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邪魅总裁强制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8:10 来源:网络 []
书名:邪魅总裁强制爱
第九章

“对我好?”苏晓晓喃喃低语一声,然后扯起嘴角无声的笑了。雷霆军事网

贺子建对她好,好到要娶别的女人……

没过多久贺子建就把饭菜做好了。是糖醋莲白跟鱼香茄子,还有一个蛋花汤,标准的两菜一汤,都是平时苏晓晓喜欢吃的。

贺子建把饭菜端到房间,对着一旁的张妈说,“张妈,你出去休息一会吧,这儿交给我就好了。”

“好的少爷。”张妈说完就离开了。

等到张妈离开,贺子建才讨好的看着苏晓晓说,“晓晓,一天没吃东西了,吃点东西吧。”

苏晓晓像是没有听到贺子建的话,只是呆呆的坐在一旁,不说话也不吃东西。雷霆军事网

“晓晓,没胃口多少也吃点,想想孩子。”

听到孩子两个字,苏晓晓猛的回头恨着贺子建,恶狠狠的说,“我恨不得他立马死掉。”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贺子建,他大力的捏住苏晓晓的下巴,威胁道,“苏晓晓,我警告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回不去了,什么都回不去了。”苏晓晓丝毫不畏惧的怒吼着。

贺子建被苏晓晓眼底的悲伤刺痛了,他送开手,重新端起饭碗,用勺子一勺一勺的舀起来送到苏晓晓的嘴边。

可是苏晓晓嘴唇紧闭,一点也不配合。版权881234567.cc贺子建送到她嘴边的饭菜就这样滚落到了地下。

“苏晓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晓晓像个木偶一样,只是呆呆的坐着,仿佛这个世界都跟她无关,她只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一个活着的,却毫无生气的死人。

贺子建的耐心彻底用尽了,他一只手掰开苏晓晓的嘴,一只手舀饭强迫灌到苏晓晓的嘴里。

猝不及防的饭菜灌到嘴里,被吸入到肺部里,苏晓晓呛得连连的咳嗽,满脸通红,像是要把血都咳出来了。

贺子建看到一旁咳的已经站不起来的苏晓晓,他走过去,强行把苏晓晓抱到自己的腿上。然后自己喝了一口稀饭,再用嘴巴灌到苏晓晓的嘴里。雷霆军事网

苏晓晓没想到贺子建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强迫她吃饭。她怒骂她,“贺子建,你这个变态。”

贺子建冷冷的看着苏晓晓,“你是自己吃,还是我用刚刚的方法喂你吃?”

苏晓晓脸撇到一旁,不说话。

贺子建二话不说,又喝了一口稀饭。

苏晓晓见了实在是有些害怕了,她害怕贺子建又用刚才的方法逼她吃饭,于是只能服软。

她说,“我自己吃。”

贺子建这才满意,把他桌上的饭菜又向面前推了一点,才说,“早这样乖乖的不就好了?”贺子建温柔的抚摸着苏晓晓垂下来的头发,是那样的投入。完整版【邪魅总裁强制爱】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在他的眼里,苏晓晓的一切,哪怕是头发丝都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苏晓晓觉得坐在贺子建的身上不舒服,于是她说,“你放我下来。”

贺子建轻笑一声说,“就这样吃,我抱着你吃。”

苏晓晓别扭的扭动着身体,“你这样我不习惯。”她的臀部跟她的胯下摩擦着,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里挺拔着的炙热。

贺子建喉咙动了动,声音暗哑的警告,“女人。你别走火。雷霆军事网

第十章

苏晓晓跟贺子建在一起五年了,贺子建有什么反应她再清楚不过了。听到贺子建那暗哑的声音,苏晓晓就再也不敢乱动了,然后老老实实的吃东西。也的确是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苏晓晓不闹脾气后,桌上的东西很快的就被她解决掉了。

苏晓晓吃了饭后,贺子建就把她抱到外面的花园里去了。

这个公寓非常大,面积有一千多平方米,花园也是自带的。

当初贺子建一眼就看上了这块地,然后买了下来修建了这所公寓,只为了两人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这所公寓的任何东西都是两个人一起设计的。公寓的每一个角落都包含着两人的情意。

贺子建是抱着苏晓晓出来的,因为苏晓晓根本不愿意走,也不愿意靠近贺子建。可是她才刚刚吃了饭,马上休息对身体并不好,特别是现在她还怀了孩子。饭后更要消食。于是贺子建只能用这个不太温柔的方式把苏晓晓带了出来。

