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工业革命—正传:21.雨山机车大赛

2018/1/14 1:57:55 来源:科学史评话 []

上文书讲到了斯蒂芬逊主持修建了达林顿的铁路。雷霆军事网这条铁路还是很成功的。他同时也在争取曼彻斯特到利物浦的铁路修建权。但是议会辩论的时候,他表现不太好,导致被反对者攻击。最后议会没有通过铁路修建的法案。这也导致了他人生的最大一次挫折,他被开除了。

不过达林顿铁路的成功运营,使得他的声誉回升。最后人家不得不把他请回来,毕竟斯蒂芬逊父子是最有经验的铁路工程师。阅读881234567.cc不过呢,达林顿铁路上一多半跑的是马拉货车,蒸汽车不占大头。这就让斯蒂芬逊父子很不爽。利物浦到曼彻斯特的铁路绝对不能再搞马拉货车了。不过这事儿他们俩说了不算,人家运营者非弄个马拉货车跑上去,你能怎么办呢?这是不能靠命令去阻止的,只能靠实力说话,假如蒸汽机车真的方便快捷,马拉货车自然就淘汰了。

切特莫斯沼泽中的道路

斯蒂芬逊父子俩大致上有个分工,儿子去管火车头,老爹管修铁路。老爹乔治·斯蒂芬逊碰上的最头痛的事儿就是自然环境的限制。在两座城市之间,有个大沼泽。雷霆军事网按计划有7.6公里的路程要通过这片沼泽。大部分人认为沼泽是没办法修铁路的,到处是水,下边全是烂泥,还有好多水生植物经年累月一代一代堆在里边,火车一走,还不全陷进去啊。乔治在修建达林顿铁路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完全水平的铁路上,10磅的牵引力可以拉动一吨的货物。假如有个0.5%的坡度,那么能拉动的重量就打了对折。因此铁路要求尽量保持水平。所以斯蒂芬逊就需要削平山头,或者架设桥梁。雷霆军事网沼泽当然可以用架桥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现在很多地方就是这么做的,因为沼泽湿地是非常重要的生态资源,尽量减少破坏。但是在当年,斯蒂芬逊那个时代,并没有这样的观念。而且全程架桥也太贵了,经费上是没办法承受的。

以前根本没人在沼泽地上修过铁路,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沼泽上首先是碰到很多水,一般来讲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把水排干。但是这显然是做不到的,工程量太大了。雷霆军事网另外一种办法是填进去大量的沙土石头之类的。但是,下边还有大量的淤泥,淤泥是软的,时间长了要沉降的。现在施工的话,先要想办法排水,不全弄干了,起码铁路线附近要弄成干的。可以把部分的淤泥挖掉,重新填土。而且填土的顺序还有讲究,沙子,碎石,土壤这些层的性质都不一样,顺序不能搞错。当然啦,现在可以动用大型工程机械去挖掘。那时候是没有办法把淤泥全部挖走的。推荐881234567.cc所以斯蒂芬逊才头疼呢。

后来,斯蒂芬逊观察到,周围的居民有办法在沼泽的泥地里行走。道理也很简单,脚底下绑个长木板之类的就行了。反正是加大接触面积,那么就不容易陷进去。所以斯蒂芬逊最后的解决方案就要多管齐下,先是动用200民工,在两边建排水沟,尽量把水排出去。即便如此,脚下的土地也还是很容易冒出水来,地下水位也很高。

第二步是组织大批人马往路线上填土,填进去砂石之类的东西。然后在地下铺上木材,铺上草。或者是拿柳条编成的大网,反正就是这一类长条形的东西,或者是面积大的东西,为的是尽量把铁路和火车的重量分散开,这样的话是可以防止沉降的。为了防腐,还撒了不少的煤焦油。下一步,再在上边堆泥土砂石建立铁路的路基。

1833年,火车穿过切特莫斯沼泽

这么干的话的确是可以解决问题,但是随之而来的麻烦是工作量惊人。切特莫斯沼泽地的环境非常差。有的地区积水很深,地形环境不利,导致排水不畅。大量的土石扔进去就像扔进无底洞一样。那也没办法,董事会的人也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工人们干的也辛苦啊,大家都纳闷儿,这种地方一个人都没法站立,踩下去淤泥和水底生长的各种腐败的植物残枝败叶能一直埋到膝盖。这怎么能走火车呢?后来从利物浦拿来不少的焦油桶,埋在了底下,还盖上了很多石板。这下解决问题了,最艰难的路段就这么对付过去了。这条穿过沼泽的铁路一直沿用到今天,到现在仍然在上边跑火车,现代火车的重量比斯蒂芬逊的车重了好几倍,但是仍然可以安全的行驶。只是某些特别敏感的人会发觉,似乎这一段铁路是软的。列车振动的节奏和别的地方有区别。

