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10: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梦魇桃花

第二章 老公

  “出事?出什么事了。原文881234567.cc”我惊讶地问。

  “出了车祸,我正准备到医院看具体情况,这小子平时开车挺稳得,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黄伯说道。

  我抖了抖肩,这下线索可不就断了?

  没办法,和黄伯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拿出那张照片,对着天花板发呆。

  “老公。”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谁,谁在说话?”我四处张望,可是家里就我一个,哪有什么人。原文881234567.cc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动静,我就以为是幻觉,渐渐放下心来。

  不过我正躺下的时候,又是一声“老公”响起!

  这下可是真真切切,我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到底是我眼瞎了还是耳聋了?屋里头半个人影都没有啊。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瞄到,照片上,那个蓝色短裙的女人,嘴巴轻轻动了一下。

  “老公。”

  “哇啊!!”我直接把照片丢出老远,然后就像小时候被吓着一样,掀起被子就把头盖住。

  我全身蜷缩着,一个劲在颤抖。

  可是过了好一会,外面却是没有一点动静。来自http://www.881234567.cc/

  我想了想,掀起一点点被子,通过缝隙看外边的情况,可是外面除了地下有一张倒贴在地上的照片,啥也没有。

  于是我慢慢把被子掀了开,到最后我还“嗷呜”地叫了一声壮胆。

  可是我四处张望才发现,屋子里头哪有什么东西,我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

  一边暗叹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胆小,一边小心翼翼地捡起那张合家照。

  照片上依然是三个人,一个像极了我,一个梦里的蓝裙美女,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难不成是网站上得多,看出幻觉来了?”我摇晃着脑袋,决定去喝碗炖汤定定惊。

  说走就走,于是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宇哥,叫上他一起去炖个猪脑汤。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宇哥比我大三个年头,但打小我们就在一块掏鸟蛋,抓小鱼,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宇哥挺有本事,敢打敢拼,如今好歹也混成一家大电子厂的经理。

  我换了件衣服就到“智香靓汤铺”坐了位,顺手也把照片给捎上。

  我刚点完单,宇哥挺准时,一来冲着我就来了个后脑勺,呵呵直笑:“还好你小子发了财没忘本,还记得请我吃饭。”

  我苦笑道:“哥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能发财还不是第一个告诉你呀,我这是遇上麻烦了。”

  宇哥一听,笑得那是前俯后仰:“哈哈,我就说,你这小子没事就不会来找我,说吧,咋了?”

  我想了想,拿出照片递给宇哥,指着照片上的蓝衣女子道:“这是我的便宜老婆。”

  宇哥看了照片,愣了愣,一拍大腿激动道:“挖槽,张杨你小子不赖啊,的确有张扬的本事,你看着妞,那脸,那胸,那屁股,看着就直流哈喇子啊!”

  随后瞧瞧我,又瞧瞧照片上的女人,一抚额头叹息道:“哎,真是好白菜都给猪给拱了,我咋没这艳福呢?”

  说的时候还没压住声,害得周围那些女同胞都一脸鄙夷地望过来,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都钻下去。版权881234567.cc

  “哎哎,哥,你先听我说。”我连连止住他。

  不过我话没说完,他又瞪着虎眼冲我道:“张杨你这样就不够兄弟了,这么好的货,到现在搞上孩子,出了事才来告诉我。”

  我苦胆都要吐出来:“这哪能啊,我要是有了个女朋友,那还不是第一个找哥你喝上一壶?可问题是,这女人邪乎!”

  宇哥看我表情严肃,也就不说话,听我继续讲下去。

  我一口气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完,然后舀了一碗汤,咕噜咕噜地往下吞。

  “你是说,你在梦里和这女人上了几发,然后现实中,她就怀上了?我草,你小子还有这能耐?”宇哥指了指照片,一脸直疑。

  “我又有这能耐,首先我就在梦里把你给XO了。小说梦魇桃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问题是,我重来都没有见过这女人啊。”这家伙是个牛皮灯笼,瞬间我就被气得头晕目张。

  “你说这女人叫你老公?”宇哥问我。

  “对啊,甩都甩不掉!”我急声说。

  “张杨,要不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你这样P张图,自己骗自己也不是办法啊。”

