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完整版【帝女瑶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12 16:18:31 来源:网络 []

小说:帝女瑶光

她太累了

“大不了,我再去找瑶光殿下取心头血......”

这句话不断地在瑶光耳畔回想着,她无言地看着殿里相拥的两个人。阅读881234567.cc

原来在苍图眼里,自己的心头血,就那么不值钱吗。

那种口吻,就像今天吃什么一样,轻松而没有负罪感。

瑶光站在殿外,深深地望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他看向素女的眼神,充满了爱意。

宠溺夹杂温柔,深情而又执着。

原来他也会,这样小心呵护一个人。

原来只有面对自己,他才会下的了狠手。完整版【帝女瑶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瑶光有些站不稳了,她扶着墙壁,小腹间的疼痛,提醒着她,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生命。

她正要离开,却没有站稳,摔倒在殿外的台阶上。

听到外面的动静,苍图猛然清醒过来。

他十分尴尬地推来了素女,脸上狼狈尽显,“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素女正要说些什么,苍图却落荒而逃,好像他做了背叛青女的事情一样。

她恨恨地捶着床榻,功亏一篑。

苍图走到店外,却看到瑶光挣扎着站了起来,看样子她在这里很久了。阅读881234567.cc

一想到瑶光可能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苍图就非常生气。

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拉住了瑶光,眼神里都是不屑,以此来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说了,我会过去的吗?”

瑶光咬紧了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话啊,你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终于看破我了,所以不想和我说话了吗?”苍图见她这幅模样,以为她在鄙视自己,刚才搂抱了素女。

他抱起瑶光,脸色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既然不想说话,那就留着力气,到床上叫吧。”

这具身体,柔软又馨香,自从尝过她的味道,苍图便再也无法忘怀。

但是他不能,不能沉沦进去。

每次都使用暴力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她疼,让她感觉羞辱。完整版【帝女瑶光】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你等不急了吧,所以才来找我对不对?”苍图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抱着瑶光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低下头来,温柔又诚恳地在瑶光耳边说着,“你说你,怎么这么下贱呢,这副身子,怎么就离不开男人呢?”

瑶光被他的怀抱禁锢着,无法动弹,心口处的疼痛,越来越重。

可惜苍图已经撕开了她的衣裳,他一见到这副甜美的身体,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蹂躏她。

他已经疯魔了。

一边痛恨自己背叛了青女,一边又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身边的娇软。

瑶光感觉自己全身都被碾压了一遍,粗鲁的抚摸,没有带给她一丝丝舒缓,只有无尽的疼痛。

“你看,你明明是高贵的天帝之女,却比凡间的婊子还会勾引人......”苍图轻叹一声,双手似爱怜地拂过瑶光的眼睛,“都是你的错,是你让我背叛了她,所以,我们一起疼吧......”

“瑶光殿下,你逃不掉的......”苍图的手牢牢地握着她的纤腰,不许她后退,“我忘不了青女,因为我爱她,你也不能忘了青女,因为,我恨你......”

瑶光像木偶似的点点头,她已经无力反抗了。雷霆军事网

她太累了。

因为我恨你

不知过了多久,苍图才发泄完自己的怒火。

等瑶光醒来时,殿外一片光明。

她缓缓起身,却发现身下是难以言喻的疼痛。

瑶光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段日子以来,瑶光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因为我恨你啊......”

苍图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在瑶光的耳边不断回响着。版权881234567.cc

瑶光痛苦地捂着头,躺在床上,好像这样就能躲避那刺人心肺的话语。

“求求你,不要恨我......”瑶光喃喃自语着,她的额头撞到了窗边的尖角,鲜血渗了出来,“我不要,我不要你恨我!”

她像是疯了一样,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在大殿里嘶吼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你明明就知道,我的心,我的情,都是你一个人的。

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摧毁。

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瑶光一个人。

愤怒也好,悲伤也罢,都没有人知晓。

就像那个人,根本不在乎自己。

他以为自己不会痛,所以取走了自己的心头血,也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过去了。

瑶光瘫软地坐在地上,抚着自己的小腹。

这样一个不被爱的孩子,应该出生吗。

她犹豫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去做那件事了。

苍图,我曾经说过,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的。

你最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会帮你得到的。

哪怕这代价太大,大到我要用性命去换。

瑶光定了定神,总算平静下来。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换上繁琐的仙裙,去往寒江川,找自己的好友灵佑元君,求她做一件事情。

所以当苍图回来时,找遍了西凛宫,都没有找到瑶光的身影。

“这个女人,跑哪儿去了!”他捏紧了手里的小瓷瓶,里面是上好的仙药,“本帝君好不容易大发善心,她竟然跑了!”