来到花园后,贺子建温柔的把苏晓晓放在花园的长椅上,这长椅也不是一般的长椅,是特意定制的,可以折叠收缩的。

贺子建把苏晓晓放下后,自己也在一旁坐下。

苏晓晓看到贺子建就在自己身边坐下,于是往一边挪了挪。

贺子建也丝毫不在意,他只是又向苏晓晓靠近一点,看到苏晓晓挣扎着又要离开,他长臂一揽,直接把苏晓晓圈外臂弯里。

周围飘散着淡淡的茉莉花香,贺子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说,“晓晓,你还记得三年前这座公寓刚刚建立好的时候吗?”

苏晓晓只是闭着眼睛不搭理他,而他也完全不在意,只是接着说,“当时这个花园里种满了茉莉花,一到夏天,花香飘荡在整个公寓里,你不愿意在房间里睡,非吵着要在这花园里睡,还美其名曰感受大自然。”

“我没有不答应的,于是订做了这样一张折叠的椅子,白天可以坐着休息,晚上可以在这里睡觉。当时你说,你真想永远待在这里不离开,我说世界那么大,这么一点点景色就把你收买了……”

贺子建定定的看着苏晓晓,语气温柔如流水,“你说,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

贺子建把苏晓晓的身体板正,然后低头凑到她的唇边,他的牙齿轻轻啃咬着苏晓晓苍白的嘴唇,辗转摩擦着,轻声的低喃着,“晓晓,千万不要离开我,我那么的爱你……”

“爱我……”苏晓晓说,“那你娶我,只娶我。”

贺子建啃咬着的动作在听到这句话后停了下来,他看着苏晓晓,一脸郑重的说,“晓晓,除了名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什么都可以。”说着又低头吻上苏晓晓的唇。

苏晓晓哀伤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他,口口声声说要永远跟她在一起,可是他却残忍的把他自己一分为二,一份留给自己,一份留给别的女人。这样的爱,她宁肯不要。

苏晓晓一狠心,重重的咬了上贺子建的嘴唇,一时间鲜血蔓延在她的整个口腔。

第十一章

贺子建用手背擦着嘴唇的鲜血,他的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可是眼底却越来越冷。

他说,“苏晓晓,你别想着离开我,就是死,我也要让你死在我的身边。”

说完他抱着苏晓晓回房里,一路走着,空旷的花园里散发着露水的味道,湿濡濡的湿气沾染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所以他们必须相互依偎,相互抱紧,这样才能从对方身上吸取温度,可是,如此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心里都是寒冰一片。

贺子建直接把苏晓晓抱到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冲散了两人身上的冷气。

整个浴室晕染着淡淡的烟雾,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脸。

贺子建伸手要帮苏晓晓脱掉外套,苏晓晓条件反射的要躲开。贺子建上前制住她。苏晓晓还想再闪躲,可是浴室就只有这样大的空间,再怎么躲也逃不过贺子建的魔手。

最后苏晓晓也认命了,她任由贺子建在她身上胡作非为。

浴室花洒的水喷到苏晓晓的身上,苏晓晓身上的白色衣服很快的就粘在了身上,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贺子建忍不住的舔了舔舌头,他一颗一颗的解开苏晓晓的扣子,从下到上。

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那颗扣子的位置正位于苏晓晓胸部的地方。

贺子建手轻轻一动,扣子就脱落了,而苏晓晓胸前饱满的两只小白兔就这样直愣愣的跳了出来。

贺子建眼神幽深,像是看到了最可口的猎物。

他低下了头,伸出自己的舌头,在胸口处的深沟轻轻的舔舐。

舌尖在碰到肌肤的那一瞬间,苏晓晓觉得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忍不住的颤抖,她伸手无力的推着贺子建,可是这点力道在贺子建看来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贺子建整个脑袋都埋在了苏晓晓的胸前,他的双手从苏晓晓薄薄的湿湿的衣服里面钻了进去,又伸到后背的地方,然后解开胸衣的扣子。

胸衣一下子脱落了掉在地上,混合着哗哗的水声,甚至听不到声响。

胸前的晶莹瞬间完全暴露在贺子建的眼前。

贺子建邪魅的一笑,一手握住了一个,然后取笑着说,“这里,好像更大了。”

