衡利弊之后,岑青禾开口道:“好,既然商总监相信我,那我也愿意交您这个朋友。”

说罢,她当即从包里面掏出一支中性笔,当着商绍城的面儿,在合同下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商绍城墨镜背后的眸子中,有一闪而逝的微诧,但更多的还是意料之中。这个世道,利字当头嘛。雷霆军事网

唇角勾起,商绍城道:“密码是六个0,卡里面有一些钱,以后再需要岑小姐帮忙的时候,我会提前把钱打进去。”

岑青禾也没问具体多少钱,只是如今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她还是微笑着道:“谢谢。”

两人坐在正行驶的跑车中,岑青禾抽了个空挡,出声道:“商总监,您随便找个可以停的路口,把我放下来吧。”

商绍城侧头看了岑青禾一眼,随即说:“你衣服脏了,我带你换一套。”

岑青禾闻言,忙说:“没事儿,不要紧的,我回家洗洗就行了。”

商绍城说:“我也正好要换身衣服,待会儿顺路送你回去。”

岑青禾没再多言,以免显得刻意。阅读881234567.cc索性他们所处的位置本就是市中心,商绍城车子开了没十分钟,就到了夜城最繁华也是最销金的奢侈品店一条街。

车子停在路边,商绍城跟岑青禾先后从跑车两边下来。这整条街上,人头攒动,多的是买不起也来生逛的人。

五百多万的跑车往路边一停,本就招风,商绍城再从车中一下来,更是吸引到无数人的目光。他戴着墨镜,不苟言笑的模样,看起来又冷又酷。

被这样男人载来的女人,自然也是众人眼中的焦点,只是岑青禾忽然觉着自己好Low,对比商绍城的一身光鲜亮丽,她则是穿了套很随意的运动服,她个子不矮,本来白色运动服一穿,不说多打眼,总归是小清新的。可是这一杯柳橙汁迎面泼过来,弄得她现在跟个乞丐似的。推荐881234567.cc

走在商绍城旁边,岑青禾都不好意思抬头。余光瞥见身边人的眼神,果不其然,皆是眼带诧色,想着这样的男人身边,怎么会跟着一个这么邋遢的女人。

一路尴尬的往前走,岑青禾光去注意行人的目光,没有注意商绍城带她进了一家什么店。只是等到店员开门说着‘欢迎光临DG’的时候,她人已经跨进了店门。

第10章 赤裸裸的利益交换

外面温度估计在二十五六度,而店内开着恒温中央空调,顶多只有十八度的样子,岑青禾不着痕迹的抖了个激灵。

店员一看商绍城这身行头,也知道他非富即贵,所以即便诧异岑青禾这身,跟他明显不搭,还是微笑着说道:“二位看男装还是女装?”

商绍城说:“女装。”

“女装在二楼,二位这边请。”

岑青禾跟在商绍城身边,本来还想,就算来了买衣服的地方,大不了她自己掏钱好了,可是一看这牌子,随便一件衣服,动辄可是上万或者好几万,就她卡里那两个钱,可是买不起。

如此想着,她赶忙压低声音说:“商总监,你看男装就行了,不用看女装。”

商绍城一边上楼梯,一边回道:“你这衣服怕是洗不出来了,换一件吧。”

他说的简单,待会儿谁给钱?

岑青禾不想占他的便宜,也不想自己丢人,所以硬着头皮说了句:“没事儿的,我回家换一套就好了,不用买新的。”

商绍城道:“你帮我的忙,我理应送你件衣服,上来吧,不用客气。”

店员走在前面,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偌大的二层,所有需要展示的衣服,全都穿在模特身上,白色灯光一照,让整个空间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T台。

商绍城叫岑青禾挑自己喜欢的,岑青禾哪里好意思,直说着‘不用了’,旁边的店员打量二人,随即微笑着道:“先生可以帮这位小姐选一下。”

说着,她把岑青禾跟商绍城引到沙发处,有人端了饮料过来,也有人递过最新一季的服装杂志,这上面有的衣服,店里面都有。

商绍城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着杂志,岑青禾坐在他对面,佯装在喝东西,其实心里面又紧张又尴尬。

两人昨天才算是第一次见面,今天就签了那样一份合同,还坐在这儿挑衣服。以后说出去,到底是上下级关系,还是朋友关系,或是利益关系?