  宇哥叹了一口气,那温柔的眼神看得我心里直慌。

  “滚犊子,老子说正经的呢!”我头都要炸天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被一个爆栗给敲得回过神来,“走,待会哥就陪你到医院走一回,不就是个恶作剧嘛,瞧把你小子给吓的。”

  我摸着额上隆起的小包:“哥呀,这样不好吧,人家刚出了车祸,我们就跑过去问长问短。”

  “怕个鸟,又不是我出车祸。”说完,三下五除二就把猪脑汤给灌了,宇哥拉着我上了车,朝着医院便飞驰而去。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宇哥开着大奔,我就坐在副驾驶座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

  “哪间医院?”宇哥问。

  “第一人民医院,就是上中环过去那间。”我说着,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前面。

  “哥,你是不是开错路,怎么开到郊外来了。”我疑惑地问。

  从“智香靓汤铺”出来,往左是市中心,往右则是郊区,不过我也记得好像是向左开的呀,可是现在怎么来到郊区了?

  亦或者是天色黑,开错了方向。

  “不可能啊。”宇哥喃喃道,不过当他看到附近的杂草野树,黯淡的路灯之后,也不由变了脸色。

  “或者是喝汤喝醉了。”宇哥晃晃脑袋,调了头,鼓起马力又飞奔而去。

  我们刚才在智香靓汤铺出来,跑了最多几分钟车程,不过,现在车速加快了,跑了十来分钟,怎么还是在郊外?

  我有点慌:“宇哥,你刚才到底调没掉头?”

  “草,掉不掉头你还没感受到啊?”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淡定点,就快到市区了。”

  可是再过了五分钟,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变化。

  空敞的道路,黯淡的路灯,周围的树木和杂草。

  “哥,要不,停车看看?”我打破车内沉寂的气氛。

  不过宇哥脸色格外难看地说:“这车,不能停。”

第三章 撞鬼

我纳闷:“怎么不能停?”

  宇哥长长出了一口气:“你看看后车镜。”

  于是我朝着镜子瞧了瞧,只见镜子里,有一个女人在冲我们招手。

  女人蓝色短裙,俏脸美臀,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满脸的焦急。

  要是平常人在黑夜里,看到这样一对母子早就停车载上一程了,可是,这女人我们认识啊!正正是我照片上的便宜老婆。

  更渗人的是,我一看过去,她立刻动了动嘴唇,看嘴型,好像在说着“老公,老公”

  的样子。

  “宇……宇哥,现在的车速是多少?”我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不快,也就他妈的一百六。”我看到宇哥手上都出了汗,可想而知他也是紧张得要命,不过没表现出来而已。

  我顿时口干舌燥:“宇哥,你说牙买加的飞人时速能有一百六吗?”

  “这我倒不清楚,不过,你觉得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能有这速度么?”宇哥直瞪着后车镜,那里依然是蓝裙女人,抱着孩子在招手。

  “哥,这回你信我了吧,这女人邪乎。”我心里乱成一团。

  宇哥把车里的空调开到最低:“信有个毛用,搞不好今晚哥俩就交代在这了。”

  我正要说话,突然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一接,是报亭的黄伯:“黄伯,怎么了?”

  那头的黄伯顿了一下,说:“小杨,送报的小伙你估计找不到了,失血过多,刚刚抢救无效,已经去了世。”

  “什么?死了?!”我大叫一声,这样我照片的线索不就断了吗。

  “叫个屁啊!啥死了这么激动。”宇哥被我吓了一跳,瞪着我问。

  “我们打算去看的那个,刚刚死了。”我咕噜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宇哥身子也是一抖,强笑一声:“你小子,这时候开这种玩笑,回去再收拾你。”

  嘴上这样说,可是明显宇哥心里是信了。

  “喂,小杨,小杨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黄伯见我不说话,于是问道。

  我正要说话,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朝着另一个后车镜上扫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几乎把我魂都给吓出来。

  镜子里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自行车后边挂着两个大包,包上清晰地写着“人民日报”四个大字!

  这不正是每天给我送报纸,今天出了车祸,刚才黄伯说去世了的那个年轻人吗?!