苏晓晓羞愤的脸颊通红,又想退开。

可是贺子建脚往前一伸,自己的腿就勾住了苏晓晓的腿,让苏晓晓动弹不得。

制住了苏晓晓后,贺子建又开始吻她,从胸,一路往下,直到被碍事的裤子挡住。

贺子建烦躁的解着苏晓晓的皮带,一边解,还一边说,“下次不要穿这种裤子了,对孩子不好。”

说着他的手探了进去,摸到那幽深的花园……

苏晓晓任由他做乱,只当自己是个死人,听了贺子建的话也不再反抗了,只是说,“干脆不穿好了。”

贺子建抬头看着苏晓晓,像是对苏晓晓的配合很满意,他笑着说,“如此也好。”

只是他的笑还没有收回去,就被苏晓晓接下来的话给僵住了,“这样你就能想要就要了,随时随地,把我当你的禁脔是吗?”

贺子建的脸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像是狂风暴雨要把这个世界都毁灭了,他一字一句不带丝毫感情的说,“苏晓晓,你别过分!”

苏晓晓也冷笑一声不说话。

贺子建说,“如果你想当禁脔,我——成全你!”

第十二章

贺子建手上用力,直接把苏晓晓的皮带抽掉。裤子就松松垮垮的挂在大腿之间,丁字形的内裤因为被谁浸透了,穿了也跟没穿一样,下身的风光一览无遗。

贺子建并不满意,他又把苏晓晓的衣服全部脱掉。

苏晓晓的头发披散着,有几缕发丝垂落在胸前,让胸前的风光半遮半掩的,哗哗的流水从她身上流下来,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格外的诱人。

苏晓晓在衣服被脱掉后,惊呼出声,她双手抱着前胸,想遮住这些被暴露的春光。

她的睫毛湿濡濡的,眼眶红肿,看起来楚楚可怜,格外的惹人怜惜。

贺子建眸色幽深,喉结控制不住的上下动了动,但是他努力克制想把苏晓晓揽在怀里的冲动。自己最爱的人是她,也只有她,捧在手心里也不为过,可是在她的眼里,她只是个禁脔,这样的想法简直不可原谅,一定要教训。

于是他刻意冷着脸看着苏晓晓抱着胸口的样子,一点也不动容,反而强行把苏晓晓的手拿开,让胸前的浑圆就那么明晃晃的暴露在自己面前。

因为身体主人的紧张,一颤一颤的,让人忍不住要含在嘴里爱抚。

贺子建觉得口干舌燥,下身已经坚挺的立了起来,但是他依旧没有缓和脸色,只是冷冷的说,“禁脔的任何东西都是主人的,你的这里……”他的手停在胸前的蓓蕾上,然后一路下滑到那幽密的花园,他甚至恶趣味的把手指探了进去。

“呃……啊……”苏晓晓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她羞红着脸怒骂,“贺子建,你个混蛋,你……你拿出去。”虽然羞于启齿,但是苏晓晓还是说了出来。

贺子建扬起嘴角冷笑一声,根本不为所动,他甚至还把手往里面探的更深了,“还有这里,都是我的,我想要就要,随时随地……”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从地狱里传来,生生让苏晓晓打了个寒颤。

贺子建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带着滑腻的感觉时,才把手指抽出来。

他的手指骨骼分明,修长白皙,他就这样明晃晃的把手指放在苏晓晓的眼前让她看。

手指上染着一层滑腻的东西,忽然手指上的滑腻汇聚成一个小圆点,然后啪的一声掉到了地板上,跟那些水渍混合在了一起,

贺子建不屑的嗤笑,“湿了……”

苏晓晓扭过头去不看他,但是贺子建哪里肯这样轻易放过她。

他粗鲁的把苏晓晓的头板正,强迫她看着自己,他的眼神有些狠厉,他说,“难过要做禁脔,原来是下面太空虚了,怎么?着急了?怕我满足不了你?”

贺子建的话越来越难听,苏晓晓的脸色非常难看,她看着贺子建,冷峻的一张脸,鼻梁高挺,眉眼清俊,真是说不出的帅气,可是这样的一张脸,她恨不得抓花。

苏晓晓看着贺子建愤恨的说,“贺子建,你个混蛋,你够了!”

贺子建不急不缓,甚至还在苏晓晓的身上画着圆圈,他淡淡的说,“够了?怎么能就够了呢?这还没开始呢。”

第十三章

听了贺子建的话,苏晓晓心不自觉的漏跳了一拍,她看着月淡风清的贺子建却忽然觉得非常紧张。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贺子建,不明白他说的还没开始是怎么回事,她心里这样想,嘴里自然也就问了出来,“你什么意思?”