苍图有些心慌,他从未想到过,瑶光会离开西凛宫。

但是他把这一切都归结于被背叛的愤怒,并未觉得自己对瑶光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她去哪儿了!”苍图在瑶光的店里四处翻找着,翻完衣柜翻床底,好像瑶光会躲在那种可笑的地方一般。

侍女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不敢直面帝君的怒意,“殿下,殿下她并没有告知过小的......”

“没规矩,真是太没规矩了!”苍图愤恨极了,他一脚踢翻了另一边的柜子,“她以为她是天帝之女,就能想来就来,想走就......”

苍图还没有说完话,衣柜就应声倒下,差点砸到跪在地上的侍女。

“帝君住手!”瑶光刚从殿外回来,就看到了这惊悚的一幕,她慌忙把侍女拉开,那衣柜是由带了神力的红木制成,侍女这样的低级小仙,是根本受不住衣柜一砸的。

她胆战心惊地看着苍图,“帝君,你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瑶光来,何必为难一个小侍女呢?”

原来他竟是这样恨着自己,恨到连自己身边的侍女都不放过。

苍图听到她这么说,竟然气笑了,“好,很好。冲着你来,是么?”

他一步一步靠近着瑶光,抬起她的下巴,眼睛里都是嘲讽之意,“脱衣服。”

最后的尊严

瑶光心头一颤,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帝君,帝君开什么玩笑,旁边还有......”

苍图皱了皱眉,很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瑶光殿下,我叫你脱衣服,你听不懂吗?”

侍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身体瑟瑟发抖。

她好像知道了帝君要怎么惩罚殿下,但是她又不敢上前阻止。

“你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瑶光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声音都在颤抖,“求求你,给我留一点尊严,留一点尊严......”

当着侍女的面被帝君羞辱,她怎么能承受得起。

苍图无动于衷地看着瑶光,冷漠地说道,“尊严?你要什么尊严?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会有那种东西。”

他的身体贴近了瑶光,无意或有意地挡住了侍女的视线,“你不是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那我现在让你脱衣服,你怎么又不肯了?啊,其实你一直在骗我,终于装不下去了?”

瑶光抬头看着苍图,满目悲凉。

她颤抖着双手,慢慢解开自己的衣裳,“瑶光,瑶光不会骗你的。”

你看,只要你说的话,我都会去做的。

哪怕失了帝女的尊严,也要满足你的要求。

眼角的泪不断地落下,喉头有些腥甜。

雪白的衣衫不断落在地上,在霞光中,瑶光的肌肤上的斑驳痕迹,带着一种令人心动的诱惑。

她身上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杰作。

她只该是自己的。

苍图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突然呵斥了一声,“够了!”

瑶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抱到了床上,再一次承受着无言的怒火。

侍女的头越来越低,完全不敢看一眼床榻上的身影。

床帘落下,但是床榻剧烈的抖动,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

侍女感觉自己的膝盖都要被这寒玉地砖弄坏了,苍图帝君这才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这瓶药,交给她,她自然知道要往哪里涂。”苍图冷着脸说完,把药瓶丢进侍女怀里,“告诉她,要是不涂的话,我不介意再帮她涂一次。”

侍女战战兢兢地收好药瓶,那瓶口已经有了被打开过的痕迹,微弱的清香药味,充满了灵气。

苍图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是最后一次。

他默默地告诫着自己,不能对那个女人心软。

因为她太会伪装了,用柔弱杀人,背后落刀,心肠狠毒。

“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向天帝要求赐婚,青儿也不会被天帝赐死。”苍图喃喃自语,毫无声息地走在西凛宫。

而在睡梦中的瑶光,并不知道,苍图竟然以为自己是害死青女的罪魁祸首。

她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可是为什么苍图还不满意呢。

瑶光眉头紧锁,心思难安。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苍图的无情,像是一块湿润的布,封住了自己的五官,快要让她窒息而亡。

