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在线阅读

2018/1/13 22:14: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严少追宠倔强小妻

第3章 乔夏是个好妈妈

严辰冽皱眉,随即淡淡的道:“乔夏那样,也是为了严安好。雷霆军事网

他很少管严安,这几年来几乎是乔夏一手把严安拉扯大,她做的和为的,他都看在眼里。

严辰冽还记得,有次乔夏为了让严安知道承诺这两个字的分量,愣是让严安练习钢琴练到了凌晨一点。

他看不过去就去提醒她,而乔夏很无奈的告诉他说:“严大人,我们的宝贝安安是男孩子,以后长大了,会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担当,重承诺,这比什么都重要,他既然答应了小美明早弹给她听,就要做到。”

“你以为我这样对他我自己就不心疼呢?我看安安在那一边弹一边哭,我的心就抽着跟着疼。但是,我这样做,让安安有了这个教训,以后安安不会怨我,还会感谢我。我以后也能少操很多心。”

那个总是未雨绸缪的女人,那一刻眼里的心疼和光亮,让他动容。小说: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在线阅读

如果没有乔夏这两年的教育,严安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优秀。

“乔夏是一个好妈妈。”他嘴角勾起莫名弧度,如是说。

严辰冽推开唐玉儿,站起了身,“妈,你该回去了,不管什么事,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操心。”

“辰冽,你又躲,你这样怎么对得起……”韩伊婕急了,还要再说。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女声在门口响起:“妈,辰冽这是想要躲什么?你说他对不起谁呢?”·

乔夏的笑眸眯成一条细缝,站在门口,巧笑嫣然。

她还是进来了。阅读881234567.cc

原来打算先暗中调查清楚的,但是现在,她不打算,让这屋子里的人太好过。

屋里的三人,全都愣了。

“乔夏,你不是在S市出差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韩伊婕不可思议的瞪着乔夏,心里盘算着乔夏到底是什么时候到的,刚才那些话,她到底听到了多少。

应该,是没听到什么吧,不然,她怎么还能这样淡定?

但是,如果听到了的话……

韩伊婕眼角瞥了一眼唐玉儿和严辰冽——那今晚,干脆说开?

乔夏浅笑了一下,缓缓走进,高跟鞋踏在瓷砖上,一声一声,响在三人心里。

她先将给安安买的礼盒放在三人面前的桌上,而后在沙发上坐下若无其事的说:“答应过安安,在他成年之前,他的每个生日,我都会陪他过。”就算再忙再累,也会为他赶时间。

严辰冽拧着眉,看她一片淡然随意的样子,心里七上八下。版权881234567.cc他怕她听到了之前那些不该听的话,“要回来怎么不先给我打个招呼。”

清俊的脸上,脸色难看。

“唔,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只是没想到,你们倒是给了我几个惊喜。”乔夏还是笑眯眯的,只是以往平和的视线,此刻却寒的让人心惊。

“你都听到了。”心里咯噔一下,严辰冽确定的说。

乔夏不答,反倒看向了他身旁的唐玉儿,自她进屋后,这女人就一直紧靠着严辰冽,虽然表面一副柔弱的样子,但是她却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眼睛里的东西。小说: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在线阅读

看好戏?幸灾乐祸?怜悯?

真够可以的啊!

不过,没有人告诉她,她乔夏并不好惹吗?

“这位是?”她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强势而得体,盯着唐玉儿不放。

恰巧,一道闪电哗啦一下霹在天际,唐玉儿心颤,一下子抓紧了严辰冽的手,柔柔的说:“我叫唐玉儿。”你这辈子估计都忘不了的名字。

“唐玉儿啊,哦,我对你有点印象了,你就是那个,妈以前跟我提起过的……”乔夏恍然,转眼请教韩伊婕:“从小到大缠着严辰冽不放,不知天高地厚,以为缠上严辰冽就能从麻雀变成凤凰的天真女人?”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玉儿!乔夏,你不要挑拨离间。”韩伊婕急道。

这话是她以前唐玉儿还没认亲的时候跟乔夏说的,这乔夏竟然还记得!

韩伊婕眼珠一转:“乔夏,既然都被你听到了,那我们家,也算是和你撕破脸了,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辰冽要和你离婚!”

