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帝女瑶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8:31 来源:网络 []

小说:帝女瑶光

她太累了

“大不了,我再去找瑶光殿下取心头血......”

这句话不断地在瑶光耳畔回想着,她无言地看着殿里相拥的两个人。雷霆军事网

原来在苍图眼里,自己的心头血,就那么不值钱吗。

那种口吻,就像今天吃什么一样,轻松而没有负罪感。

瑶光站在殿外,深深地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他看向素女的眼神,充满了爱意。

宠溺夹杂温柔,深情而又执着。

原来他也会,这样小心呵护一个人。

原来只有面对自己,他才会下的了狠手。阅读http://www.881234567.cc/

瑶光有些站不稳了,她扶着墙壁,小腹间的疼痛,提醒着她,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生命。

她正要离开,却没有站稳,摔倒在殿外的台阶上。

听到外面的动静,苍图猛然清醒过来。

他十分尴尬地推来了素女,脸上狼狈尽显,“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素女正要说些什么,苍图却落荒而逃,好像他做了背叛青女的事情一样。

她恨恨地捶着床榻,功亏一篑。

苍图走到店外,却看到瑶光挣扎着站了起来,看样子她在这里很久了。雷霆军事网

一想到瑶光可能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苍图就非常生气。

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拉住了瑶光,眼神里都是不屑,以此来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说了,我会过去的吗?”

瑶光咬紧了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话啊,你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终于看破我了,所以不想和我说话了吗?”苍图见她这幅模样,以为她在鄙视自己,刚才搂抱了素女。

他抱起瑶光,脸色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既然不想说话,那就留着力气,到床上叫吧。”

这具身体,柔软又馨香,自从尝过她的味道,苍图便再也无法忘怀。

但是他不能,不能沉沦进去。

每次都使用暴力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她疼,让她感觉羞辱。雷霆军事网

“你等不急了吧,所以才来找我对不对?”苍图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抱着瑶光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低下头来,温柔又诚恳地在瑶光耳边说着,“你说你,怎么这么下贱呢,这副身子,怎么就离不开男人呢?”

瑶光被他的怀抱禁锢着,无法动弹,心口处的疼痛,越来越重。

可惜苍图已经撕开了她的衣裳,他一见到这副甜美的身体,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蹂躏她。

他已经疯魔了。

一边痛恨自己背叛了青女,一边又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身边的娇软。

瑶光感觉自己全身都被碾压了一遍,粗鲁的抚摸,没有带给她一丝丝舒缓,只有无尽的疼痛。

“你看,你明明是高贵的天帝之女,却比凡间的婊子还会勾引人......”苍图轻叹一声,双手似爱怜地拂过瑶光的眼睛,“都是你的错,是你让我背叛了她,所以,我们一起疼吧......”

“瑶光殿下,你逃不掉的......”苍图的手牢牢地握着她的纤腰,不许她后退,“我忘不了青女,因为我爱她,你也不能忘了青女,因为,我恨你......”

瑶光像木偶似的点点头,她已经无力反抗了。版权http://www.881234567.cc/

她太累了。

因为我恨你

不知过了多久,苍图才发泄完自己的怒火。

等瑶光醒来时,殿外一片光明。

她缓缓起身,却发现身下是难以言喻的疼痛。

瑶光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段日子以来,瑶光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因为我恨你啊......”

苍图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在瑶光的耳边不断回响着。雷霆军事网

瑶光痛苦地捂着头,躺在床上,好像这样就能躲避那刺人心肺的话语。

“求求你,不要恨我......”瑶光喃喃自语着,她的额头撞到了窗边的尖角,鲜血渗了出来,“我不要,我不要你恨我!”

