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2:30:41 来源:网络 []

小说: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

第8章有惊无险

“你口中的莫姨娘可是你家相爷的小妾?”龙锦御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失望之态,缓缓地松开了拽着花匠的手。原文881234567.cc

花匠咽了咽口水,晚上若是见鬼那也不足为奇,可是现在可是白天,艳阳高照的时候,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于是,又补充说道:“王爷,那莫姨娘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奴才……奴才想可能是府上的哪位小姐拿来这里弹的吧?”

也对!

刚才那女子怎么看也就含苞待放,不可能是几十岁的姨娘,多半是这府上的小姐。如此,龙锦御急切地问道:“你府上的两位小姐都已经在前厅见过,除了她们还有谁?”

花匠听完愣了愣,就如实答道:“王爷,府上共有三位小姐。大小姐和三小姐都美丽大方,就只有二小姐那脸有些……”

眼见花匠欲言又止,更是让龙锦傲迫切不已:“二小姐的脸怎么了?”

“二小姐的脸毁了容,也是最近才回到相爷府的。”花匠并没跟龙锦御说得太详细,恐怕相爷告诉御王这些事也会不高兴。

龙锦御失望之极,挥了挥手花匠会意地退下。版权881234567.cc而,他也再无半点兴趣继续逛院,背着手眉头锦州地往来时的地方而去。

院子外,水若曦将两人的谈话都听了去。对于御王这个称呼,她也早已听过。听说御王手中有一部分兵权,武功了得,聪明过人,与那个司徒明朗是表兄弟。一文一武,在朝中的势力可是不小。

不错!

怎么说这个还是司徒明朗的主子,长得也不赖,主要是手上还有兵权,要真是攀上这门婚事,水若莲估计也能哭上好几天,那慕容雪不肯罢休的个性估计能让水易明抓狂。

正美滋滋地想着,她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网站http://www.881234567.cc/陌生,含蓄,浓烈,这绝对是某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摸摸脸,她下意识地逃离,却被一只大手捂住嘴,身子被顶着了墙上。

“想不到相府的二小姐有魅惑众生之貌,天天贴着张人皮,是不是有些爆揉天物了?”只见用身子子顶着水若曦的居然是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虽然只能看到下半截脸,可这如鹰般锐利双眸子却是让水若曦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男人产生恐惧。

“真美!”男人将脸埋在了水若曦的肩上,另一只手则是不客气地直接从衣领探了进去。

“你!这里可是相府,你……你到底是谁?”水若曦都被男人的如此直接吓得忘记了反抗,即便是前生她也未曾被男人这么非礼过。

呵呵呵!

男人淡然一笑,在花若曦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吻,紧握住她柔软的身体,他咬着她的耳根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要冷夜看中的女人。雷霆军事网

“啊!”水若曦被男人这么用你一捏重要部位,大喊一声,却是声音没完全出口自己老实地捂住了嘴。

男人用脸贴她光滑的脸,轻声地在耳边说道:“我就喜欢你这么聪明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这可是相府,你就不怕……”花若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上了嘴。

翻江倒海,游刃有余,似进似退,疯狂的深吻,而,这样颇有感觉的深吻最后被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结束。

意犹未尽的男人,用一种欣赏的目光打量着表面镇定的水若曦。下一刻,他嘴角的笑渐渐扩散,那感性而淳厚的双唇居然让水若曦有些冲动,这冲动还被他尽收眼底。

手,从衣服里抽了出来,刚才的粗鲁变得温柔,紧紧地抱着她的小蛮腰,他的话温柔却散发着可怕的霸道:“记住了,除了爷,谁都不能碰你。说明881234567.cc不然,我会杀了他,或者杀了你!”

水若曦身体为之一颤,从汹涌澎湃的吻中惊醒。咬了咬唇,恶狠狠地瞪着这不懂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

男人低头又是一吻,借着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水若曦面前。

见鬼了?