苍图,快些爱上我吧,求你了。

我已经等不了太多时间了,也快要撑不下去了。

素女之心

念青山的雪,年复一年,从未停止落下过。

素女身穿白色缟服,鬓发间别着一朵雪白的小花。

她端着酒杯,面对寒潭,眼神里都是恨意。

姐姐,你怎么就不能死得更干净一些,为什么要死在帝君面前呢。

这样的话,他就很难爱上我啊。

素女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纤长的指甲,恨不得把青女从寒潭里捞上来,再掐死她一遍。

“你来了。”

身后传来苍图的脚步声,素女立刻换上一副悲戚的表情,转身看着苍图。

她朱唇轻启,宛转如黄莺般的声音,优雅响起,“今天是姐姐的忌日,素女当然要来祭拜姐姐。”

苍图看了看摆在寒潭边上的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祭拜青女,已经不是为了诉请,倒像是为了完成一件任务。

他的道德告诉自己,他是爱青女的,所以要为她守着这里。

但是他的感情却开始向那个女人倾斜了。

苍图蹲下身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倒了一杯酒,洒向寒潭。

他心里默默发誓,青儿,我会为你报仇的。

好像重复一万遍这样的话语,就能控制着自己乱跑的心了。

素女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为苍图拍去落在他肩头的雪花。

“帝君,可以,出发了。”素女意有所指地说着,难以掩藏语气里的欢快。

今日不只是青女的忌日,更是天界的百年一次的盛宴。

天帝坐在上位,看着独自坐在一边的瑶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瑶光仿佛感应到了父亲的目光,她抬起头,抱歉地看了看父亲。

对不起,父亲,他又没有来。

对他来说,青女的忌日,当然比天界的盛宴重要得多。

天帝叹了口气,也罢也罢,天道难为,所有的事情,都会命盘里算计好的。

自己当了恶人,可怜自己的女儿要被那苍图这样糟蹋。

他看着凌霄殿内,一派祥和,仙气飘飘,鼓乐齐鸣的景象,心里却并不平静。

终于,随着一阵巨响,南天门外的天兵,慌忙前来报信。

“禀陛下,苍图帝君,苍图帝君他叛乱了!”

惊慌失措的声音回响在大殿里,列座的神仙都惊动了,他们刚想站起,却发现这大殿里竟然被人布下了阵法。

六道修罗噬仙阵。

即使是神仙,要想强破阵法,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瑶光看着从殿外慢慢走进来的苍图,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身披玄甲,手持一柄长枪,双目充满了威慑力。

一步一步,杀意十足地走到高高在上的天帝面前,沉声说道,“滚下去。”

天帝并没有害怕,他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他轻声一笑,泰然自若地走下自己坐了千年的天帝之位,然后被苍图的人带上捆仙索,拖离了凌霄大殿。

瑶光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她被困在一边,动弹不得。

苍图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新的天帝,他到底谋划了多久,又是何时在这里布下阵法,这一切都无人得知。

他向瑶光走来,温柔地看着她,甚至扔掉了寒枪,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瑶光殿下,多谢了。”他的话语里透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情愫,“要不是你曾和我提起过,这凌霄宝殿的缺漏处,我还没办法这么顺利地,把你的父亲,打入天牢呢。”

瑶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原来他对自己所有的温柔,都是为了算计自己。

新旧更迭

天界换了新的天帝,并未大乱。

苍图既然已经谋划了几百年,那他也做好安抚众神的准备。

他原来本就是帝君,论资格,没有人比他更能名正言顺地成为新天帝。论手段,他以雷厉风行的行动,迅速将天界的其他势力收入囊中,没有人敢多言一句不是。

但是此刻,苍图却并没有像其他神仙想的那样,充满了喜悦感。

他十分烦躁,恨不得施法炸了这凌霄殿。

“帝君,啊,不,陛下,您......”

雷部的首领站在下面,有些疑惑,但又恭恭敬敬地向苍图禀报,“陛下,其他三十五部天兵,都已安排妥当,您还有什么吩咐?其实......”

苍图并没有等雷部首领把话说完,他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用一如既然的冷漠语气问道,“她呢?”

她?