  这时候,就算空调开着,我也觉得全身出汗:“黄伯,你说送报的年轻人,刚刚去世了?”

  “对呀,真是不幸,多好的小伙。”黄伯那边又是一阵感叹。

  一听这话,瞬间我就感觉全身冰凉,刚要说话,电话却“嘟”的一声,没电了!

  我记得我是充满电才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快没电了呢?

  不过现在也不容多想,后车镜上的两个人,追得是越来越紧了!

  宇哥掏出电话扔给我,叫我报警,可是我接过电话一看,草,报个毛啊,屏幕都开不了,同样是没电了。

  我艰难地转了转头,望着宇哥。

  于是,我们两个就大眼对着小眼,就这样干瞪着。

  “草,死就死吧,杨子,系好安全带。”宇哥吼了一声壮胆,然后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狂奔而去。

  我和宇哥都紧咬着牙,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等天明。

  要是大白天,那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现在是晚上,黑灯瞎火,再遇上渗人的东西,谁都得惊上三分啊。

  现在是七月,五点左右就有太阳,可是我看了看手表,刚才我们开了两个小时,现在才是凌晨一点。

  不过燃油量已然不多,要这个车速熬到五点,似乎有点难度啊。

  以前烈日当头的时候,我指着老天直骂,现在我多想他能晒我个焦黑……“宇哥,你说我们今天会不会就这样挂了。”我心里郁闷,昨天还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我是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患”。

  “没事,咱哥俩命硬着呢!”宇哥笑了笑。

  “没事,能拉着宇哥死,不亏啦!”我也笑起来,气氛倒也活跃了不少。

  车速已经到了两百二,车子呼噜哗啦地直冲,可是后车镜上的两人,依然是跟在后边。

  就这样子有过个两个小时,到凌晨三点的时候,终于,车子的燃油量见底了。

  “算了宇哥,反正也躲不过,停车吧,还不如痛快点。”我深深抽了一口气,似乎等会都不能在呼吸着新鲜的气体一样。

  “草,老子倒也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宇哥说了一声,然后减速靠边,踩着脚刹缓缓停车。

  “吱”,车子靠右边停了下来,我和宇哥都做足了准备,他娘的,要死要活都来吧,反正也没油了。

  说是这样说,可是咱俩谁都不肯下车。

  “杨子,你的老婆,你下去看看情况。”宇哥对我说。

  我眨巴眨巴眼:“哥,我不敢。”

  “那算了,继续呆着。”宇哥说完,干脆闭上眼。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没有丝毫动静。

  再看看后车镜,蓝裙女人和送报青年依然还在。

  “草!这样等下去,老子更是瘆得慌,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杨子你待着,我下去看。”宇哥狠狠吐了一口气,起身就要下去。

  “不行啊哥,还是让我下吧,你要有出了点事,我该咋办。”我脱口而出。

  不过当我以为宇哥要慷慨就义,一脸郑然地要我坐下,自己下去时,他却猛地自个坐下,说了一句:“好吧,那你去。”

  我眼皮一跳,直想骂娘,靠,不带这样坑人的。

  无奈,我只好把心头提到嗓子眼上,颤抖着双手推开车门。

  车门刚打开,我还没下去,我开门的手就被一个手掌握住。

  然后一个声音从我后边传来:“小杨,可算找着你们了!”

  我全身一个激灵,抬头往上一看,不由惊呼出声:“黄伯?!”

第四章 黑蜡烛

“黄伯,你怎么在这?”我疑惑地问,宇哥也是望了过来,不过好歹见着个人,我们两个心里都有了底。

  漆黑的夜,黄伯扶着他那辆老二八自行车,对我笑了笑,说:“我是在市区那头,特地骑车来找你们的。”

  原来黄伯见我说道一半挂了电话,情知我们可能出了事,然后马上骑上自行车就来找我们。

  他说是使了点办法,才把女鬼赶走,这才找到了我们。

  “在我们那个年代,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懂一点风水。”黄伯笑着说。

  而宇哥却满脸惊讶:“这位黄伯对吧?我的车速都开了二百以上,你是怎么赶来的?”

