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前妻快到碗里来在线阅读

2018/1/13 22:14:54 来源:网络 []

书名:前妻快到碗里来

第3章 别想耍花招

顾梦熙一怔,这三年来他虽然对她冷漠,但是这样直接的侮辱十分罕见,以至于她一瞬间竟然没反应过来。小说:前妻快到碗里来在线阅读

等到明白过来他是在羞辱她之后,顿时满心空旷悲凉,为什么要这样,她从来没有想过问他要什么,也不打算纠缠他什么啊。

她神色有些黯然的低下头去:“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换一下衣服就出去。”

“别总想着耍花招,这是你自己要求的离婚协议书。”祁易泽冷淡的瞥了她一眼,走了出去。

暗自不屑,果然是热衷金钱的女人,听到他真的答应让她净身出户,就开始露出真面目了,百般拖延着分明就是不想签离婚协议书!

这份离婚协议书,她签定了!

顾梦熙换了一身简单的白色棉布裙子,头发也没来得及吹干就跛着脚走了出去。

脚很疼,每动一下都疼得直冲脑门,她却不敢耽误祁易泽的时间。

他把离婚协议书和钢笔摆到她面前,简单利落:“签。推荐http://www.881234567.cc/

她接过钢笔,低头刚写上一个‘顾’,头发上的水就滴落下来,把还没干透的‘顾’字晕染得一片模糊。

祁易泽英气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顾梦熙赶忙抬手把头发别到耳朵后面,看见祁易泽眉头紧皱,赶快去抽了纸巾来擦。

小心翼翼的把字迹上的水吸干之后,抬手想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脚步微微一动就碰上了垃圾桶。

疼得顾梦熙‘嘶’了一声,手不受控制的狠狠一颤,那纸离婚协议书从她手里飘落下去,祁易泽迅速出手想要接住,仍旧没来得及。

那纸离婚协议书委顿飘零在地上,顿时就被浴室门口的水渍浸湿了。

顾梦熙急忙把协议书拾起来,只见上面所有的字迹都已经模糊成了一片,她抬头看见祁易泽沉下来的脸色,恳切的小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他怒极反笑,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质问:“顾梦熙,你这又是洗澡又是尖叫的做什么呢?既然不想净身出户,刚刚做出那副什么也不求的样子给谁看?”

“不是,不是,我的脚很疼……”顾梦熙只觉得脚上火辣辣的疼,疼得她双腿痉挛,忍不住双眸涌上眼泪。雷霆军事网

她疼得双腿发软,祁易泽一边扶住她一边疑惑的低头看她的脚,顿时怔在了那里。

细小白嫩的脚上,一大片骇人血泡,有的已经破掉了,里面的血水流了出来,让整只脚看起来血肉模糊,十分凄惨……

他朝她低吼了一句:“这都不会说,你哑了?”然后低咒了一声,直接把娇娇小小的她扛在了自己宽厚的肩膀上,一手搂着她的腰把她固定在自己肩膀上,一手开了门。

走到车边直接把她扔到了后车座上,动作毫无温柔可言,所幸没有再伤到她的脚,他随口说了一句:“自己坐好抓紧。”

顾梦熙被他扛在肩上,脑子充血还不能完整思考,只知道懵懵懂懂的照着他的话去做,刚抓住车顶的扶手,车子就飞快行驶起来。

路上他的电话响起,他接了起来,是风肖然潇洒的声音:“嘿,祁总,晚上有个局不错,邀请你来,来不来?”

“废什么话,你邀请的局子我哪一次没有去。”祁易泽淡淡的说,风肖然是难得的圈内好友,为人也很可靠,一向和他互相扶持,视作兄弟。

“哈哈!什么时候来,现在就已经快开始了,等着你呢祁总。小说:前妻快到碗里来在线阅读

祁易泽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车座上的女人,回了风肖然说:“现在有事,半个小时后见,你等会儿帮我从第一医院送个人回我公寓,她脚伤了走不了。”

见他挂断了电话,顾梦熙轻轻的开口:“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他刚刚来到第一医院的门口,不耐烦的皱了眉:“你现在还顶着我的名头,出去打车像什么样子!”

顾梦熙心底黯然了一瞬,离不离其实都只是早晚的事。

“下车。难道还打算让我带你去看医生?”