她像是疯了一样,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在大殿里嘶吼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你明明就知道,我的心,我的情,都是你一个人的。

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摧毁。

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瑶光一个人。

愤怒也好,悲伤也罢,都没有人知晓。

就像那个人,根本不在乎自己。

他以为自己不会痛,所以取走了自己的心头血,也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过去了。

瑶光瘫软地坐在地上,抚着自己的小腹。

这样一个不被爱的孩子,应该出生吗。

她犹豫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去做那件事了。

苍图,我曾经说过,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的。

你最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会帮你得到的。

哪怕这代价太大,大到我要用性命去换。

瑶光定了定神,总算平静下来。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换上繁琐的仙裙,去往寒江川,找自己的好友灵佑元君,求她做一件事情。

所以当苍图回来时,找遍了西凛宫,都没有找到瑶光的身影。

“这个女人,跑哪儿去了!”他捏紧了手里的小瓷瓶,里面是上好的仙药,“本帝君好不容易大发善心,她竟然跑了!”

苍图有些心慌,他从未想到过,瑶光会离开西凛宫。

但是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被背叛的愤怒,并未觉得自己对瑶光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她去哪儿了!”苍图在瑶光的店里四处翻找着,翻完衣柜翻床底,好像瑶光会躲在那种可笑的地方一般。

侍女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不敢直面帝君的怒意,“殿下,殿下她并没有告知过小的......”

“没规矩,真是太没规矩了!”苍图愤恨极了,他一脚踢翻了另一边的柜子,“她以为她是天帝之女,就能想来就来,想走就......”

苍图还没有说完话,衣柜就应声倒下,差点砸到跪在地上的侍女。

“帝君住手!”瑶光刚从殿外回来,就看到了这惊悚的一幕,她慌忙把侍女拉开,那衣柜是由带了神力的红木制成,侍女这样的低级小仙,是根本受不住衣柜一砸的。

她胆战心惊地看着苍图,“帝君,你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瑶光来,何必为难一个小侍女呢?”

原来他竟是这样恨着自己,恨到连自己身边的侍女都不放过。

苍图听到她这么说,竟然气笑了,“好,很好。冲着你来,是么?”

他一步一步靠近着瑶光,抬起她的下巴,眼睛里都是嘲讽之意,“脱衣服。”

最后的尊严

瑶光心头一颤,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帝君,帝君开什么玩笑,旁边还有......”

苍图皱了皱眉,很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瑶光殿下,我叫你脱衣服,你听不懂吗?”

侍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身体瑟瑟发抖。

她好像知道了帝君要怎么惩罚殿下,但是她又不敢上前阻止。

“你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瑶光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声音都在颤抖,“求求你,给我留一点尊严,留一点尊严......”

当着侍女的面被帝君羞辱,她怎么能承受得起。

苍图无动于衷地看着瑶光,冷漠地说道,“尊严?你要什么尊严?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会有那种东西。”

他的身体贴近了瑶光,无意或有意地挡住了侍女的视线,“你不是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那我现在让你脱衣服,你怎么又不肯了?啊,其实你一直在骗我,终于装不下去了?”

瑶光抬头看着苍图,满目悲凉。

她颤抖着双手,慢慢解开自己的衣裳,“瑶光,瑶光不会骗你的。”

你看,只要你说的话,我都会去做的。

哪怕失了帝女的尊严,也要满足你的要求。

眼角的泪不断地落下,喉头有些腥甜。

雪白的衣衫不断落在地上,在霞光中,瑶光的肌肤上的斑驳痕迹,带着一种令人心动的诱惑。

她身上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杰作。

她只该是自己的。

苍图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突然呵斥了一声,“够了!”

瑶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抱到了床上,再一次承受着无言的怒火。

侍女的头越来越低,完全不敢看一眼床榻上的身影。

床帘落下,但是床榻剧烈的抖动,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

侍女感觉自己的膝盖都要被这寒玉地砖弄坏了,苍图帝君这才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这瓶药,交给她,她自然知道要往哪里涂。”苍图冷着脸说完,把药瓶丢进侍女怀里,“告诉她,要是不涂的话,我不介意再帮她涂一次。”

侍女战战兢兢地收好药瓶,那瓶口已经有了被打开过的痕迹,微弱的清香药味,充满了灵气。

苍图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是最后一次。

他默默地告诫着自己,不能对那个女人心软。

因为她太会伪装了,用柔弱杀人,背后落刀,心肠狠毒。

“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向天帝要求赐婚,青儿也不会被天帝赐死。”苍图喃喃自语,毫无声息地走在西凛宫。