她是......哦,原来陛下说得是那位。

雷部首领点了点头,仔细回答道,“瑶光殿下已被送回西凛宫,按陛下的意思,派了一队天兵在外看守。”

“那就好,瑶光殿下可不好对付。”苍图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把玉牒放下,“我还是亲自查看一下,她的那柄揽月剑,是上古的神器。嗯,我要去查看一下,为了保证西凛宫的安全。”

他给自己作出了合理的解释,然后如一阵清风般,迅速离开凌霄殿。

身后的雷部首领疑惑极了,他喃喃低语,“陛下要是真得担心瑶光殿下造乱,那直接把她打入天牢,不就行了,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不懂,实在是不懂。

但是此刻的瑶光,已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了。

她周身的灵气流失了不少,受了六道修罗噬仙阵的影响,瑶光已经无法撑下去了。

“苍图......苍图.......”

瑶光躺在软塌上,双目紧闭,眼泪却不停地流下。

在梦中,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还是让她哭了。

她迷茫了,不知道从今往后,该怎么做才好。

父亲和兄长他们,都被打入了天牢,生死未卜。

苍图的目的很明显,他要杀了父亲,为青女报仇。

毕竟,赐死青女的,是父亲。

冰冷的手指在瑶光的脸上轻划着,锋利风指甲充满了杀意。

瑶光的眼前是漫天的红色,鲜血弥漫了整个天地。

她看到父亲和兄长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

而苍图,冷眼站在一边,寒枪上的鲜血,急速滴落。

“不要——!”

瑶光猛然惊醒,伸手在空中无力地抓着什么,但是手间,却拽到一缕青丝。

“瑶光,你发什么疯!”

素女气急败坏地把自己的头发从瑶光手中弄出来,然后整理好,恢复了一向优雅的模样,“怎么,做噩梦了?”

瑶光抬眼一看,原来是素女。

她没心情和素女说些什么,看着对方那张和青女神似的脸,她就倒胃口。

“呵,不说话是吧。”素女走到瑶光面前,低下头来,慢慢说道,“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天帝之女吗?”

她伸出红色指甲,在瑶光脸上划来划去,用一种轻蔑的语气说道,“你的父亲,已经被关入天牢了。所以,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站起身来,在一边踱来踱去,“再过不久,他们就会被送到诛神塔,关押起来。”

“瑶光殿下,你不怕吗,那诛神塔是什么地方,你比我清楚。”素女从袖间掏出一串钥匙,拉起瑶光的手,“他们的命,就在你手上了。这是天牢的钥匙,该怎么做,殿下自己掂量吧。”

瑶光捏紧了手里的钥匙,诛神塔,进者神魂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脱。

不,她不能看着苍图把父亲和兄长们,送到诛神塔里。

瑶光推开了素女,正准备起身,却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不过笑话

是苍图,他怎么回来了!

瑶光有些慌张地看着素女,即使知道对方其实是来下套的,她也无可避免地跳了进去。

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随机应变了。

素女也没想到,苍图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她看了看瑶光,对方已经被钥匙收好,神态自然地坐回了软塌,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很好,既然自己愿意走上绝路,那我就帮你一把。

素女低头笑了笑,抬起头后,就露出悲戚的目光,用力在自己脸上打了一耳光,然后跪在地上,不住地向瑶光磕头。

“殿下饶命,素女再也不敢胡说了!”素女颤抖着声音,像只小白兔一样,蜷缩在地上。

瑶光诧异地扫了她一眼,知道她又在使苦肉计了。

但是瑶光不能戳破她,为了救兄长,必须先把苍图引开。

而苍图听到了殿里响亮的耳光声,心头一惊,还以为瑶光出事了。

推开门后,他却又一次失望了。

是啊,瑶光那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吃亏呢。

瑶光一脸骄傲且不屑的表情,坐在软塌上,而地上的素女,正捂着脸,向瑶光讨饶。

苍图心里一阵愤怒,他走了过去,把素女扶起,背对着瑶光,故意做出一副温柔的样子,“疼不疼?”

素女差点沉迷在苍图的温柔里,她被苍图搂在怀里,高兴极了,但是脸色却苍白得很,“无碍,帝君,我先告退了。”

她假意从苍图的怀里挣扎着,要离开这里。

但是苍图却把她搂进,转身面对着瑶光,以一副挑衅的姿态,厉声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瑶光看着他如此温柔地抱着素女,心口一阵堵闷。

她捏紧了藏在袖间的钥匙,依旧高傲地看着苍图,“你都看到了,还问我做什么。”

“好,好,好得很。”苍图见她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流露出悲伤的表情,突然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名的怒火,“你以为你还是帝女吗,仗着自己的身份,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瑶光,你好毒的心啊!”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只会在自己面前演戏,而在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阴毒的事情。

听到苍图喊自己的名字,瑶光的神情有些恍惚。

真是难得啊,他终于又喊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冷冰冰的瑶光殿下。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简直是一种讽刺。

瑶光一言不发,只是倔强地看着苍图。

那双眼睛里,有不甘,有坚定,但是唯独没有苍图想看到的悲伤。

他突然笑了起来,原来自己也被骗了啊。

看到他抱着别的女人,她也不会悲伤了吗?