“你马上就知道了。”贺子建邪邪的一笑,然后忽然一把抓住苏晓晓的头发,强迫苏晓晓仰起头来。

他一用力直接把苏晓晓拖到花洒下面,花洒里面流出来的水就全部流到了苏晓晓的脸上,鼻子里,嘴巴里。

苏晓晓不得不闭上眼睛,一脸的痛苦,她想伸手去擦自己脸上的水,可是贺子建一手抓住她的头发,另外一只手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苏晓晓不安分的手。

苏晓晓没有办法,她想反抗,可是她那点力道在贺子建眼里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动手她动不过,只能动嘴了。

苏晓晓开始大骂,“贺子建,你在发什么疯。”她一张口,水就咕噜的往她嘴里灌,这样一大口水呛得她一直咳嗽。

贺子建看到苏晓晓被呛得厉害,终究是狠不下那个心,他手上用力把苏晓晓拉扯得离花洒更远一些。

苏晓晓终于感觉好受一些了,她开始挣扎。

贺子建一只手治住苏晓晓,一只手快速的脱裤子。

很快他就把自己脱得一件不剩。他的坚挺就那样明晃晃的出现在苏晓晓的眼里。

苏晓晓连忙撇开头去不看,嘴里骂了一句,“不要脸。”

贺子建也不生气,只是取笑着说,“躲什么躲呢,又不是没见过。”说完他强迫苏晓晓把头伸过来,看着自己。

苏晓晓反抗不了贺子建,只得顺着贺子建的力道面向她,可是她却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并不看他。

贺子建脸色没有恼怒的神色,但是手下却忽然用力,他拉扯着苏晓晓的头发,把苏晓晓的头扯到自己下面的地方。

他的坚挺摩擦着苏晓晓的脸。

如此强烈的灼热感,烫得苏晓晓全身发烧,她感觉她现在就像被置身在烈火上烤一样,整个身体热滚滚的,好像下一刻就要熟透了。

苏晓晓的脸左偏右躲,就想离这一团炙热远一点。

可是贺子建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死死扯着她的头发,不让她移动半分。

“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晓晓觉得头发发麻,被拉扯得特别的痛。从跟贺子建在一起后,贺子建一直对她温柔体贴,虽然自己任性的时候也会让贺子建发火教训她,但是贺子建的教训从来都是在床上,弄得自己全身无力,直到自己求饶为止,可是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动手折磨自己的。

五年来她也是一直被贺子建宠到现在的,虽然因为未婚妻的事跟他闹别扭,甚至要离开她,可是她从心底里还是认定贺子建疼她宠她舍不得她的。

所以贺子建现在的行为,让她觉得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忽略了。

她鼻子发酸,说出的话带着浓浓的鼻音,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第十四章

“我要干什么?我这是如你所愿啊。”贺子建听到苏晓晓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心里疼的不行,可是他还是硬起心肠,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心软。这次一定要给足教训。

他可以容忍苏晓晓闹别扭,生气,可是他不能容忍苏晓晓看轻自己。在他的眼里,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足以与苏晓晓相媲美。

自己不忍心看低的最爱的苏晓晓,她有什么资格去看低自己。

苏晓晓听了贺子建的话抬头看他,直到看到贺子建眼底冰渣子一样的冷,才真是害怕起来了。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冷酷无情,冷酷到要毁天灭地。

“子建……”苏晓晓低低唤了一声,她终于撑不住示弱了。

可是贺子建哪里这样容易的放过她。

他是知道苏晓晓的性格的,没有足够的教训,下一次是一定还会再犯的。

他看到苏晓晓眼里湿濡的光芒,要哭又不敢哭,只是默默流泪的样子,他的心真的碎了一样。

可是他还是冷着一张脸,甚至冰冷的开口,“含着。”

含着!

这样简单的两个字,听在苏晓晓的耳朵里,就像是惊雷一样。

她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贺子建。她不敢相信。

他竟然要这样对她。

她恨着贺子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可是贺子建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悠闲的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含着。”

苏晓晓的头发依旧被贺子建扯着,她此时顾不得头皮的疼痛,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嘴里开始苦苦哀求,“别……别这样对我……”

“别这样,子建……求你别这样……”

在以前贺子建一直是她的天,为她遮风挡雨,她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害怕。有任何事都可以毫无顾忌的躲在贺子建的身后,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贺子建就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所以在这一刻,她这样无助的时候,她依然把贺子建当成了自己的天,竟然对着贺子建苦苦求饶,可是她却忘记了,她这样的痛苦,都是贺子建带给她的。

“嗯?”贺子建淡淡的一个鼻音,像是不明白苏晓晓在抗拒什么。

他好奇宝宝一样的问,“这是怎么了?不要什么啊?”