正想着,对面的商绍城已经选好了,叫店员去准备衣服。岑青禾被店员请到试衣间,不多时,一条复古红白玫瑰相间的及踝长裙,就被递到了她的手中。

裙子是中间带低胸设计的,可以露出岑青禾的两条精致锁骨,还有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沟壑。裙子穿好之后,她拎着裙摆从试衣间走出来,正对面就是一整片的试衣镜,镜子中映照着身材匀称皮肤白皙的自己,以及……站在身后不远处,正望着她的商绍城。

身旁的店员都在夸岑青禾穿这条裙子很好看,岑青禾心想,四万八,能不好看吗?

商绍城本来还想再选几条的,结果看到岑青禾从试衣间里面出来,他打量她一眼,便合上手中杂志,然后对店员说:“帮她配双高跟鞋。”

岑青禾脚上还穿着白色休闲鞋。

店员闻言,去旁边的架子上选了好几双过来,岑青禾试了一双红色蕾丝尖头高跟鞋。

高跟鞋一穿上,整个人的气质立马就不一样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叹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旁边的店员也看出谁才是金主,所以笑着说:“小姐转过去,让先生看一眼。”

岑青禾一时间没想太多,直接转过身去,面向沙发上坐着的商绍城。

可跟他四目相对的刹那,她又觉着这样甚是尴尬,可鸭子已经赶上架了,她唯有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来。

商绍城起身,来到她面前,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中,他问:“喜欢吗?”

岑青禾也不能摇头,只得微笑着点了下头。

商绍城说:“那就穿着吧。”

店员高兴坏了,就知道这又是个极品的富家公子哥,看他手腕处的腕表就知道了,AP的限量款,没有四百万,想都不要想。

店员直接将岑青禾身上的衣服和鞋子上的吊牌剪下去,拿到楼下一起结账。

商绍城在楼下也换了身衣服,简单的衬衫和休闲西裤,却被他穿的一如外国T台上的顶级男模。

他刷卡付账,岑青禾没有往前凑合,只在心中感叹,盛天的营销总监真的是太有钱了,随随便便一出手,十几万没有了。

伴随着店员的‘欢迎下次光临’声,商绍城跟岑青禾出了店门。

岑青禾憋了半天了,一直等到身边没有旁人,这才道:“商总监,这衣服和鞋子太贵了,你等我正式上班发了薪水,把钱还给你。”

商绍城目不斜视,迈步往车边走。他随口回道:“说了送你的,不用这么客气。”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岑青禾自小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就算两人现在是合作关系,可她也不好欠他太多,以免以后‘拿人的手短’。

太多的客气话也就不多说了,商绍城本来要送她回去的,岑青禾道:“商总监,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你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行。”

商绍城已经走到车边,闻言,他说:“那好吧,我就不送你了,不过有件事儿需要你帮忙。”

说着,他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一张质地特别好,做工也漂亮的邀请函来。

岑青禾眼带迷茫,商绍城却面色坦然的道:“晚上六点,具体地址里面写着,你去帮我参加吧。”

岑青禾打开邀请函一看,是某儿童基金会的慈善晚宴。

再看商绍城,他已经坐进车中,礼貌性的冲她点了下头,随即油门一踩,就这样消失在岑青禾的视线里。

岑青禾在原地站着,足足过了十秒钟,她这才缓过神来。感情这身衣服不白穿,她刚说不想‘拿人的手软’,结果商绍城就叫她替他去参加晚宴。

啧,果然是商人,谈一笔买卖,付一笔账,绝对公平,公平到令人咋舌。

第11章 职场如后宫

不过她很快就后悔了。

岑青禾早该知道,这世道商人重利,天上没有掉馅儿饼的好事儿。

商绍城叫她去参加晚宴的地方,从市区打车过去,要三个多小时,晚宴两个多小时,等到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开着私家车离开,她穿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走了半天也打不到车,只得给商绍城打电话。

结果那厮接通电话的时候,背景音像是在某夜店,吵得她只能隐约听到他回了一句话:“我在外地,你自己想办法吧。”

他一句‘你自己想办法吧’,岑青禾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市区。

也幸好蔡馨媛下午睡醒之后就被客户叫走,她晚上回家的时候,蔡馨媛还没回来,不然这事儿还真不好糊弄。

靠坐在副驾上,岑青禾心力交瘁,不知道这纸合约签的到底靠不靠谱。

“欸,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驾驶席上的蔡馨媛侧头看了一眼岑青禾,但见她目光呆滞,像是在走神。

岑青禾有气无力的道:“听见了,你让我多注意一点儿嘛,周围多得是心机婊。”

蔡馨媛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初入职场,我跟你说再多话,你可能都不信,必须得等你自己经历了,你才知道什么叫金玉良言。”

岑青禾收了收心,打起精神,出声回道:“你放心吧,我也不是傻子,再说不是还有你呢嘛。”

蔡馨媛道:“你是高级房地产销售,我还是中级的,咱俩平时未必时刻在一起,所以才叫你小心点儿,明刀易躲,暗箭难防。”

岑青禾应声:“好嘞,我就当你们这儿是后宫,我就算不混成主角,也得争取活到最后一集!”

