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国观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观察 > 中国滚动 > 正文

群凤缭绕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20:11: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群凤缭绕

第3章报仇

“如果上官礼是为了他自己,当然是不会成功;可如果是为了夏绣雯,就有可能成功。版权881234567.cc”凌天海不以为然地说道。看到莫丽园好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不是上官礼的主意,而是夏绣雯的主意。因为什么,我相信你非常清楚,要不是上官礼及时赶到,夏绣雯现在已经在这里了,你说不定已经死了?”

“夏绣雯居然想杀了我,她疯了吧。”莫丽园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哼了一声,又说道,“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

“够了莫丽园。”凌天海忍不住吼道,回过头看着她,说道,“莫丽园,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夏太师已经死了,夏勤立入了天牢,生死未卜,现在就剩下一个夏绣雯。你让别人家破人亡,有什么好处,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你还有没有人性?”

“凌天海,你居然说我没有人性,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别的人怎么说我无所谓,就是你凌天海,不能这样说我。雷霆军事网告诉你,没有人性的不是我莫丽园,而是他莫清易。如果不是莫清易,我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莫丽园看着凌天海,有些失望地说道。

“我不理解你?如果我不理解你,我会在这里吗?”凌天海反问道,“我知道莫清易对你不好,可这并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你和莫清易的深仇大恨,我完全明白,你希望为母报仇,我也非常支持,也愿意帮忙。可你现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头了,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伤害无辜?”

“因为莫清易希望他们死,他们就必须死。我现在必须得到莫清易完全的信任,让他成功,洋洋得意,这样的话我们才有机会给他致命一击,你明白了吗?”莫丽园非常严肃地说道,“其实我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利用他们,有时候也觉得不对劲。可如果我不这样,就不可能达到我要的效果。网站http://www.881234567.cc/

“你要的什么效果,一网打尽,是吗?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你那么贪婪,杀了一个莫清易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权力欲望,你要的不仅仅是得到皇上的宠爱,当上皇后,你还要排除异己,想让后宫里就剩下你一个人,是不是?莫丽园,我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自私,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

“凌天海,你不能这样说,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还有你,是为了我们两个人,你怎么就看不明白?”莫丽园忍不住解释道。看到凌天海根本就不理会,莫丽园有些失望。顿了顿,别过头,擦干眼泪,又说道,“我知道这样的话你已经听够了,不愿意听了,但我还是想让你明白,你是个聪明人,我说了这么多,应该可以明白了,既然这样,那我不重复了。我知道你想帮助他们,可我还是想劝你一句,现在你已经自身难保了,别人的事情还是不要理会吧。”

“看样子莫清易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了。”凌天海苦笑地说道,“既然你让我过来了,那你就告诉我吧,莫清易打算怎么办,准备让我怎么死。推荐881234567.cc告诉一个准确答案,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到时候不会觉得非常惊讶、惊慌失措。”凌天海说着,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凌天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无怨无悔,我怎么可以让你死掉呢?”莫丽园有些激动地说道。

凌天海看到她的样子,莫名其妙的感动,莫丽园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但对自己还是真心诚意的。背过脸去,不去看她,只是轻轻地说道:“那个人可是莫清易,在京城里一手遮天。如果想杀一个人,易如反掌,你怎么可能保护我,不要自欺欺人了。”

“凌天海,到现在为止,你难道还不相信我说过的一句话么,天底下没有我做不成的事。说明881234567.cc我想得到的没有得不到的,我想杀的人没有杀不了的,通过这几天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看出来了。”莫丽园说着,转过头,得意地看着凌天海,“你是我爱着的人,我想保护你,就一定可以做得到,但是……”莫丽园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凌天海,她相信凌天海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是你有个条件,我必须答应,否则的话,我就完了。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凌天海果然非常了解莫丽园,一猜就中,笑问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说说吧,看看我能不能做到,也许我是必死无疑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难道你觉得我会让你死吗?我可以让任何人死,只有你,我不会让你死。”莫丽园说着,走到凌天海身边,靠在他身上。

凌天海见她如此,轻轻地推开她,向前走了几步,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莫丽园,请你注意你的身份。说明881234567.cc

“我的什么身份?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你是我爱的男人,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莫丽园不服气地反问道,顿了顿,又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是个娘娘,不应该这样。可我不由自主,我爱你,你难道不明白么,凌天海,你是个木头吗?”