苏晓晓只是哭,只是摇头,却说不出半句话。

贺子建皱着眉头有些不满意,他说,“你光是摇头,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

他又动了动自己的坚挺,在苏晓晓的脸上反复的摩擦,“乖,你说你不要什么?”

“呜呜呜……”苏晓晓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起来,但是她就是不开口说一句话,她害怕,她害怕她一开口,贺子建就会把那个放到她的嘴里。

这下贺子建是真的生气了,他刚刚还微笑着的脸在这一刻变冷。周围的空气在这时候下降了几十度。

跟贺子建在一起五年了,贺子建的什么性格苏晓晓早就熟知了,她知道,这时候的贺子建是真的生气了。

苏晓晓正在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时候,贺子建的声音从苏晓晓头顶传了下来,“你如果再不说,我可就要罚了。”

邪魅总裁强制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魅总裁强制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美女总裁的绝品保镖7章(第7章 活到狗身上了)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绝品保镖7章(第7章活到狗身上了)小说:美女总裁的绝品保镖第7章活到狗身上了本来大家族的婚姻,联姻并不稀奇,只可惜白雨薇似乎不想联姻,很抗拒嫁给雷志军。马志皱眉:“小姐,雷少爷对您是真心实意的。您这样误会老爷和夫人,会让他们很伤心的。”“马志,雷志军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帮着他说话?”白雨薇语气冰冷道:“我白雨薇从来就不乞求别人的可怜和施舍!就算再难,我也会用我自己的力量去挽救公司,而不是把生死权交给别人!”求人不如求己,这是她生存的原则!马志面不改色,似乎早就料到白雨薇

  • 神医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 关关雎鸠第7章 死不要脸)

    原标题:神医狂妃:邪王宠妻无度7章(第一卷关关雎鸠第7章死不要脸)书名:神医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关关雎鸠第7章死不要脸与此时同时,兰晴萱轻笑道:“两位姐姐拦着我做什么?我有些乏了,想先去姐姐的房里等她。”她说话的时候将一枚针夹在手指间,极快的扎向两人的曲池穴,两人的手上一痛失了力气,她伸手一把将门推了开来。门一开,屋子里景象就露在众人的眼前:顾染墨手忙脚乱地提着裤子,大半个屁股还露在外面,衣裳就更是凌乱不堪,大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而兰玉芳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衣裳一件都没有穿好,露出雪白的

  • 溺宠一品小狂妻7章(第7章 收了报酬快交货)

    原标题:溺宠一品小狂妻7章(第7章收了报酬快交货)小说名称:溺宠一品小狂妻第7章收了报酬快交货平静下来的柳筱,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思量。这身体的原主不过是一个从未修习过武功的深闺千金,没钱没势,偏偏周围还有那么多人虎视眈眈。眼前这个自称是王爷的男人,尽管不知到底为何身份,但以她阅人无数的经验看来,他绝非寻常之辈。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引起了这个男人的兴趣,可既然分不清敌友,他又愿意插手帮自己,那就先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到这,她双手抱胸,斜了男子一眼,只是冷冷开口:“报酬也收了,也该交货了吧?”白衣男子现

  • 超级武神7章(第7章 斩仙飞刀)

    原标题:超级武神7章(第7章斩仙飞刀)小说书名:超级武神第7章斩仙飞刀随着这段经文信息,在识海里回荡开来,林牧顿时明白,为何自己突然会拥有吞噬生命力的能力。北冥,代表极大极深,修炼到极致,便如北冥般,连无穷大的鲲鹏都能容纳。现在林牧吸收的是生命元气,这尚且是最初期的境界,等到了后期,它便能采天地宇宙之气,纳日月之精华,如北冥大海,将天地乾坤都装进去。震撼!无比的震撼!这等功法,完全超乎林牧想象。曾经他以为,那种传说中能排山倒海,呼风唤雨的功法,都是虚无缥缈的神仙大道。然而,现在来看,那些功法与北

  • 生死丹尊7章(第7章 你完了)