水若曦难以置信地摸着还有他味道的唇,嘴角还有残留的血腥味道。刚才那一咬,估计他也吃了不少口头。

正发着愣,听到大门口东面的院子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赶紧闪身往自己院子快步而去。刚关上房门,就听到门外传来敏儿的声音。说明http://www.881234567.cc/

“主子,相爷让您过去。”敏儿竖起耳朵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她刚才来的时候貌似主子不在房里。可是,主子的武功在自己之上,她就没敢推门进去看看。

“知道了,下去吧!”花若曦紧张地差点没失手打碎窗边的花瓶打碎,听到是敏儿的声音才稍微放心。

不过,她也不敢太过大意,毕竟这两个丫头和那个嬷嬷也都不是好东西。摸摸脸,她快步走到床前。打开枕头的一个暗口,从里面拿出平日戴在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

水若曦刚刚换上面具,就听门外一阵催促声,让她只能选了一件长裙套上匆匆地出了房间的门。

然,出乎她意料的是,门外站的人居然是水易决。这个表面只是官家,而其实跟水易明的关系匪浅之人。

“二小姐,御王和司徒少大人来了,相爷请您过去。”水易决虽然说话口气冷淡,却是对这个二小姐很是尊重。

看到水易决,水若曦的记忆里浮现出十年前的一幕,当时府里的人都躲花千蓉像鬼一般,水易决应该是唯一来安慰花千蓉的人。当时是午后,她正在屋子里休息,听到声音出来看到了那一幕。她看到水易决一直无奈叹气,而花千蓉却已经热泪纷飞。而,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小,她什么都没听到。

从思绪中把自己拉回来,她上前朝管家欠了欠身:“劳烦决叔等久了。”

“二小姐,请!”水易决满意地笑笑,尔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换做别人,今天来请肯定要受到言语上的一阵讽刺。可,这人是水易决,水若曦便干脆地迈开莲步出了院子。

水易决跟在后面,跟着出去的只有敏儿。走到半路的时候,水若曦看到只有敏儿跟着错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来到了会客的院子。

进门的时候,她买低了头,走到水易明面前欠了欠身:“若曦见过御王爷,见过司徒大人,见过爹爹!”

“起来吧!”龙锦御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个二小姐的面容毁到了什么程度,于是往前走了一步,却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可,当水若曦抬头的时候,足足将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可能?

不!

这香味不会错,他闻香无数,这种香味清幽中带着某种勾魂夺魄的魅香,这种香气就连他一时半会都说不出配方。

“御王爷恕罪!小女幼年因不慎落崖,所以才变成今天这样。”水易明知道肯定会让龙锦御受到惊吓,所以才没让若曦出来,可是人家坚持要看看水家的二小姐,他也不容推迟。

“若曦无意冒犯御王爷,还请御王爷恕罪!”水若曦心里有些气恼,这不明摆着让自己出来丢脸。偷偷瞄了一眼慕容雪母女,她们脸上勾起的讽刺笑意,让她顿时气血澎湃。

然,此时某个人的一句话,却让她火气小了不少。同时,又让她的一颗心提到了半空。

“相爷为何不早说,司徒对医术说不上精通,却能医治不少疑难杂症。”司徒明朗淡若清风的一句话,让大家都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而,原本一脸嘲笑的水若莲即刻将心提到半空。从那天开始,只要跟水若曦扯上关系的东西慕容雪都警告她格外小心。可,未婚夫对水若曦的脸有兴趣,让她极其紧张地看向慕容雪。

慕容雪的心情跟水若莲差不多,可是碍于御王爷在场,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就算要说话也轮不到自己。

“若司徒少爷真能医治好若曦这张脸,易明真是千恩万谢了。”水易明口气十分真诚,让站在旁边的其他人水家的人都有些吃惊。

水若曦愣了愣,抬头看了司徒明朗一眼。只是一眼,她看到他眼神中的疑惑光芒。

厉害!

想不到堂堂的礼部侍郎还能精通医术,难道他还能一眼看穿自己不成?

蹬蹬蹬!

就见司徒明朗往前走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低头欠了欠身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司徒少爷留步!”