蔡馨媛暗自叹了口气,想当初自己初进这行的时候,也是怀着无比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总觉得自己是超人,就没有做不了的事儿。早晚有一天,岑青禾会明白,现实远比想象要残酷的多。

周一了,蔡馨媛载着岑青禾一起去盛天售楼部上班。两人在一楼分开,蔡馨媛朝着岑青禾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岑青禾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迈步往楼上走。

主管的办公室在楼上,岑青禾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个男声传来:“请进。“

岑青禾推门进去,看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个穿正装的年轻男人。蔡馨媛跟她打过招呼的,销售主管叫张鹏,今年三十三了,未婚,为人比较重色重利,如果看到哪个女下属比较好欺负,就会私下约出去吃饭‘谈心’。

心里已经有了定位,所以哪怕面前的男人长的人模狗样的,可岑青禾还是对他没什么好感,只是公式化的微笑点头,出声说:“张主管,你好,我是新来报到的实习职员,我叫岑青禾。”

张鹏抬起头,一双略微细长的眼睛看到岑青禾,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喜色,随即笑着说:“你好,我收到人事部的资料了,欢迎你加入售楼部。”

两人隔着办公桌握了握手,张鹏将一份资料夹递给她,出声说:“这是目前盛天旗下所有在售楼盘的详细信息,因为最近高级销售特别紧缺,所以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对你们做一对一的培训,你们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了。”

岑青禾点头:“我会尽快将资料背熟。”

张鹏道:“负责带你们的章语章组长,最近正在公出中,所以你们这批实习的高级销售,暂且跟楼下的中级销售一起学习,等章组长回来,再做系统安排。”

岑青禾依旧礼貌回应:“好。”

张鹏说:“职员的换衣间和休息室都在一楼,你下去会有人帮你安排。”

岑青禾应声,打了个招呼之后,从主管办公室中出去。

在下楼的时候,迎面走上来一个女人。岑青禾无意中一瞥,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诧色,是她?

女人也抬头看了眼岑青禾,眉头轻蹙,似是也在回忆。

擦肩而过,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岑青禾下了楼,她找到蔡馨媛,两人一起往职员休息室走。

眼下正是准备上班的时间,休息室里面不少人都在换工作服。看见陌生面孔,不由得投来注视目光。

有些跟蔡馨媛关系不错的,主动过来打招呼。岑青禾也不急着一次性记住她们的名字,因为胸口处的名签卡上都有写,来日方长。

岑青禾换好工作服,跟着蔡馨媛一起出来。蔡馨媛带她在一层转转,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眼下时间还早,过来看房的顾客并不多,蔡馨媛道:“都说‘无利谁肯早起’,这话也就是对我们这种挣扎在底层的工薪族说的,我在这儿上班快一年了,没见过哪个有钱的大爷,是十点之前过来看房子的。”

岑青禾笑着回道:“那是啊,我要是不缺钱,我也不用起早来上班了。”

两人边说边逛,蔡馨媛顺道给她透露,哪个楼盘的油水最大,抽成最多,还有什么人来看房,买的几率最大。

这些都是金玉良言,听得岑青禾频频点头。

正说着,打身后传来一个男声:“小蔡,多照顾一下新来的同事。”

蔡馨媛跟岑青禾同时回头一看,原来身后站的,竟然是张鹏。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满身傲气的高挑女人,岑青禾瞥了眼她身上的名签,李蕙梓。

第12章 被摆了一道

“我向来照顾新同事,更何况这还是我姐妹儿。”蔡馨媛笑着回了句。

张鹏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微笑着说:“那就好,趁着客人还没过来,你带小岑多熟悉一下吧。”

简单的说了两句,张鹏便带着李蕙梓迈步往前走,看他的样子,像是亲自在教她。

他前脚一走,蔡馨媛后脚立马压低声音对岑青禾说:“看见没?新来的,这就勾搭上了。”

岑青禾看着李蕙梓的背影,低声回道:“她好像是咱们公司康董的外甥女。”

“啊?谁说的?”蔡馨媛惊讶的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把那天面试的经过一说,蔡馨媛马上就恍然大悟了,连连道:“我就说嘛,什么大咖能让主管亲自下楼来指导的,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

岑青禾还是有些纳闷,那天面试的时候,商绍城都点了李蕙梓的名,怎么她还是进来上班了?