第4章 离开他,跟我吧

她赶紧摇摇头,自己走下车,对他笑笑:“路上注意安全。”

祁易泽没有看她一眼,启动车子飞驰离去。

顾梦熙站在原地,喃喃自语:“谢谢你……”

他还是那个三年前救了她的英雄啊,即便不爱她,但是看到她受伤,依然没有对她坐视不管。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刚刚被他粗暴的扛上肩头,她其实很痛,却很开心,又一次,受到了他的帮助。

不管他如何冷漠,她总相信,他的心里是温热的,只是,她不是那个能让他沸腾的人罢了。

她跛着脚走进医院,一个人找到医生帮自己包扎,拿了一袋子药,刚出医院门,便看到一个穿着红色休闲装戴着墨镜的英俊男子。

他生得好一副漂亮皮囊,一身红色衬托出他那股独特的潇洒气质。他不同于祁易泽的冰冷禁欲,眼前的男子一看便知是个风.流人物。

她本着欣赏看了他一眼,就打算去拦车,没想到男子看了她一眼之后,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便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嗨!”男子取下墨镜,露出一对极其漂亮的桃花眼。版权881234567.cc

顾梦熙却并没有搭理他的问好。

他上下扫视她:“顾梦熙?易泽让我来送你回去。”

听到祁易泽的名字,她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对眼前的人也瞬间信任了起来:“好的,谢谢你。”

这就是顾梦熙全程唯一和他说的一句话了。

风肖然郁闷的挠挠头,一边开车一边瞅着后车座那个安安静静的女人,不是吧?祁易泽什么时候喜欢这样的了?

他不是一向喜欢苏夏那种雍容华美玫瑰花类型的吗?眼前这个清清秀秀的小女子分明就是朵绽放在幽谷的小茉莉啊!

而且,这样的安安静静清清秀秀的小女子,要怎么和祁易泽那种冰块沟通?她不说话,祁易泽也不爱说话,他们用眼神交流么……

风肖然对好友瞒着他金屋藏娇的事情很不满,对好友藏的这个‘娇’也是好奇满满,就算顾梦熙一路上不搭理他,也不能阻止他对她说话的欲.望。

“小妞,你和祁易泽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在哪儿认识的呀?”

祁易泽不爱去夜店,不爱找女人,一般都是和他一起才会偶尔参与,这个小妞是哪儿冒出来的?他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可是,这个小女子仔细看看,好像又有点面熟呢。

“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嗯,我想想,鼎尚酒吧?还是大帝皇宫?”

“别不说话呀,这长路漫漫的呢!”

他对这个安静的小妞真是好奇满满,可惜她一句话也不回答,这就有点儿激发他了,忍不住想方设法的引她和他说话。

但是顾梦熙自始至终都是静默的,侧身看着窗外。偶尔烦了就闭上双眼假寐。

她知道,像是风肖然这个潇洒恣意的人,如果聊起来,一定停不住,而且,她已经快要和祁易泽离婚了,他一定也不希望她和他的朋友有什么牵扯吧。

她不说话,风肖然也不再问了,透过后视镜观察她,她闭着眼,脑袋靠在车窗上,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清秀可爱,皮肤显然未施任何粉黛,透出一股婴儿般的透明白皙。

有风吹进车里,她的头发被吹到脸上,她不禁微微蹙眉,困扰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风肖然忽然想到,她的头发看起来那么轻柔,摸起来的手感一定很软很美好,还有她的皮肤,真不错,比那些妆容精致的女人好看许多……

啧,祁易泽看女人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嘛!当然,这应该主要是他风肖然带得好。

不过以祁易泽的性格,不管多好的女人他都不会上心的吧,可惜这么个小美人儿了,不如他来收了。

风肖然是个行动派,他直接开口叫醒了顾梦熙:“嘿,小妞醒一醒!”

“嗯?”顾梦熙困倦的看着他,睁着圆圆的眼睛。

风肖然越看越中意,直白的说:“我看你在祁易泽那儿好像也不怎么受宠,不如来我这儿吧。”

“什么?”

“当我的女人,我对女人一向很好,既然看上了肯定不亏待你,怎么样?”

怎么样?

呵呵!