第4章 不要脸到让人不想拒绝的女人

随着韩伊婕的急声,室内气氛瞬间沉寂下。小说: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在线阅读

严辰冽一直盯着乔夏看。

看着她唇角的笑意逐渐的收敛。

其实,她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至少,他见的很少。

从大二他们十八岁那年相识至今,在严辰冽的心里,她一直是淡然浅笑,随时随地都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

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年她追他时,她将他堵在墙角,双手撑着两边的墙面,眸光晶亮,唇角微勾的对他说:严辰冽,我看上你了,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做我的男人。

明明她的身材很娇小,身高才刚刚到他胸口的位置,可他还是被她的气势给震到。

他想笑话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可是在触及到她神采奕奕,淡定十足,信心万分的眼神时,即将出口的恶言莫名其妙的顿住。

他想,她是他遇到的,最不要脸的女人。

不要脸到让人不想拒绝的女人。

似乎是默了几秒,乔夏不紧不慢的说道:“妈,你跟我撕破脸了没关系,我给你撕。只要我没对你撕就行了呀,你说对不对?”末了,她还冲着韩伊婕眨了眨眼睛。

韩伊婕火上眉梢,嫌恶的嗤笑:“乔夏,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没事儿人一样,真够不要脸的。”

“都是一家人,你是我婆婆,我有什么糗态你也早就见识过了,不差这一样,你想嫌弃就嫌弃呗。”乔夏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转眼间眸光一闪,看向了唐玉儿,笑意更深,“唐小姐,现在我婆婆在嫌弃我,估计这会儿心里正在琢磨着我这儿媳的三十六宗罪。你作为一个小三,继续待在这儿听好意思吗?看着这样一个数着儿媳罪状的婆婆,你也不闹心?”

直白的嘲讽语气,完全没有丝毫保留。

“乔夏,我说,辰冽要和你离婚!”韩伊婕气的发抖,“你耳朵没毛病吧,有毛病赶紧去治!”

“妈您放心,我耳朵没毛病,我听到你在说什么了,可是妈,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和辰冽,现在这不还没离婚么。”她又瞧向唐玉儿,“唐小姐,我和辰冽还没签离婚协议,所以我和他还没离婚,对吧。”

“你……”乔夏咬定她和严辰冽没离婚这话,韩伊婕气的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发作。指着乔夏,反而骂不出话来。

她无计可施,只能看向自己儿子。

唐玉儿原以为乔夏进来就会炮轰自己,会在严辰冽面前将泼妇的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在看到韩伊婕和乔夏撕破脸的时候,她还在暗自窃笑,心道老天对她真好,今晚说不定就是她的翻身夜,可哪里料到乔夏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她不理会韩伊婕的咄咄逼人,竟然直接四两拨千斤,把话题转到了她身上。

被当面骂成小三,并不好受。

唐玉儿暗自吸了口气,稳住了情绪。

乔夏果然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脸皮真厚。

不过,如果只是靠着厚脸皮就以为万事大吉,那她可真是想错了!

唐玉儿将楚楚可怜的目光看向了严辰冽,却见严辰冽一直盯着乔夏。

她心里一突,柔柔的道:“乔夏,你就不能成全我和辰冽吗?我和辰冽不仅真心想守在一起过一辈子,而且我们还有安安,安安虽然不是你的孩子,但是你还是很疼他的对不对,孩子由亲生母亲带,才会幸福对不对?”

就这样成全?笑话!当她乔夏是圣人转世?

她绕有兴致的斜睨着唐玉儿,“海誓山盟并不靠谱,另外,我对严安有感情。”

严辰冽一直在看乔夏,可是乔夏到现在却压根都没有认真看他一眼。

心里有些寒,察觉到唐玉儿被她看的抓着他的手紧了又紧,严辰冽心一狠道:“我决定和玉儿在一起。”他要对唐玉儿很好很好,并且一直好下去,这是,当初他对那个人的承诺。

既然已经说出口,他不再顾忌她的感受,“我和她,从小就认识了,她一直是我心里的宝贝,如今更是双份儿的,乔夏,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这个决定,至于严安,我相信玉儿会很爱他。”