“唉……有什么授受不亲,明朗能为你将脸治好,相爷也就少了一份担心。而且,明朗很快就是相爷女婿,这点忙是该帮的。”没想此时一直观察着水若曦的龙锦御开了口,他也想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有问题?

“王爷说得没错,若能医治好你的脸,你娘的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水易明并不想强求,可是他是真心想让这个女儿能过正常人该过的日子。

第9章原来是你

既然水易明都开了口,水若曦知道再也无法推脱。无奈之下,她也只有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不过,她还是开口拖延了时间:“若曦谢谢司徒大人一番好意,只是今天是您跟姐姐下定的好日子,不如……”

“对对对!今天可是下定的好日子,这事等过了今日,司徒大人再看何时有空再麻烦上门来帮若曦看看。”水易明听若曦这么说连连点头,差点就忘了今天是若莲的好日子。要是弄砸了,慕容雪肯定又会上演一哭二闹的场面,到时候他也没清静日子过。

如此,此话题才算告一段落,慕容雪母女俩的心才缓缓地落了地。而,水若曦却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偷鸡不得反倒舍把米,这么吃亏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做。没给慕容雪母女找碴就算了,还把麻烦惹到了自己身上。

退到一边,她偷偷地打量起司徒明朗,最后目光落在他手上那把脸谱扇子上。好奇怪的扇子,这看似文雅的扇子,却是充满了杀机。莫非,这家伙也会武功?

再想起今天那个自称冷夜的银色面具男人,那威胁的眼神,霸道的眼神,还有那让她都会惊呼的武功。越往下想,她的心就越乱,感觉自己就像刚刚桶了马蜂窝,被咬得满头是包。

午膳过后,水易明与其他两人谈起了国事,所有的家眷也都退了下去,只留下龙锦御的随从伺候,就连水易决也都被叫了出来。

离开之后,水若曦借口让敏儿出府抓些疗伤的铁打药回来,她则是沿着长廊往兰院的方向走。刚走到院门口,一个人影从侧面闪了出来。

啪!

一个狠狠地耳光落下,水若莲已经凶神恶煞地站在了水若曦面前,指着水若曦的鼻子一阵臭骂:“小贱人!你若敢打司徒大人的主意,我水若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水若曦觉得今天自己到底怎么了?每次出手都被人慢半拍,摸着发疼的脸,她居然没有赏水若莲两个耳光。

见状,水若莲以为水若曦是因为今天吓坏御王爷自尊心受创,更是嚣张不已地冷笑道:“就你这张脸,也别抱太大希望。”

水若曦用犀利的眼神瞪了水若莲一眼,若不是看在水家二小姐的身份对自己还有用的份上,她早让这不知好歹的女人脱上一层皮。

水若莲被水若曦看得心里一阵寒,却又不得不装做占了上风的高傲,昂首挺胸用鄙视的目光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水若曦则是用手扒开这个碍眼的家伙,迈开大步继续走自己的路。而,就在快要到达兰园的转角,一男一女的对话将吸引她止住了步子。

“爹,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一定要去找到他们,一定要找到他们。”只见一身白色长裙的漂亮女人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一双拳头因为愤怒而使劲拽紧,放在墙上的拳头还磨破皮渗出了血。

说话的男人水若曦认识,正是刚才领她去前院的水若决。就听水若决说话的口气带着祈求,表情又有些无奈地说道:“爹也不想放过那些人,可是,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不是时候,什么时候才是?爹,若灵等了八年了。难道爹忘了娘和弟弟是怎么死的吗?爹……呜呜……”说着话,水若灵泪流满面,激动着扑进水易决的怀里。

水若灵因为哭声而打断了谈话,后面说的话都有些含糊不清,而水若曦想听得更清楚一点往前迈了几步。

哪知,就是这几步,却让水若灵突然从水易明的怀里站了出来,转身一把利剑已经架在了水若曦的脖子上。可是,当她看清楚来人是水若曦之时,眼神中的那种防备却突然放了下来。

“若灵,不得对二小姐无礼。”看到是来人是水若曦,水易明反倒紧张起来。

“若灵见过二小姐!”水若灵也是懂礼数之人,放下剑礼貌地朝她欠了欠身,卑微地低下头去擦拭眼角的泪水。

水若曦打量着这对父母,许久,就听她微笑道:“决叔府上的人谁都知道您是爹长兄,若灵妹妹看上去跟我相差不多,叫声姐姐就行,叫二小姐反倒生疏了。”