顾梦熙无语的看向窗外,懒得搭理他这种调戏。

等到经过了一条栽满梧桐的街道,她忽然静静开口:“前面左拐,到尽头再左拐,到入口处那栋白色三层别墅门口停一下。”

前面左拐再左拐是伏安区,而那栋入口处白色别墅,是祁易泽的别墅。

第5章 姐们带你去夜店

风肖然微微诧异,没想到这么个清秀小女子居然有本事能进到祁易泽的别墅里去,看来和那些玩玩的女人不太一样啊,原来是被祁易泽包.养了的金屋藏娇。

怪不得对他的调戏无动于衷。

不过,他勾勾嘴角,这个小女子他还真的挺看上的,反正祁易泽也不在乎,撬撬墙角也没什么咯。

他到别墅门口停下车,闲闲的靠在座椅上,气定神闲的开口问她:“他怎么包你的?论月还是论年?来我这儿,我出双倍。”

包.养?

顾梦熙看着风肖然不屑地笑了一声:“先生怕是找错人了。”

这要换作是顾梦熙以前的性子,一定一巴掌甩在他那张漂亮的俊脸上!

三年前经历大祸,又受了三年冷落,她的脾气内敛不少,只冷冷清清的瞪了那个风肖然一眼,自己打开车门,跳下车,用力地甩上了车门!

她跛着脚走到别墅门前,掏出钥匙开门。

风肖然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清瘦蹒跚的背影,小妞儿还挺有脾气,也不像表面上看来那么柔柔弱弱的嘛!

他在她身后吹着口哨,意态极为撩.人,顾梦熙不闻不问,‘砰’地一声关上门!

风肖然笑容满面的开车离去。

顾梦熙回到别墅,就开始利落的打扫,把去医院之前没来得及收拾干净的浴室收拾了一遍,再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像往常一样打开微信。

第一个弹出来的对话框是小啰嗦,是顾梦熙的闺蜜。

小啰嗦发了个贱兮兮的小脸:“顾小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如何啊?有没有成功的勾引到你家祁总呀?”

顾梦熙苦笑一下,有气无力的发了语音过去:“并没有,而且谁想着勾引他了……我只是想跟他吃顿饭,不过,吃完饭他就把离婚协议书给我了,让我签字,和他离婚。”

小啰嗦沉默了一秒,

“凭什么啊!你都为了他变成家庭主妇了,他还跟你离婚?!喂!他至少得给你三分之一的财产啊!不然你亏大了!”

“他要给我一半,我一分都没要。”

“拿着!那是你的青春费!反正他有钱,咱们拿着他的钱每天都找不同的小白脸……”

那头的小啰嗦深呼吸了五秒钟,然后暴怒至极的大吼:“顾梦熙你这头猪!!!”

小啰嗦语气铿锵的打断她:“不要说了!你就是笨!不过咱们不能憋屈着自己!不就是离婚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等着,我这就去接你出去玩,咱们去夜店醉生梦死找帅哥!”

“喝到把那个祁易泽忘干净!”

“……好。”在家等着祁易泽回来和她离婚,还不如出去买醉买个痛快。

小啰嗦不到二十分钟就飙车过来了,一进门看了眼顾梦熙一身的小白裙,立刻皱起了眉头,“姐姐啊,你就算做不到像我这样一身热辣,你好歹也穿得像个成年人一点儿啊!”

顾梦熙没有合适穿去夜店浪的衣服,婚后,她的穿衣风格都变成了分分钟就可以去见家长的类型。

当初那个明快热烈的女子,在经历了许多变故嫁给了祁易泽之后,就把自己收敛成了‘祁易泽的妻子’,委屈了真正的自己,最终却换来这样的结局却也逃脱不了离婚二字。

小啰嗦随意给顾梦熙找了两件能入眼的衣服,又给她画了个略显妖娆的妆容,一反她平日里的温柔娴熟。

小啰嗦拉着顾梦熙一路杀到大帝皇宫会所,这个高级会所第一层是一个很大的酒吧,上面则是各种服务用地和各个等级的酒店客房。

酒保很快就迎了上来。

“来一打伏特加,一箱子果啤,再来,一份你们这儿的帅哥名单。”小啰嗦眉飞色舞的冲酒保使了个眼色。

片刻过后,一群牛郎围了上来,相貌自然不用多说,在各种客人之间流连忘返,嘴皮功夫练得很不错。

顾梦熙心情不好,酒灌了一杯又一杯,而小啰嗦也乐在其中,忘记了让她少喝点儿酒。

她喝多了以后,硬生生地把其中一枚妖艳货当成了祁易泽。

她一把扯住男人的衣襟就胡言乱语。

男人用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答应道:“是,你是我的主人,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宝贝儿,你喝醉的样子好美丽。”