橄榄山被人工切出一道峡谷

不光是这一段沼泽路段,后边还有大工程呢,那就是穿越橄榄山的工程。那是活生生要把一座石头的小山包切开一个大切口,人工制造一个峡谷。这条峡谷长两英里,有的地方深度超过了80英尺,大约是24米深,两边是直上直下的石壁,火车将从这个深沟里面穿越橄榄山。不得已用炸药吧,那时候用的都是黑火药,这总比人力要快点儿。

跨越桑基运河的高架桥,世界上第一座铁路高架桥,现在是英国的国家文物

整条路还修建了64座桥梁,路上要跨越很多的河流。火车要求尽量走直线,最好避免上下坡,否则要损失运力。桥梁都是用砖石结构修建的,跨越运河的桥梁还要考虑桥拱的宽度,太窄了严重影响船只通行。有的桥梁就没办法采用砖石结构,斯蒂芬逊用了铸铁横梁,很多地方斯蒂芬逊都是有创新的。当然啦,逢山开路,遇水迭桥,需要的人手就非常多。

斯蒂芬逊带领无数工人奋战在铁路工地上。这些工人不过都是些失业者罢了,是啊,从1825年开始,英国就在闹经济危机,很多商品价格暴跌都没人要,当然就有很多人失业啦。这是一次相对过剩造成的经济危机,就像课本上学到过的那种。英格兰银行的黄金储备从1070万磅降到120万磅,银行有70多家破产。最重要的棉布出口减少了23%,可见经济危机来势汹汹。不管修铁路有多苦多累,有工作就不错啦。

包工头负责招聘,过来一位应聘的。包工头一看,这位身体健壮,又粗又胖,手提哨棒,脑门儿倍儿亮。这是农民工?这是武松!

不管到什么时候,包工头都会尽量选能吃苦耐劳,能有把子力气干活的。一看这位,鞋子上全是泥,看来是个干活的人。行了,收下了。

过去在城里打工,修个房子修座桥,都是在人多的地方,唯独修铁路,一直在野外工作。工人们生活条件当然是很差的,自己搭个窝棚住。几年下来病死或者工伤致死的就不少人呢,每拖下去一天,就是无数的钱。董事会的人一直在催斯蒂芬逊,您快点儿吧,这都1828年了,开工多长时间了,我们陆陆续续投资46万英镑了,啥时候能建成通车啊?斯蒂芬逊两手一摊,快不了啊,除非给钱给资源,否则怎么加快啊。董事会说啦,拿破仑说过,他的字典里就没有不可能这个词。斯蒂芬逊鼻子差点儿气歪了,1821年拿破仑就死了,这都好几年了,坟头上草都好高了,别拿拿破仑说事儿。你们只要给我钱,给我人手给我材料,我能做到拿破仑也做不到的事儿,董事会也没辙。

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不得已,董事会向利物浦政府贷款10万英镑。政府就要派人考察这条路的建设情况,铁路建设是没多少可说的,但是很多人在政府派出的工程师托马斯·特尔福特耳边说坏话,主要是说,蒸汽机车不灵,还是用马车比较靠谱儿。董事会里也有支持用马车的,这下又开始无穷尽的吵架了。

达林顿铁路的大股东爱德华·皮斯跟斯蒂芬逊是一伙儿的,他提议,你们组织代表团,到我们的达林顿铁路来实地调查一下看看再说。结果考察团认为,还是用固定蒸汽机车拉纤比较好。所以这也不能定纷止争。最后没辙,董事会出了个主意,来个比赛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拉不出来的是驴。这是智慧与技术的较量,也是新观念与保守派的较量,意义重大,这场比赛势必会载入史册。

公司董事会决定,他们公开悬赏,征集一种最好的蒸汽机车。什么叫好蒸汽机车呢?根据速度、重量、马力、耗煤量、排烟量等指标进行综合打分,谁的分数高谁赢啊,胜者奖金为500英镑,这相当于乔治斯蒂芬逊当总工程师一年的收入,钱不老少啊。比赛的地点就在利物浦-曼彻斯特铁路已经完工的雨山段,时间是1829年10月份。路长一英里,比的就是来回跑圈。