而在睡梦中的瑶光,并不知道,苍图竟然以为自己是害死青女的罪魁祸首。

她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可是为什么苍图还不满意呢。

瑶光眉头紧锁,心思难安。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苍图的无情,像是一块湿润的布,封住了自己的五官,快要让她窒息而亡。

苍图,快些爱上我吧,求你了。

我已经等不了太多时间了,也快要撑不下去了。

素女之心

念青山的雪,年复一年,从未停止落下过。

素女身穿白色缟服,鬓发间别着一朵雪白的小花。

她端着酒杯,面对寒潭,眼神里都是恨意。

姐姐,你怎么就不能死得更干净一些,为什么要死在帝君面前呢。

这样的话,他就很难爱上我啊。

素女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纤长的指甲,恨不得把青女从寒潭里捞上来,再掐死她一遍。

“你来了。”

身后传来苍图的脚步声,素女立刻换上一副悲戚的表情,转身看着苍图。

她朱唇轻启,宛转如黄莺般的声音,优雅响起,“今天是姐姐的忌日,素女当然要来祭拜姐姐。”

苍图看了看摆在寒潭边上的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祭拜青女,已经不是为了诉请,倒像是为了完成一件任务。

他的道德告诉自己,他是爱青女的,所以要为她守着这里。

但是他的感情却开始向那个女人倾斜了。

苍图蹲下身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倒了一杯酒,洒向寒潭。

他心里默默发誓,青儿,我会为你报仇的。

好像重复一万遍这样的话语,就能控制着自己乱跑的心了。

素女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为苍图拍去落在他肩头的雪花。

“帝君,可以,出发了。”素女意有所指地说着,难以掩藏语气里的欢快。

今日不只是青女的忌日,更是天界的百年一次的盛宴。

天帝坐在上位,看着独自坐在一边的瑶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瑶光仿佛感应到了父亲的目光,她抬起头,抱歉地看了看父亲。

对不起,父亲,他又没有来。

对他来说,青女的忌日,当然比天界的盛宴重要得多。

天帝叹了口气,也罢也罢,天道难为,所有的事情,都会命盘里算计好的。

自己当了恶人,可怜自己的女儿要被那苍图这样糟蹋。

他看着凌霄殿内,一派祥和,仙气飘飘,鼓乐齐鸣的景象,心里却并不平静。

终于,随着一阵巨响,南天门外的天兵,慌忙前来报信。

“禀陛下,苍图帝君,苍图帝君他叛乱了!”

惊慌失措的声音回响在大殿里,列座的神仙都惊动了,他们刚想站起,却发现这大殿里竟然被人布下了阵法。

六道修罗噬仙阵。

即使是神仙,要想强破阵法,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瑶光看着从殿外慢慢走进来的苍图,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身披玄甲,手持一柄长枪,双目充满了威慑力。

一步一步,杀意十足地走到高高在上的天帝面前,沉声说道,“滚下去。”

天帝并没有害怕,他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他轻声一笑,泰然自若地走下自己坐了千年的天帝之位,然后被苍图的人带上捆仙索,拖离了凌霄大殿。

瑶光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她被困在一边,动弹不得。

苍图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新的天帝,他到底谋划了多久,又是何时在这里布下阵法,这一切都无人得知。

他向瑶光走来,温柔地看着她,甚至扔掉了寒枪,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瑶光殿下,多谢了。”他的话语里透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情愫,“要不是你曾和我提起过,这凌霄宝殿的缺漏处,我还没办法这么顺利地,把你的父亲,打入天牢呢。”

瑶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原来他对自己所有的温柔,都是为了算计自己。

新旧更迭

天界换了新的天帝,并未大乱。

苍图既然已经谋划了几百年,那他也做好安抚众神的准备。

他原来本就是帝君,论资格,没有人比他更能名正言顺地成为新天帝。论手段,他以雷厉风行的行动,迅速将天界的其他势力收入囊中,没有人敢多言一句不是。

但是此刻,苍图却并没有像其他神仙想的那样,充满了喜悦感。

他十分烦躁,恨不得施法炸了这凌霄殿。

“帝君,啊,不,陛下,您......”