  黄伯不说话,伸出手指指了指前面叫我们看。

  我抬头往前看去,只见街道灯火通明,马路上人满人寰,车辆川流不息,这不正是市区的中心么?

  可刚刚我们明明在郊外的啊。

  我们都惊出一身冷汗,更是疑惑地望向黄伯。

  “先回我的报亭去吧。”黄伯说了一声,报亭离这也不远,于是乎黄伯骑车先行,我们到附近加满油,相继来到报亭。

  来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色也准备作亮。

  宇哥递给黄伯一根烟,然后两人就在我旁边吞云吐雾起来。

  “你们是撞了邪,被鬼物缠上了。”黄伯吐了一口烟,接着又道:“尤其是你,小杨。”

  “我?我怎么了?”我急忙问。

  “小子别急,听黄伯说。”宇哥冲我瞪了瞪眼。

  “今天小杨你来的时候,我就见你眉间带煞,可是又怕说出来你会不信,所以只好叫你先回家呆着,尽量别出门。”黄伯继续说:“可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我就说嘛,怪不得我在等送报的年轻人时,黄伯总是叫我留下电话,然后先回家。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我暗想自个怎么这么倒霉,无缘无故咋遇上鬼了。

  “凡事皆有因果,小杨,你先说说,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黄伯问我。

  “这个嘛……”我不由红了红脸,然后把梦遗女人、快递“杜蕾斯”、超市沐浴露的事一五一十告诉黄伯。

  “然后,就是今晚我们在车里遇上的怪事了。”我一口气把全部说完。

  “杨子,那杜蕾斯你是打算跟谁用的?”宇哥却突然凑过来,一脸坏笑。

  我满头的黑线:“哥,现在这不是重点好不?”

  这时黄伯开口了,不过一说话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怪不得,原来如此啊。小杨,你的确是跟那女鬼结了婚。”

  “嘎?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我头都炸了,这女人我见都没见过,结哪门子的婚。

  “就是你梦见她的那一刻,结的冥婚。”黄伯缓缓道:“这事可大可小,要是处理不当,轻则自身丧命,重则祸连九族。”

  “挖槽,这么严重!”我拍着大腿,激动地跳了起来。

  “这样,黄伯你给想想办法吧。”倒还是宇哥镇定,递给黄伯一根烟,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放心吧。”黄伯点了点头:“小杨,你现在先回去睡一觉,等中午的时候,我想好办法,再打电话叫你过来?”

  见黄伯这样说,我的心里才定下来,于是跟黄伯道了声谢,然后才跟宇哥回家去。

  “哥,不如今天就来我这挤一挤?”我问。

  “也好,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睡醒顺便去看看情况,他妈这事真是太诡异了。”

  宇哥现在说话都还有点紧张。

  虽说将近天明,可是本来要我自己一个在家心里也是没底,现在见宇哥这样说,心里才没那么慌,毕竟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

  我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两个人倒头就睡到床上,一直到中午两点才被黄伯的电话吵醒。

  “小杨起来没?现在赶快过来报亭这里。”黄伯那边的声音有点急促。

  “好,好。”我见黄伯着急,自己也不由慌了,赶忙推醒宇哥,两个人简单洗刷了一下,二十分钟后便来到黄伯的报亭里。

  “黄伯,出什么事了吗?”一下车,我就急着问。

  “嗯,出了点状况,我今早替你掌了手香,结果是三短两长。”黄伯对我说。

  “三短两长是什么意思?”我有点摸不着脑袋。

  “人忌三长两短,香忌三短两长,你现在状况非常不乐观。”黄伯沉声道。

  “那要怎么办?”我还没说话,宇哥就抢先一步问。

  我心里一阵慷慨,果然不愧是我的铁哥,我平时的揍没白挨啊。

  黄伯顿了顿,然后说:“今晚,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我纳闷:“行动?”