悬赏告示一贴出,立刻就炸窝了,全英国甚至欧美的工程师们欣喜若狂,机会太难得了。这事儿既能展现自己的机械才华,又能拿到大笔的奖金,何乐而不为呢?各地的工程师们发狂了,外带不少铁匠跟着起哄,那年头不少工程师其实就是铁匠。学校里的学者也不甘寂寞,那些幻想家、发明家、哲学教授、机械工人、各色人等纷纷登场。民间隐藏的高人,类似扫地僧这样的纷纷出马。各种机车制造计划和方案甚至实物,源源不断的涌向利物浦铁路公司。铁路公司的人快招架不住了,拿过来一看,这个是减小机车摩擦力的方法,只用一根丝线就能拉动。那个是啥?那个是大马力机车,能够拉断碗口粗的绳索。还有的说机车采用氢气,氢气这玩意儿容易炸,这家伙也不怕爆炸。更搞笑的是有人提出不用燃料和蒸汽就能让机器循环运转,专家们一看,这不是永动机嘛。法国科学院1775年就提出永远不接受有关永动机的提案。尽管当时人们并不清楚为什么造不出永动机。但是这么多年来,各路神仙都试过了,没有一个能成的,本宇宙基本法则是出来混总要还的,怎么总想不劳而获啊。

卡诺

热力学的几个定律发现过程都很曲折,正是因为永动机始终都搞不出来,冥冥之中大家意识到,一定有什么规律在暗中支配着能量的转化运行。当时的人们可能没想到,解开热机效率之谜的那个人正在法国闷头研究呢,暂时还没人去打搅他,他叫卡诺,历史留给他的日子也不多了,他的研究成果要到半个世纪之后才能被人们所认识。我们后文书再提到他。

董事会组织的这个活动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铁路这个新生事物,这么一折腾,等于宣传给了全世界,为英国铁路将来走出国门做出了贡献。

斯蒂芬逊父子当然很开心,罗伯特·斯蒂芬逊先前去了南美,回到英国先没回家,而是到处走访,把英国当时蒸汽机车的状况了解了一下,摸了个底。他心里有谱儿了,他家的机车肯定是最强的。别人还不如他家的呢。父子俩信心十足。精心准备,调试机车,就等着比赛的到来。

火管锅炉和传动系统

他们改进后的机车是用的所谓火管锅炉,也就是一个大水包,许多根管子在水包里边通过。燃料燃烧的烟气就从这些管子里面通过,把外边的水加热。烟气和水接触的面积越大,那么传热效率就越高。管子多,表面积就非常大,效率就非常高。有没有反过来的呢?水在管子里跑,烟气在外边。有啊,这叫水管锅炉,家用燃气热水器就是典型的水管锅炉。

燃烧的废气直接从烟囱排走,乔治·斯蒂芬逊偶然发现,加高烟囱就能提高效率,他也不懂这是为什么。可能北方的朋友,自己家生过煤炉子就会有体会,烟囱高一点,粗一点,拔烟效果就更好。上边烟拔得快,下边新鲜空气就不断补充进炉膛,里边烧得旺,火力就大。这是因为烟囱里面有一管子高温的烟气。这一管子高温烟气比周围的冷空气要轻得多,当然会有很大的浮力。现在这个拔力是有经验公式可以计算的,跟烟囱高度成正比。也和冷空气的密度以及烟气的密度有关系,归根到底是温度差,温度差越大,拔力越大。

火箭号、新奇号、无敌号

经过第一轮的淘汰,有5辆机车进入了下一轮。“新奇号”,自重2吨;“无敌号”,自重4吨;“火箭号”,自重4吨;“独眼巨人号”,自重3吨;“坚定号”,自重2吨。新奇号的颜值最高,一下就获得了大家的青睐。长得漂亮就是有好处啊。而且表现也不错,第一天人家飙出了28公里的时速,但是锅炉爆管子了,而且修了半天没修好。第二天新奇号就瘸了,带伤上阵,还能跑到15英里的时速。但是又一次出了故障。不得不推出比赛。

独眼巨人号原理图

负责搞笑的是独眼巨人号,别的车都是喷烟吐火的蒸汽机车,独眼巨人号不是,人家是一辆马车,说马车也不正确,人家是在车上装了个跑步机,然后让高八尺,长丈二的大洋马在跑步机上跑,然后带动车辆前行。能允许这种车上来凑热闹,真是服了这帮评委了。跑不了几步就不行了,直接退出比赛。