所以以前的一往情深,都是她一时兴起的做戏吧。

自己明明就不爱这个女人,但是为什么还会生气呢。

苍图眼神一暗,他告诉自己,这么生气的原因,只是因为瑶光骗了他。

“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闭门思过,不许出去走动。”苍图温柔地抱起素女,“我们走,你别乱动,她的一巴掌,应该很疼吧,我帮你看看......”

他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样,毫无破绽。

瑶光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原来他的心,又一次被人夺走了。

自己陪伴了他三百年,只不过是个笑话。

瑶光叹了一口气,慢慢从软塌上走了下来。

帝女瑶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女瑶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7章(第7章 拆着卖)

    原标题: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7章(第7章拆着卖)小说书名: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第7章拆着卖幸好秦梓漠不是太禽兽,只是将崴脚的她交给Linda,让她好好回去休息。殷子涵总算叹了口气,在车上揉了揉脚踝,正在心里赌咒凌逸霆时,透过车窗却又看到了他的身影。他正跟一个中年人在聊,那人正对着凌逸霆笑得讨好奉承,定睛一瞧,赫然是X市市长。直至车子开动,他们的身影消失于身后,殷子涵还在思量,凌逸霆的来头到底有多大?“Linda,送我回家吧。”殷子涵疲累道。“好,今天你的表现我会如实的告诉三小姐,请继续努

  • 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7章(第7章 天上掉下个美哥哥)

    原标题: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7章(第7章天上掉下个美哥哥)小说名: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第7章天上掉下个美哥哥闻此言,老鸨大喜,没有想到今天撞上财神爷了。不过,她又不敢得罪京畿提点刑狱大人,于是只好缩着脑袋让他们二人自己去抢。顾思远此刻也注意到了百里景修,他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对方的身份来。心中难免有些生疑: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楚王,怎么会到绝色楼来?又怎么会争着要一个“舞娘”?他将扇子打开,徐徐摇晃,笑道:“妈妈,你既已经接了我的银子,可是不能再反悔的。”“唔……”话虽如此,但对方出的价

  • 绝品神医7章(第7章 冰山美人)

    原标题:绝品神医7章(第7章冰山美人)小说书名:绝品神医第7章冰山美人车门打开,一道修长而曼妙的身影出现在秦书的视线当中。在澄黄的路灯下,那个高贵典雅的身影就站在车前,嘴角正留有余笑的看着秦书。那种眼神,仿似是被精雕细琢的面庞之上,一头乌黑长发虽不显刻意,但似乎搭在她的肩上就是那样的给人一种别致的感觉,给人眼前一亮。她目光清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而是从天上降下凡尘的仙女。一身黑色晚礼长裙随风飘荡,秦书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这时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女人!仿佛那是人心中最美的梦,不忍

  • 校园纯情仙少7章(第7章 插队)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7章(第7章插队)小说:校园纯情仙少第7章插队“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似魔鬼的步伐……”宁逸哼着神曲往教室走去,一脸的悠闲,结果走到一半时,却发现已经放学了,原来到中午了。“我去,不是吧?我还没和我媳妇说几句话呢,怎么就放学了?”“唉,都怪阳痿哥那傻叉,耽误了我和媳妇交流感情的时间。算了,等下午再找媳妇交流感情吧。”郁闷了一下,宁逸转头向着食堂的方向走了过去,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要是让王阳伟知道了宁逸的想法,非得气吐血不行,老