“可你应该知道,我们两个人没有可能的。”凌天海闭上眼睛,幽幽地说道。此可莫丽园的话让他非常感动,也非常痛苦,只不过不能回应。

“凌天海,我原来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想方设法地躲避我。要不是莫清易告诉我,我可能就误会你了。你是不是因为觉得我是你的亲妹妹,所以才不敢爱我?”莫丽园看着凌天海,也是非常痛苦的表情,靠在他身上,拉着他的衣服,试探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凌天海大吃一惊,没想到莫丽园居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了想莫丽园刚才说的话,恍然大悟,“是不是莫清易告诉你的?”

“这件事除了莫清易,还有什么人知道。要不是发现你的背叛,要不是我再三试探,莫清易也不可能告诉我。我真的没想到莫清易居然撒了个弥天大谎。要不是这件事,我们现在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对不对?”莫丽园热切地说道,“我们两个人没有那样的关系,我们是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可以相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天海轻轻地点点头:“我明白,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是那个道士告诉我的,也就是我的义父,不对,那个人是我的叔叔,亲叔叔。”凌天海说到这里,想到全清道人的音容笑貌,心里非常难过,低下头,闭上眼睛,擦了擦眼泪。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莫丽园非常吃惊,没想到是这样,凌天海什么都知道,却没有告诉自己,从开始到现在,糊里糊涂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莫丽园自己。莫丽园现在非常生气,凌天海什么都知道,却只字不提;莫清易利用了自己,却没有透露半个字,莫丽园忽然觉得非常可悲,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见凌天海说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被莫清易欺骗了,那天晚上我去刺杀莫清易,没有一个人发现我,非常顺利。我听见有人和莫清易说话,我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就趴在那里偷听,没想到听到了这件事,我非常震惊。那天晚上我没有成功,没有杀了莫清易,说来说去也是因为你。我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留下来,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是我的妹妹,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莫清易利用,要不然我早就离开了。”凌天海说完,叹了一口气,又道,“你的所作所为,我早就看不惯了,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自己和你分道扬镳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为什么没有离开你。”

“是的,我确实没有想到,莫清易果然是诡计多端,居然这么利用我们两个人。”莫丽园气愤地说道,“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是假的呢?”

“我也是刚刚知道,比你早不了几天。”凌天海解释道,“我的义父从来没有想把这件事告诉我,大概是怕我知道以后受不了,意气用事,毕竟我的父母是因他而死,他觉得对不起我。他说过,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我。在江落城的时候,他就希望我可以离开莫清易,和他们远走高飞,我没有同意。义父一直觉得我是喜欢你,所以才心甘情愿地留下来。我解释了好多次,都没有让他相信。大概是因为我没有把莫清易说的事情告诉他。现在仔细想想,如果我可以早点告诉他,也许就可以早点知道,就不会错上加错了。几个月前我告诉义父恭闻的事情,也告诉了他我对你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意,他又问了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只能解释清楚。没想到我说了以后他大吃一惊,接着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刚开始不相信,还一时气急,刺了他一剑,然后就一走了之。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去莫清易那里找我,还让仇少飞发现了,差点死在仇少飞手里。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因为那天晚上你就在莫府,你也看见了我的义父。”

第4章终于明白了

“原来你说的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莫丽园恍然大悟。怪不得仇少飞告诉自己,凌天海离开小木屋的时候情绪不对,而且那个道士受了伤,原来是这么回事,莫丽园终于明白了,也觉得非常悲哀,凌天海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情,只是没办法,被人欺骗,这么长时间了,“我们都被莫清易利用了,要不然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不对?我们错过了,凌天海,我还是想问你一句,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会不会喜欢我,会不会爱上我?”