坚定号

坚定号一开始就坏了,连修了5天都没修好,最后一天的比赛是参加了,跑出了每小时10英里的速度,最后拿了一个安慰奖,26英镑。无敌号,几乎跑完全程,但是最后一刻锅炉烧坏了,不得已退出比赛。但是落选的选手未必没有好运,有人盯上这辆车了,发明人蒂莫西·哈克沃思还接到了两个订单,算是没白来啊。

火箭号模型

斯蒂芬逊父子的火箭号则是表现完美,没有出任何故障,稳稳当当以19公里的时速跑完全程。大家虽然觉得这辆车长得不好看,但是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动力性能。这辆车主要是儿子罗伯特的功劳。这父子俩成了世界上最大牌的铁路工程师。围观的人群里边有不少的外国铁路专家,从此蒸汽火车开始得到全欧洲的青睐。各国开始大力发展火车,连美国也不例外。

在利物浦到曼彻斯特的铁路线上,后来火箭号再创纪录,跑出了57.6公里的时速,铁路之父的桂冠就戴在了乔治·斯蒂芬逊的头上。英国掀起了建造铁路的狂潮,狂飙猛进二十多年,英国正式商业运营的铁路也从几十公里猛增到上万公里,并且影响了全世界的运输格局。

斯蒂芬逊的头像被印在了钞票上

虽然乔治·斯蒂芬逊功成名就,但是他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隐痛。这个隐痛导致了他与科学家群体的隔阂,他从不相信那帮伦敦的科学家。因为之前他们闹出过一场专利纠纷。直到最近,1833年,议会才宣布斯蒂芬逊的设计和戴维爵士是不一样的,并没有抄袭的问题。那么到底是什么纠纷纠缠了十几年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

    原标题:《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小说名: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001:我的丈夫,出轨了第1章:我的丈夫,出轨了跟宋放闹离婚的那天,我收到了各路亲戚打来的无数电话和众多信息,大意都是劝我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跟宋放闹离婚,毕竟结婚后没有哪个男的是没有点花花心思的。我没有回复,一一选择漠视。如果只是单纯的出轨,或许,我可以选择原谅。但是,宋放那根本就不是简单的出轨,而是骗婚,借腹生子!我叫顾念,两年前,在一个远房阿姨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宋放。那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

  • 《余生请让我爱你》《余生请让我爱你》

    原标题:《余生请让我爱你》《余生请让我爱你》小说名:余生请让我爱你第一章:奇怪的视频安盛公司十九楼,会议室,周一。“下面请夏主管跟我们介绍一下这次活动的主要策划。”老板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公司刚赔了一笔生意,他整个人非常暴躁。夏雨落拿起笔记本走到多媒体前面,找到自己周末写的文件,打开。“啊!嗯!以安,轻点,疼……”暧昧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来,纠缠着的急促的呼吸声,在会议室里迅速响起。夏雨落一瞬间有点懵,电脑屏幕上,赫然是她和萧以安的床事视频。懵完之后的不知所措,没能让她迅速换掉视频,声音反而越放越

  • 《鬼魅总裁之替身情人》《鬼魅总裁之替身情人》

    原标题:《鬼魅总裁之替身情人》《鬼魅总裁之替身情人》小说名:鬼魅总裁之替身情人第1章午夜之意外情迷初冬的夜空像巧克力般令人感觉优雅。安逸且舒适,冷风时而撒着娇拂过大地…冷漠寒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腕处得欧米伽,犹如墨玉一般的眼眸闪过一丝比这个夜晚还要冷上几分的情绪,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他打开车门走入了KISS会所。夜晚在寒冷也抵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不过今晚似乎人比平日里少的几分。推开门一个红色的物体就给他了一个熊抱,不过他似乎不惊讶,只是挑动了一下浓密的眉头。“这么等不及吗?”冷漠寒的嗓音带着一丝特有的

  • 《余生尽悲欢》《余生尽悲欢》

    原标题:《余生尽悲欢》《余生尽悲欢》书名:余生尽悲欢第1章别怕,本少爷待会儿一定温柔点今天天气很好,可是我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我现在在医院,去修补……处女膜。“四十九号,唐纪。”到我了,我拿着单子进了手术室,躺到了手术台上,觉得特别的羞耻,特别的难堪。医生在看了看我的资料之后,问我:“唐纪是吗?”“是。”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鄙夷,可不光是她,其实连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但我也是没有办法,不是走投无路了,我不会这样干。从手术室出来时,我并没有感觉我被重塑了,反而觉得这一层膜,是对我的嘲讽。离开了