来不及想这些有的没的,因为时间紧迫,她手上还有一厚沓的房产资料要看,时间就是金钱,她也想第一天就弄个开门红。

许是老天听见了她心底强烈的愿望,所以十点半刚过,售楼大厅里面走进一个高高瘦瘦的外国男人,他只用不标准的中文说了三个字:“才,新,远。”

招待琢磨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要找蔡馨媛。

招待说蔡馨媛不在,派其他售楼小姐过来,可男人张口却变成了法文,招待没听懂,见岑青禾站在不远处,赶忙把她叫过来翻译。

岑青禾用流利的法文跟男人交流,才得知他是朋友介绍过来的,既然是奔着蔡馨媛来的,岑青禾更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势必要帮她拿下一单。

也巧了,男人所问楼盘,刚好是岑青禾刚才翻阅过的第一个,她带着男人去到沙盘区,正在给他做着讲解。

身后有个中级销售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说:“主管叫你过去一趟。”

岑青禾看了眼旁边的法国男人,出声道:“我这边有客户。“

“没事儿,你先过去吧,我们有人帮你顶着。”

岑青禾以为是什么急事儿,所以跟法国男人说了声抱歉,就快步往楼上走了。站在办公室门前,她敲了几声门,得到允许之后,推门进去。

“主管,你找我?”

张鹏坐在办公桌后面,看到岑青禾,他面带微笑,说了声:“小岑,过来坐。”

岑青禾坐到张鹏对面,他伸手递过来两份文件:“听说你精通西班牙语,我这里有一份全西班牙语的合同,你帮我跟中文的对照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出入。”

岑青禾先是翻开中文合同,一目十行的扫了个大概,随即又打开另一份,开始逐一对照。

张鹏起身倒了杯咖啡放到岑青禾面前,岑青禾道谢,他就站在她身旁,单手扶着椅背。岑青禾余光瞥见他的腰,他离她也就十几二十公分的距离,近到她稍稍往后一靠,就会碰到他的身体。

这样的距离已经明显超过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范围,岑青禾不着痕迹的将身子挺直,往前挪了几公分。

张鹏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道:“章组长也是精通西班牙语,本来我今天晚上要跟她去见这个西班牙客户,只是她突然公出,咱们部门也没有其他精通西班牙语的人。小岑,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岑青禾想到蔡馨媛跟她说过的话,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转过头,看着张鹏,眼带警惕的回道:“不好意思主管,我晚上有点事儿,可能没时间。”

张鹏闻言,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儿,我也就是问问,你没空,我找专业的翻译好了。”

岑青禾被他拍过的地方,不由得僵直了一下。

她心想,张鹏但凡再有过激的行为,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了。结果张鹏却绕到桌子对面坐下,微笑着对她道:“你慢慢看,不用着急。”

岑青禾保持着警惕心,重新低下头去看合同。这一单,将近五千万,只是一套房而已,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的有钱人,她看得小心翼翼,生怕错漏了什么。

仔仔细细的看了能有十五分钟,确定无误,岑青禾将合同递给张鹏,并且起身欲走。

张鹏闻接过合同之后,顺势掏出钱夹,从里面拿出数张百元大钞递给岑青禾。岑青禾一脸茫然,直到他微笑着道:“小岑,麻烦你了,北京路上有一家‘灵芝堂’,他们家的龟苓膏特别有名,你去买一些回来分给大家,算你请客。”

岑青禾下意识的摆手,张鹏却执意道:“别客气,你刚来,要跟同事搞好关系。”

他这么一说,岑青禾也不能说不去买,只得硬着头皮道:“不用了主管,我请大家吃。”

说罢,她快步往门边走,生怕张鹏再对她动手动脚,“主管,那我先出去了。”

从二楼下来,岑青禾仍旧心有余悸,这个张鹏,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走到一楼的时候,她无意看了眼沙盘那边,结果这一看倒好,竟发现是李蕙梓在替她招呼那个法国人,愣了一下之后,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张鹏是故意调走她,只为了给李蕙梓机会?