这男人……声音好好听啊……长得好帅气啊……

酥……酥了……顾梦熙仰面躺在沙发上,十分享受的模样,醉生梦死。

风肖然和祁易泽围坐着,对面还有几个经常一起玩的少爷,每个人身边都配了好几个美女,也是玩得十分嗨,但是只有祁易泽并不真的碰那些女人,只让美女给自己倒酒。

终于有美女按捺不住,主动靠到他怀里柔柔的说:“祁总,也让人家陪你喝一杯嘛,人家想喝……”

“那你自己倒。”祁易泽淡淡的说,不动声色的把她推开。

美女委屈不已,对着最好说话的风肖然撒娇:“风总~你看,祁总一点儿都不理人嘛。”

风肖然心想祁易泽没直接把你扔开就不错了,却悠悠的转过头来,打算开口随便劝祁易泽几句,结果视线一扫就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离他们十米之外的一个位置,一个穿着紧身黑色短T的玲珑女子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一脚踩上了摆满酒瓶的茶几上,啧,那雪白漂亮的腿……曲线真是美啊……

再看她的脸,虽然化了妆还是被风肖然一眼认出——这明明就是两个小时前被他送回祁易泽公寓的那个女人!

第6章 这儿的鸭子质量太好了

只见她醉眼朦胧,踩在茶几上,居高临下的对那几个牛郎说着什么,一股娇蛮气势。

哈哈哈哈哈,祁易泽的金屋藏娇原来还有这么的一面!

“易泽!”风肖然推推他,略带兴奋地冲他使了个眼色:“你看那边儿,是不是你让我送回家的那个?叫她过来玩儿啊!”

祁易泽不耐烦的皱皱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那个穿着随性摇着脑袋,一脸嗨皮的顾梦熙,因为惊讶而愣了一下,随之厌恶的别过头去。

“别让她过来惹我烦。”

让她签字的时候,还装成很难过的样子不停的掉眼泪,转眼就在夜店里这么放肆的玩乐,这个女人果然就是个伪装者。

风肖然惋惜的叹了一声,忽然惊叹道:“诶,易泽你看,她还跳了段舞,真不错,没看出还是位夜店女王啊!”

一边说着一边冲他挑眉,眼神仿佛在说‘原来祁易泽你喜欢这样的啊。’

“有什么好看的。”祁易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而那边的顾梦熙已经干掉了面前一排果啤,瞬间瘫倒在沙发上,不到片刻又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推开阿森他们:“我要去洗手间……”

她脑子懵懵的,到了卫生间门口已经想不起来要看男女牌子,还是被另一个女的好心拉到了女厕所里。

等她出来的时候,只觉得那些化成水的酒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轻松无比,还能再喝三百杯!

笑呵呵的趴到洗手池那里,打开了水龙头,用凉水洗了洗脸,再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镜子里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人,她迷惑的歪歪脑袋,这个人,长得好像祁易泽哦……

祁易泽站在她身后,看她醉呼呼的样子,顿时忍不住怒了起来:“顾梦熙,我警告你,你现在还没离婚呢!给我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份!”

他在咋呼什么呀,顾梦熙醉得大脑都是木的,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了什么,只凭着本能转身,痴痴地抓住了他的袖子。

“干什么?!”祁易泽一皱眉,想要甩开她,没想到她反而抓得更紧。

她死死抓着他的衣袖,嘴里喊着:“别走别走!”然后踮起脚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往上摸到了他的脸上,还不要命的捏了捏。

她嘟嘟囔囔的小声说道:“你是祁易泽吗?我觉得,肯定不是,他才不会在这儿的,他讨厌吵闹,你肯定是小啰嗦找的小鸭子!小鸭子你的质量也太好了……”

小鸭子?!

祁易泽的脸一下子黑了下去,语气冰得如同北极寒风:“顾梦熙,立刻给我放手。”

她恍若未闻,反而更凑近了点,仰头对他痴痴的笑,小手在他的胸口处乱摸一气:“你长得真好看,和他一模一样,今晚陪我吧,我就要你陪我了!”