是双份的,一份,是那个人的。

第5章做了你的谈判专家

玉儿说,只有他愿意离婚和她在一起,她才会觉得幸福,那么,他愿意,至于乔夏,严辰冽知道自己对她,从来就没有爱过。

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从不曾爱过……

严辰冽说话,一向都是神情淡淡的,但是只要他说出口,语气里就会有肯定的味道,听起来,很有斩钉截铁的感觉。

这应该是他的不言苟笑和清冽的气质在作祟。

曾经,乔夏就是因为这点而被他吸引,举手投足轻松写意,却决胜千里,多迷人的特质。

可是现在,她听得想动手。

这两人,说的真是比唱的还好听,从某一程度上来说,贱人配渣,还当真是绝配。

韩伊婕在一旁满意的点头。

乔夏心口汹涌了一阵。

但是,她很快冷静下来,再待下去已经没什么意思。

乔夏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关于你们所说的离婚这事儿,我很赞同,但是离婚协议,我们要仔细敲定,当然,如果你同意净身出户的话那就不用了。”

她不会求他,更不会做丝毫的挽留,这是她的尊严。

“凭什么?我告诉你!休想!你这厚脸皮的女人……”韩伊婕一听,马上沉不住气,严辰冽晦暗的眼神扫过去,她才停下。

“乔夏……”他极严肃的开口,“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你,但是不是你的,我希望你也不要想贪。”

净身出户,他做不到。

“WY公司是我的心血。”而且,如果他失去了WY,他拿什么去争夺继承权。

“是么。”她笑意更深,“但你不要忘了,如果没有我,你付出的那些个心血,狗屁都不是,且不说WY不会有今天,恐怕连成立都是问题。当年是什么状况呢?是我,我给你的启动资金,我帮你拿到的前一百单生意,一百单啊,呵呵,包括现在,WY依旧有四分之三的生意是靠着我的人脉。不过……”她深嘲的语气一转,“你那个父亲不是已经认了你,让你做严家的接班人了么,你还在乎WY这种规模的投资公司?现在你可是严氏的代理总裁啊。”

不等他接口,她又道:“我十点还要飞S市,未来五天,也都会在S市处理工作,如果你不同意净身出户,那就带严安来S市找我,这五天里,我可以抽时间和你谈谈,严辰冽你应该知道,只要我乔夏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能得到。”

不惜代价,只要自己高兴。

她不再停留,转过身,洒脱离去。

是的,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失手过,这十年来,他们见证的再清楚不过,而他,更是清楚。

……

其实,在遇到严辰冽之前,乔夏的人生轨迹并非是在商场上征战。

她的父亲是X市重案组的总督察,她从小就耳濡目染着这种案件,按照父亲乔寒山的意思,她原本应该跟父亲一样为国家效力,成为一名优秀的案件谈判专家。

乔夏并不厌恶父亲的安排,相反,自她十五岁那年,以自己这项天赋成功的将一位少年的心灵从噩梦中解救出来之后,她就很喜欢这个解救人于迷途的职业。

直到十八岁那年,她遇到了严辰冽。

严辰冽是那个豪门大家掌舵人严行书的私生子,相比于同龄人,他特殊的生长环境使他看起来更具个性与城府。

她很喜欢严辰冽,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独特的气质所吸引。

一见钟情,她觉得不错,并不抗拒。

当初的严辰冽,唯一的身份就是严行书的私生子,而这个身份,并没有给他带去任何的东西,他一贫如洗。

但是乔夏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严辰冽绝对是一只优质股。

她知道他的境况,知道他很需要帮助。

第6章 十年前十年后

所以,仗着自己对他的喜欢,她对他的付出毫无保留,义无反顾。

唯一的要求就是,只要他答应她做她的男人。

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全身都闪着光芒的自己,他总有一天会真心接纳她。

他是个有野心有谋略的男人,所以,他答应了她。

为了目的,他成了她的男人。

听起来,他们的关系不像是相恋的男女,更像是利益的结合,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两人在一起的前两年里,除了深夜的给予和慰藉,他们一天的说话都不会超过十句,更不要说缠缠绵绵的吴侬软语。