“我不知道,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我们没必要进行假设,毫无意义,不是吗?”凌天海轻轻地说道,想了一会,又道,“不过说句实话,我觉得应该不会。如果莫清易没有说这些话,我就会认为莫清易是我的杀父仇人,为父报仇,理所应当。至于你。那个时候我非常年轻,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一时气急,也杀了你。让莫清易也知道知道杀人灭口是什么滋味。”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谢谢莫清易了,如果不是他这么说,我也活不到今天,是不是?”莫丽园故意说道。凌天海笑了笑,不置可否。莫丽园叹了口气,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沉默了很长时间,转过头来看着凌天海,又说道,“其实我心甘情愿让你杀了,也不愿意承受你的冷漠。”

“对不起。”凌天海看着她,深深地说道。越来越觉得对不起莫丽园,如果不是自己的冷漠,可能她就不会变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事情居然是这样,莫清易欺骗了我、利用了你。我们两个人成为他的棋子,不得不为他卖命。我一直觉得你是我的妹妹,所以明明知道你的感情,也不能贸然接受。如果你是我,恐怕也是这样吧。”

“是啊,你是我的哥哥,我怎么可能对你产生感情,这是不允许的。可问题是,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莫清易也没有告诉我,你对我那么好,无微不至,你让我怎么可能不爱你?”莫丽园说着,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凌天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不敢做什么,既然已经错过了,就没有必有后悔了。所以虽然不忍。凌天海却只是看着,没有任何动作。莫丽园哭了一会,擦干了眼泪,淡淡地问道,“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怕你接受不了这件事。你这个人非常容易激动,从小到大,遇到什么事情都是风风火火,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样。莫清易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就和他翻了脸,倒霉的是我们,不是莫清易。我不能看着你死在莫清易手里。我为什么答应帮助你,就是想好好保护你。”凌天海解释道。看到莫丽园的样子,知道她在想什么,深深地叹了口气,又说道,“后来我知道了事情真相,本来想告诉你。可又觉得没有必要了,两个人既然没有关系了,把那些陈年旧事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徒增伤悲而已。再说了,就是我说出来了,你也未必会相信。”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我记得自己和你说过一句话,只要你可以说出来,不管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当初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不能怀疑。”莫丽园坚定地说道。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我承认如果你把这件事说出来,一时半会我不可能接受,我只是需要时间,很快我就会明白。可你就是不和我说,你让我怎么办?你觉得我对张文珊轩辕寅心狠手辣,你看不惯,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没想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办?”凌天海苦恼地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和张文珊之间没有关系,你就是不相信。现在好了,你什么都知道了,应该明白了吧,应该知道我的立场了吧。”

莫丽园听了他的话,下意识地点点头,都是因为莫清易,不然的话,两个人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错过了,误会了,莫丽园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自己真的是误会了凌天海,也许他和张文珊之间根本就没有关系,之所以拒绝自己,不是因为张文珊,而是因为莫清易说的话。虽然这样想着,但莫丽园还是不能肯定。抬起头看着凌天海,淡淡地问道:“凌天海,你和张文珊之间到底有没有那样的关系?”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凌天海非常奇怪,莫丽园为什么突然改变话题,再加上和刚才那件事好像没什么关系,凌天海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突然改变话题,问你这个问题?”凌天海的想法莫丽园很容易就看出来了,所以就说道,“可能你觉得这两件事没什么关系,可我觉得有关系。要不是因为莫清易,我们两个人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对不对,我们会非常相爱。可现在有了一个张文珊,你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想不明白。你爱不爱她?你为她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爱情还是恻隐之心。”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凌天海淡淡地说道,“如果你非要问,那我也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完全不一样,几乎是完全相反,无从比较。在你这里心情烦躁,和张文珊说说话,我就觉得豁然开朗。至于感情的事,我也说不清楚。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可不可能的事,如果没有莫清易说的话,你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杀父仇人;但是我相信了莫清易说的话,以为你是我妹妹,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对于张文珊,刚开始确实是恻隐之心,到了后来,也就是现在,我也不明白了,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再说了,我喜欢张文珊又能怎么样,我是轩辕寅的杀父仇人,也就是张文珊的杀父仇人,你觉得张文珊还可以喜欢我吗。有缘无分,就不用再胡思乱想了吧。”