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她往裤子口袋里摸了手机出来,举得高高的想要照到他和她的脸:“来来来……拍个照!我要告诉祁易泽我找到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了,我们一起照个相带回去给他看,他才会相信的,嘿嘿嘿~”

祁易泽动作轻柔的把她扶正,然后狠狠地一把把她甩开!

她失去了支撑顿时摔在了地上,疼得两眼冒泪,撇着小嘴气呼呼的盯着他:“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我……我等会儿就去投诉你!”

“顾梦熙,少来这套,在我面前,装蒜没用。”冷冷的说完这句话,他抬腿就走。

顾梦熙扶着洗手台站起来,气哼哼的走出去,迎面看到小啰嗦来找她,立刻倾诉道:“小啰嗦!我跟你说,那个鸭子真的是态度太不好了,我要投诉……”

小啰嗦也喝了点酒,不清不楚的附和着:“行啊,投诉!投诉!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啊……我以为你跑了呢。”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又回到座位上,你五我六的喝起酒来。

此时帅哥们都已经去招呼别的客人了,两个人在一起彻底肆无忌惮。

顾梦熙喝大了之后不仅灌自己,而且绝不放过身边每一个人,不停地给小啰嗦倒酒,加上小啰嗦豪爽的性子,两个人便开始凶猛的互灌起来。

等到祁易泽谈完事情,出来的时候不经意的朝顾梦熙所在的位置扫了一眼,便看到她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趴在桌子上,已经是不省人事的样子,面前一堆酒瓶子。

真是放肆!

他厌恶的皱皱眉。

原本正打算和风肖然一起出去,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你先走,我回去拿个东西。”

第7章 你今晚要陪我

风肖然耸耸肩,一个人出门取车去了。

祁易泽转身大步来到顾梦熙的座位上,一把把她拽了起来,扛在了肩膀上,坐电梯去了二楼,来到大帝皇宫酒店前台,甩了张卡到台子上。

“开个房间,房费直接从我账上取。”

他是大帝皇宫的至尊VIP,酒店前台没有丝毫耽误,也不管他身上扛着的女子是什么人,立刻给他开了个总统套房。

随之有人恭敬地去到房间门口,把房卡给他刷好,又恭敬地关好门,退了出去。

祁易泽毫不客气的把肩膀上扛着的女人扔到了床上。

顾梦熙被摔得头晕,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和祁易泽一模一样的冰冷俊脸。

“是你哦……”她对他傻乎乎的笑。

祁易泽冷哼一声,懒得搭理她,拿上了自己的外套就要走,她却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拽住他的皮带:“不许走!”

“放手!”祁易泽大怒,谁准她这么放肆的对他的?

“闭嘴!”她很不悦的吼了一声,面色温怒,松开了他的皮带,‘噌’地一下就坐了起来,反手就是一耳光甩上课祁易泽的脸上。

怒斥:“你以为你有的选择?你不过就是个拿钱办事的牛郎而已,我今晚就要你陪我,价格随你开!”

祁易泽闭了闭眼,气得简直说不出来话。

这个蠢女人!

把他当成了鸭子就不说了,拿着他的钱来做这种事也算了,竟然敢甩他耳光!她真是放肆得可以!

她忽然迅速无比的脱了自己的黑色短T恤,然后蹬掉了自己的牛仔短裤,露出纤细玲珑的胴体。

白色蕾.丝包裹着那一团形状美好的饱满,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祁易泽一愣,很不争气的口干舌燥起来,下意识的抿了抿唇。顾梦熙扒了自己的衣服还不够,还趁着他愣神的瞬间一把扑了上去。

“脱掉!”她娇蛮的扯住他的衬衫,往两边用力的扯。

她雪白的肌肤在他面前晃来晃去,醉酒之后那些漂亮的粉红色无比妩媚……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祁易泽呼气急促起来,立刻一把推开她,抓起外套就往外跑,大力的甩上了门。

“诶……”顾梦熙呆呆的看着突然消失的男人,不解的回到了床上。

醉酒之下她的脑子思考不了‘他为什么跑了’这个问题,反而越想越困,趴在床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头疼得简直要炸了。

顾梦熙花了十分钟才想起来自己是谁,昨晚自己和谁出来的,又花了十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一个陌生的酒店房间里!

这个认知把她吓得一下子弹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下去,裸露的肌肤忽然一冷,她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

天哪!她为什么会没穿衣服!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难道她酒后乱性?!