这种情况,直到他们大三那年,在外注册了公司,也就是WY投资,两人一起在外面租了房子住,相处这才紧密了很多,但是,他们依旧更像是合作伙伴。

在事业上,他们相互欣赏。但是依旧,他对她的感情还是清清淡淡的,不抗拒,但也没有表现的多喜欢。

可是,乔夏并不在乎,她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她坚信他会离不开她。

这一不在乎,就是十年的时间。

……

十年之前,他答应做她的男人,让她守护他。十年之后,他说要和她离婚,他要去守护别的女人。

一个女人,青春也不过那几年。

一个人,一生也不过几个十年。

乔夏关掉了笔记本,摘掉了眼镜,揉了揉眉心。

现在是凌晨两点,她准备完了明天要用的东西。

很累,她去冲了凉,把自己泡在温水里半个小时,可是回到床上的时候,还是睡不着。

其实,别看她之前走的时候淡定非常,好像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其实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那时,她更像是在逃,只是要强的自己,打死也不会把懦弱的一面呈现在那三人面前罢了。

她身体累,心也很累很累。

这么多年,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好像都被自己刀枪不入的倔强与刚强欺骗了,忘了乔夏这个人也会累,也会难受,也会需要谁在她脆弱时候,给予一个拥抱和一份暖流。

严辰冽要离婚可以,但是,她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

第二天的谈判很顺利,就差最后的签约部分,对方公司的代表却迟迟拖着,说是还有些细节,公司高层有分歧。

中午十二点,乔夏回到自己坐落在S市的公寓,在此之前,她收到了一段匿名发来的视频文件,她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恍恍惚惚,她知道那是谁发来的。

严辰冽带着严安站在大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没有钥匙,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乔夏下车,掏出钥匙进门。

“你应该提前给我这个地址,并且安排人员给我们接机。”而不是让他带着儿子照着曾经来过一次的记忆,辛辛苦苦的一路找过来。

他跟在身后,语气清冷的发表不满。

但是乔夏注意的却是,严安身上的这个牛仔套装不是她给严安买的,关于严安的穿着和备衣,都是她一件一件亲自挑选预备。

严安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牛仔套装,戴着一副墨镜,不过五岁,五官却已经出落的非常出色,一身气质跟他父亲一样清冷。

嘴唇很薄,以后长大了,说不定也是个薄情的人。

此刻,严安怯怯的看着她。

她唇角勾了勾,不动声色间,眸光又是冷了许多,“小安,为什么没带行李?”

“爸爸说,我们下午就能走了。”严安躲到了严辰冽身后。

她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闷。

“吃饭了没有,妈妈去给你做。”笑容浅淡了一些。

“乔……乔夏,你不是我妈妈。”严安鼓足勇气,直直的看着她。

乔夏终于看向严辰冽,却是说,“他是你的亲生爸爸就行,我和他还没离婚,在法律上,我就是你的妈妈,不管你是认或不认。”

第7章 我要我的亲妈妈

“爸爸带我来就是跟你离婚的,乔夏,我要我的亲妈妈!”严安咬着牙,“我不喜欢你。”简直讨厌死了!

奶奶说,乔夏就是一头母老虎,一点错都没有!

严安厌恶的摇头,走到严辰冽身前问:“爸爸,你们快点谈完,谈完我们就回去吧,妈妈还在家等着我们呢。”温柔美丽的唐玉儿,他很喜欢。

他有了唐玉儿那样的妈妈,一定可以很幸福,毕竟,那是他的亲妈,她肯定不会跟乔夏这头母老虎一样虐待他,让他学这学那。

五岁的孩子不知道,他说这种话的时候有多忘恩负义,有多伤人。

严辰冽一愕,下意识的看向了乔夏。

却见她深吸了一口气,率先朝书房走去。

他站起身,蹙眉的跟上,他知道,谈判可以开始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关了书房门之后,却看到——

乔夏脱光了衣服。

他呼吸一滞,别开了眼,“你这是干什么。”

乔夏光着身体,缓缓走近他,脸上却毫无笑意,“不管我们大人怎么样,小安还是个孩子,你们把这种事情都跟他说,对于他日后的成长,你认为会有帮助吗?”