    原标题:生死丹尊7章(第7章你完了)小说名字:生死丹尊第7章你完了围观之人,不乏武林人士,青凌风身为青狼帮的少帮主,年仅二十二岁,修为就已经达到先天二重化元境初期,可谓是天资卓越,被誉为楚国武林四大公子之一,人称“风少”!大新闻!绝对劲爆的新闻!青凌风这一跪,只怕明日立刻让整个楚国武林轰动。当然了,更多人猜测,这位让青凌风下跪的少年,修为低微,却杀气冲天,到底是什么身份?“磕头!”唐明阳冷声说道。青凌风暗自捏紧着拳头,可又松了下来。他,真的不敢赌!至始至终,这个神秘少年恐怖的杀气锁定着他,不身临

  • 我的道士生涯7章(第7章 小鬼要杀我)

    原标题:我的道士生涯7章(第7章小鬼要杀我)小说名称:我的道士生涯第7章小鬼要杀我小花她娘早饭准备的十分丰盛。煮鸡蛋,肉包子,小米稀饭,炒白菜,还有个炒土豆。小花她娘用手蹭着围裙,笑着说:“多吃点,娃娃们都得上学,九水你要是把学校给弄得劲儿了,那就是娃娃们的恩人啊。”她这说的我脸一阵阵发热,他妈的以前我只是和许小诺合伙,招摇撞骗度日,没想到真的要为人驱鬼了,会是这么幸福。但我也确实啥也不会啊。不知道师父为啥说我有道根,我他妈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昨天晚上爬被窝里头,借着月光看了半天道士手册,别的没学

  • 神御天穹7章(第7章 爷爷我的剑鞘)

    原标题:神御天穹7章(第7章爷爷我的剑鞘)小说名:神御天穹第7章爷爷我的剑鞘这一番逛游叶远的收获不可谓不大,有了这紫月草,他有信心在半个月内突破玄天境界,而手中的匕首更是一大杀器,出其不意之下能够斩杀掉极为强大的对手。“只换不卖,有意者速来。”略显虚弱的声音从角落中传出,转头看去,只见一名老者微闭双眼,盘腿坐在地上轻声叫嚷,声音不大,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更是微乎其微,幸亏叶远距离他比较近,这才听到了前者的轻呼。这摊位前没有一人,老者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些,偶尔有一两个低头看货的修士,也会被他这种淡漠

  •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7章(第7章 君时笙的世界,无人出没)

    原标题: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7章(第7章君时笙的世界,无人出没)小说名称: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第7章君时笙的世界,无人出没唐筱可走到院长办公室,看到乔院长脸色不是很好,有些愣神。她是不是哪里出错了?否则,乔院长怎么这幅神情?出于本身素质缘故,她还是抬手在开着的门上一重两轻敲了几下。乔院长的目光从文件上移开,看着站在门口的唐筱可,深沉的眸光让人看不透他任何情绪。工作中的乔院长,带着副眼镜,显得他整体严谨斯文。“唐医生请进。”唐筱可迈近两步,看了眼乔院长对面的座位,也不再打招呼就直接在他面前坐下

  • 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7章(第7章 慕少,我有病)

    原标题: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7章(第7章慕少,我有病)小说名:婚然心动:帝少强娶小甜妻第7章慕少,我有病慕天皓卧室内,瞧着那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裤的男人,叶璃芜的脸蛋不由自主地红了。偷偷地瞄了一眼那精壮的肌肉,不由在心中啧啧称赞。站在她的面前,慕天皓冷漠地命令:“进来。”乖巧地噢了一声,叶璃芜红着脸,跟在他的身后,进入卧室。慕天皓没有看她,直接将身上最后一点遮蔽物脱掉,进入浴缸中。看着她依旧杵在那,慕天皓冷冷地说道:“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贴身女佣这工作,你也可以不干。”这句话成功地起了作用,叶

  • 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7章(第一卷 降世兵王第7章 为什么,不走的精彩一些)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7章(第一卷降世兵王第7章为什么,不走的精彩一些)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至尊兵王第一卷降世兵王第7章为什么,不走的精彩一些刘东咽了一口吐沫,也不知道该咋说:“那个老大,是这样,工作是否难找是相对的,你比如说我,其实我脑袋挺聪明,可是那些二百五老板就是看不上我,我也没招,不过老大你放心,后天是人才大会,我陪你去找工作,总有一个适合你。”叶小天高兴的又喝了几杯,说了一些对生活的感慨,也有对未来的期望。刘东虽然搞不懂这个叶小天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道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