连滚带爬的奔到了卫生间,照镜子审视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痕迹,没有什么太多的酸痛感觉,也没有什么血迹之类的……

她拍拍自己的胸口,稍微放心了一点点,老天保佑,千万不要发生那种事情!赶忙拿手机打电话给小啰嗦!

那头的小啰嗦显然也是刚刚睡醒:“谁啊你。”

“小啰嗦!昨晚……这酒店是你送我来的么?”

“我怎么知道。”小啰嗦怒了:“你知不知道我昨天一个人趴在一楼酒吧的桌子上睡了一夜!我的妈呀酸死我了,早上还是服务生把我给叫起来的,尴尬!”

顾梦熙心里一堵:“所以,不是你送我来的酒店房间?”

小啰嗦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怎么了?”

“我早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酒店房间里,可是我没穿衣服,也不记得昨晚是谁带我来的……”

小啰嗦不敢再开玩笑,认真道:“不怕不怕,没事的,说不定是你自己把我给甩下了,跑去给自己开了间房呢?”

“也对。”顾梦熙笑笑,挂了电话,劝自己不要多想。

迅速收拾好自己,打车赶回了公寓。

她本以为公寓里会像往常一样冷清无人,看到客厅里端坐在沙发上的祁易泽,微微一愣,等到看见他面前桌子上摆放着的离婚协议书,才明白过来。

心里涌起一股酸涩,他这么早赶来公寓,只是为了让她签离婚协议书啊,她还在妄想期待些什么呢。

“还没离婚就敢一夜未归。”祁易泽放下咖啡,略为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嘲讽道:“胆子真是够大的啊。”

前妻快到碗里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前妻快到碗里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社会推荐

  • 总裁爆宠小逃妻10章

    原标题:总裁爆宠小逃妻10章小说:总裁爆宠小逃妻第10章:一个吻“宫澈你这个疯子!”许念有些崩溃地大喊,“那个女人不是巴不得嫁给你吗?你们连孩子都有了,放过我,行吗?”提起那个孩子,许念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回去了又能怎样?只要有那个女人在,她和宫澈,迟早还会分开的。既然如此,何不不早点儿把婚离了,他和那个女人结婚,给那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这辈子,我宫澈的的妻子只会是你——许念,放过你?除非我死。”宫澈语气透着一股坚不可摧的狠劲,下颚紧绷着。四年前,他就不该让她离开。不去管雷傲,不去管司空家的那

  • 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0章

    原标题: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0章小说名字: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10章教训①说罢,小灵儿又默念了几道咒语,青光闪过之后,小家伙的身上便多了一套和赫连冰漪一模一样的玄色锦衣。出了戒灵,小家一下子就被放在桌上的小点心给吸引了过去。“主人,这些东西,我可以吃吗?”那些造型精美的事物,可把小家伙的眼睛都给看直了。在赫连冰漪点头之后,小家伙三两下就吃掉了一大盘,他被封印了一万年之久,可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了!赫连冰漪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去管小灵儿,而是研究起炼丹来。依照夺天造化诀所说,赫连冰漪凝神闭目

  • 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10章

    原标题: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10章小说书名:三生三世:狐仙大人笑一个第十章欺人王母暖树想,若自己爱上一个人而求之不得,也不会利用这朵花让那个人爱上自己。这样虚假的爱,要来骗自己也束缚了他人,没有意义的。“若是怕被人利用,您为何不毁了它?”“每株植物都有它的生命,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我没有权利扼杀它们。这花与你有缘,送给你了。”树神觉得,自己保存这花太久了,既然这个小丫头和它有眼缘,送与她又有何妨?花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若是她用了它,也是这朵花应有的命运。暖树摇摇头,“不要,我拿这花作甚?不过,树

  • 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10章

    原标题: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10章小说名称:狐王来袭:盛宠独家冷妻第十章觉得越来越远秋梓言对什么事都很认真,她不知道她认真工作的模样让公司很多男员工为她着迷,可是她太冷了,没谁敢亲近她,只能在背后看着她、谈论她。她汇报完,白潇逸觉得没有问题之后,办公室就静了下来。秋梓言静静地看着白潇逸,白潇逸看着电脑,不知道有没有发现秋梓言在看他。以前秋梓言都是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看白潇逸,只是偷偷地看几眼,但现在她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自己这样看他也没有什么。“昨晚谢谢你抱我去床上。”秋梓言声音轻轻的,笑也轻轻