严辰冽眉目一挑,他看的出来,乔夏很生气。

眼瞳冰寒,却偏偏能感受的出来,哪里有团火在燃烧。

严安的那些话,十足的伤了她的心。

他心里一软,“我知道你是真为严安好。”

“为他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你们教导成了白眼狼?”她嗤笑一声,眯着眸子,将脸凑到他眼前。

呼吸,浅浅相合。

乔夏盯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见他面色闪过不愉。

她干脆抱住他,一把吻住。

疯狂的炙热的吻,不像是在燃烧,而更像是在宣泄着什么。

严辰冽要推开她,可却被她缠的越紧。

喘息在唇齿之间,他被压制在书柜上,心里怒气上涌。

不同于以往满足她的心不在焉,他今日突然也像着了火一般。

借着男女力气上的差距,严辰冽一个翻身,掌握了主动。他的动作没有对妻子的温存,直接而迅猛的进入。

乔夏仰面,她吃疼,却不吭声,倔强的咬着唇。

严辰冽最见不得她这种表情,征服心顿起,进攻的每一下,都死死的盯着她的脸。

他身体突然一僵,就要抽离她的身体。

乔夏察觉,缠住他不让他离去,嗤笑声在他耳边响起,“放心,我在安全期。”

她的嗓音被渲染的暗哑,严辰冽终于控制不住,把自己交代在她体内。

一场以纯粹宣泄和征服为主旨的动作大戏落幕,而戏中的两位主角,却在分开之后直接沉默下来。

严辰冽突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场景,那是他们认识的第二年,那时候他们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刚注册了公司。

那天,是她的生日。

她名字叫乔夏,可是她却出生在圣诞节那个冬季最寒冷的日子。

这么好记的生日,可是他却照样没记住。

他答应她晚上会早点回来,可是因为一点私事,他还是回来的很晚,而且,还被她看到他是被那个学妹送回来的。

进门的时候,他看到餐桌上放着一个蛋糕,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

严少追宠倔强小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严少追宠倔强小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推荐热门随机

  • 没有一个人的童年容许错过安徒生│BYART X推荐

    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之初,一直以为安徒生是个中国人,以为他姓安。后来,才知道安徒生1805年出生于丹麦,相当于我们清朝嘉庆年间人士。比曹雪芹晚一个世纪左右。《红楼梦》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伟大启蒙读物。而前后相隔一个世纪的两代文学巨匠给予一个少年的价值,却大相径庭。塔吉娜·玛丽娜《神奇动物》每个孩子的成长都需要温暖的另一面安徒生童话相比于其他经典童话来说,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好与残酷的交织。不像格林童话,王子与公主最终幸福,邪恶的巫婆最后也一定会被打败……而安徒生童话里善良勇敢的美人鱼化成了

  • “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这回答绝了!

    弘扬传统文化拥有厚道人生朋友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早上看不到乞丐讨饭吗?我摇头,想不出答案。“如果他能早起,不那么懒的话,也不至于出来讨饭啊。”这答案我服,而且真没毛病,很多人的不幸,都是因为「懒」造成的。懒,有时候真得能害死人。一个人的懒往往分为两部分:行动和思维。1你的迷茫因为你懒得行动经常有读者留言说,我现在好迷茫啊。什么叫迷茫?迷茫是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该如何发展,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扪心自问,你真得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吗?其实,大多数人心里是很清楚的,很清楚自己需要干什么,也有着很清晰

  • 2018年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第13届

    2018北京文化艺术博览会定于2018年10月25日至10月28日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国展,北三环东路6号)倾情上演,再次为中外藏家献上阵容华丽的艺术盛宴。经过10多年的精心打造,北京文博会已成为国内综合性最高、体量最大、引领艺术发展潮流的艺术盛会,在画廊、艺术机构与收藏家之间搭建了最广泛、最高效的交流平台和信息平台;成为京城历史最悠久、规格最高、人气最旺、影响力最强的艺术品牌盛会。在建设北京全国文化中心的政策指引下,2018北京文博会以“艺领未来”为主题,特设当代国际画廊展区、名家推荐展区、

  • 2018年高考“学神班”——数学满分15人,摘得6科状元

    图为班主任吴胤财老师22日,吉林省高考成绩公布。在2018年高考中,吉林省省教附中高三(1)班数学单科平均成绩145.7分,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史上平均分的最高记录。除此以外,这个班的孩子们还摘得了全省6个学科的单科状元。还在算“及格率”和“优秀率”?人家高考数学“满分率”30%!记者第一时间电话联系到学校,进行了解情况。这个班的班主任——数学特级教师吴胤财老师介绍说:“今年,班级数学单科满分(150分)15人,占全班人数的30%,刷新了我国高考数学满分率记录!”从去年9月,吴胤财开始担任该班的班

  • 那些二十多岁玩摄影的人,都混成什么样了?