“二小姐,这里是相府礼数还是要的。不过,既然二小姐已经开了口,以后就请多多照顾灵儿。我这女儿孤零零的一个,我这个做爹的也不知道女儿家该注意些什么?”水易明见花若曦一番好意,想想府上也只有若曦稍微能跟女儿走近些,毕竟两个姑娘也都习过武。

“爹……”水若灵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家子气地拉拉水易决的手臂。

“决叔放心,若曦不会让那些女人欺负灵儿妹妹,今天的事也万不会像任何人提起。”花若曦乐意地点点头,看了水若灵一眼,这个堂妹可比家里这些姐妹顺眼多了。

她之所以能那么快接纳水若灵不止是因为水易明曾经的照顾,更多的是另一个还未完全确定的原因。反正,在这看似华丽的宅子里,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强。

“谢谢二姐!”水若灵人如其名十分灵敏地欠了欠身。

“行了,以后把这玩意收起来,这地方决叔比我更清楚。”水若曦看了一眼若灵手上的剑,要是府里出点事,恐怕水易决也会受到牵连。思索了一会,她又开口说道:“府上的人可知道灵儿会武功的事?”

水易决拧紧眉头想了想,随后答话道:“应该不知道,灵儿也是刚回到我身边。我对相爷也只是说带着孩子不方便,送到了远方亲戚家而已。”

“既然这样,就别再让府上其他人知道灵儿会武功的事。”说完,水若曦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银两塞到若灵手中,关切地说道:“拿银子去做些好点的衣服,别让自己太寒酸了。”

“二小姐,这……”水易决开口想推迟。

“既然当年你都把娘当成了自己人,怎么不能把我这个侄女也当成自己人?你的恩情娘不说,若曦也记下了。”说完,水若曦头也不回地往兰园的方向走去。

水易决百感交集地看着水若曦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不同于一般的激动,而这激动远远超过了对水若曦的期望。

“爹!您觉得她能信吗?”水若灵突然问了一句。

“嗯!”水易明想都没想重重点了点头,叮嘱了女儿几句,快步往梅院的方向去了。

水若灵看了一眼跟随自己多年的宝剑,又看了一眼还带着温度的银子。许久,她追着水若曦的方向跑去。

水若曦回到院子的时候,李嬷嬷和碧柔都已经回来了。两人看着回来的主子,纷纷迎上前去。她则是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故意大声说道:“今晚把晚膳送到房里,我累了,不希望有人进来打扰。”

水若灵趴在门口,听到了水若曦的说话,精明的她转头离开,照着水若曦的话先把剑找地方藏起来,然后出了相府去了布庄。

……

月落西山,热闹的一天的相府总算是平静下来。让水若曦意外的是水易明居然没过来找自己,看来他是放心明天司徒明朗给自己瞧病了。

唉……

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镜子前看着这张人皮面具。她实在无法相信司徒明朗有这本事,可以一眼看出脸上的面具。

可是,明天他就要来诊断,就算没能当场确定自己戴着面具,明天的诊断也会让自己穿帮。

“姐姐是不是在为明天诊断而发愁?”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从窗户传来,让原本沉思的水若曦警觉地站了起来。

然,人却没从窗户进来,而是正大光明的推开大门,走进来关上门来到了水若曦面前。

“是你?”水若曦看到来人无比惊讶,这么明目张胆地进来,门口的那三位居然全然不知。可见,来人的武功也不是一般。不过,看到这幕她心里更是确定了某种猜疑。

“姐姐觉得还会是谁?”来人微微一笑,口气中并未带着任何敌意,反倒是玩笑式的放松。

水若曦淡然一笑,看着来人的眼泪充满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她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她手里的一块玉佩