第13章 烂泥,扶不上墙

盛天的劳务合同上有明文规定,销售的业绩和提成是如何分配的。这单客户来找蔡馨媛,如果蔡馨媛不在,那么是谁拿下的,业绩就算到谁头上。

岑青禾可不认为李蕙梓拿下这单之后,会把业绩让给蔡馨媛,所以她才难免多想。

只是眼下别无他法,她只能快去快回,争取回来的时候,李蕙梓还没有搞定这一单。

如此想着,岑青禾快步往外走,拦了辆车就往北京路去。

北京路离她上班的地方并不远,打车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但夜城的交通状况,尤其是上班高峰期,堵得人能在上头睡足一个美容觉。

岑青禾坐在后座,频频看着手机上面的时间,这都磨蹭了二十几分钟了。

中途手机响起,是个没存名字的陌生号码,岑青禾接通,‘喂’了一声。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开口便问:“小岑,你到地方了吗?”

岑青禾稍稍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知道她是销售部的同事,所以出声回道:“还没,堵车堵得挺严重的,我还在路上。”

女人似是还挺庆幸,忙道:“小岑,听主管说你去给我们买甜品了,先谢谢你啊,但咱这儿有人不喜欢吃烧仙草的,能麻烦你帮我们带其他的吗?”

什么意思?真拿她当跑腿儿的了?岑青禾没有马上出声,可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她是初来乍到,不可能主动得罪别人。

她只能淡笑着回道:“哦,好,你们想喝什么?”

双皮奶不要红豆多加椰果,不要椰多放葡萄干,烧仙草多放蜂蜜,柠檬茶多糖少酸……

销售部好几十号的职员,毫不夸张,这女人几乎提了十几种不同要求。

岑青禾这头已是皮笑肉不笑,偏偏电话中一直没有报名字的女人,说完之后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很快道:“那麻烦你了小岑,我这边还有事儿,先挂了。”

岑青禾拿着手机嗤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职场欺负新人吗?

车子以每分钟前行几米的龟速往前挪,耗得她火急火燎,岑青禾是个急脾气,最后到底向司机问了路,临时下车,用‘11’路自己赶过去。

好在剩下的路也不长,岑青禾连跑带颠,顺利找到了张鹏说的那家甜品店。

这里果然很火,大清早就有人在排队,岑青禾前面还有六七个人,她等了几分钟才排到。

因为她要的东西又多又杂,所以店员要一样一样的配齐,她站在原地,一肚子的火。等这些东西买回去,黄花菜都凉了,她更加笃定张鹏就是故意支她出来,好把业绩让给李蕙梓的。

正想着,拿在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依旧是陌生号码。

岑青禾以为又是同事打来吩咐她的,结果接通之后,竟然是张鹏。

他出声问:“小岑,你回来了吗?”

岑青禾瞥了眼正在一袋一袋装东西的店员,淡笑着回道:“没有,还在买东西的地方。”

张鹏道:“你快点儿回来吧,之前那个法国客户需要你来沟通。”

岑青禾故作惊讶的问:“不是有其他同事在招待吗?”

张鹏道:“小李说,那个法国客户说了俚语,她有些听不懂。”

岑青禾笑了,“客户说的是诺曼方言,是法语中很常见的,怎么会听不懂呢?”

张鹏那边看样子也是挺急的,催促着说:“你先回来,东西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别让客户等太久。”

“好。”岑青禾挂断电话,心底冷笑。

她刚才可没说同事叫她带很多样的东西,怎么张鹏会说随便买点儿就算了呢?果然是‘上下齐心’啊。

拎着两大袋子的甜品,岑青禾回到售楼部。有人主动过来接,并且告诉她,客户在休息室。

岑青禾快步走到休息室门前,缓了口气,然后敲响房门。

房间里面,张鹏和李蕙梓都在,法国男人坐在他们对面,茶几上又是甜点又是饮品,不过看样子,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的。

见到岑青禾,张鹏马上起身,淡笑着道:“快过来,文森先生已经看中了宁海湾的一套复式跟百子苑的一套高级公寓住宅,现在正犹豫定哪一套比较好,你来帮忙介绍一下。“

岑青禾迈步走过去,跟文森打过招呼之后,在他对面坐下,然后通程用流利的诺曼方言跟他交流。

张鹏中途有事儿出去了,却留下李蕙梓坐在原位。她在法国待了五年,可以说,但文森的话,她却只能听个六成。

如果只是平常交流也还好,可毕竟这是工作,动辄就是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单子,容不得她半点儿的差池。