    “你梦想赚钱,我赚钱养梦。”半年前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颤。因为我知道,这是身边许多独立摄影师朋友的真实写照。我们都是普通人,大约一辈子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大家眼中最正常的轨道是——老老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升职、老老实实娶妻、老老实实生子、老老实实服老。而独立摄影师在逆道而行。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关联事件,大多数都没有公司权威、品牌背书、岗位溢价、大项目成就、经验积累。只有一个人,在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玩积木游戏,大人们总觉得没有价值,可小孩子才知道,他在堆砌心中的那个城堡。最近

  •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上一次在日本新潟旅游的时候给老爸带回来一个茶壶,当时买的原因是因为是当地的纯手工手艺,觉得挺好看,就作为礼物送给了老爸。没想到回家后他爱不释手,谁来家里,他都会拿出来,请人喝茶。于是乎,好多人托人让我帮忙买这个茶壶,当时老爸和我说的时候,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只是去新潟旅游,而且那么重还易碎的东西,我怎么拿回国?于是乎,我就去网上订,可是依然解决不了怎么带回国的伤痛,再于是乎,我就想到,在这么发达的中国,我干嘛不去中国网站上找一找,不找不知道,真是一找吓一跳啊,还真的有,但是,找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阻

  • 最近超级火的霸气句子:我活着就是让讨厌我的人越来越不爽

    愚笨的女人知道洗衣做饭,但不愿再梳妆打扮,聪明的女人也知道洗衣做饭,但不忘扮靓自己。愚笨的女人带给男人压抑和压力;聪明的女人带给男人激情和动力。烦恼像根葱,往里看全是空,少和别人攀比,过好自己的生活,烦恼自然消失不见,我们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我们总是看见自己没有的,而忘记了我们所拥有的。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如果你看到我心软所以肆无忌惮,那么等到我心狠的时候,就算你把你的心掏出来跪着捧给我,我都不会原谅你……和好容易如初太难,与其互相猜忌,不如各奔东西,笑的大方走的坦荡。无论你活成什么样子,

  • 专访赵莉│身份与时间的母题思索,用影像构建的想像之境

    “我有一个学生……”赵莉在整个采访中,这几个字眼说了三十次有余。今年是赵莉在美院当老师第十一年。从老师到班主任,送走一届又一届,她接触到最多的,就是形形色色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听赵莉说话,她那带着感染力的话,仿佛让我也进入了她充满魅力的课堂。她说:“学生们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影像中利用视觉材料编织并传达出相应的知觉感受,使观者产生共鸣。”她说:“学生时期一定要珍惜各个学科交叉的可能性,多跨界,多营养。”她说:“优秀的学生是应该从平时就慢慢积累,尤其是完善自己作品以达到极致的态度。”……每一句“她说

  • 乾陵边的土庄子

    此文发表于《延河》杂志2015年第三期乾陵边的土庄子文/韩文生在乾陵周边,有过去留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土庄子。所谓土庄子,就是渭北旱塬上人们为了建窑洞而在平地上垂直挖一个正方形的院子,在院子的四周打上窑洞,再从地势较低的一方出个洞子,就形成了土庄子。小时候,我曾见过挖土庄子的过程。下面的人将挖土装进筐,上面的人用轱辘吊,上千立方土,都是一筐一筐吊运走的。土庄子建成的时候,主人都要邀请村里人去帮着踩院子,就是主人买些核桃和红枣站在庄子上面,往院子里扔,院子里的人便开始争抢,在争抢的过程,就将地面踩瓷实

  • 【脱贫攻坚】陕西紫阳:咬定青山不放松、就业脱贫打先锋

    文旅发布讯(记者梁纪委通讯员杨志贵)紫阳县坚持“脱贫攻坚、就业领先”的发展思路,充分发挥就业脱贫的核心主导及先锋带头作用,将劳动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培训与就业紧密结合起来,咬定青山不放松,谱写了一曲曲打赢脱贫攻坚战,扣人心弦、令人鼓舞的惠民富民赞歌。“手脚”并用,紫阳抓住被评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劳动力转移就业“两个示范县”的重大机遇,针对大学生及农村劳动力两大就业群体的结构特点,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和修脚产业“手脚”并用组牢就业“经纬”线、领跑脱贫攻坚。2014年以来,先后投入3500万元分别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