“姐姐……不,应该叫师姐,师姐肯定认识这个香囊对吗?”来人把腰间的玉佩拿在手中,在水若曦面前晃了晃。

见到此物,水若曦刚才的笑容止住了,拿起玉佩在手里翻看一番,一只手摸了摸胸前的玉佩,抬头看向来人如同见到亲人般的激动。

来人看到水若曦的激动,眼中的泪水朦胧。心里想着师傅,她紧紧地抱住了水若曦:“我不知道能帮师姐做些什么?师傅遗言让我一定要过来找您,不管将来发生任何事情,除了爹之外,你是唯一我能相信的人。”

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庶女狂妃 或 相府二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武灵大主宰12章

    原标题:武灵大主宰12章小说名称:武灵大主宰第12章全大陆青年赛“臭小子,你终于来了啊?”见到杨冲走到了自己的小茅屋里面,王德也是停下了自己手上的事情一脸不悦的看着杨冲。杨冲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院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去修炼了。”“小子,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啊,直接击败了李牙那个小家伙。虽然说李牙的实力不算是顶尖的。”王德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冲,倒是把杨冲看的有些发毛。毕竟杨冲的双生命石可没有告诉别人,而且亡灵魔典也似乎在真武殿里有着一些记载。“就不说别的了,说些正事吧。你这个小家伙成

  • 机甲武神12章

    原标题:机甲武神12章小说书名:机甲武神第12章天才啊,天才“哟,竟然真有人敢挑战田公子!”“这家伙肯定是知道自己怎么也考不过凑热闹的吧!”“肯定是不知道哪来的乡巴佬,如果他知道和他竞争的是什么人,他早就吓尿了。”听着周围的嘲笑声,就连被嘲笑的萧飞也都有些好奇了,这田公子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众人这么追捧。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说道:“快看田公子来了。”这时不远处,一名白衣少年正和几个人谈笑风生向测试场走来。“田公子,以你的学识这种考试简直太小儿科了。”“就是,应该建议药师殿给你免试。”“本来就和免试差

  • 废材狂妻:极品七小姐12章

    原标题:废材狂妻:极品七小姐12章小说名称:废材狂妻:极品七小姐第12章教诲,天级丹药顾倾城再无心翻看丹药录,有些吃惊的看着修老,种种迹象都表明,修老就是传说中的药圣强者修元为,可是这么一代强者,怎么会被封印在一个小破木盒中?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徒儿,怎么样,你师父我厉害吧?想当年,我也是跺一跺脚,就会引起一片恐慌的人。”修老看出了顾倾城的惊讶,立刻沾沾自喜地咧开了嘴角,开启了自卖自夸模式。“噗……”顾倾城非常不给面子的喷笑,见修老盯着她,只好将笑意憋了下去:“师父,我错了,您有没有什么可以

  • 一世盛宠:佳偶添成12章

    原标题:一世盛宠:佳偶添成12章小说名字:一世盛宠:佳偶添成第12章时来运转第二天一大早,韩米珈就被韩舒远给叫起床了,吃了儿子牌爱心早餐后赶到了公交车站。因为太久没有回到F市,所以对这里发生改变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几乎是全程靠着手机导航才找到了丁潇婷工作室所在的地方。站在马路的对面,韩米珈就已经看到了几个站在楼底下拿着海报和手机等着的粉丝,海报上的丁潇婷一如既往甜美可爱,她们也每个人都打扮得俏皮可爱。“这些熊孩子,要是被父母知道只顾着追星不好好学习,该多头疼。”韩米珈自言自语着,不禁无奈地笑了几

  • 朕的萌妻真见鬼12章

    原标题:朕的萌妻真见鬼12章小说名称:朕的萌妻真见鬼第12章都喜夜约季鲤封略略回神,也不看那边,终是兀自丢了奏折,叫了门外的临公公传些酒来。夜深,一盏下肚,依旧是独斟独饮。易千息踱着步子消无声息地绕到他对面落座,一套紧束的黑芙蓉料子衬得他身姿迅捷,力量感十足。易千息脸上带的笑倒不似宫人那般,恭敬或不敬,而是透着一股子的不羁与潇洒:“你当真相信,她看得见你皇家祖宗的英灵?”“不信。”季鲤封闷了一口酒,脸上依旧泛着几分淡淡的烦闷。“假使有心,调查出朕这些幼时消息也不无可能。”虽然知道的人确实很少。“