雷部的首领站在下面,有些疑惑,但又恭恭敬敬地向苍图禀报,“陛下,其他三十五部天兵,都已安排妥当,您还有什么吩咐?其实......”

苍图并没有等雷部首领把话说完,他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用一如既然的冷漠语气问道,“她呢?”

她?

她是......哦,原来陛下说得是那位。

雷部首领点了点头,仔细回答道,“瑶光殿下已被送回西凛宫,按陛下的意思,派了一队天兵在外看守。”

“那就好,瑶光殿下可不好对付。”苍图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把玉牒放下,“我还是亲自查看一下,她的那柄揽月剑,是上古的神器。嗯,我要去查看一下,为了保证西凛宫的安全。”

他给自己作出了合理的解释,然后如一阵清风般,迅速离开凌霄殿。

身后的雷部首领疑惑极了,他喃喃低语,“陛下要是真得担心瑶光殿下造乱,那直接把她打入天牢,不就行了,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不懂,实在是不懂。

但是此刻的瑶光,已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了。

她周身的灵气流失了不少,受了六道修罗噬仙阵的影响,瑶光已经无法撑下去了。

“苍图......苍图.......”

瑶光躺在软塌上,双目紧闭,眼泪却不停地流下。

在梦中,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还是让她哭了。

她迷茫了,不知道从今往后,该怎么做才好。

父亲和兄长他们,都被打入了天牢,生死未卜。

苍图的目的很明显,他要杀了父亲,为青女报仇。

毕竟,赐死青女的,是父亲。

冰冷的手指在瑶光的脸上轻划着,锋利风指甲充满了杀意。

瑶光的眼前是漫天的红色,鲜血弥漫了整个天地。

她看到父亲和兄长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

而苍图,冷眼站在一边,寒枪上的鲜血,急速滴落。

“不要——!”

瑶光猛然惊醒,伸手在空中无力地抓着什么,但是手间,却拽到一缕青丝。

“瑶光,你发什么疯!”

素女气急败坏地把自己的头发从瑶光手中弄出来,然后整理好,恢复了一向优雅的模样,“怎么,做噩梦了?”

瑶光抬眼一看,原来是素女。

她没心情和素女说些什么,看着对方那张和青女神似的脸,她就倒胃口。

“呵,不说话是吧。”素女走到瑶光面前,低下头来,慢慢说道,“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天帝之女吗?”

她伸出红色指甲,在瑶光脸上划来划去,用一种轻蔑的语气说道,“你的父亲,已经被关入天牢了。所以,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站起身来,在一边踱来踱去,“再过不久,他们就会被送到诛神塔,关押起来。”

“瑶光殿下,你不怕吗,那诛神塔是什么地方,你比我清楚。”素女从袖间掏出一串钥匙,拉起瑶光的手,“他们的命,就在你手上了。这是天牢的钥匙,该怎么做,殿下自己掂量吧。”

瑶光捏紧了手里的钥匙,诛神塔,进者神魂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脱。

不,她不能看着苍图把父亲和兄长们,送到诛神塔里。

瑶光推开了素女,正准备起身,却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不过笑话

是苍图,他怎么回来了!

瑶光有些慌张地看着素女,即使知道对方其实是来下套的,她也无可避免地跳了进去。

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随机应变了。

素女也没想到,苍图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她看了看瑶光,对方已经被钥匙收好,神态自然地坐回了软塌,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很好,既然自己愿意走上绝路,那我就帮你一把。

素女低头笑了笑,抬起头后,就露出悲戚的目光,用力在自己脸上打了一耳光,然后跪在地上,不住地向瑶光磕头。

“殿下饶命,素女再也不敢胡说了!”素女颤抖着声音,像只小白兔一样,蜷缩在地上。

瑶光诧异地扫了她一眼,知道她又在使苦肉计了。

但是瑶光不能戳破她,为了救兄长,必须先把苍图引开。

而苍图听到了殿里响亮的耳光声,心头一惊,还以为瑶光出事了。

推开门后,他却又一次失望了。

是啊,瑶光那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吃亏呢。

瑶光一脸骄傲且不屑的表情,坐在软塌上,而地上的素女,正捂着脸,向瑶光讨饶。

苍图心里一阵愤怒,他走了过去,把素女扶起,背对着瑶光,故意做出一副温柔的样子,“疼不疼?”