“你对张文珊还是有感情的,对不对,我看得出来,只不过因为轩辕寅,你没有说出来。凌天海,别忘了,我莫丽园是什么人,你的心思瞒不了我。”莫丽园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还是说道,“你知道自己和张文珊有缘无分,那就是好的。听我一句话,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凌天海这辈子只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我莫丽园,其他人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你明不明白?”凌天海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莫丽园见他如此,好像根本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非常不服气,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还是喜欢张文珊,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张文珊是个好女人,比你好,我相信任何人的愿意和她在一起,包括我。但我知道不可能,我刚才已经说了,有缘无分,我不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这样的事你大可放心。”凌天海无奈地说道。转过头看着莫丽园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又说道,“有一件事你可能早就知道了,张文珊现在和我在一起,听清楚了吗,就是张文珊一个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轩辕寅呢?那天晚上的具体情况我相信上官礼已经告诉你了,所以我就没必要重复了。张文珊为了保护我,挨了轩辕寅一掌,而我中了毒,我把张文珊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为自己解了毒。张文珊不放心轩辕寅,就要去看他。我没有同意,就自己去了。张文珊信得过我,我当然不能辜负她的希望,所以我才会被莫清易发现。张文珊的孩子现在也没有了,是因为轩辕寅那一下。两个人终于反目成仇了,事到如今,你也应该满意了吧,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凌天海说着,狠狠地瞪了一眼莫丽园。

原来是这样,莫丽园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上官礼已经说过了,但上官礼说的话莫丽园没办法相信。如今凌天海告诉她了,莫丽园终于相信了,也非常得意,这么久了,自己成功了,简直是不可思议;而且仇少飞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自己也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突然想到凌天海和张文珊在一起,莫丽园就心里不舒服,如果有一个轩辕寅在,他们还不可能怎么样;现在没有了轩辕寅,两个人孤男寡女,情意绵绵,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一想到这些,莫丽园就非常紧张,急忙问道:“轩辕寅和张文珊现在分开了,你是不是非常得意,终于有时间和张文珊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说说吧,你和张文珊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轩辕寅现在到底在哪里?”

“莫丽园,现在这个时候你居然还要无理取闹,我刚才说了什么,你没听明白么,为什么还要误会?我救了张文珊以后就回了宫,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觉得我们可能发生什么?”凌天海也非常生气,到了这个时候,莫丽园居然还不理解,简直是无可救药。平静了一会,接着说道,“张文珊轩辕寅反目成仇,都是因为我,这也是你的计划吧,恭喜你,成功了,你是不是非常得意?张文珊现在已经心灰意冷,要不是我在旁边劝了半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莫丽园,我求求你,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好不好?”

第5章因为爱

“怎么,难道你觉得张文珊轩辕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责任,是我不对,对不对?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可能这样吗?我只是因为爱你。”莫丽园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却发现凌天海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如果你当初把事情说清楚,让我知道你为什么逃避,也许我就不会如此固执。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是对是错,都应该让我知道。你觉得是我一意孤行,害了张文珊轩辕寅,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也是因为你,是你害了他们。”

“我知道,是我害了他们,所以我才想保护他们,没想到……”凌天海说着,非常苦恼地摇摇头。而后抬起头看着莫丽园,又说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不是张文珊轩辕寅,而是莫清易。既然这样,能不能听我一句话,放他们一条生路,不要赶尽杀绝了。”