看着岑青禾跟文森毫无障碍的交流,期间甚至还会开上几句小玩笑,气氛一片热络的样子,李蕙梓后背挺直,简直就是尴尬的无地自容,却偏偏只能陪着笑脸。

文森当着李蕙梓的面,夸赞岑青禾的法语说的特别棒,岑青禾微笑着回道:“我大学的法语老师,说的就是诺曼方言。”

她还跟他讲了一些,她所知道的有关法国的趣事,文森跟她相谈甚欢,只半个小时不到,就敲定了一套宁海湾的复式公寓。

第14章 明争 暗抢

文森是全款付账,签订合同的时候,岑青禾跟李蕙梓也是全程陪同。他走的时候,向岑青禾要了名片,说以后有空可以常联系。

岑青禾现在还没有名片,所以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旁人听不懂两人说什么,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岑青禾深受客户喜欢,反之李蕙梓……难免让人联想到扶不起的阿斗。

岑青禾跟李蕙梓一起送文森出门,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李蕙梓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直奔洗手间方向。一众人看着岑青禾的表情,则多了几份打量和意味深长。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率先笑道:“青禾,你真厉害,刚上班第一天就搞定不小的一单。”

岑青禾看了眼她胸口处的名签,方艺菲。

微微一笑,她出声回道:“运气好而已,而且客户是来找馨媛的,这单也应该算在她头上。”

方艺菲美眸微挑,似是有些惊诧,不过还是笑着说:“你跟蔡馨媛的关系可真好,怪不得她出去之前,叫我们照顾你呢。”

“让你照顾,你刚才打电话叫人家买东西的时候,可是没怕她麻烦。”说话的女人叫吕双,一头干练短发,手上拿着一杯双皮奶,面色坦然。

方艺菲闻言,先是看了眼岑青禾,随即又转头看向吕双,七分不满三分委屈的道:“是我想麻烦青禾的吗?有些人这个不吃,那个不要,谁都不乐意打电话,我出面打个电话,这么看还是我的不对了?”

吕双面色不改,不答反问:“谁这么事儿多?人家好心请我们吃东西,还真拿别人当送外卖的了?”

方艺菲叫吕双怼的喉咙一哽,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还是站在她身旁的一个女人,主动对岑青禾说:“不好意思啊,我今天大姨妈来了,有些不舒服,不能吃冰的,所以就让艺菲打电话,麻烦你帮我带一杯不凉的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岑青禾也不好说别的,只得淡笑着回道:“没事儿,我刚来嘛,请大家吃点小东西也是应该的。”

方艺菲马上转头看向岑青禾,微笑着说:“青禾,你人真好,以后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多多关照啦。”

这个时间段,客人不多,所以岑青禾才有机会跟这帮人近距离接触一下。她不是特擅长探究人心,甚至可以说,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在这个‘阴盛阳衰’极为明显的售楼部,众人几句笑里藏刀含沙射影的话,让她本能的察觉到,每个人跟每个人之间的感情和关系,都甚是微妙。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多的地方,就是事儿多。

一帮人聚在一起,借着吃甜品的时间,新老职员互相认识了一下。张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的,他出现在岑青禾身后,她对面的人看着她后头喊道:“张主管。”

岑青禾转过身来,张鹏微笑着看向她,“小岑,今天表现不错,没有你的帮助,小李也不会这么顺利的签下这单。”

岑青禾礼貌的微笑,可笑着笑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诧色……等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人全都特别有眼色,跟张鹏打了声招呼之后,四下散开,自己忙自己的。

岑青禾看着张鹏,脸上还带着浅笑,她试探性的问道:“张主管,刚刚那位文森先生,她是蔡馨媛的客户,我也是帮蔡馨媛拿下的,所以这单……应该算她的业绩吧?”

张鹏闻言,脸上是一副刚知晓此事的模样,出声回道:“是么?原来是小蔡的客户,我还以为他是直接过来的,还想着业绩算你跟小李一人一半。”

岑青禾脸上的笑容已经略显尴尬了,当然,她不是替自己尴尬,而是替李蕙梓尴尬。

她直言道:“张主管,刚刚那单不是我签的吗?”

张鹏说:“单子最后是你签下来的,可人家小李之前也有去招待啊,而且中途你们两个都在一起,小李也帮了你不少的忙吧?”