素女差点沉迷在苍图的温柔里,她被苍图搂在怀里,高兴极了,但是脸色却苍白得很,“无碍,帝君,我先告退了。”

她假意从苍图的怀里挣扎着,要离开这里。

但是苍图却把她搂进,转身面对着瑶光,以一副挑衅的姿态,厉声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瑶光看着他如此温柔地抱着素女,心口一阵堵闷。

她捏紧了藏在袖间的钥匙,依旧高傲地看着苍图,“你都看到了,还问我做什么。”

“好,好,好得很。”苍图见她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流露出悲伤的表情,突然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名的怒火,“你以为你还是帝女吗,仗着自己的身份,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瑶光,你好毒的心啊!”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只会在自己面前演戏,而在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阴毒的事情。

听到苍图喊自己的名字,瑶光的神情有些恍惚。

真是难得啊,他终于又喊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冷冰冰的瑶光殿下。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简直是一种讽刺。

瑶光一言不发,只是倔强地看着苍图。

那双眼睛里,有不甘,有坚定,但是唯独没有苍图想看到的悲伤。

他突然笑了起来,原来自己也被骗了啊。

看到他抱着别的女人,她也不会悲伤了吗?

所以以前的一往情深,都是她一时兴起的做戏吧。

自己明明就不爱这个女人,但是为什么还会生气呢。

苍图眼神一暗,他告诉自己,这么生气的原因,只是因为瑶光骗了他。

“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闭门思过,不许出去走动。”苍图温柔地抱起素女,“我们走,你别乱动,她的一巴掌,应该很疼吧,我帮你看看......”

他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样,毫无破绽。

瑶光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原来他的心,又一次被人夺走了。

自己陪伴了他三百年,只不过是个笑话。

瑶光叹了一口气,慢慢从软塌上走了下来。

帝女瑶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女瑶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小说且以情深赴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且以情深赴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且以情深赴余生目录预览:008流产009绝情008流产向晚以为宋淼淼和上次一样,只是有点见红,因为她的胎一直有点不稳。让她意外的是,宋淼淼直接流产……原因是她自己在家误食了堕胎药。不仅如此,因为用药过猛,送医不及时,她的子宫也保不住了。“快去,让病人家属签字,切除子宫,再耽误下去的话,命都保不住了!”主任满头大汗地吩咐旁边的护士。护士连忙抓起笔和手术同意书跑了出去。瞧着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宋淼淼,向晚只觉脑子里嗡嗡嗡直响。怎么会这样……宋淼淼她怎么会

  • 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如果爱情没来过目录预览:孩子动了不能再失去欧阳宸孩子动了显然觉得不怎么好吃。“不必了!”秦萱连忙制止,她低头又慢慢吃了起来。欧阳宸一日三餐都讲究的不行,少爷的不能再少爷,他自然是不会觉得这种东西好吃。不过再买东西她真的一口也吃不下去了。本来这段时间她的食欲就不怎么好。欧阳宸虽然瞧不上那味道,看着秦萱一口口的吃,却满意了不少,“嗯,粥也趁热多喝两口。”说着,端起小碗用瓷白勺子在里面搅了搅,舀了一勺凑到她唇边。秦萱:“……”忽然,小腹一阵抽痛,顿时让她

  • 小说如果你爱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你爱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如果你爱我目录预览:008一尸两命009威胁008一尸两命病房。宋斯曼缓缓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了周身散发冷气的男人坐在旁边。她心尖不受控制地一跳,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一下,慢慢坐起来。“宋灵儿没事了吧?输了800CC给她,你可满意?”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再平淡。尽管在输血的时候已经告诉自己,要彻底离开这个男人了,但只要看到他,她仍会情不自禁地心跳加速。景司墨阴沉的唇角滑过一抹阴鸷弧度,徐徐站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眼神里折射出来的冷意,让宋斯曼心头