  “对,”黄伯的眼里闪着精芒:“今晚,我就把你身后的鬼,给揪出来。”

  说完,黄伯就关了报亭,回家收拾一下家伙事。

  而我,则拿上黄伯给的那张救命清单,到香火铺去买一些必需品。

  而且,黄伯说,今晚只能是我自己到场,宇哥来了也是白搭。

  于是我就坐着宇哥的车,到了卖香火的那一条街,然后就把宇哥赶了回去。

  “你小子敢出什么幺蛾子,老子下去了决不饶你!”宇哥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让我差点飙泪的话。

  收拾好心情,我瞧了瞧黄伯给的那张清单,都是些香、烛,纸钱,鞭炮等祭祀常用的东西,不过上面的“黑蜡烛”,我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黄伯叫我到香火店去购买就行了,于是我也没想太多,坐车就来到旧市场。

  这里专卖一些古玩呀,二手器具等东西,而香火一条街也在这里。

  我四处逛了逛,走进一条街的最后一间店铺里。

  店里头只有一个老太太,我来的时候刚好有几个人出来,看来生意还算不错。

  我把清单递给老太太,说要上边的东西。

  老太随便扫了一眼,然后一边给找一边喃喃:“冥币、贡香、黑蜡烛……”

  “慢着!”老太太突然的反应吓了我一跳。

  我以为是她这里没有上边的哪样东西,刚想说不碍事的时候,老太太却一脸置疑地望着我,说:

  “小伙子,你要买黑蜡烛?”

梦魇桃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魇桃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社会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多情如斯》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多情如斯》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多情如斯第11章共同的敌人秦牧森的脸色真的是很难看,他估计也想不到我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里不知名的情绪在闪烁,他转身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整个人才舒了一口气,轻松下来。肚子很饿,也没心情工作了,就出了公司到公司对面的肯德基店买了个大汉堡坐在店里吃。边吃边刷qq,学生时代遗留下的习惯,比较喜欢玩qq,平时跟朋友同学聊天也是用qq,工作上才会用微信。刚登上qq,系统就给我发来生日祝福信息,才想到今天是1

  • 到九藏紫檀馆,感受传统雕刻艺术之美

    艺术,陶冶人们高尚的审美情操,提高人们鉴赏美的能力。广州书画艺术鉴赏研究会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通过对艺术的鉴赏交流,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文化建设,为建设文化大省作出贡献。五千年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不竭的源泉;是建设现代化大厦的雄厚根基;是不断攀登人类文明高峰的丰厚积淀。我们应该熟悉民族的传统文化,研究民族的传统文化,尊重民族的传统文化,真正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继往开来,综合创新,使中华文明在新的千年映射出瑰丽光彩。秉承发扬传统文化艺术之宗旨,广州书画艺术鉴赏研究会携手中国紫檀艺

  • 宿州市甯氏宗亲联谊会2017年度会上讲话

    文/中华甯氏甯宗新尊敬的甯传忠会长,宁广和会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甯氏宗亲族人代表,参加今天我们甯家人自己的盛会各位宁氏族人们大家现在好!首先我代表中华甯氏宗亲联谊会;代表宿州市甯氏宗亲联谊会,欢迎各位宗亲族人代表,欢迎你们,在这个辞旧迎新,充满亲情与欢乐,喜庆,祥和,亲情联谊与互动的美好时刻,我们甯氏宗亲联谊会在这里隆重召开2017年度会议。我们宿州市及周边地区,优秀的甯氏宗亲家人欢聚一堂,共叙亲情,研究甯氏族情与文化的起源和发展,共谋我们甯氏家谱编写,祠堂修缮,其他各地义工组织在积极发

  • 法明(任明)荣获地球·唯一村庄-"环保爱心人士"

    公益爱心人士法明(任明)工作照近日,地球·唯一村庄年度颁奖晚会在中央电视台梅地亚新闻中心隆重举行。主持人分别是:央视国际频道主持人肖贵宁、央视军事农业频道主持人刘小唯、央视频道主持人于乔、央视7套主持人祝洋。出席领导嘉宾有:全国政协委员、原江西省副省长、中国银监会监事会主席孙希岳、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办扶贫开发协会执行会长林嘉騋、交通部副部长忻元校、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李北海、中央军委审计署原政治部主任、国家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委员会副理事长梁葆真、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黄宏、全国政协秘书局原