岑青禾:

她连假笑都要笑不出来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偏袒,是不是太过了?在她跟文森沟通的过程中,李蕙梓通程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在一旁陪着笑脸,如果这都能分走一半的业绩,是不是她以后跟在张鹏身边,他手下的单子,她也能拿走一半了?

张鹏怎会不知岑青禾心中想什么,他只是拿出一副上级的做派,伸手拍了拍岑青禾的肩膀,半命令的口吻说:“小岑,你们都是刚来的新职员,是要互相帮助。今天你帮她,没准儿明天她就帮上你了呢。你是个有能力的人,以后还愁没业绩吗?”

“这单就你俩平分了,你愿意把你这份算到小蔡头上也可以,回头小蔡跟小李都会记着你的好,我也是。”

玩这些明争暗抢的小把戏,已经够恶心人的了,如今张鹏的手还在她肩膀上拍来拍去。余光瞥见几米之外的同事在偷瞄这边。

岑青禾身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来,“行,张主管你都这么说了,那这单就这样吧,麻烦你回头把业绩算在蔡馨媛身上。”

说罢,她故意低下头,捡起地上的一张塑料纸,借此来躲开张鹏的咸猪手。

总裁撩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撩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

  • 孕婚二嫁 大结局

    原标题:孕婚二嫁大结局小说书名:孕婚二嫁目录预览: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第2章困住她的不是顾闵生第3章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第1章原来只是个佣人林琅说得没错,在二十一世纪,嫁入豪门还能把日子过得如此狼狈惨淡的,世间只她苏夏一个了。苏夏看了眼窗外,摇摇头拖着行李箱继续往楼下走。箱子略有些重,只能拖着一步步往楼下退,眼见着只剩最后一步了,她一使劲提起来大转身,却不成想箱子将面前的人撞了个大跟头。“对不起……”苏夏焦急地想去扶她。那人却一把打掉她的手:“你走路不长眼睛吗,要是腿上的淤青影响了拍摄,你担得起这个

  • 恰好是你,将我救赎 大结局

    原标题:恰好是你,将我救赎大结局小说名称:恰好是你,将我救赎目录预览:第1章取消婚礼第2章恨吗第3章她终会回来第1章取消婚礼深城。五星级大酒店休息室里。顾若坐在凳子上,透过镜子里望着穿着白色婚纱的自己,她看到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出来。今天,是她和相恋三年的男友宋城熙结婚的日子。今天过后,顾若想,再也没什么事情能拆散她跟宋城熙了吧?“咔擦——”就在这时,顾若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房门开了。一道俊逸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来人,顾若脸上明媚的笑容更甚,她站起来提着婚纱转身打招呼:“城熙,你来了?

  • 婚谋入骨深 大结局

    原标题:婚谋入骨深大结局小说名称:婚谋入骨深目录预览:第1章偏心第2章三个人更好第3章戏看的够爽吗第1章偏心“你这个黑心肠的赔钱货!曼婷可是你亲妹妹,当初要不是曼婷她好心牺牲自己,让你有机会上大学,你以为你现在有这样的好日子过?咱们做人可要讲良心啊,你这要当了白眼狼,小心老天爷开眼,让你遭雷劈!”张小凤指着苏曼欣一顿咒骂,眼角眉梢全是对她的责备与怨恨,言语间也带了几分恶毒。苏曼欣真的不明白。她和苏曼婷同样是妈妈的女儿,可为什么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妈妈都一味的要求她牺牲去成全苏曼婷。当初苏曼欣考

  • 帝妃 大结局

    原标题:帝妃大结局小说书名:帝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第二章逗羞小正太第三章富不过三代第一章草泥马的穿越永昌侯府内,今日新婚三日的太子殿下秦克峥携太子妃宋锦绣回门,这番举动无疑是给侯府及太子妃天大的脸面,亦展现出太子对太子妃的情深。为彰显对太子及太子妃的敬重,侯府扫庭相迎并举办了家宴。不过太子毕竟是外男,是以这家宴也要分为内外,且庶子没有资格与太子同席,女眷那边姨娘与庶女亦是与太子妃隔屏而坐以显尊卑。然而这场本该宾主尽欢的家宴却因太子中途离席之后的一段小插曲而变了味道。虽然家宴还是在正常情