  • 《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

    原标题:《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小说: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第1章我的男人谁敢动新亚商城的超大电子屏上正播放着当前最热的花边新闻。星娱乐最新报道,昨日,炙手可热的涵天集团总裁付辛辰与十八线小明星妮卡被爆一同出席慈善晚会,二人动作亲密暧昧,有知情人士爆出,二人即将举办婚礼……黎小若站在路边看着屏幕上的新闻,脸上露出谜之微笑。白衣雪纺配上牛仔短裤,脚上一双五公分的高跟鞋,显得干净又利落,一头波浪微卷的乌黑发色,发梢配上点点酒红色,带着成熟,脸上画着淡妆,这样的黎小若美丽动人,路

  • 《余生有你才可依》《余生有你才可依》

    原标题:《余生有你才可依》《余生有你才可依》小说名称:余生有你才可依第1章脏女人“宋可依,你爬上我的床又想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宋可依眯着眼睛嘿嘿一笑,跨坐在了余延之的身上,小手不安分地摸上了他精壮的胸膛。“住手!”余延之顿时清醒,捉住宋可依的小手坐起来,顺手打开房间里的灯,厉声呵斥道,“宋可依,我再说一遍,你是我妹妹!”那双还带了一点惺忪的眸子里,瞬间被愤怒取代!言落,他像嫌弃垃圾一般一把推开她,抬脚就狠狠踢到她肩膀上,把她踹下了床,“我和霏霏马上就要结婚,回头也该给你找个男人嫁出去,省

  • 《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

    原标题:《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小说名字: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第001章受辱“说,沈安宁在哪里?”黑暗寂静的房间里,冷到骨子里的低沉嗓音骤然响了起来。被蒙上眼、双手双脚动弹不得的沈安诺呼吸一窒,身子克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她抿了抿干涩破皮的唇,艰难地重复着,“我不知道。”这已经是她被掳来关进这个房间后第五次进来逼问了,问题千篇一律,全问的是沈安宁的下落。她是真的不知道沈安宁在哪里,可是逼问她的这人完全不相信她的真话。“这张嘴的口风还真是紧。”男人冷嘲

  • 《许我良辰换余生》《许我良辰换余生》

    原标题:《许我良辰换余生》《许我良辰换余生》书名:许我良辰换余生第1章这感觉好极了一夜噩梦浮沉。洛嘉人睁开双眸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凉意弥漫而来。她侧眸看向身侧,空空如也。这才恍然想起,丈夫顾铭在新婚的晚上,就接到上级命令,临时出差。算起来今天也是第三天了,按照行程安排,今天应该回来。想到这里,洛嘉人连忙起来洗漱打扮,刚打开洗浴间的灯,洛嘉人放在卧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连忙一路小跑过去,只是人到铃声已停。就在洛嘉人暗自懊恼自己错过顾铭电话的时候,叮咚一声,一条短信跃然于屏幕之上。洛嘉人点进去一看,

  • 《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

    原标题:《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书名:一世婚宠:总裁娇妻萌萌哒第一章:误入狼窝“叮——”电梯在十八楼停下,大门打开,夏浅浅深呼吸,一步步走出电梯,小鹿般的双眼,到处张望着。“1-8-0-2……”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啊!这里……”突然,夏浅浅眼前一亮,在一个房门前停下,虽然那个2字有些奇怪,不过,确实是这里没错。她带上明媚灿烂的笑容,小巧的手轻轻在门把上

  • 《余生无你何欢》《余生无你何欢》

    原标题:《余生无你何欢》《余生无你何欢》小说名:余生无你何欢第1章人间地狱A市各大娱乐新闻版报头:首富顾时安与容氏千金容欢大婚,从请柬到宴席、从钻戒到婚纱,无一不是巨款,引起无数女生的艳羡。然而,婚礼现场却是乱的一塌糊涂。一切准备就绪,新娘却不见了。顾时安阴沉着脸,周围没有人敢靠近,直到手机视频声音突兀的响起,几乎是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顾时安就接了起来,语气阴沉的像是腊月的寒冰,冰冻千里。“容欢,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看到屏幕上的画面,顾时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一脚踢向了桌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