“来不及了,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没办法改变了。”莫丽园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当初在江落城的时候,我答应了你,给他们一次机会,让她们离开了。虽然和你希望的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如果我那个时候随随便便说一句话,莫清易和上官礼都不会放弃的。多好的机会啊,两个人远走高飞,莫清易以为他们死了,这件事就结束了。没想到轩辕寅那么固执,居然来到了京城,要不是仇少飞,莫清易早就知道了。这就是自寻死路。你知不知道,如果皇上和莫清易发现了这件事,会怎么样,死的就不是张文珊轩辕寅了,而是我们。凌天海,你愿意死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凌天海不以为然地说道,“莫清易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见到了轩辕寅,知道了我的情况,大家开诚布公。我知道莫清易也不会放过我,今天你让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对不对?我告诉你,我不在乎,这么多年,生生死死,我早就看透了,无所谓了,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可以改变现在的生活,平平静静的,做个普通人。只可惜没有机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来生。现在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再次保护他们,最后一次,要不是因为他们,我今天也不可能过来。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只是希望他们可以平平安安地离开京城,就这么简单?”

“凌天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了,为什么还去想别人,还去想张文珊,她有什么好,我有什么地方不如她?”莫丽园不甘心地质问道。看到凌天海非常冷漠的样子,知道自己得不到答案,无奈地摇摇头,继续问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想保护夏绣雯、恭闻吗,怎么现在又变成张文珊了,前后矛盾,你到底想保护什么人?提前告诉你一句,我莫丽园不是神仙,不可能面面俱到,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件事如果说别人做不到,我可以理解,但你,莫丽园,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凌天海非常肯定地说道,看着莫丽园,认真地解释道,“刚才你说了,这两件事前后矛盾,不对吧,根本就是同一件事,只不过地方不一样。一个是在皇宫里,一个是在外面,一个是当今皇上,一个是你父亲莫清易。这两个人现在非常相信你说的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不会反对。你让他们放了夏绣雯,放了张文珊轩辕寅,还不是易如反掌?”

“凌天海,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非常简单,只要我说出来,皇上和我父亲就会答应?怎么可能,如果可以的话,在江落城就已经这样了。我告诉你,如果我为他们求情,只有一个结果,你死,我也死。”莫丽园肯定地说道,“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所以不会那么做,我和他们又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样做,简直是自寻死路。”

“看来你是真的准备见死不救了?”凌天海有点失望地说道。莫丽园没有说话,但看到莫丽园的表情,凌天海就知道莫丽园一定有办法,轻轻地笑了笑,说道,“莫丽园,我觉得你不是一个可以见死不救、坐视不管的人,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如果你想让我继续帮忙,继续留在在你身边,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你在威胁我?”莫丽园挑了挑眉,不满地说道。没想到凌天海居然也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难道是和自己学的?

“不敢,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凌天海谦虚地说道,“莫清易现在要杀我,如果你不帮忙,我就是必死无疑。当然,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坐以待毙,我的武功这么好,如果想离开京城,也是易如反掌。我走了以后,上官礼马上就要对付你,他现在之所以听你的,是因为恭闻,恭闻的事情结束了。为了夏绣雯的锦绣前程,上官礼绝不可能对你心慈手软。更何况,我已经告诉了上官礼,你要杀他。为了夏绣雯和他自己,杀了你,迫在眉睫。上官礼今天为什么没有过来,是因为我。上官礼打不过我,自知之明,所以就放弃了。如果我不在这里,莫丽园,好好想想,你会怎么样?”

“凌天海,你还要威胁我?你觉得没有了你,我就不是上官礼的对手了吗?别忘了,上次没有你,上官礼也没有杀了我,这一次也一样,我有办法。”莫丽园非常得意地说道,“不过你说得对,我离不开你,我不可能让你离开我,除非你杀了我。为了让你留在我身边,我只能委曲求全,答应你的要求。但你必须配合我,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能反对。否则的话,我随时可能改变主意。”

“就知道你会说这样的话。”凌天海看着莫丽园,无奈地说道。看到莫丽园沾沾自喜的表情,凌天海知道在自己猜对了,莫丽园就是这个意思,无奈之下,只能点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听你的话,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具体怎么办,我还不能告诉你。”莫丽园故作神秘地说道,摇摇头,接着道,“因为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如果这件事没有成功,我就不能说话算数。”