  • 妾上无妃 大结局

    原标题:妾上无妃大结局小说名字:妾上无妃目录预览:第001章初见第002章揭穿第003章交锋第001章初见暗夜中,一支井然有序的队伍沿着蜿蜒的山道前行,寂静的夜色只能闻见盔甲的摩擦声。叶绾跟在马车后头,身着一套甲衣,头戴沉重的兜鍪,连日来的奔波,让她面露疲色。队伍中间,一辆金漆雕饰的豪华马车由两匹通体无瑕的黑马拉着,缓缓走在山路上。车子里坐着的,是本朝最尊贵之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逸王爷,当今皇上的堂兄。这一路漫长崎岖,总算是到了城门口,王爷仪仗驾到,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大开,尽显威仪。天边映出

  • 路过婚姻路过你 大结局

    原标题:路过婚姻路过你大结局小说:路过婚姻路过你目录预览:第001章:来日方长第002章:我有一个条件第003章:基本职业操守第001章:来日方长夏季的雷雨天前,总是沉闷得厉害。顾成双穿上那条新买的性感小红裙,在暴雨来临前,驾车轻车熟路的来到恒安酒店,不紧不慢地敲响了8008的房门。片刻,房门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慵懒的倚在门边,刚洗过澡的他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浴巾松松垮垮的围在健硕的腰间,水珠从他额头碎发流到精壮结实的胸膛,顺着分明的肌理一路往下……流到那个引人遐想的小腹位置,消失不见。顾成

  • 我借春风嫁予你 大结局

    原标题:我借春风嫁予你大结局小说:我借春风嫁予你目录预览: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第2章他的庇护价值连城第3章完璧之身第1章老天让她重生了闷雷划破阴郁暗沉的天空,这场大暴雨终于还是下了出来,淋湿墓园的所有人。这里正在进行顾嘉学的葬礼,来哀悼的人大多是顾老师生前曾经的学生,大名鼎鼎的陆庭安就是他的得意门生。三天前,顾嘉学老师死于意外车祸,留下一个独女顾沅,才19岁。“怪可怜的……”给陆庭安打伞的司机忍不住同情顾沅,年纪轻轻就死了爹,孤苦无依,只能寄养给亲戚。陆庭安抬起头,隔着眼前的滂沱大雨凝望一直站在

  • 乍见生欢 大结局

    原标题:乍见生欢大结局小说名称:乍见生欢目录预览: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第二章为什么是我?第三章短信提示音第一章我要,你就给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奢华的窗帘縫直射进房间,苏文思抬起酸痛的手遮住迷蒙的双眼,望着这美仑美奂的房间,昨晚的一幕幕闪进脑海。昨晚,是苏文思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带着局促,紧张,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房内厚重的黑暗几乎可以把人吞噬。“有人么?”苏文思鼓足勇气,向着无边的黑暗低低喊了一声。但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恐惧充斥着苏文思每一个细胞。伸出手,正准备在墙上摸索开关的时候,“

  • 贵女风流 大结局

    原标题:贵女风流大结局小说书名:贵女风流目录预览:第一章剖腹取子第二章极致虐待第三章撕脸割肉第一章剖腹取子夜半子时,万家灯火尽数熄灭,唯有太子府灯火通明。府内下人个个神情紧张,步履匆忙。只因府上两位侧妃待产多日,今日竟同时发作,太子撂下话来,谁先产下皇长孙谁就母凭子贵,由侧扶正。太子妃,太子侧妃,仅仅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故而两位侧妃都牟足了力在生产。萧侧妃是最先破水的,孕期也比慕容侧妃提前几天,事先产婆就说过她胎位不太正,恐怕正式生的时候要费些时间,这会儿已经进去四五个时辰了!而慕容侧妃这边,才

  • 妃色 大结局

    原标题:妃色大结局书名:妃色目录预览:第一章时光逆转第二章心已成魔第三章可绣花可杀人第一章时光逆转“呼呼呼”狂风乱舞,空中乌云密闭,眼看着一场大雨将至。长安城中普通百姓,收衣服收被子,急匆匆往家赶,街道上早就没有了人影。谁会那么傻,一动不动的呆站着淋雨啊?呆站着淋雨的人还真有。皇城之内,锦绣宫外。当值的卫兵们一动不动,像是没感到剧烈的天气变化一般。他们站得笔直,鼻观眼,眼观心,对于宫内传出的惨叫声,他们早已经学会了如何视而不见。雨渐渐小了,锦绣宫内众人说话的声音也隐隐可闻。“贱婢夏雨,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