  • 艳宫杀:凉薄世子妃12章

    原标题:艳宫杀:凉薄世子妃12章小说名称:艳宫杀:凉薄世子妃第一卷乔府风云第12章假亲近,真试探刚刚步入正厅,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便隐隐飘入乔宜蓁的鼻间。微微抬首,只见一位容颜秀美,气质如兰的女子,身着一袭淡蓝衣裙,仿若画中走出的仙子般,静静坐在主位之上。这,便是乔宜灼?“喂,看什么看,哪来的小丫头这么没规矩?你们小姐呢?怎么还不出来?这还要让我家小姐等多久?”立于乔宜灼身边的小丫环对乔宜蓁斥责道。小丫环的话,说的乔宜蓁一愣,不过转瞬,便想到,她如今身上穿的还是自庄子里带来的旧衣,估计这小丫环看自

  • 奸臣当道12章

    原标题:奸臣当道12章小说名:奸臣当道第12章本王腿麻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趁着大家都在,赵子卿将头从碗里面抬了起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秦将军,这几天我看就不用再让人守着我的帐篷了,都十来天了,依我看该是没什么危险了。”“那怎么行,你若是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向潜之交代。出发的前一晚,他还特意来找我让我好好照顾你。”秦简那意气风发的脸上写满了责任。听他这么说,一旁的副将周岩便轻嗤了一声,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能听见。赵子卿有些尴尬,却还是坚持道:“将军是这支军队的主心骨,跟将军比起来我就更微不足道了。还请

  • 三界剑痴12章

    原标题:三界剑痴12章书名:三界剑痴第12章乾坤步法径直走向武技借领登记处,只见一黑衣白发老者正拿着扫帚在一旁扫地,苍老的面容,深邃的眸子,青风只看了一眼,心中却是诧异万分。这老者的穿着极为朴素自然,但是直觉告诉青风,这老者,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这本《乾坤步法》,已经很久没人借了。”那老者却未曾看青风一眼,自顾低着头打扫着,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无妨,弟子就只是想尝试一下。”青风道。那老者闻言,停了下来手中的活,随即抬起头来瞟了一眼青风,然后其手中的扫帚便是猛地抬了起来,劈头盖脸砸下青风。这老者

  • 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12章

    原标题: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12章小说书名:独家占有:盛宠替身女佣第12章镶钻水晶鞋时间匆匆流逝。原浅这些日子除了料理花草,便是和温暖一起商量着顾明珠的阳台布置。顾明珠已经同意了原浅的设计方案,现阶段,原浅都在选购装饰用的花盆和植物,只要等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花半个下午的时间搬进去,省时又省力。今天傍晚,原浅给蔷薇花丛除了草,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打算回去吃饭。等到了佣人区,便发现所有的女佣都被管家皇甫兰召集到院落里。这是……要开会么?原浅是园丁,不是女佣,这种开会的事情她不需要管,便打算无视这

  • 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12章

    原标题: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12章小说名称:妖王绝宠:一品驭兽狂妃第一卷纷乱世间第12章唐门学院龙小蛮站在唐门学院的门口儿,双眼不由得有些发愣,她本以为学院嘛,充其量不就是几间房子而已,哪曾想却是眼前的这般光景?院门外的围墙上满是细密的青藤枝叶,却向左右各自绵延了几十米远,院门的台阶上杂草丛生,却也抵不过那青玉石阶在暖光下散出的柔和光芒。两扇院门紧紧合着,同样是略显破旧,可那上面斑驳着的只有岁月尘埃,却不见留下任何的痕迹。这院门乃青筱古玉所铸,本就比赤铁还要坚固几分,又怎么会留有丝毫痕迹?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