  • 我的纯情校花7章(第7章 启明中学)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7章(第7章启明中学)小说名字:我的纯情校花第7章启明中学一夜无话。翌日清晨,两人早早的便来到了启明中学。启明中学是一所民办的股份制中学,NJ市最好的中学之一,师资力量雄厚,每年的高考都有不少考生考上清华、北大等名校,深得广大家长的喜爱。来到教学楼下,夏小沫嘻嘻笑道:“就是这里了,我们班级在三楼,你是插班生,需要到年级主任那里报道,年级主任的办公室在六楼最东边,嘻嘻,本美女就不和你一起去喽,年级主任是个大色狼,你保重咯。”说完后,夏小沫便“腾腾腾”的上楼去了。牧寒翻了个白眼:

  • 不灭丹尊7章(第7章 丹药风波)

    原标题:不灭丹尊7章(第7章丹药风波)书名:不灭丹尊第7章丹药风波陈凡正在熙熙攘攘的云城大街上走着,一道颇有些惊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陈凡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好友王一,自然也是颇为开心。“王兄,这云城之大,你我二人却是相见了,这真是缘分啊!”陈凡快速走到王一面前道。“陈兄,你可知那个炼制出入微级聚元丹的炼丹师,他又有新丹药出世了,居然还是入微级的一品丹药,这对我等低级修士是个福音啊。”“哦,这位神秘的炼丹师我自然是知道的。不满王兄,就是因为买了他炼制的聚元丹,我肉身境巅峰的实力近来居然有所精进,我

  • 神医杀手特种兵7章(第7章 打击报复来了)

    原标题:神医杀手特种兵7章(第7章打击报复来了)小说名:神医杀手特种兵第7章打击报复来了“你还不知足呀。我这可是累得够呛了!”林峰揉了揉肩膀道。“嘻嘻。赚钱哪有知足的呀!”古灵灵笑嘻嘻的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石若溪去买了一瓶汽水回来,递给林峰称谢道。能卖出这么多钱,石若溪自然也很开心。“剩下的,明天处理吧,然后换一些其他项目吧。跟别人对着干是没有市场的!”林峰看了看石若溪说道。“这卖的不是挺好嘛。明天我再去进一些手机壳和饰品!”古灵灵不同意的说道。“手机美容这些玩意只是一时的噱头,时间久了自

  • 女神的逆天高手7章(第一卷 隐身都市第7章 飞来巨款)

    原标题:女神的逆天高手7章(第一卷隐身都市第7章飞来巨款)小说名字:女神的逆天高手第一卷隐身都市第7章飞来巨款其实,姜豪本来打算放过刘海的,谁知道这家伙最后竟然骂起了自己的父母呢,那就揍你没商量了!在这个世界上,姜豪最亲近的人也就只有父母了。姜豪的父母是一对普普通通的农村人,脸朝黄土背朝天,他们宁肯自己忍饥挨饿也要让儿子吃的饱穿的暖。犹记得自己小时候感冒发烧,母亲为了找到靠谱的大夫,背着他连夜来到了十几里开外的省城。犹记得自己上小学的时候,父亲为了给自己凑学费,没日没夜的在地里劳作,大冬天的还要

  • 制霸苍穹7章(第一卷 东霖道剑第7章 弱肉强食)

    原标题:制霸苍穹7章(第一卷东霖道剑第7章弱肉强食)小说:制霸苍穹第一卷东霖道剑第7章弱肉强食“恩,没错,老夫记得四年前那次选拔就是在屠林山脉中寻找石斑果,有上百名少年参加,但是最后到达的五个少年几乎人人带伤。”蓝刀回想起上次选拔还感慨不已。“为什么会这么苛刻?”林同有些吃惊,上百名少年参加,只是寻找石斑果而已,他这半月之中和小葫芦几乎就是把这种蕴含着些许灵力的果子当成粮食吃。“苛刻?林同,你要明白,规则里可是允许出手抢夺的,只要不闹出人命,就不算违规,你还觉得苛刻?”蓝刀出言解释,这才让林同恍

  • 我的极品女上司7章(第7章 反其道而行之)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上司7章(第7章反其道而行之)小说名:我的极品女上司第7章反其道而行之“哼,少在我面前油嘴滑舌的,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得多了。”娜依用十分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沈林风,并冷冷的说道,“像你这样年少轻狂的人,三元公司也招收了许多,哪一个到最后不是被我给开除了。”是了,三元公司就像是男人的天堂,这里拥有几十位绝色美女同事,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挤破脑门,想尽一切办法进入到这里的。可是自从来到三元公司之后,沈林风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男人,这就说明,虎八婆并不是在吓唬自己。沈林风眼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