  • 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 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被风吹散的思念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被风吹散的思念目录预览:第八章永远别想离开第九章怀孕第八章永远别想离开可把那人乐坏了。他几乎是急切的拖着丁蔓往后面的后花园走去。“美人儿,不着急,一会儿爷好好疼你。”这时的丁蔓已经听不清任何声音了。她脑海里只有陆盛霆冷漠残酷的面容。她嘴里嘟囔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那人根本不听她的话语,径直将她拖到大树下。脱下精美包装的外皮,内里只剩下一头恶心的野兽。他压在丁蔓的身上,贪恋的看着丁蔓的美貌,心想,这样的婊子干一回也值了。他还没下去嘴,

  • 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目录预览:第八章小三上门第九章我第三条腿不行第八章小三上门顾西庭扯着沈琳的后领,一把将她扯到地板上,身体砸在地板上砰一声作响,可想而知那力度有多大。“顾西庭!”沈琳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顾西庭扶起苏影,转而冷冰冰的注视着沈琳,“再不滚,信不信我让你后悔踏进这扇门?”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拥有震慑人心的能力,看着这样的男人,沈琳不由得胆怯了几分,但又不甘示弱的瞪了苏影一眼,哼道:“小贱人,你给我等着!”门被重重的摔上,

  • 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书名: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目录预览:第八章:乐见其成,坐观美斗第九章:波澜不惊,闲听莺声第八章:乐见其成,坐观美斗耿幼枝来到福晋的房门外,才从映蓉口中得知,王爷已经离府出宫去了。精心装扮的容姿,映着午后金灿的秋阳,显得那么萧瑟。“王爷才回来片刻,这么快又回宫去了,奔波劳碌,可要保重身子才好。”映蓉甜美一笑:“格格说的是,福晋也是担心呢。”“不知福晋是否得空见妾身,妾身有事禀明福晋。”耿幼枝原本是想过来给王爷请安的,没想到人走的这样快这样急,丝毫

  • 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庭院深深深几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庭院深深深几许目录预览:第八章彼此放过好不好第九章找上门来第八章彼此放过好不好在医院只待了半天,程梓珊就趁夜逃出了医院。锦江别墅她是不想回去了。除了汲锦那,她无处可去。只可惜,她刚躺上汲锦家客房柔软的大床上,就被人一脚踢开了房门。“那个,梓珊,他找你……”何景同黑着一张脸,上前抓住程梓珊的手就往外走。“放手!”程梓珊恨极了他的专横霸道,“你干什么!”这个时候,他不在医院守着“胎儿不稳”的汪如萱,来找她干什么!她的手被他捏的生疼,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

  • 小说宠妃天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宠妃天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宠妃天成目录预览:008空间的来源009御花园交接008空间的来源林清重重吐出一口气,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云含香,我从不欠你什么,而你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讨回来!泡到水凉了,林清这才站起来,抬起手来看了看,果然那疹子已经消的差不多了。林清嘴角勾起一抹轻松的笑意,想陷害人,也要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个能耐。乾清宫宫女的位置,自己迟早要拿回来的。穿好衣裳,将水倒掉,浴桶放回原处,林清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这才完全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凝神一想,整个人便从床上消失

  • 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目录预览:008他怎么能吻她009再叫我就把你强了008他怎么能吻她众人闻声望去,看到男子踏着沉稳的步伐而来。他长得极帅,气度非凡,再加上一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一下就震住了全场。“他是谁?”“不知道,看起来不是一般人物。”“他跟那女人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护着她?”众说纷纭间,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温心缇面前,站定。颀长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躯都笼罩了进去,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朝她直面扑来。他眯了眯眼,神情略带不悦:“我

  • 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名: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目录预览:第8章叫声好老公第9章你最好,乖一点第8章叫声好老公有云骞在身边,我压根没有把那两个居心不良的人放在心上,连鬼我都不怕了,还怕两个人不成?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人心,比鬼还可怕!美滋滋的吃完了火锅,走出火锅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想着现在有钱了,大手一挥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到月龙小区,谢谢啊。”报了地名之后,我发现云骞一直笑呵呵的看着我,眼神有点奇怪,但是碍于有外人在,我并未跟他说话,只是默默的朝他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