“还有一件事?难道你又想……”凌天海非常不安,不知道莫丽园想干什么。前几天莫丽园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怎么样。现在莫丽园又是这样说,难道又有什么打算,对什么人不利?凌天海想到这里,看着莫丽园,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充满了警惕。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做什么坏事?”莫丽园反问道。莫丽园也是了解凌天海的,一看到凌天海这样,就知道凌天海在想什么。看到凌天海把头扭到一边,没有回答问题,莫丽园就知道,凌天海就是这么想的。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接着说道,“皇宫里对我不利的人都已经走了,没有地位,我还害怕什么。我承认,昨天的事情我故意隐瞒,其实我觉得你也可以想得到。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的事情已经成功了,不过还有一个人我必须除掉,要不然我们两个人就永无宁日,尤其是你凌天海。这个人就是莫清易。你想想,如果莫清易恶人先告状,把你的事情告诉皇上,我可没有办法保护你。再说了,莫清易在这里,就算我们成功了,恭闻顺顺利利地离开皇宫,莫清易会袖手旁观吗?不仅如此,莫清易很快就会发现我和这件事有关系,然后就可能告诉皇上,到那个时候,不仅仅是你,我也完了。”

“不会吧,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你是他的女儿,现在得到了皇上的宠爱,我觉得莫清易不会把你怎么样。”凌天海摇了摇头说道,“我承认莫清易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为了你,还是愿意放弃的。说一句实话,莫清易对你真的不错。”

“凌天海,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可以为莫清易说话。”莫丽园摇摇头,非常吃惊,看着凌天海,冷笑道,“我承认莫清易对我非常好,不过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女儿,而是因为我可以得到皇上的宠爱,然后让他步步高升。说到底,还是因为权力,如果没有权力,他会对我怎么样,可想而知。你是知道我父亲的,容不得背叛,知道了你的事情,就要赶尽杀绝。如果知道了我的事,是不是也有可能这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为了让我们两个人活下来,就必须提前行动。凌天海,这一次我不是为了我一个人,也是为了你,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莫清易把我们两个人赶尽杀绝,还有,你难道不想为你的义父报仇雪恨吗,这可是个好机会,你觉得怎么样?”

凌天海听她这么一说,有点激动,这么多年了,终于走到这一步了。想了想,轻轻地点点头:“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放弃;更何况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退路了,莫清易随时都可能杀了我,或者把事情告诉皇上。如果可以先下手为强,实在是一个好办法。只不过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群凤缭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群凤缭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军事娱乐汽车社会国内国际推荐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 误会发怒【11】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1章误会发怒【11】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1章误会发怒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今晚的你,很特别……”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了。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1章 媳妇见公婆【11】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1章媳妇见公婆【11】小说:爱无论早晚第11章媳妇见公婆上官子轩看了一眼狼狈的冷婉言,身上还是那件宽大的破烂的校服,一头棕色的秀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肩上,一双棕色的眼眸里满是对他的期望。“冷小姐,虽然我说过我们只有交易。但是你现在已经是冷太太了,有些的规矩我还是要说清楚的,做我上官子轩的女人,不要那么寒酸。婉君的手术费欧阳若已经交过了,手术也请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这里最好的医生为婉君做手术了。”“现在你要和我回家!因为我这儿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你去办。”上官子轩的眼里又