  • 重生之铁骨凰后10章

    原标题:重生之铁骨凰后10章书名:重生之铁骨凰后010神的恩宠看到她,便想到凤惊华,曾经的凤惊华美是美,却刚毅有余,娇柔不足,从里到外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意味,无法让他生出呵护和怜惜之心。“莲儿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在他出神的片刻,美人已如一缕香风,袅袅飘至他的面前,行礼。鼻间,萦绕着淡淡的梅花的香味,秋夜弦喜欢这样的香味。他扶姬莲起来,低笑:“莲儿,你真是我的知心人,我正想你呢,你就来了。”姬莲看着他的眼神,波光潋滟,含羞带怯,满是隐藏着的爱慕。这样的眼神,令男人心动。姬莲的声音娇柔而不

  • 极品傲娇系统10章

    原标题:极品傲娇系统10章小说名称:极品傲娇系统第十章:调戏系统林老头此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直恨不得跳上去生撕了这个混账,今天过后,他在几个老兄弟面前可成了一个笑话,就算估计他的面子人前不说,可背后免不了嚼舌根。到时候他的老脸往哪搁?胖子此时急得直跳,这傻逼,今天这么一说,林老头过后还不得整死你啊?500块钱又要不要命,至于吗。“这是谁的亲戚,给小李打电话,这样的人趁早滚蛋!”一旁一位资格最老的老头子吼道,他以为彭湃也是走关系进来的,这个工地上的年轻人都是他们几个老头子的亲戚,而他和公司老总的

  • 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10章

    原标题: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10章小说名字:惹爱成婚,总裁放开我第10章小心翼翼被宠溺着等到护工来了之后,傅小慈才离开了病房。“哟,走啦?我也刚好下班呢。”走到电梯口,又特别巧的碰见了纪扬川,“一起去吃饭呗?爷今天发工资了,我请客!”“不用了,慕迪他来接我了。”傅小慈抿嘴笑着,她可能没察觉,她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是有点像在炫耀自己男朋友的感觉。“啧啧啧,看这笑甜的,真是腻死我了。”纪扬川赶紧抖抖鸡皮疙瘩,“好吧,看来小爷我是有钱都花不出去啊……”“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好,那我就等着你咯,先走了。

  • 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10章

    原标题: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10章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10章夫妻生活苏乔昔来到客厅坐下,拿起遥控版打开电视机,随意选了一个新闻频道。看着电视时,苏乔昔偶尔也会去厨房偷看一下生怕严帝泽又摔了碗,而透过玻璃门看到严帝泽真专注地在清洗着碗筷。她在心里又悄悄地感叹了一句,原来这个男人洗碗的时候也能这么有味道。也许是苏乔昔的目光太过炙热,严帝泽冷不丁地回头望来。四目相对,苏乔昔看到了严帝泽眼里的微微凉意。窥伺被抓了个正着,苏乔昔脸蛋儿微微红了,随即微笑道:“你先忙,我去看电视了。”而严帝泽

  • 极品法师在都市10章

    原标题:极品法师在都市10章小说名字:极品法师在都市第10章温馨一刻林帆又扯着嗓子开始吆喝上了,市农阶层最害怕什么?就是被人要钱,既然压根不是为了赚钱,林帆索性也就直接打起了免费的广告。果然,林帆的广告在这里的效果不错,陆陆续续的行人围了上来。看热闹本就是人的天性,还没疯林帆开始表演周围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幸亏林帆提前也想到了这个局面,他所在的这个十字路口用来休闲的广场还足够大,不然造成交通堵塞的话,林帆可就要弄巧成拙了。“你这什么都没有怎么变魔术,坑人的吧,我看人家电视上的魔术师都有那么大

  • 极品医仙10章

    原标题:极品医仙10章书名:极品医仙第10章急救黑夜特别的寂静,但是,在这小区的一个角落却非常的嘈杂,沸沸扬扬的人声,打乱了原本沉寂的黑夜。“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路过……”江少云在门外就听到这些人说的话,心下当然清楚这些人想要做什么。“没事,路过刚好陪我按一下。”江少云一开始就打算跟这些人周旋一下,对于这熙二年的到来也是非常的惊讶的,只可惜来到这人间,许多法术都已经消失了,所以一眼看不出来这些人的身份。“我们……大侠,你就放过我们吧。”只见眼前这些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很明显跟下午那些人是同一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