  • 【博古】饥来吃饭倦来眠

    明代心学大师王阳明有首小诗:饥来吃饭倦来眠,只此修行玄更玄。说与世人浑不信,却从身外觅神仙。这首小诗是说,修行当于日常生活中无心而为,顺任自然,不必于日常之外别有用功,别有修行。世人不懂得这种不用功的用功、不修行的修行,一味地向外觅功夫,终属徒劳。宋代葛长庚也有一词《水调歌头·有一修行法》:有一修行法,不用问师传。教君只是,饥来吃饭困来眠。何必移精运气,也莫行功打坐,但去净心田。终日无思虑,便是活神仙。不憨痴,不狡诈,不风颠。随缘饮啄,算来命也付之天。万事不由计较,造物主张得好,凡百任天然。世味

  • 【食驿】心理与健康

    感谢您阅读由包头商务网发布的文章。从这里您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包头市的城市建设、公益活动、商务资讯、烹饪技巧……每天5五分钟,从这里,知包头。如果您有任何“互联网+”方面的需求,都可以通过公众号直接与我们取得联系。合作电话:0472-2532172张珈禾老师是包头商务网特聘养生顾问。他十三岁初学岐黄,研究中医养生之道至今四十余年,内蒙古首届易经大会任副主席,国学大讲堂医易同源课题组长,内蒙古糖尿病防治协会副会长,包头保健营养美食学会常务副会长。研习太极养生,饮食养生等颇有心得。致力于健康公益活动多年

  • 世界各地创意爆棚的公交站设计,让等车变得不再无聊|设•计

    公交车站是在公共交通线路上,供运营车停靠、乘客候车和乘降的设有相应设施的场所。我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公交站候车亭广告,基本上都长着一张大同小异的“标准脸”!由于千篇一律,人们看候车亭就像看一颗大白菜,即使目光稍作停留,也不会对内容多加注意。ATTENTIONPLEASE请注意国外的一些公交车站,想法奇妙,构思独特,融入了很多文化元素,体现了不少风土人情,创意新颖活泼,别具一格。下面才是公交站候车亭广告的正确打开方式!NorwegianAirline’sNewDestinations:TheSaun

  • 旧岁喜开千重锦,新年欣进百尺杆 | 甯氏春秋 2018年元旦致词

    文/本然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充满希望的2018年正在向我们走来。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甯氏春秋和甯氏文学社来自全国各地文学界的爱好者们向关心中华甯氏宗亲事业发展的各位贤长、兄弟姐妹们和各界朋友,向一年来辛勤工作的全体宗亲工作人员、志愿者们,致以新年的祝福和诚挚的感谢!网罗天下事,分享与宗亲。甯氏春秋不仅关注国家的大政方针,也关注中华甯氏每天发生的点点滴滴,关注甯氏文学社的佳作,力争为您提供更加全面的资讯和服务。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管你去年收获如何,今年,让我们携手一起,不忘初心,点燃

  • 冬日阳光 黄炳馀敬老服务队在行动

    李雪林/文雷远东谌川/图爱心是一片照射在冬日的阳光。1月10日、15日,著名的书画篆刻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黄炳馀,带领由书法家、歌唱家和企业家等组成的“黄炳馀敬老服务队”,先后来到成都市成华区两所敬老院,看望慰问颐养天年的老人,以较高的艺术水准,呈上了丰盛的文化大餐,让老人们感受到了社会大家庭的关爱和温暖。该服务队发起人黄炳馀透露,这两次活动,仅仅是该队“关爱老人,情暖夕阳”行动的开头,他强调:“敬老爱老,只有开始,没有结束!相信还有更多的人会参与进来。”敬老慰老艺术家献唱留墨宝10日上午,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第11章装疯卖傻有心计慕容秋雨眨眨眼,心中暗暗感叹。这傻丫头,还是一如前世那般善良!眸光,邪瞟了一下站在远处的小菊。却见那婢子眸光闪烁,眼底飞逝一抹嘲讽之意。慕容秋雨心下冷笑,慕容馨儿真是未雨绸缪,在这会儿就已经收买了小菊为她所用,可是前世的她竟然未曾察觉……到底是自己太蠢了,识人不清!正心下感慨间,那小菊已经飞扑过来,一脸梨花带雨抽泣,“小姐,我的小姐啊!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