  • 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

    原标题: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11】小说名字: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11章那是我的孩子我挺直了脊梁骨,“对,我不愿意。如果你打算用婚检单的事来要挟我,那你随便。比起林薇捏造检查结果,你掐死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是不是更让业界震惊?”“你把医院经营得那么好,树大自然招风,我相信业内一定有很多竞争对手巴不得你名誉扫地吧?”沈寒惊了惊,表情诧异得就像从未认识过我一样:“你敢!”“你觉得一个亲眼看着自己孩子被掐死的妈妈,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他的瞳仁狠狠一缩,“秦歌,我好像真的有点在意你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11章 她自己纵火【11】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11章她自己纵火【11】书名:满心欢喜盼君来第11章她自己纵火“顾先生,请节哀!”市公安局,顾以勋一言不发地坐着,面前警察的声音在耳边一直在响。“经过调查,这次火灾确实是人为的,目前已经排除了所有他人纵火的可能性,所以……”“最后基本可以确定,是死者自己放的火。”“你说什么?”顾以勋猛然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前面的警察,隔了好半天,突然失声大笑。“哈哈哈……纪晚,你可以,你真是可以……”他站起来,左右走了几步,一拳砸在警察局坚硬的墙壁上。办案的警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1章 不在乎多一条人命【11】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1章不在乎多一条人命【11】小说名称:情深不及白首第11章不在乎多一条人命沈默言被警察戴上手铐押着离开了,叶清歌冲过去,被警察推了回来:“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事情发生到现在,傻子也知道慕战北的目的了,他故意说那样的话激怒沈默言,逼着他动手好让警察抓他,进而阻止他带着叶清歌出国。沈默言咬牙切齿的瞪着慕战北:“姓慕的,你够狠!”“承让承让!”慕战北冷笑一声,“沈大少,你先去牢里呆几天吧,对了,提醒你一句,我的律师不是吃素的。你想出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我不出来就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章 我怀孕了?【11】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章我怀孕了?【11】小说名称: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十章我怀孕了?沐光设计公司是沐欣宇,不,应该叫慕欣宇才对。沐光是他一手创立,以独到的设计立足于时尚界。而我,一名设计师,原先只是他的一个小客户。没有人知道沐光设计公司隶属TAR-MU集团,其实我也不知道。一个机缘巧合,我送一沓厚厚的设计图到沐光公司,因为匆忙不小心撞到了慕欣宇。他弯腰温柔地将我扶起,眼角,唇角,满满的都是笑容。那一天,我就像是,撞开了一道门,门背后满是阳光。我被慕欣宇聘请到沐光公司,凭着出众的才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1章 我的丈夫来捉奸【11】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1章我的丈夫来捉奸【11】小说名字:悬崖上的爱情第11章我的丈夫来捉奸很快就可以看见他的容貌了。我的心跳加快,我很想知道他是谁,又长得是什么样子。荆棘先生掀开了面具一角,我只看见他的下巴,线条分明。面具拿下来了,我还没细看,眼前就被细纱遮住了眼睛。什么?我要拿开纱布,却被他捉住了手腕,同时下身一挺,火热挤进了我湿润的甬道里。我被撑的有些难以忍受,涨的有些发疼,因为眼睛蒙上了,身体的感觉更是灵敏。荆棘先生已经用丝带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我摇摇脑袋,纱布还是盖着我的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章 归家【10】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十章归家【10】书名:花间俏医女第十章归家“二姐!”林小寒喜出望外的朝着林谷雨这边跑过来,忙将林谷雨身后的豆沙抱下来,高兴的说道,“娘说你今天会回来的,让我来这里等你。”豆沙年纪虽然很小,但是还是有重量的,饶是林谷雨这个十四岁的姑娘,抱一会胳膊也累的要命。“我抱着孩子就好,你拿着篮子。”林小寒比林谷雨矮了小半头,他今年刚刚十岁,即使是男子,力气也没多大。“二姐,我不累的。”林小寒吃力的抱着豆沙,只是豆沙却不喜欢林小寒,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含泪的望着林谷雨,小脸耷拉着,一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0章 男人的誓言都跟狗屎一样廉价么【10】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0章男人的誓言都跟狗屎一样廉价么【10】书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10章男人的誓言都跟狗屎一样廉价么“晚安,小鱼,昨天再好,也走不回去,明天再难,也要抬脚向前!”这是海鸥的晚安信息。这个从我家出事开始就一直资助我的人,虽然我从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却每天都会跟我说晚安,再附带一句充满正能量的鸡汤。那些艰难的日子,是他从不间断的问候和鸡汤不断给我温暖和勇气。而他今天的这句话,实在符合我现在的心境。是的,明天再难,也要抬脚向前!我给他回了一句话,没提今天的